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5章勒索(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5章勒索(1)字體大小: A+
     

    “喂——請問是誰……”她接了電話,聲音完全嘶啞。

    “秀麗——你連爸爸都忘了嗎?”

    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何秀麗的爸爸?那個‘地頭蛇’顧耀祖?!她搜索宿主的記憶,幽深的回憶的渦流裏一雙邪佞淫毒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眸中露出貪得無厭的光芒。宿主借韓少淵的權勢成名之後,曾多番受到顧耀祖的勒索與敲詐。她害怕顧耀祖向媒體揭露自己真實的身份背景,於是一次又一次給顧耀祖匯錢。可是,顧耀祖慾壑難填,胃口越來越大,朝她伸手的次數越來越多。爲了擺脫顧耀祖的威脅,她一次又一次想逃離,她把自己的臉整得面目全非的背後除了有想誘惑韓少淵的原因,還有另一個原因是爲了擺脫自己的曾經,她怕自己原來的那張臉被人認出來。

    在美國康復醫院的五年,她和顧耀祖斷掉了聯繫,如今,顧耀祖終於又找來了。

    “沒想到,你的孩子都這麼大了……”

    電話那頭,顧耀祖又說道。

    孩子?

    萊斯莉駭然瞠目。康城和百奈子難道在他的手裏?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帶走了那兩個孩子?”

    她情緒激動,質問時嘶啞的聲音變得跳躍而顫抖。

    “秀麗,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再怎麼說也是他們的外公,他們長這麼大都還沒見過我呢……”

    顧耀祖輕描淡寫的口吻,萊斯莉似乎能從他的語調裏感覺得到他風涼的表情。

    “你到底想怎麼樣?把他們還給我,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她憤怒得就快要從牀上跳起來。

    “秀麗,這兩個孩子不會是你和韓氏集團總裁的私生子吧……”

    顧耀祖問道。

    “不是!”

    萊斯莉急忙一口否定。

    “不是?你就不用騙我了,我知道你和這兩個孩子住在韓少淵那裏。你認識韓少淵快有十年了,按這兩個孩子的年齡來看也差不多,——告訴韓少淵,他若還想見到這兩個孩子,就讓他在今天之內拿出一個億匯到我原先的賬戶上,不要耍花樣,不然你的事情我都給你向媒體抖出來……”

    “一個億!”萊斯莉不由一聲驚呼,“顧耀祖,你真是獅子大開口!”

    “呵呵……”顧耀祖一聲冷笑,“他都會花三個億競拍你代言的首飾來討好你,讓他爲了兩個孩子掏出一個億來又算得了什麼!”

    “他們不是韓少淵的孩子!他們是孤兒!”萊斯莉對着電話聲嘶力竭。

    “孤兒?這麼爛的謊話你以爲我會相信?我可沒什麼耐心,就一天的時間,我要是看不到錢,這兩個孩子你們就等着收屍!”

    顧耀祖窮兇極惡,脅迫的話說完,‘嘟——’的一聲,把電話掛掉了。

    一個億?

    萊斯莉怔怔地坐在牀上,手機從蒼白無力的手中滑落下來。這件事情到底該如何收場?她要不要告訴韓少淵?耳邊顧耀祖的話不斷迴響,她突然覺得有些暈眩。

    “你那個繼父可真會開價……”

    萊斯莉擡眸,韓少淵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自己的房間門口,高

    大英挺的身影籠在一片陽光裏,他雙臂交叉在胸前,眼眸黯如湖底,看不出任何情緒。

    “你都聽到了?對不起……”

    萊斯莉用手捂着臉,冰涼的指觸在蒼白的面頰,她心力交瘁,說話的聲音也弱得幾乎不可聞。

    “你沒什麼好對不起的——但有一句話,你說錯了,萊斯莉……”韓少淵語調冷冰冰的沒有任何起伏,“康城和百奈子不是孤兒,從我領養他們的那一天起,我就是他們的父親,親生父親……”,他說話時平靜的口吻總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特別是‘親生父親’四個字,就像是一個不可駁回與挑剔的事實。

    親生父親?

    萊斯莉的心忽而深深地被刺了一下,她有三秒鐘的呆滯,親生父親,五年前死去的蘇冉曾經是多麼的渴望得到親生的父母?終其一生,她都在盼望着被承認被關懷,她是多麼的渴望擁有真正的家人。可是蘇氏夫婦又是怎麼對她的呢?十六年的時光,直到她死,她也沒有得到蘇家人絲毫的憐惜。想到自己的遭遇,韓少淵的語氣雖然冰冷,可是卻像這三月的微風捲着一陣暖意進入她的心底。

    她擡起頭,深深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發現他也在望着自己,眼眸依然是那樣深邃——“親生父親?你——你是說真的嗎?”

