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2章情惑(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42章情惑(1)字體大小: A+
     

    三樓,韓少淵的房間。

    房間空蕩蕩的,沒有什麼裝飾,只在最中央有一張大牀和一個牀頭櫃。寬闊的落地窗前,白色的窗簾在嫋渺翻飛,襯得整個房間更加空落了。

    萊斯莉扶着韓少淵,小心的讓他躺在牀上。

    她掀起被子想爲韓少淵蓋上,卻聽到嘩啦啦一聲玻璃的碎響,是被子在掀起的時候碰到了牀頭櫃上的什麼東西。

    萊斯莉轉身去查看,發現是一個相框掉在了地上,萊斯莉俯身撿起那個相框,發現相框上的玻璃已經被摔碎了。如蜘蛛網的玻璃裂紋下是一張其樂融融的全家福,如海的櫻花背景裏,一家五口人笑得正燦爛。

    照片裏韓少淵的臉稚嫩得很,應該還是十七八歲的年紀。前面坐在藤椅上的是他的父母韓震海夫婦,身旁站着的一個是韓逸修,還有一個是和現在的自己一模一樣的韓櫻雪。只是她的眼是那麼清澈,如鏡溪湖的水明淨的沒有一絲世俗的塵埃,她的笑容溫暖,柔美的與萬千純白彼岸櫻融爲一體。她脫俗的清麗是整容後的萊斯莉遠遠不能比及的。

    萊斯莉目光久久停留在那張照片之上,她突然有些明白爲什麼櫻雪死後那麼多年,韓少淵依然念念難忘。照片上年少的韓少淵笑得那麼開心,一個冷麪魔煞竟然會有這樣陽光燦爛的笑容,是她始料未及的。韓少淵會變成如今的冷酷,是家庭變故造成的吧?良久,她嘆了口氣,把摔碎的相框放回了牀頭櫃上。隨後,她又側過身去,把蓋在韓少淵身上的被子理了理。

    “不要走,不要走……”

    韓少淵聲音沙啞的低喃着,突然伸出的一隻手拽住了萊斯莉的手腕。

    萊斯莉一驚,被拽住的手腕難以動彈掙脫。

    “老天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他的聲音雖然低啞,卻透着撕心的痛楚。

    “不離開你——永遠不會離開你……”

    萊斯莉俯下身去,在韓少淵耳邊輕聲說道,那柔柔的氣息如和煦的春日暖風拂過韓少淵的側臉。他緊攥着萊斯莉手腕的那隻手漸漸的鬆了下來。萊斯莉輕輕抽出了自己的手。她坐在牀邊,沒有離開。只是靜靜的凝望着牀上熟睡過去的人,瞧着他的眉眼。萊斯莉心想,若他不是這麼冷酷令人生畏,她又會怎麼對他呢。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萊斯莉打開了牀頭的壁燈,暖色的昏黃光線在房間內暈染開來。她久久的坐在牀邊,守着韓少淵。這麼久以來,憑她的瞭解,韓少淵應該不會傷害百奈子兄妹吧?上一次她們被綁架時,他說自己就是百奈子兄妹父親時那種

    認真的表情以及他那麼久來對這對兄妹的無微不至的關懷——他不會傷害她們的,她相信他不會——她望着熟睡的韓少淵,現在的他是那麼無力,完全沒有了平日裏的煞氣,他外表雖然冷酷,可是他的內心依然有他的脆弱和柔軟之處。

    如果他不會傷害百奈子兄妹,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離開呢?可是她剛纔在說什麼呢?她竟然對韓少淵說永遠不會離開她,這是她心底的想法嗎?她都已經開始搞不懂自己了。她的大腦裏一片混亂,混亂的夾雜了太多太多種情感,像千絲萬縷的線糾結纏繞在一起,讓她分不清自己情感的起點與始末。或許從那日雨夜裏,她找不到百奈子兄妹,而他摟着淋溼的自己回家時,她對他的看法就已經開始改變了。

    “怎麼是你?”

