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9章蘇涵依的墮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9章蘇涵依的墮落字體大小: A+
     

    “連一個女人都找不到——真是一幫廢物……”韓少淵背對着十六個黑衣保鏢,高大的黑色身影駭然散發着凌然的怒氣。

    “對不起,韓總——萊斯莉小姐當時搭乘的那輛公交車,能到的站口我們都已經找遍了,可是還是沒有發現她的蹤跡……”黑衣保鏢的領首,低着頭說道。

    “繼續找,找不到她,你們通通自動辭職……”韓少淵的怒氣更甚……

    “是——韓總——我們馬上再去找……”黑衣保鏢都退了出去。

    一個女人,在日本,身無分文,她能跑到哪裏去?

    該死的女人,沒有我的允許,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抓回來……

    黑色的眼眸深不見底,韓少淵刀刻般的面龐冷如千年凝結的寒冰。她敢再次違逆他?他一定要把她抓回來,她要看着他求饒!很久都沒有爲女人產生過情緒波動了,而這女人卻一次又一次燃起了他的怒火!

    都市的夜幕降臨,‘妖窟’舞廳,被慾望糾纏的男男女女在舞池裏瘋狂的舞蹈。圓形的舞臺,一團粉紅色的煙霧中,一個手持羽扇的紅衣女郎赫然出現在衆人面前。她頭戴蝶形面具,看不清容顏,但火爆的身體在薄紗中若隱若現,動作也是極盡挑逗之能事。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她盡情的舞動着自己的身軀,看的每個男人都火熱了起來。他們如飢似渴的望着這個豔舞女郎,真想摘下她臉上的面具,摟住她纖細的腰肢。

    她在璀璨的燈光下耀眼,發稍的金屬圈,紫色的眼影,手腕上的三道疤,黑色的指甲油,環在腰上‘鈴鈴’作響的鐵鏈,甚至是小腿上的淤青都惹人關注……

    舞廳的氣氛越來越瘋狂……

    男人們個個熱血膨脹……

    女郎的嘴角掛起淒涼的笑意——她堂堂LK集團董事千金竟然落到了這步田地——都是道克羅,都是道克羅!他將她吃幹抹淨不算,還讓三個男人糟蹋了她,又用淫亂視頻讓她身敗名裂!她成了上流社會的恥辱,一夜之間千夫唾罵,萬人所指,她走投無路被逼墮入風塵!她的父親蘇穆輝倒在牀上幾乎是植物人一般不能動彈,她的母親顧晚霞受不起蘇家突然的變故,再看到女兒被人凌辱在網上瘋傳的視屏瘋掉了!她被逼迫離婚,她的所有財產甚至是連陳麥麥的撫養權也被奪走,她可憐的兒子麥麥,也不知道被道克羅送去了哪裏……

    她曾經數次想要自殺,但是一次次被搶救過來之後,她決定好好的活着!她總有一天還要爬起來,她要復仇!

    她望着臺下男人們如狼似虎的飢渴眼神,眸中翻滾着仇恨!

    陸如風坐在臺下,身着一身得體的西裝,他一邊喝酒一邊看着那個被騙身敗名裂的蘇家小姐在臺上放縱的舞動,毫不吝嗇出賣自己的色相尊嚴,他有些心疼!當初他受道克羅指令到蘇家冒充向秦毅向她騙婚的時候,他其實已經對她有了感覺,還有下套騙她去歐洲拍VCR一起度過的日子在他的心裏還留有餘溫。如今看到她被道克羅弄的一無所有,靠肉體生活,他真的有些受不了!

    蘇涵依手託着酒杯從舞臺上下來,紫紅的液體隨着她的腳步搖晃,男人們陸陸續續迎上,叫她陪酒,一杯又一杯的灌她,她滿臉微笑,她要忍!她要忍!

    “其實你不用這樣……”她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陸如風說道。

    蘇涵依轉過身,對他笑,當初和道克羅合謀騙她的人,此刻竟然在假裝憐憫!

    “你不用這樣……”陸如風又重複了一遍。

    蘇涵依嘴角勾斥着笑,俯身將臉湊到陸如風耳邊,“你喜歡我麼?”

