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50章葵與道克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50章葵與道克羅字體大小: A+
     

    烏雲一層又一層的壓過來,光線也越來越暗,天際有陣陣雷聲傳來,入夏時節,眼看一場大雨又要來了。

    蘇涵依站在鐵門外,恨恨地望着裏面的一切,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道克羅,你卑鄙無恥,我蘇涵依發誓,只要我活着一天,絕對不會讓你好過!”她蒼白的雙手抓着鐵門,沒有了一絲血色,她把鐵門抓得好緊好緊,萊斯莉甚至能聽到咯咯的指節的脆響。

    “要下雨了,你還是先回去吧……”萊斯莉走過去,隔着鐵門對蘇涵依說道。

    “休想!帶不走麥麥,我是絕對不會走的!”蘇涵依瞠目瞪着萊斯莉,她把她視爲道克羅的同夥,恨不得把萊斯莉也一塊千刀萬剮。

    她看她那怨毒的眼神,萊斯莉只在五年前見過,當年她誤認爲蘇冉勾引陳霖皓的時候,也這樣怨毒過。曾經的蘇涵依最在乎的是陳霖皓,而現在她最在乎的是這個四歲的兒子。五年的時光,自己變了,蘇涵依也變了。

    大雨傾盆而下,只在轉眼間天地便在雨霧裏茫茫一片,嘩嘩的落雨之聲掩蓋了周遭的一切聲響。

    雨水將蘇涵依澆透,她原本穿着的絲質裙裝浸透了水緊貼在身上,那酒紅色的捲髮也在雨水的沖刷裏變得暗淡,她站在鐵門外,望着孤兒院那棟白色的大樓,想着道克羅的得意,心有不甘。

    “蘇涵依,你回去吧,來日方長,你還會找到機會帶麥麥走的……”

    萊斯莉看着鐵門外那個渾身溼透,狼狽不堪的女人,她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做一個夢,因爲曾經仇恨蘇涵依而產生的幻覺。LK董事千金,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蘇涵依,驕傲如她,怎會走到這步田地?她都不忍再看下去,不忍看一個曾經風光無限的人狼狽的模樣。萊斯莉心中不由暗自嘲笑自己,她果然是心軟,面對蘇涵依痛苦,她竟然不會快樂,而是替她難過,或許是因爲她們曾經是姐妹吧,雖然那段關係從來只讓她自卑和受盡侮辱。

    “不要在這裏淋雨了,你回去吧,我向你保證在你找到機會帶走麥麥之前,我會盡全力照顧好他的……”萊斯莉站在大雨裏,全身上下也溼透了。

    “你?”蘇涵依狐疑帶着些許愕然的眼神掃過萊斯莉。

    萊斯莉點了點頭,“你放心,我會保護好那個孩子的,等有機會,我一定帶他離開這裏,讓你們母子團聚……”她的眸光如天際灑落的雨水般清明。

    “你爲什麼要幫我?我憑什麼相信你?”蘇涵依有些難以置信和她非親非故的萊斯莉會說這樣的話,雨水從她的額上聚成細流順着臉頰滑落下來,滿是雨水的臉上寫滿了驚意與懷疑。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如果非要說我幫你的原因,你就當是憐憫吧……”萊斯莉淡淡的笑了笑,緩緩轉過身去。

    你就當是憐憫吧——你就當是憐憫吧……

    不知道爲什麼,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心中曾經所有的仇恨都煙消雲散了,你就當是憐憫吧——或許對待恨過的

    人,憐憫比報復更高明……

    “我蘇涵依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蘇涵依只覺鼻子一酸,有液體輾轉從眼眶裏滾落出來,在大雨裏已經分不清眼淚和雨水。她蘇涵依從來不會流眼淚,可是當有人說要憐憫她的時候,她突然覺得有什麼打碎了她所有的驕傲,私人會所被人糟蹋凌辱的情景,‘妖窟’裏的陪酒賣笑,所有的畫面飛來如雪花碎片,旋轉着,化成洶涌的浪濤……

    “我不需要人憐憫……”她靠着那扇年久生鏽的鐵門緩緩蹲坐在了地上,臉上浮起一抹嘲謔的笑,那樣蒼白的含着淚幾近崩潰的笑容……

    “媽媽——我要媽媽……”

    孤兒院的房間裏,麥麥在錦子的懷裏哭鬧,眼淚在他圓潤的臉頰上匯聚成了溪流。

    錦子竭盡全力哄着他,可是麥麥沒有絲毫要安歇下來的意思,他的兩隻小手不停地撲打着錦子,試圖掙脫她的懷抱。

    房間外的走廊上,有兩個人影,他們透過窗戶看着房間裏發生的一切。

    “我看你還是把孩子還給那個女人吧……”戴着兔子卡通面具的葵對身旁的道克羅說道。

    “你的心太軟了……”道克羅望着葵,眸底浮閃着溫柔與憐惜,“你就是太善良,纔會被害成這個樣子……”

