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9章離開影視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9章離開影視圈字體大小: A+
     

    韓少淵一時表情僵硬下來,刀刻的臉龐剎那間冷的可以把空氣都凍結,“噁心?”他一聲陰森森的嗤笑,“你的記性真差!”他一步步朝萊斯莉走過去,像看一個怪物一樣看着她,“風塵裏走出來的女人配說這兩個字嗎?五年時間你就洗白成清純玉女了?”

    萊斯莉緊抿着雙脣,無言以對。

    “我現在確實是看不懂你——不過你既然在大庭廣衆下承認是情婦,至少也該有些專業素養……”他忽然邪治地看着她,一手攬過她的頭,灼熱的吻就要落下來。

    “啪……”

    清脆響亮的一聲。

    重重的一個巴掌甩在韓少淵的臉上。

    “五年前是五年前,現在是現在,你應該搞得清楚我留在這裏是爲了百奈子和康城……”萊斯莉怒瞪着他,一字一句都像釘子一樣,“你就是個殺人犯,等我有了證據,我一定指控你謀殺陳霖皓!”

    捱了一巴掌,韓少淵依然冷冰冰的面不改色,他用手摸了一下一側被打的臉,突然陰陰的笑了起來,“殺人犯?證據?你可真是天真!我是殺人犯,你是什麼?主謀?”

    “你無恥!竟然爲了得到一個情婦去殺人!”萊斯莉的胸口起伏着,一隻手緊緊攥起,指甲深深刺入掌心裏。

    韓少淵笑得更諷刺,“我爲你殺人?”他頓了頓,“行,就算我是爲你殺了人,你又是怎麼回報我的呢?不要忘了你說過要當我一生的情人……”

    說罷,他一個箭步衝過去,像一隻逮捕獵物的兇殘野豹,兩隻手像疾風扣住了萊斯莉的肩膀,蜜色胸膛貼近了她的臉,她能聞到他身上沐浴後的清新氣息,也能感受到他身上輻射出的熱度。韓少淵鷹梟般的眼睛閃過犀利的精光,“你就應該做情人該做的事!”

    韓少淵的話像一記閃電,讓萊斯莉瞬間僵住,落雪城的夜晚以及宿主記憶裏混雜的片段讓她的臉瞬間蒼白,她瞠目瞪着眼前那張俊傲陰森的臉。

    她不明白的一種感覺?她對他是憎惡嗎?是仇恨嗎?

    她沒有答案……

    第一次在竹林,她有恐懼有厭惡……

    第二次在落雪城,她有絕望有愴然……

    而這一次——她怔窒,她心跳

    她——不敢往下去想……

    她心痛得不能自已……

    她奮力掙扎着別開自己的臉,兩隻手狠狠捶打着韓少淵的胸膛。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韓少淵一聲怒吼,那陰沉的像是從胸口爆發出來的聲音在一瞬間似乎讓整座青山宅邸都在震動。

    “我要我的自由!”

    她盯着他,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自由?”

    韓少淵起身,臉上掛着嘲謔又不可思議的笑,“你還能如何自由,一個聲名狼藉的就要過氣的明星,一個

    走在大街上都會被指指點點唾罵的人!除了呆在我身邊,還能怎麼樣?”

    “我現在放棄的一切本就不是屬於我的,我並不在乎別人眼中我是低賤或是高貴,我只在乎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萊斯莉回答他,聲音如泉涌般清冽,一句句似水中波紋聚散,“我並不適合當演員,也不是一個好演員,所以我無法讓你滿意——我會去找屬於我自己的生活,就算不再有聲名和他人的追捧……”

    韓少淵瞪着她,發現眼前的這個女人竟有種無法逼視的凌然與倔強,一次又一次,她給自己的感覺越來越像逝去十年的櫻雪,他喉頭一窒,有片刻的愣神。

    “情人這個稱呼是你強加給我的,以前的萊斯莉是!現在的我不是!”萊斯莉從沙發上起身,繞過定住的韓少淵,“沒有你給我的一切,我會活得更好……”

    韓少淵怔然,他的目光追隨着萊斯莉,蜜色的性感胸膛隨着胸口氣流而起伏。五年的時光過後,他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女人總是帶給他無能爲力的感覺。

    人來人往車輛穿行的西街,街口轉角處在一個星期前出現了一家小小的花店——向陽花店。店門只有一米寬闊卻被繁花圍繞。春日午後的陽光落在玻璃門上,散開一地明媚的光影。一個銀色的風鈴在暖風裏悠然擺動。

