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5章婚訊(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5章婚訊(2)字體大小: A+
     

    “怎麼?你不願意?”韓少淵看着她的臉色蒼白下去,有些詫異。

    她蒼白的脣角努力勾出笑容的弧度,“願意。我當然願意。”她裝得淡然平靜,她裝得欣然快樂。可是毒刺在她的心底滋長,她盤算着她要冒充着萊斯莉的身份答應嫁給他,也會冒充着萊斯莉的身份嫁給他。這一輩子無論韓少淵愛的是誰,最後守在他身邊的女人只能是她!只能是她!不管她是誰,不管她是韓櫻雪還是萊斯莉,這輩子,真的也成了假的,假的也成了真的。那個女人利用整容後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博取少淵的愛,那麼她仍然可以再把這份愛找回來。

    “萊斯莉,這輩子呆在我的身邊。”他緊緊將她摟進了懷裏,難得一種踏實的感覺。許久,他放開她,笑着走向門口,“我的孩子到現在還沒有見過呢?”他走過去,抱起了女傭手中的孩子。陽光從窗口照進來,他的笑容舒展開來,“來,讓爸——爸——抱抱你……”他說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沒想到他韓少淵就這樣有了後代。

    “恩,我看像你多一點,鼻子像我,其他的都像你……”韓少淵將孩子抱在手裏仔細端詳着你,仔細的眼光像是在看什麼珍寶。

    好一對父子,韓櫻雪看着韓少淵,心裏莫名像是被無數的針在扎,一種駭然刻骨的痛!她的韓少淵哥哥有了孩子,他臉上洋溢的幸福卻和自己沒有半點關係,全是因爲萊斯莉,全是因爲那個偷走她愛情的女人。

    “通知下去,下星期我要在週刊上發佈結婚的消息。”韓少淵轉身對管家說道。

    管家應承着出去了,怎麼也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韓少爺竟然是要結婚了!當年多少女人在他眼前如浮雲飄過,心機用盡也未得半點垂憐,可是今天他竟然同意要娶萊斯莉這樣一個臭名昭著的女人,想來是真的有了孩子就拴住了男人的心?他搖搖頭,不得而知。

    韓少淵要結婚的消息很快飛遍大陸,冷麪總裁終於要成家了!他的歸宿竟然是萊斯莉!各種媒體報道鋪天蓋地,退影萊斯莉嫁入豪門!這樣的標題讓多少善妒的女人恨的牙牙咬,風一般的男人最終會爲殘花敗柳駐足!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柳川雲看着週刊上的大篇幅報道,蔥白的纖指將那紙張攥得皺爛,她苦苦守候了韓少淵十年,竟然輸給了萊斯莉那個女人!少淵從來沒有正眼瞧過的女人竟然會飛上枝頭?不可能的,少淵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她呢?

    “請不要做不實的報道!”韓氏大樓裏,柳川雲打電話給週刊的主編。

    “我們已經得到了韓少淵先生的親口證實!”電話那頭主編這樣回答她。

    “不!不可能!”她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將電話砸到了地上。

    萊斯莉,你拿什麼和我比?在少淵身上我耗費了十年的青春,我苦苦守候的一切憑什麼被你奪走!我柳川雲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

    她怒視着被扔在地上的週刊,上面的紅色的字體以及萊斯莉微笑着的照片讓她眼紅得冒出血絲。

    “萊斯莉,你就別想着再離開這裏了……”

    道克羅的聲音隱隱傳來的時候,萊斯莉正坐在牀上,睜大着眼,空洞洞的望着房間的天花板。這裏是哪裏,不像是普通的病房。外面的門都是金屬的鐵欄,這裏分明像是精神病院,道克羅竟然把自己關到精神病院裏了。

    “以前我不會讓你走,現在更不會讓你走。”道克羅站在鐵欄外,手背在身後,語氣冷而淡。

    “爲什麼把我關在這裏,孩子現在也沒了,我不明白我對你來說還有什麼價值……”萊斯莉轉過頭去,面對着道克羅,病房唯一的一個小窗口射進來的光線在她蒼白無色的臉上投下暗影,“我真的不明白你爲什麼不放我走……”

    道克羅的脣角揚了揚,拿出背後的週刊扔到了萊斯莉的牀邊,“外面的世界裏已經有了一個萊斯莉,你要做的事情應該是消失。”

    萊斯莉俯身撿起地上的週刊,冷麪總裁情歸過氣影星,萊斯莉即將嫁入豪門!紅色的標題,上面甚至附上了自己和韓少淵的近照?不對,這照片裏的人不是她,她什麼時候拍過照片上的那張照片。望着那篇報道,她有種時空錯亂,靈魂顛倒的感覺?照片裏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和自己一模一樣?還有,怎麼會冒着自己的身份嫁給韓少淵?韓少淵這樣冷酷的男人怎麼會爲女人駐足停留呢?

