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3章情惑(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3章情惑(2)字體大小: A+
     

    “雪兒——雪兒……”

    熾烈的氣息,突然迷亂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她的身體顫慄着就快要散架被碾碎,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從悽然的雙眼中滾落,她和宿主一樣,和其他所有的女人一樣,都只是他的替身玩物而已。無論時間、地點甚至是靈魂的轉換,都無法改變這具軀體的命運。

    她聽着那一聲又一聲的雪兒,心頭一陣帶着心酸失望的碎裂,他心裏永遠都只有他口中的女人而已,其他人在他眼裏只是草芥和工具,而她現在扮演的就是這樣一個角色,想到這裏,她心的碎片也在寸寸化成灰燼,崩潰般襲來滴血的疼痛……

    她已經是蘇冉,她無法做到萊斯莉的坦然無所謂,甚至興高采烈的把這當做是垂青然後換金錢地位榮耀。撕心裂肺的這一刻她突然憎惡自己的沒用,爲什麼無法用理智戰勝自己的情感——氾濫的淚濤裏,她心痛的安慰着自己什麼也沒有失去,她自欺欺人的告誡自己沒有愛上他,這具軀體不是自己的,無論發生了什麼,無論他怎麼對待糟蹋這具軀體,都和蘇冉無關,都和現在的自己無關。

    “我不是你的雪兒,她死了——她死了……”她脣齒艱難的磕打出顫抖的音調。

    “你住口……”韓少淵如一頭髮怒的獸,危險的眼眸裏充斥着紅色的血絲。

    “自欺欺人,你真可笑……”她聲音虛弱,溼漉漉的髮絲緊貼在脖頸間,倔強蒼白的臉上泛起一抹嘲謔的笑……

    “我說了,住口!”韓少淵一聲沉悶的低吼,深邃的眼眸怒視着她,她驚痛得喉頭翻滾出血腥味,腦海裏一記白光閃過,身體無力癱軟……

    “真可笑……”眼角的最後一滴眼淚流了出來,真可笑,她是在嘲笑她自己,嘲笑自己對他的感覺,嘲笑她對韓少淵說的那句永遠不會離開他的話……

    “住口……”她連呼吸都有些喘不過氣來,“韓少淵……”她喊出他的名字,痛的想要掙扎……

    她迷濛的眼中淚水開始氾濫……

    魔鬼——魔鬼……

    房間的門卡擦一聲,是管家進來收拾,她看到癱軟在大牀上渾身淤青似是慘遭蹂躪的萊斯莉驚了一跳。

    “萊斯莉小姐……”她試探着走進來,急忙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給萊斯莉蓋上。韓少爺有很多女人是真的,可是她從來沒見他對哪個女人下那麼重的手,把哪個女人折磨成這個樣子過,她想這個萊斯莉來青山宅邸這麼久,一定是哪裏得罪韓少爺了。

    “我煮了熱牛奶,等會我給你端上來,或許

    喝了你會好一點……”管家的語氣裏帶着小心翼翼的安慰。

    “不用……”

    萊斯莉怔怔的說着,吃力的從牀上坐了起來,將那被撕裂的不成樣子的衣裙包裹住身體,緩緩下牀。瑩白修長的腿踏在木質地板上,她虛弱的一步一步蹣跚走出房間,身體每一處的疼痛清晰的讓她忍不住心酸。她默默的走到二樓,愣神的走進自己的房間,她翻找出另一條裙子穿在了身上,而後又直愣愣的走到梳妝檯前,找出粉底修飾着自己紅腫淤青的臉頰,她還要去花店,她要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她要完全對此無所謂,然後繼續充滿希望的若無其事的去過好自己的人生。

    “少淵,你聽我一句勸,跟我回日本去吧……”

    青山宅邸的室內游泳池旁,柳川雲站在那裏。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總是來管我的事……”韓少淵坐在泳池裏,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精壯的胸膛一半沉浸在清澈的池水裏。

    “她可是你的母親呀,難道你連她的葬禮都不願去參加嗎?”