    透過那扇玻璃門,萊斯莉仰身坐在一張藤椅上,手裏是一本關於食療的書籍,她靜靜的看着,長長的睫羽在春光裏鍍上一層明媚的光,圍繞在藤椅周圍紅色的玫瑰花開得正豔。

    一個星期前,她購下了這家小小的店面,從花農那裏買來各種鮮花,流轉的春光裏,與花相伴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歲月靜好,花開似錦,或許這就是她追求的生活吧。

    “不當明星,賣花你也挺自在的……”

    一個男子推開了花店的玻璃門。

    萊斯莉聞聲望去,進來的人竟然是那個隨處飄移的道克羅,黑色的軍靴在陽光下刺眼,一身棕褐色的網狀棉質襯衫說不出的唐突。

    “怎麼是你?”萊斯莉有些訝異。

    “很奇怪嗎?”道克羅狡黠一笑,“我記得我好像說過我是惜花,愛花之人……”

    “那你是來買花?”萊斯莉放下手中的書,從藤椅上站了起來……

    “我要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九百九十九朵?還是玫瑰?”萊斯莉愣神而笑。

    道克羅卻是滿面春風,有點神祕兮兮,“我最近愛上了一個女人,要借用這些花來訴說衷腸……”

    “名字?”萊斯莉從一旁拿來卡片和筆,準備寫上去。

    “蘇涵依……”

    道克羅回答道。

    蘇!涵!依!

    萊斯莉的思維瞬間痙攣般的怔愣,“LK集團董事之女蘇涵依?”

    “他丈夫不幸車禍去世,

    這是上天給了我一個追求她的機會……”道克羅得意洋洋的表情,“她住在楊川的別墅,從今天起每天早上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到那裏去——這是具體地址……”道克羅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一張紙遞給萊斯莉,“記住,匿名的……”

    “匿名?”

    “暫且你就寫是Mrright吧……”道克羅思慮着說道。

    “嗯……”萊斯莉接過那張紙,垂眸看了看,應了下來。雖然她曾經恨過蘇涵依,但陳霖皓也是因爲他而死,她的仇恨也應該有一個了結了。

    只是……

    她掃量了一眼着裝古怪的道克羅……

    蘇涵依和他湊成一對——怎麼就是有種王八跟綠豆,完全搭不上邊的感覺呢……

    她嘆了口氣,這不是她該關心的事,反正這次道克羅給了她一筆不小的生意……

    每日的清晨,蘇涵依的楊川別墅總有一輛貨車停下,鐵質的大門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煞是惹人眼。

    整整一個月,從未間斷,整個楊川別墅都成了玫瑰花海。

    “Mrright?”

    蘇涵依拿起玫瑰花上的卡片,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署名‘Rightism?這分明是暗指自己之前嫁的是一個‘Wrongdoing。

    這個Mrright到底是誰呢?

    向陽花店?

    她找到了西街口。

    她伸手一推玻璃門……

    叮叮咚咚……

    風鈴的聲音變得雜亂無章起來……

    她一眼看到了坐在百花中的萊斯莉……

    “是你?”

    萊斯莉見到是蘇涵依來了,雲淡風輕的笑了笑。

    “原來是大明星開的花店呀——“蘇涵依的語調有點陰陽怪氣的挖苦,她原本就看不起娛樂圈那些花瓶明星,更何況萊斯莉的醜聞如今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再加上當初她和陳霖皓在海天酒店的事,蘇涵依對她只有鄙視的份了。

    “你知道那些花都是誰送的嗎?”蘇涵依直入主題,“告訴那個人,別再送了,我處理不完……”

    “可是那個人錢都已經付下了——我只能負責送——如果不需要的話你可以自己跟他說……”萊斯莉語氣平靜。

    “那個人是誰?”蘇涵依斜眼覷着萊斯莉。

    “那個人說想知道他是誰就去這個地方找他……”萊斯莉拿出道克羅留給她的一張卡片。

    蘇涵依接過來,掃了一眼,那張卡片是碧海私人會所的貴賓票,她不屑地輕笑了一聲,“那還得看我願不願意去……”

    說罷她轉身走出了花店,開車離開了西街口。

    她正開着車,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涵依……”

    是顧晚霞打來的電話。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