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4章情惑(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4章情惑(3)字體大小: A+
     

    以前她活着的願望是復仇,放下仇恨之後,那個花店成爲她生命裏唯一僅有的希望和陽光,她不知道,失去那個花店,到底還有什麼會支撐她會下去——是的,她很可憐,她比韓少淵更可憐——她渾身溼透的站在泳池裏,眼淚不斷的滾落。

    她要去阻止他,她不能失去那個花店——她迅速拭去臉上的眼淚,從泳池裏爬了出來,來不及換身衣服,她跌跌撞撞的跑到車庫裏想開自己的車趕去西街口。卻發現一輛卡車正在將自己的車拖走……

    “你們——你們幹什麼……”萊斯莉愕然的飛奔過去阻止。

    幾個保鏢卻圍住了她,“萊斯莉小姐,這是韓總的意思,是他讓我們把你的車拖走的,他吩咐你以後沒有他的允許不可以離開青山宅邸一步……”

    “不……”她崩潰的一陣歇斯底里,頭髮和衣服還在不斷地滴水,風裏她打了一個冷顫,原本虛弱的身體經受不住打擊,一下子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了自己的房間裏,身上溼透的衣服也被換過了。

    管家和幾個女傭正站在牀邊。萊斯莉緩緩轉動眼睛,發現百奈子正探過腦袋來,原來她和康城也在。

    “姐姐……”百奈子撲閃着大眼睛望着她。

    萊斯莉聽到百奈子稚嫩的聲音,眼淚不由撲哧哧滾落下來。

    “姐姐,你怎麼哭了呀?是誰欺負你了呀?我讓哥哥去教訓她……”百奈子說道。

    “沒事,姐姐沒事……”萊斯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氾濫的淚水終於被她止住,只是那張臉蒼白的可怕。

    “百奈子,康城——你們先出去玩,不要在這裏打擾姐姐了……”

    是韓少淵的聲音,他說着已經從門口走了進來。

    “嗯……”百奈子聽話的點了點頭,拉着康城從房間裏出去了。

    “趕快起來,把自己的形象收拾收拾……”韓少淵雲淡風輕的站在牀尾處,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跟我一塊去日本……”

    萊斯莉漠然的撇過頭,不理會他。

    韓少淵的脣角勾起一抹淺笑,“你最好照做,否則你再也別想見到百奈子兄妹了……”

    “你……”萊斯莉轉臉瞪着韓少淵……

    “起來,馬上……”韓少淵的視線對着萊斯莉,簡短的四個字帶着不可抗拒的壓力。

    一件衣服扔來過來,“好好整理整理,瞧瞧你現在的這個樣子,真是像被摧殘了一樣,怎麼說以前也是個明星,照顧一下自己的形象……”韓少淵說完就從房間裏出去了。管家和女傭們開始爲萊斯莉收拾行李。

    到底是誰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聽他說話的語氣爲什麼那樣事不關己?

    萊斯莉一手攥着那件被扔過來的衣服,似乎要把它攥出水來。

    日本的鎖心城堡,葬禮剛剛結束。城堡外不遠處的公墓裏,擺着大片的白色的花朵。韓氏集團的董事長藤原淑墨去世,在商業界是一個重大的要聞。韓氏集團在商業界處於領軍地位,董事長的離世必然造成韓氏內部的人事變動,而新一代董事長的繼承人將影響整個韓氏的決策走向,最終造成商界

    的震動。

    鎖心城堡里人來人往,都是一些政商界的名流,藤原淑墨生前很受尊敬和愛戴,她因爲心臟病去世的消息一出,便有大批的人前來葬禮做最後的瞻仰。韓少淵趕到鎖心城的時候,藤原淑墨已經下葬,他終是沒有來得及見她最後一面。墓碑上,唯一的一張逝者照片彷彿是她對人世間最後的一點留念。大片的白色花朵形成的花叢裏,韓逸修和柳川雲靜靜的站在那裏,望着這一方冰冷的墓碑。

    見到韓少淵來,韓逸修瞪眼望着他,“現在你開心了?她人都已經走了……”

    韓少淵緩步走過去,盯着立在花叢裏的墓碑,生母藤原氏淑墨之墓,他有點不敢相信,不久前還好好的一個人,說走就走了,他眸光平靜,心裏卻是波濤洶涌,她去世了,可是他卻看都沒看她一眼,他心痛的滿是愧疚,其實在他的心裏並沒有真正的仇恨過藤原淑墨,十年來,他只是無法面對,他無法去面對如果兇手真的是自己的母親他該何去何從,那麼多年他不敢去調查櫻雪的真正死因,只是害怕面對他猜想中的結果。

    “上次你回日本的時候,她的病情就已經很嚴重了——她只是瞞着你而已——你非但沒有留在她身邊陪伴她最後的日子,反而說那些絕情的話,傷她的心……”韓逸修說着,鼻子一酸,眼淚流了下來。他伸手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一封信和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走過來遞給韓少淵,“這是她臨終前囑咐我交給你的……”