    “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葵別過頭去,面具遮擋着她被毀去的面容,無法看得到她的神情,只是那雙唯一露出的雙眼裏有傷痛在暗涌,曾經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她不想提更不想去想,她邁開幾步,準備離開。

    道克羅看到她難過的背影,知道自己剛纔說錯了話,心裏想要彌補,於是急急說道:“對不起,我……”話說到一半,他又停住了,因爲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眼前的人。他愛她,可是那麼多年以來,他從來沒有了解過她。他從來都被人稱道爲絕頂聰明難以捉摸的人,可是在她面前他似乎總是拙劣而愚笨,就連簡簡單單的言語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你沒有哪裏對不起我的……”葵停住腳步,回頭看着道克羅,眸光如水,“這麼多年來如果沒有你的照顧收留,我恐怕早就屍骨無存了……”

    她的話似乎沒有什麼不妥,可是語氣裏的黯然與神傷逃不過道克羅的耳朵。

    “雖然你活着,可是誰都看得出來你過得並不快樂……”道克羅的眼裏充滿憐惜,甚至帶着些不甘,“我沒有得到你的心也就罷了,可是我連讓你快樂都沒有做到,我只覺得自己很失敗……”

    “無論如何,我還是謝謝你……”面具底下的那張臉似乎在笑,脣角彎出一淒涼的弧度。她又默默的轉過身去,寂寥的身影在長廊上緩緩離去。

    謝謝——謝謝……

    道克羅的心倏忽隱隱作痛,這樣禮貌性的用語從來都是他最不願意聽到的,從她口中說出來的謝謝就像無形中在他們兩人之間樹了一道牆,一道無法跨越的牆。即使他對她用盡了真心,他還是無法去靠近她。無論時光輾轉經過多久,無論人世間的

    事情怎樣變換,她的行爲總是在提醒他,她和他之間永無可能。他好懷念好懷念曾經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他發誓他道克羅不惜用盡手段也要治好她的臉,得到她的心!

    我這樣的女人還有什麼值得你來愛的呢?我一無所有,連這張臉也是不能見光的可怕——你堂堂秦氏天華的繼承人爲什麼偏偏要對我費盡心思呢?我不過是一個看不到希望,躲在這個孤兒院等死的人而已。

    葵一步一步走着,聽着外面的落雨之聲,她的眼睛怔怔的望着地面,這麼久以來到底是什麼在支撐她活下去?她很想知道自己爲什麼還要帶着這個殘軀苟延殘喘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是因爲道克羅不希望她死,還是因爲她還懷着那絲微弱到不可能的希望想要回到那個人的身邊呢?

    那個人在她的腦海裏笑得陽光燦爛,可是轉瞬間一片黑暗,她卻看到了她自己,那張被毀去的醜陋而不堪入目的面容,驚悚的在向她微笑!

    老天爺爲什麼要這樣對她,明明深愛着一個人,卻再也不敢去面對他……

    她心底一陣駭然絕望,深深地閉上了雙眼。

    “葵……”

    萊斯莉的聲音把她從噩夢般的思緒里拉了回來。

    葵擡起頭,萊斯莉已經從樓下上來了。

    “葵,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答應我……”萊斯莉雙手搭上葵的肩,眼裏盡是渴求。

    “什麼事?”她隱住手掌心中剛纔冒出的冷汗,努力讓自己平靜。

    “麥麥,以後讓我照顧好不好?”萊斯莉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葵,真的希望葵能馬上答應下來。看今天的情形,雖然她還是不明白蘇家與道克羅之間的恩怨,但是她還是很擔心道克羅會傷害那個無辜的孩子。

    “其實這本來也沒什麼不可以——只是……”葵有些遲疑。

    “只是什麼?”萊斯莉盯着葵的表情,有些焦急。

    “道先生剛纔已經規定那個孩子現在只能由錦子來照顧……”葵回答道。

    “爲什麼?你不才是這所孤兒院的院長嗎?難道你說的話也不算?”萊斯莉有些驚訝,爲什麼孤兒院的人總是要聽道克羅的命令。

    葵輕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我知道你同情那對母子,只是道先生纔是這所孤兒院的所有者,這裏的事情都由他管的……”

    萊斯莉的表情因爲驚愕而凝固。道克羅竟然是鏡溪湖孤兒院的所有者,他除了是LK的首席設計師,竟然還有這樣一個身份。這個人似乎和她周圍的一切都要扯上些關係。她突然感覺到有一種宿命的成分夾雜在自己和道克羅之間,雖然他們看起來沒有任何關係也沒有任何重要的交集,但是她說不清楚,爲什麼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她道克羅和韓少淵一樣是她宿命裏不可逃避的人。

    “我雖然不能讓你去照顧麥麥,但是你也可以放心,錦子是個很不錯的人,相信她會照顧好孩子的……”葵拍了拍萊斯莉的肩頭,就繞過她走開了。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