    就在萊斯莉沉思之時,韓少淵醒了過來,他轉眼望向坐在牀邊的萊斯莉,沉着聲音質問。

    “你喝了很多酒……”

    萊斯莉說道。

    “這是我的房間……”

    韓少淵從牀上坐了起來,猶疑地掃量了一下週圍,突然漆黑的眼眸危險地望着萊斯莉。

    萊斯莉嘆了口氣,恢復以往的冷漠語調,“我也不想管你,可是你進了我的花店,沒辦法……”

    “你——竟然敢進我的房間……”

    韓少淵的聲音裏帶着慍怒,轉眸瞬間看到了牀頭櫃上碎裂的相框,“你弄碎了它?”他的嘴角抽搐着,狠狠得瞪着萊斯莉。

    “你還這麼在意你的家人,爲什麼還要對他們那麼冷漠呢?”

    “你是誰?憑什麼管我的事情!”

    “好——我也不願意管——我先走了……”萊斯莉說罷正欲起身離開。

    忽一聲,萊斯莉還未來得及起身,就被韓少淵一把拽住,按倒在了牀上。

    一切毫無預兆……

    萊斯莉被高大的身軀壓在身下,那種曖昧的姿勢讓她的心頭隴上一股低氣壓。

    “我的房間,你想進就進,想走就走嗎?”韓少淵陰森地眯着眼眸望着她,萊斯莉心裏升起一股寒意,她看到韓少淵此時像一隻危險的豹子,漆黑如墨的瞳仁,聲音低沉,卻一字一句給人一股無形的殺傷力。

    一股淡淡的古龍香水味混雜着烈性的還未完全散去的酒意鑽進萊斯莉的鼻孔,韓少淵的臉離她太近,刀刻的臉龐渾然天成的俊美。

    萊斯莉扭過頭去,不再看他,生怕被他勾去了魂魄。

    韓少淵抓起她的如瀑的黑髮向後,讓她的臉完全呈現在自己眼前,深深的看着她,“早知道你

    就是跟我玩手段……”

    “我沒有心思跟你玩手段……”萊斯莉聽到自己雜亂無章的心跳聲,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快要穿透胸膛,跳出來了。

    “你一次次違逆我,口口聲聲說不願意做情婦,可是卻一次次引誘我,甚至不經我允許進我房間——你這種女人我見多了……”

    “我——沒有……”韓少淵的壓迫力太強,萊斯莉隱住自己的緊張之感,努力吐氣迴應。

    “收起你矯揉造作、欲擒故縱的把戲吧……”韓少淵的側臉在壁燈昏黃的光線下如完美的大理石雕像,他一眨不眨的凝視着萊斯莉,突然一隻手攬上她的腰肢,緩緩的遊移,萊斯莉身上穿着裙裝,冰涼和侵犯讓她驚喘了一聲,她身側的裙裝拉鍊被拉了開來,韓少淵的手已經探了進去。

    “你住手……”萊斯莉急忙一把按住了韓少淵的那隻手,掙扎着想從他身下逃離。她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快醒過來,她應該想到的,她不應該到他的房間裏來。

    “你裝清高的遊戲今天到此結束……”他毫不憐香惜玉地甩開她的手。

    在她掙扎的瞬間,韓少淵俯身攫住她的脣火熱糾纏。

    “韓少淵——不要……”

    周身摩擦出強烈的電流,萊斯莉驚呼出聲。

    “你不是剛纔還說永遠都不離開麼——之前讓你呆在我這裏卻還擺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真是做作的噁心……”

    原來剛纔她說的那句話讓他聽到了……

    “我……”

    萊斯莉驚慌失措,剛開口發出的聲息卻生生被吞入另一張口中。

    他前一秒還是那樣熟睡着,似乎是無害。可是這一刻,他又恢復了常態,只是今天他席捲着深深的痛楚與悲憤,那雙逼人的眼睛裏冒着兇殘的烈火,像是要懲罰報復周圍的一切,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殘暴的近乎蹂躪的不容分說。

    是她錯了,魔鬼就是魔鬼,她根本就是一廂情願的想錯了。她不應該靠她太近,而是應該躲得遠遠的。

    她被迫和他相貼在一起,所有的掙扎與反抗在這一刻顯得無力而蒼白。

    這樣的情況完全不同於五年前,也不同於落雪城。一撥撥電流直抵萊斯莉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她的周身被燃起了難以控制的令人心悸的溫度,她對他的侵略已經沒有了從前的排斥,反而是有一種異樣的期待。竟然是期待!她不安的渾身顫抖,她終是沒有擺脫這樣的命運。

    他和宿主這樣,他和安雅琪這樣,他和自己這樣,他和很多很多女人都這樣……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