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5章情惑(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5章情惑(4)字體大小: A+
     

    花期已過,鏡溪湖度假村的彼岸櫻花都已經落了。千年的彼岸櫻,粗壯的枝幹纏繞着指向天際,韓少淵隻身站在櫻花樹下,望着沒有花朵的枝椏,夜色裏,一抹寥落的背影。

    他應該早點回來的——至少在她臨死前他還有機會說一聲對不起……

    傳說彼岸櫻是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它的花香能夠使生者與死去的親人傳遞消息……

    可是,如今連櫻花都落了,一切都太遲了,太遲了……

    錯的人根本不是母親,而是他。他的錯始於這棵櫻花樹下,如果他沒有愛上在這棵樹下跳舞的女孩,或許所有人都不會那麼痛苦,櫻雪不會死,母親不會帶着愧疚與辛酸去世,韓家也不會矛盾重重,他的母親本可以幸福的看一雙兒女承歡膝下,他和櫻雪本可以做一對正常的兄妹……

    是他對櫻雪的愛情把所有的一切都毀了……

    愛他的人,他愛的人,都相繼離他而去……

    他的固執造成了所有無法彌補的遺憾……

    連一句說對不起的機會都沒有——這就是上天給他的懲罰……

    月半月圓人不圓,空當的沒有花瓣的枝椏上只有葉在沙沙作響,皎潔的月光陪伴着落寞的人……

    “萊斯莉小姐——你不可以出去……”

    落雪城裏,管家和女傭將萊斯莉攔住。

    韓少淵果然言出必行……

    來到日本之後,萊斯莉的手機、電腦等通訊設備都被沒收,她也不被允許出門,與外界的聯繫一下子中斷了。

    “按照韓少爺的交代,你現在應該去他的房間等他……”

    落雪城的管家說道。

    “那個魔鬼——他該去死……”

    被管家和女傭圍在中間的萊斯莉寸步難行。

    “誰該去死?”

    此時,韓少淵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韓少淵過來,管家和女傭都退了下去。空蕩的城堡,他們瞬間沒了人影。

    韓少淵朝萊斯莉走過去,他的步伐沉穩,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聲音在空蕩的城堡裏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還是記得昨晚嗎?”

    他的話像急速的電流激得萊斯莉一陣臉紅,“無恥……”她後退了幾步。

    韓少淵停在原地沒有動,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萊斯莉的臉。萊斯莉被她看得頭皮發麻。

    良久,韓少淵突然笑起來,脣角的彎度透着無盡的自嘲,“十年——我迷戀的這張臉——竟然是一個錯誤……”

    萊斯莉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看來他去參加母親的葬禮,又發生了令他難以接受的事情。

    “我心裏連一個可以愛的人都沒有了……”他的笑無比淒涼,“這個世界真是充滿了玩笑……”

    萊斯莉又後退了幾步,一個急轉身準備逃脫他的視線。

    胳膊被韓少淵一把拽住,一道力迫使她反轉過身,她剎那間被韓少淵禁錮在懷裏。

    他的頭埋在她的脖頸處,薄涼的脣輕輕拂拭着她美瓷般的肌膚,“不過,也好,世間的女人都一樣,我的心再也不用去愛了……”

    “你放開我……”萊斯莉掙扎着想要從他的懷裏掙脫。

    “毫無意義的女人……”韓少淵緊緊的環抱着她,萊斯莉動彈不得,只能恨恨地瞪着他。

    “你不是說過無所謂嗎?那就好好當工具……”“他說着狠狠吻上了她,“不要裝作想要逃跑的樣子,等我厭倦了你,自然會把你扔掉……”。

    情人?工具?