    “我一直等着他們兄妹喊我一聲爸爸……”韓少淵說着,眸光倏忽變得凌厲,嘴角嘲謔似得勾了勾,“我韓少淵的一雙子女,命只值一個億?虧他想的出來……”

    萊斯莉完全愣住——爲什麼這樣冷酷的人說出來的冷冰冰的話,卻給她帶來了最深的溫暖。他真的是魔鬼嗎?他真的是一個殺死陳霖皓,手段殘忍的魔鬼嗎?她的心中的某種信念開始動搖。

    “我自己的孩子我自然會救,你在家裏好好呆着,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韓少淵說罷轉身,“等找到康城和百奈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沉穩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萊斯莉坐在牀上,不知爲何,韓少淵的話讓她的心境平復了許多。在她的心底總有一種感覺,那個惡魔說的話總是會實現。她閉上眼睛又倒回了牀上,顧耀祖到底會把百奈子兄妹帶到哪裏去了呢?她努力搜索着宿主殘存的記憶,模模糊糊的畫面在她努力的回憶下幽然閃過,漆黑幽暗的老巷,斑駁的石牆,殘破的院落,石庫門幽深的巷子裏擠着一戶又一戶的貧民,宿主最黑暗的記憶都源自於那凌亂破敗的地方。

    石庫門136號,腦海中閃現的畫面裏突然出現了一個鏽蝕的門牌,那個門牌標誌的簡陋院落正是宿主曾經居住過的地方。顧耀祖會不會把孩子帶回了石庫門?這是她通過宿主記憶唯一能回想起的地方。

    想到這裏,她迅速從牀上起身,撩起一件襯衫披在身上,赤着腳跑下了樓。

    寬廣的大廳空無一人,韓少淵已經出去了。萊斯莉邊走邊扣着襯衫的鈕釦,姣好的身材被勾勒出來,那如瀑的黑髮傾瀉在肩頭,撼動人心的美,她從鞋櫃裏隨手找了雙高跟涼鞋套在腳上,開門出去,她決定去石庫門跑一趟。

    石庫門位於遠郊工業區的周邊,破敗寥落,因爲地理位置偏遠一直沒有人開發,十幾年前聚居着大量的貧民,

    但近幾年人煙越來越稀少,因爲那裏的房子由於年久失修,一部分已經坍塌,留存下來的一部分也已經是危房。還是上世紀70年代的建築,籠罩着一股暗沉之氣。萊斯莉開車到那裏,荒涼之感撲面襲來。她把車停在路邊,獨身走進了一條幽深的老巷。巷子裏一戶戶的人家皆已經搬走,久無人住的樣子,空蕩蕩的不見人影。一種稀薄的、潮溼的、陰戚的、近似於霧一樣的流質在這昏黑蒼老的巷子裏遊蕩。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唯有一陣陣磕打聲清晰間落。

    ‘136號——’

    萊斯莉挨戶尋找着,在巷子裏越走越深。

    ‘136號——’

    滄桑的沙石老牆上,那塊被鏽蝕的已經快要分辨不出上面數字的鐵質門牌終於出現了,風霜侵蝕的木門虛掩着,深巷裏有風貫穿而來,那扇門微微有些打開。

    萊斯莉一手推門走了進去,殘破的院落裏橫七豎八的全是一些裝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的麻袋和一些紮成捆的破舊書刊報紙,她隨意往地上掃了幾眼,整個院子除了一口石井和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什麼都沒有。前面有一棟破舊的矮屋,門緊閉着。萊斯莉想走進去看看,剛一擡腿,腳下卻被亂七八糟的東西絆到,身子一個傾斜沒站穩,跌在了地上。

    “哐啷啷……”

    裝在麻袋裏的東西全部滾了出來,全部都是些易拉罐和塑料瓶。萊斯莉揉了揉腳踝,吃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秀麗……”

    這時,矮屋的門吱嘎一聲被打開了,聽到外面有聲音的李素蘭站在了門口,“你——你——終於回來了……”她看到萊斯利,臉上似在笑,可眼眶裏卻又有淚在打轉,沙啞的嗓音,她激動懂得語不成調。

    萊斯莉看到滿目滄桑的李素蘭,想起了《噬蝶之夢》電影宣傳會上發生的事。雖然自己並不是真正的萊斯莉,但那沙啞的聲音,淒寒瘦弱的身影,讓她忍不住一陣心酸。宿主成名之前雖然是一無所有受盡了苦,但至少還有一個母親爲她傾盡所有的愛。成名之後,她拋卻曾經的同時,卻連這個生她養她的母親也一塊拋棄了。

    “十幾年過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渾濁的淚水從滿是皺紋的臉上撲哧滑落,李素蘭盯着萊斯莉,怔怔地朝她走來,“我上次好不容易在宣傳會上見到你,可是你不認我,我以爲你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萊斯莉望着滿臉是淚的李素蘭,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那些眼淚都是爲她女兒流的嗎?她突然感到宿主的幸福,這個世界上還有人爲她流淚。而蘇冉呢?就算是死,整個世界也沒有人會在意,更不用說流一滴眼淚。她恍然,這個寄居在他人身體裏的靈魂已經不知道此時應該是感動還是可悲。

    “沒想到,你這個大明星還會到這裏來……”

    似曾相識的男人的聲音。

    萊斯莉回神過來,是顧耀祖從外面回來了。他的着裝和頭髮都亂糟糟,眼睛裏充斥着血絲,渾身上下一股濃烈的酒味,他伸腿踢開腳邊的易拉罐瓶,搖晃着朝萊斯莉走來。

    “孩子呢?你把兩個孩子都弄到哪裏去了?”萊斯莉瞪着他,冷聲質問道。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