    “外面的世界已經不再需要你了,現在你就是個多餘的人。看在我們曾經還算有過交情的份上,我不會殺你滅口,但是這輩子你就永遠呆在這裏吧。”道克羅嘴角揚着笑意,背過身去準備離開。剛走出幾步,就聽到萊斯莉的淒厲的喝問:“報紙上的女人是誰?是不是她抱走了我的孩子?!”

    “是,是她抱走了你的孩子,從此以後所有你偷來的幸福她都將全部拿走……”道克羅止住腳步,回頭看了看面色蒼白的萊斯莉。

    “偷?”萊斯莉抓住了道克羅話中不同尋常的字眼,“我偷了她的幸福?”她脣齒愕然打顫,掃量着週刊上那個微笑着的女人,“難道?難道她是韓櫻雪,她沒有死是不是?!”

    道克羅面帶笑意,沒有再回答,只是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韓櫻雪沒有死?萊斯莉怔愣的坐在牀上,手裏抓着的週刊嘩啦啦掉在了地上。一個傳言十年前就死掉的女人竟然沒有死?爲什麼呢?爲什麼像韓櫻雪那樣看似單純的女子要詐死呢?而如今又爲何回到韓少淵的身邊,這一切到底隱藏着什麼陰謀?

    陽光明媚,倒是一個好日子。落雪城迎親的車隊像一條游龍從城堡的廣場上緩緩駛出去。韓櫻雪穿着白色的魚尾婚紗,被韓少淵抱着進入了車裏。窗外的風景變化,只可惜是冬天了,萬千彼岸櫻只剩下了黑色的枝椏,沒有錦簇的花朵,沒有漫天的花雪。韓櫻雪靜靜的望着層層疊疊飛逝而過的櫻花林,眼眸依如從前般清澈。年少時的她曾經無數次幻想過在漫天花海里與她的韓少淵哥哥結爲夫妻,執手誓言,天地爲證,花海爲媒。如今,她確實

    要嫁給他了,可是卻是在一個寒冷蕭索的冬天,好冷好冷,她顫抖了一下,很多東西終是和從前不一樣了。改變的不僅是這片櫻花林,還有自己,還有她的韓少淵哥哥。

    “怎麼,很冷?”韓少淵見韓櫻雪發抖,輕輕的問了一句。

    韓櫻雪點了點頭。

    韓少淵笑了笑,“剛纔出來的時候,那件毛皮披肩應該披着的——說你會冷還不相信,你這執拗脾氣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改改……”說着,他脫下了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在了韓櫻雪的肩頭。

    一陣暖流涌過來,她的心卻沒有溫暖。

    “這樣應該好點了吧……”韓少淵輕撫着韓櫻雪的肩頭。

    韓櫻雪勉強着笑了笑,他此刻的好不是對她,而是對另一個女人的。“你可不可以不要對我好?”她帶着嫉妒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韓少淵很詫異,半笑着說道:“萊斯莉你在說什麼?”他掃量着眼前的女人,嘴角一直微笑的弧度,“我倒是很欣賞你的性格,從來都像鋼一樣硬。以前我折磨你,希望你向我低頭,可是發現,如果我要讓你屈服,你只會把頭揚得更高。”他說着緩緩靠在了椅背上,似帶着回憶,“過去的一年時光,我每時每刻都會想起你,當你真正消失,我才瞭解到,我的心也被你帶走了。我常常對自己說,那個女人如果再回來,我一定會對她好,讓她明白我的心意。”

    聽到韓少淵這樣說,韓櫻雪的臉色漸漸蒼白下去,脣齒有些打顫,“那——那你還記得櫻雪麼?”猶豫了半天,她終於開口問道。

    “櫻雪?”韓少淵嘆下了一口氣,“櫻雪已經走了十年了——這是一個不容改變的事實……”

    “那她如果回來呢?如果說她還會回到你身邊,你會如何選擇呢?你會選我還是她?”她專注地望着韓少淵,渴望聽到他的回答。

    “她是不可能回來了,這個世界沒有如果。就算有如果,她回來了,我和她也是不可能了。”他又嘆下一口氣,很深很深的無奈,“有件事情我沒有和你說過,其實我和櫻雪是有血緣關係的,我和她是同母異父的親兄妹——我們的愛情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不倫的錯誤……”

    “什麼?!你說什麼?!”韓櫻雪差點以爲自己聽錯了,親兄妹?她驚得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這件事情我是在母親去世以後才知道的,她在遺書裏告訴我櫻雪是她和秦天華的私生女——她爲了掩人耳目將櫻雪送進了孤兒院裏,然後又用領養的名義將她領了回來……”韓少淵回答道,“母親的這個祕密改變了我們所有人的關係,若是我早一點知道這個真相,我和櫻雪的愛情不會有開始,更不會因爲懷疑她害死了櫻雪而錯過了與她的十年母子親情……”他靠在椅背上,每一個字都道盡了無奈,“命運就是這樣捉弄我們韓家人的……”

    命運?韓櫻雪突然乾笑了一聲,“命運真會開玩笑!”她連痛也感覺不到了。回首過去的十年,她是怎麼過來的?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