    她明明知曉她這樣不過是被使用的物什……

    但是這個男人是無法抗拒的——和他在一起那麼久,淪陷的不僅是這個軀體,更是她的心……

    他兇如洪水猛獸,對待他沒有任何溫柔……

    他不過視他如草芥而已……

    愛上一個魔鬼,註定是一場迷失……

    或許,他說的對,世間的女人本就沒有什麼不同——她現在和宿主萊斯莉有什麼區別呢?除了眼角斷線如珠的眼淚——除了肉體折磨外滴血般的心痛……

    晨光灑進房間,她潔白的身體在光線的折射下瑩玉如雪,萊斯莉從沉沉的夢中醒來……

    一張紙飄到了她的枕邊——100萬——是一張支票……

    “給你的,昨天你的表現不錯……”韓少淵已經穿好了衣服,他拿起外套準備出去。

    萊斯莉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張支票,心像被萬千鋼針刺入,痛得她一陣顫抖。這算什麼?憐憫?同情?買賣?

    她頭一次感覺到一張紙也會如此刺目……

    她壓住心中劇痛,抓起那張支票,瞬間撕得粉碎。

    “不需要……”她聲音顫抖地一個字一個字說道。

    白色的碎片在空氣裏飛舞,一張張被憤怒撕碎的紙片散落的到處都是……

    “你發什麼瘋?”韓少淵有些慍怒。

    淚在眼眶中輾轉,“我什麼都不需要……”她的胸口因爲壓抑着萬千情緒而起伏,“你滾!馬上滾!”

    韓少淵面色沉了下來,隨即

    脣角卻勾起嘲諷的笑,“萊斯莉,不要讓我再提醒你,你是什麼!”

    “你走開,我不想再見到你!”她覺得自己走到了崩潰的邊緣,幾乎是聲嘶力竭。

    “你非得給自己立牌坊嗎?從你認識我的那一天起,你和我上過多少次牀,從我這裏拿走過多少張支票,難道不知道了嗎?還是你數不清了?”他的話極盡挖苦。

    “從你那裏得到的東西,我都會還給你!所有的支票,我都還給你!”她的聲音凌亂而顫抖。

    “還給我?”韓少淵笑得更加嘲謔,“如果你還是明星,可能會有這個能力——可是你現在呢?你拿什麼還?”他掃量着她.“還是用你的身體還?”

    眼淚撲哧哧的從絕美的面頰上滑落,她望着眼前這個對她極盡羞辱的男人,令人窒息的心酸哽咽在喉頭。

    “對了——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和你說清楚……”韓少淵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那個冤死鬼陳霖皓的死跟我沒有半點關係——是他自己運氣不佳出了車禍……”

    “什麼?”萊斯莉愕然,一雙淚眼瞠然望着韓少淵,“你騙我?”

    “騙你?我可不想動那個腦筋。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陳霖皓有什麼過節,但是你妄想利用我來對付他,你真的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他又向看笑話一般覷了她一眼,“用情婦來形容你已經是一個最好聽的字眼,其實你不過就是個玩具……”

    她怔痛的僵在那裏,臉色蒼白的沒有了一絲血色……

    不是因爲他說陳霖皓的死和他無關,其實她也希望陳霖皓的死和他無關和自己無關。而是他的後半句話,她知道她在他心裏什麼都不是,可是當他真的尖酸的說出口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像是在被凌遲。

    韓少淵又走了幾步,靠近她,俯身在她耳邊輕吐氣息說道:“不要在我面前裝清高,裝善良——那都是徒勞的,我是絕對不會喜歡你,一丁點也不可能……”

    說罷,他直起身,掃量了一下滿地碎片,輕蔑地踩了過去。

    他消失在了房門口……

    她的心寸寸成灰——她感覺他的話可以將自己的靈魂毀滅……

    眼淚不知在什麼時候氾濫匯聚成了細流,她抓起被子猛地蓋住自己的頭,整個人都躲在了被子裏,凌亂的大牀上還殘留着昨夜的氣息,聞到那些糜亂的味道,她忍不住痛哭起來,爲什麼?爲什麼要愛上這樣一個人?她恨昨夜留下的味道,恨她愛上的這個男人,但最恨的人是她自己,她恨自己的沉淪……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