    韓少淵遲疑的望着那封信,她到底要跟自己說什麼呢?像他這樣一個不孝的兒子,沒想到她臨終前還是惦念着。

    他最終接過了那封信和小盒子,他將小盒子攥在手心裏,順手打開了那封信,看了起來……

    少淵: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或許我已經不在人世。但請你不要太難過,更不要去愧疚。從小你就是一個聽話的好兒子,只是十年前櫻雪的死讓你性情大變。這都是我的錯,我不是一個好母親,在我知道你和櫻雪相愛的時候,沒有采取正確的方式去阻止,才最終造成了這一生都無法彌的過錯,我虧欠你的,虧欠櫻雪的,甚至是虧欠你父親的,這輩子註定沒有辦法去償還。

    而這些錯誤的起源在二十五年前,那時候你才八歲。我和你的父親震海純粹的政治婚姻,我對他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當年我和他吵架,負氣出走去了中國,認識了一個叫秦天華的男人,是他讓我體會到了愛情,這段婚外情也成爲了所有錯誤的開始。我和秦天華在一起了一些日子,停留在中國的那段時光我真的很開心,也就是在那時我懷上了秦天華的孩子。我發現自己懷孕後,告訴了秦天華。秦天華是個已有家室的有婦之夫,他知道後向我承諾一定會和自己的妻子離婚然後和我在一起。我相信他是真的愛我,於是決定回日本等收到他離婚的消息之後便也和震海結束錯誤的婚姻。可是我錯了,我們分別之後,秦天華就和我失去了聯繫,我再也找不到他的消息。我揹着所有人,無奈以度假爲由偷偷躲到鏡溪湖地區生下了孩子,那個孩子就是櫻雪。藤原家族和韓氏家族都是極有聲望的名門,這種事傳出去是極爲羞恥的醜聞。我爲了掩蓋這件事,將櫻雪送

    進了孤兒院。然後在她七歲的時候又以領養的名義將她帶了回來。她是我的親生女兒,只是我隱瞞了所有人,包括櫻雪。我以爲這樣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你會和櫻雪相愛。是,如果你和她沒有血緣關係,要在一起的話無可厚非。可是,只有我一個人心裏明白你們是同母異父的親兄妹。

    我極力的反對,可是你們卻不顧我的勸阻。我還記得十年前的夏日雨夜,櫻雪哭着離開鎖心城的情景。每每想到那些畫面,我都痛心萬分。她誤以爲我對她的關懷是虛情假意,甚至認爲我從來沒有真心把她當做女兒,當做韓家的人——她離家去了鏡溪湖度假村之後不久,你就決定去向她求婚。那時候,我真的是不知所措。我想當初的一切都瞞不住了,只有把這殘忍的真相告訴你們才能平息這一切。可是,我還沒有來得及將真相說出口,就收到了櫻雪在鏡溪湖溺水身亡的消息。我無法去面對,如果我早一點告訴她事實,可能她也不會離家出走,也不會溺水身亡。隨後你懷疑是我謀劃害死了她,離開我去了中國,十年不跟我相見……

    一步錯,步步錯。我的一雙兒女相繼離我而去,我想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如果我早一點告訴你們真相,早一點用正確的方式阻止你們,或許櫻雪不會死,你也不會變得那麼冷漠。

    我知道,我對不起的不僅是你和櫻雪,更有你的父親。他一直都是真心對我,甚至爲了討好我,重金買下鎖心城,還特意打造了鎖心家徽的婚戒,只是我這一生都將真情錯付。我沒有愛過他,那枚鎖心的戒指我也沒有戴過。少淵,過去的所有歲月,你的心裏始終只有櫻雪一人,你的愛太深刻,這是你痛苦的根源。我知道這個事實對你來說太過殘忍。以前我害怕告訴你,一來是擔心你無法接受,二來怕你不相信我所說的話。現在我走了,唯一擔心的就是你,請你放下曾經,重新去尋找愛情吧。我把這枚戒指留給你,希望你好好保管珍藏,若有一天,你真的還會愛上別的女孩,就把這枚戒指給她,我和你的父親在天堂會給你祝福……

    看完整封信,蒼白的手無力的顫抖着,一陣風吹來,那張信紙從韓少淵無力的手中飛走,像輕舞的白蝶,在白色的花海里悄然而去。這就是真相!他完全不曾料想的真相!

    他用了整整一個曾經去愛的女人,竟然是與自己同母異父的妹妹——他對她十年的思念,竟然是一個不倫的笑話……

    更讓他心碎的是他因爲那個女人的意外身亡錯怪了母親,錯過了十年的母子親情——老天爺怎麼如此殘忍?漫漫十年的時光,得到的證明是他愛錯了人,更恨錯了人——他凝視着花叢裏冰冷矗立的黑色墓碑,知道再多的悔恨也於事無補——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那些有關母親的記憶如潮水般襲涌而來,曾經的關懷與笑臉,在此刻更讓他覺得身心有愧——他腳下一個趔趄,沒有站穩,半跪在了地上……

    “少淵……”柳川雲見狀急忙跑過來扶他。

    他嘴角嘲諷的彎出一抹淒涼的弧度,一顆心怔痛的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良久,他推開柳川雲的手,跌跌撞撞的走在在花海里。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