    陸如風身子一怔,有些無措。

    “十二點,我才下班——你在門口等我吧…

    …”她小聲地對陸如風說。

    十二點,外面夜已深沉,賓館內她與陸如風在纏綿……

    “告訴我——麥麥在哪裏……”她與他溫存的時候,她問道。

    “秦董事長把他帶去了日本,送進了一家孤兒院……”

    “帶我去找他……”蘇涵依攀着陸如風的脖子,“帶我去找他,你要什麼都可以……”

    “我可以給你這家孤兒院的地址……”

    “這是在冷藏室裏留存下來的花瓣,香氣雖然比不上新鮮的花瓣,但如果多用一些還是能做出香水來的……”

    鏡溪湖孤兒院的香水室裏,葵拿過來一盒花瓣。

    萊斯莉站在葵的身邊,看着葵把那些花瓣切碎。

    “用紗布把汁液擠出來,然後放在鍋子裏用小火煮,這是最家用的做法……”

    葵一邊說一邊給萊斯莉示範……

    萊斯莉認真的聽着……

    “不行,你不能把孩子帶走啊……”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喧譁……

    葵聽到聲音,朝窗外探了探,看到一個女人正在與孤兒院裏的看守婦人錦子發生爭執,“我們出去看看……”葵放下了手中的工具,萊斯莉也跟着出去。

    剛出走廊口,萊斯莉看到那個女人的臉,不由露出吃驚的神色,蘇涵依!她怎麼會在這裏?

    “必須得辦領養手續,這裏的孩子是不可以隨便帶走的!”

    錦子拉着麥麥的一支胳膊,與蘇涵依爭論。

    而此時的蘇涵依死死的拽着麥麥的另一支胳膊,眸中洶涌着怒火,“他是我的兒子,我有權利帶走他!”

    麥麥在錦子和蘇涵依的拉扯下一陣大哭。

    葵走了過去,“這位小姐,我們孤兒院的孩子都是有孤兒證明的,如果你想帶走這個孩子,可以遞交申請,如果符合領養條件的話,走完程序你纔可以領他走……”

    “我再說一遍,他是我兒子!不是什麼孤兒!”蘇涵依的語氣霸道,似要洶涌起滔天的大火。

    萊斯莉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堂堂LK董事千金的兒子怎麼流落到鏡溪湖孤兒裏來呢?

    “你放開我兒子!”蘇涵依伸過一隻手去奮力扒開了錦子抓着麥麥胳膊的手。

    錦子沒抓穩,手被蘇涵依死命的甩開了。

    蘇涵依抱起陳麥麥旋過腳步就要離開。

    “不可以走……”

    錦子跑過去,攔在了蘇涵依的面前。

    葵也急着跑了過去,“如果你再無理取鬧的話,我就報警了!”

    “你報警呀,你報警他也是我兒子!”蘇涵依對着葵怒喝。

    “錦子,給道克羅打電話……”葵轉臉對錦子說道。

    “好好好……”錦子連忙找手機打電話。

    道克羅?聽到葵口中說到道克羅的名字,萊斯莉更加錯愕驚奇,這件事怎麼又和道克羅有關係!

    蘇涵依不管不顧,抱着麥麥就想一路衝出去。

    此時,孤兒院的幾個保安圍攏了過來,蘇涵依被團團圍住,寸步難行。

    不多會兒,道克羅就來了。他見到被保安圍住的蘇涵依一臉的春風得意,“蘇大小姐,你不在‘妖窟’裏好好呆着,竟然找兒子找到這裏來了……”

    ‘妖窟?!’萊斯莉更加愕然!那是一個臭名昭著的地方!宿主何秀麗因爲在那裏呆過而爲人不齒,蘇涵依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道克羅,你要怎樣才肯把兒子還給我!”蘇涵依目光凌厲似箭,翻滾着恨意怒視着他。

    “怎樣都不行!”道克羅神情冷漠,轉而對着那些保安說道:“這個女人精神有問題!還不快把孩

    子搶回來!”