    “去不去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來告訴我……”

    清晨的陽光照透過房屋頂部的透明玻璃照耀在泳池上,泛起粼粼波光。韓少淵從泳池裏起身,水珠沾染在他麥色的皮膚上。他撩起池邊的白色浴袍披在了身上。

    “她今天就要入土安葬了,如果你決定回日本,那麼趕緊動身,去見她最後一面……”

    韓少淵躺在了池邊一張躺椅上,閉着眼睛不說話。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仇恨會泯滅親情血緣,就算伯母真的是害死櫻雪的主謀,她都已經去世了,過去的一切也都該煙消雲散了吧?”柳川雲望着似是在閉目養神的韓少淵,剛纔她說的話,他彷彿一個字也沒有聽到一樣,良久,她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只好轉身準備離開,“我說的也只能這麼多,少淵,無論你做什麼決定,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後悔……”

    萊斯莉站在不遠處,韓少淵和柳川雲的對話清晰的傳入她的耳朵裏,她果然猜得沒有錯,韓少淵的母親藤原淑墨去世了——柳川雲離開時看到了萊斯莉,不由冷哼了一聲,鄙夷地與她擦身而過。

    “你說我虛僞,那麼你呢?還不是一樣?”萊斯莉站在韓少淵不遠處說道。他對家人表現的那麼不在乎,可是在他的房間裏,什麼裝飾,什麼擺設都沒有,牀頭櫃上唯一擺放的卻是全家福。

    聽到是萊斯莉的聲音,躺在躺椅上的韓少淵睜開了眼睛,轉眸望見面色蒼白的她,想起昨夜對這個女人的徹

    底征服,他臉上掛起一絲滿意的笑,她之前裝模作樣的種種也不過如此,這麼久時間過來,她最終還是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他嘲謔道“沒想到經過昨天一夜,你還能能下得了牀……”

    萊斯莉到抽着肺部的冷氣,努力擠出一個笑容,淡淡說道:“我無所謂……”

    以前碰她幾下,她死命掙扎。昨夜被瘋狂佔有之後,卻說起無所謂的話來了。韓少淵對她的言行感到可笑,於是極盡挖苦道:“很好啊,無所謂,我最想聽到的就是這句話。昨天我真的是感覺非常好,你以後每晚都自覺到我房間裏來,不要再虛僞的像貞潔烈女一樣了,那樣我也不會喜歡你,只會倒胃口……”

    禽獸,魔鬼!萊斯莉聽到他說的話,恨不得狠狠扇他一巴掌,她壓着胸口的情緒,極力用平穩的語調,“昨天只是憐憫,你真的是一個很可憐的人,舊情人死了只能找別的女人發泄,如今母親死了,明明傷心的要死,卻還要擺出不在乎的態度……”

    “你住口!”萊斯莉的話一下子觸碰到了韓少淵的敏感之處,他的情緒瞬間被激怒。

    “住口?你還想像昨晚那樣對我嗎?沒關係,我說了我不在乎。無論你怎麼對我,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你是一個表裏不一裝模作樣的可憐蟲……”萊斯莉的語氣像鋼針一樣尖銳。

    “住口……”韓少淵從躺椅上一躍而起,旋過腳步,氣急的朝萊斯莉走去。

    一個巨大的衝擊力,出乎萊斯莉的意料,未及她反應過來,她在這個衝擊力下一個趔趄,身子傾斜,被韓少淵推入了泳池中。

    嘩啦一聲,泳池裏飛濺起無數的水花,巨大的落水聲響,她的整個身體沒入池水之中,冰涼的冷水迅速竄入她的口鼻,她掙扎着將頭探出水面,好一陣才使自己的身體在水中保持了平穩,但卻被水嗆得一陣咳嗽……

    韓少淵蹲在水池邊緣上,冷冷的望着她,“我是可憐蟲?但我想你會比我更可憐——我今天派人砸了你的花店——以後你哪裏都不許去……”他說着伸過一隻手,抵住了她溼漉漉的下巴“我是找女人發泄,以後你每晚都不能閒着,乖乖的當好泄慾工具,你不是不在乎嗎,現在你的生命只有這點價值了……”

    “你……”萊斯莉眼裏竄起一團火,恨得咬牙切齒。

    韓少淵鄙夷的一笑,鬆開她的下巴,起身離開了泳池。

    “去把西街口的那家花店砸掉,裏面的東西一件都不要剩……”

    她聽到韓少淵對他的手下說道。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