    幾個保安迅速圍上去,七手八腳地拽着蘇涵依手中的孩子……

    陳麥麥被拽的大哭,那吃痛的哭聲夾雜在蘇涵依與保安爭搶的喧鬧裏……

    萊斯莉看不過去,急忙喊道:“你們不要傷了孩子呀……”

    蘇涵依這才意識到陳麥麥的胳膊已經被拽的紅腫,她心裏不由心疼,晃神的瞬間,孩子已經被保安奪了過去。

    “啊……”

    蘇涵依抱住頭一聲崩潰的尖叫。

    黑色的雲層浮過天空,一點一點正要壓下來……

    “哎——要雨了……”道克羅望了望漸漸變成暗色的天際,“大家都回去吧,別理這個瘋女人……”

    蘇涵依癱坐在地上,無能爲力地看着孩子被抱走,“麥麥……”她一聲撕心裂肺地喊。

    “媽媽……”被保安抱着的陳麥麥伸出兩隻小手,哭得讓人於心不忍。

    錦子抱過保安手中的麥麥,帶着他回樓裏去。

    “麥麥——麥麥……”蘇涵依跌跌撞撞地從地上爬起,剛想要追過去,幾個保安就折回來把她拖了出孤兒院大門,鐵門被關了起來。蘇涵依兩手抓着鐵門,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孩子被人抱走。

    萊斯莉一頭霧水,蘇涵依怎會落得如此狼狽呢?

    “道克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轉臉問道克羅。

    道克羅斜眸瞥了萊斯莉一眼,“這不是你該管的閒事。”

    萊斯莉對道克羅的態度很是不滿,於是加重了自己的語氣,“那個確實是蘇涵依的兒子,你爲什麼要把他送到孤兒院裏來?!”

    “誰讓人家蘇大小姐從小就瞧不起孤兒呢?”道克羅望着被關在鐵門外的蘇涵依一聲輕笑,“如今她的孩子被送進孤兒院,她也該嚐嚐那是什麼滋味!”

    萊斯莉不由愣了愣,想起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往,想起年幼時光裏蘇涵依對自己高傲不屑的眼神,想起自己臨死前被蘇涵依羞辱的畫面,那些飛濺的唾沫星子,那些嘲笑鄙夷的話語——是的,蘇涵依瞧不起孤兒,她堂堂LK集團董事的千金,從來不會把孤兒放在眼裏。不過,那也是常理中的事情,一個從小被寵慣的千金,怎麼可能會不驕傲呢?

    “道克羅,你混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蘇涵依被攔在鐵門外,哀慼的眼底涌動着仇恨的怒火,“我不會放過你!我不會放過你!我不會放過你!”她的聲音一句比一句更咬牙切齒,每一字都如射出的尖銳的毒針,那種深入骨髓的仇怨能讓人背後不由爬起冷意。

    “道克羅,你爲什麼要這麼對她?!”

    萊斯莉對着道克羅一聲喝,“她們母子與你有什麼仇,你要這樣拆散他們!”

    “我怎麼對他們,這好像和你沒有一點關係吧!”道克羅冷冷的笑着,“最好不要管這些事情,否則你就別想在這所孤兒院呆着……”他笑着朝萊斯莉走過來,把臉湊到她的耳邊輕輕吐氣說道:“我知道你是從韓少淵那裏逃出來的。如果你不想我通知他你在這裏的話,你就乖乖當一個聾子一個瞎子……”

    萊斯莉怔愕,他怎麼知道自己和韓少淵的事呢?她愕然而狐疑的掃量着道克羅的臉,眼前的這個人會飄忽不定地出現在任何地方,而且他似乎無所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萊斯莉不得而知,但她心中恍然所悟,這個人絕對不簡單。

    “葵,我們走……”道克羅轉身走到葵的身邊,眼神轉而變得溫柔,他一手搭在葵的肩上,摟着她往樓裏走。

    萊斯莉從來沒有見道克羅如此溫柔過,他對葵的態度讓她有些震驚。望着道克羅摟着葵離開的背影,她滿臉困惑,道克羅和葵是什麼關係?是情侶?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