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2章惡魔在身邊(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2章惡魔在身邊(1)字體大小: A+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彷彿一個世紀那麼長,最後的一絲意識也從她的腦海裏抽離,蘇涵依漸漸沉入夢裏。

    一縷陽光從窗簾空隙射進來,柔和的光線如蝶雨輕輕的飄落在房間裏。

    蘇涵依慢慢睜開眼,她感覺身體深入傳來的疲憊感。

    “嗯”她輕吟一聲,身體一動。昨天都發生了什麼?

    蘇涵依驚覺自己的狀態,她迅速拉過被單蓋住自己的身體。

    糟了,昨天好像喝了太多的酒……

    然後……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環顧四周,尋找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後她僵硬地定住了。她看到了道克羅,身着披着一件浴袍,正從浴室裏出來。

    蘇涵依身體猛顫了一下,拉緊了牀單,滿眸的憤怒,“道克羅,你!你都幹了什麼!”

    道克羅皺眉,一手掐住自己的額頭,沉思良久,隨後無奈答道:“昨晚我和你都喝醉了,然後——我們就……”他掃視着地上凌亂的衣物……

    就像一個響雷劈過腦海!

    “你……”蘇涵依瞪着道克羅,震愕的幾乎要暈過去。

    而道克羅無奈的聳了聳肩,“蘇大小姐,昨晚真的是一時意亂情迷……”

    “意亂情迷?”蘇涵依咬牙切齒,但埋頭一看自己,馬上想跳起來要穿好衣服再和他爭辯。

    “你——你給我背過身去……”她一聲怒喝。

    道克羅饒有興致的掃量了她一眼,轉過身去,“能看的也都看過了……”

    “你!”蘇涵依一時氣結,隨手抄起身邊的一個枕頭朝道克羅砸去。

    柔軟的枕頭沒有半點殺傷力——道克羅還是一副悠閒自得的模樣。

    蘇涵依急忙跳到地上搜羅着自己的衣服,“昨晚的事情不許說出去,不許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要你好看!”

    “幹嘛這麼着急的樣子,你現在怎麼說也算是單身了,還怕別人說你紅杏出牆不成?”道克羅小聲叨唸着。

    “我不想跟你有——有任何關係!就算紅杏出牆也不是跟你!”蘇涵依手忙腳亂的穿着衣服。

    披散的酒紅色捲髮有些亂糟糟,她慌張的理着,伸手時發現胳膊上也都是紅色的印記,看情況她昨晚是被吃幹抹淨了。她壓着心中的憤怒,找到自己的包包,帶着無可發泄的怒火奪門而去。

    道克羅斜視着蘇涵依離去的方向,兩手插在胸前,回味着昨晚的餘溫,臉上高深莫測的笑意。

    韓少淵的青山宅邸

    萊斯莉和別墅的管家一起給百奈子和康城收拾房間。回國之後,她便住到這裏,方便照看康城和百奈子。這處宅邸雖然比不上落雪城,但因爲位處外郊的山野上,十分僻靜也十分遼闊。開窗望去,外面是連綿的青山,耳畔時而能聽到蟲鳥的啾啾聲。

    “姐姐——姐姐……”

    百奈子跑了進來,她拉住萊斯莉的手,一臉的興奮,“我們上電視

    啦……”

    她拉着萊斯莉的手到了客廳裏,韓少淵慵懶地坐在沙發上,旁邊的康城正在玩psp。

    “姐姐,你看電視上……”

    萊斯莉轉臉看過去,發現電視里正在播sakurasnow的廣告。

    畫面裏最先出現的是百奈子,她在櫻花雪舞裏蹦啊跳啊,清澈的瞳眸,燦爛如春的笑臉。千年的彼岸櫻,漫天飛舞的花瓣,畫面一轉,自己出現了,一襲白色的和服,奔跑着羣袂飄飄,一雙美眸晶瑩如秋水流波,如花笑靨在風中純美的讓人心驚。她自己也訝異當時居然會笑得那麼開心。

    這兩個畫面組合起來正好形成了一個女孩從幼時到成人的變化——尋找失落已久的純真。當看到廣告語時,她不由暗歎道克羅那個怪胎真的是一個才人,拍不成拂袖雪舞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拿跳神舞來充了數。

    韓少淵看着廣告,忽而又撇了一眼萊斯莉,不冷不熱地說了句,“你穿那和服挺適合……”

    挺適合?

    這是在誇她嗎?

    萊斯莉把目光投向韓少淵,發現他俊傲的臉上有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她每晚被迫住在這青山宅邸,可是自從上一次韓少淵在落雪城的房間憤然而去之後,便再也沒有碰過她。她和百奈子兄妹住在二樓,韓少淵住在三樓,每天晚上他從外面回來,也不搭理她,就徑直上樓去了。她不明白,韓少淵爲什麼非得讓他們住在這裏。

    萊斯莉給百奈子和康城請了教中文的家庭老師,準備等他們把中文學會後再送去當地的學校。許是年紀差別的原因,百奈子非常的調皮,康城卻異常的冷靜,學習能力超乎想象。他很少說話,一有空就打遊戲玩電腦。而神奇的是,他九歲的年紀竟然對電腦程序編程樣樣精通,有時候他甚至會自己坐在電腦面前自編程序。萊斯莉感慨,他是一個天才。萊斯莉陪他玩遊戲的時候每次都輸,而後他甩下游戲遙控器,悻悻地來了一句:“不玩了,免得說我們小孩子欺負大人……”萊斯莉幾乎氣結,雖然康城不調皮也不搗蛋,可是在萊斯利眼裏,百奈子是天使,而她的哥哥康城是一個十足的小惡魔。

    《噬蝶之夢》即將上映,萊斯莉和影片中的各位主角要開始爲期一段時間的影片宣傳。天堂影院,萊斯莉、東呈宇以及安雅琪在安排下接受採訪。記者閃光燈如潮翻涌……

    前段時間剛從醜聞中走出來的安雅琪面前彙集了一大幫娛記……

    “請問您能說一說對上次與張九問先生在麗晶酒店的事嗎?”

    “張九問先生的太太有聯繫過您嗎?”

    那幫娛記舉着採訪的話筒對安雅琪的醜聞事件不依不饒,在衆人的圍攻裏安雅琪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對不起,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她的嘴角努力維持着僵硬的微笑。

    萊斯莉和東呈宇站在一起,被記者團團圍在中央,東呈宇順勢攬着萊斯莉的腰,親密的動作引來記者閃光燈不斷。東呈宇笑得

    陽光燦爛,與懷中的萊斯莉站一起就像是在熱戀中的甜蜜戀人。完全沒有注意到懷中的萊斯莉神色有異,萊斯莉對於他的動作覺得十分的不自在,在東呈宇笑得顛倒衆生,殺死一批花癡影迷時,她用手肘狠擊了他的腰部,快很準,圍攏的記者都沒有注意到這樣一個細微的動作,東呈宇一陣吃痛,眉頭不自覺的蹙了蹙,笑容一瞬間變得扭曲。他努力站穩,爲了維持形象,又努力漾開了笑容,他的手更加牢牢地攬住萊斯莉,一雙惑人的笑眼朝萊斯莉飛速掠了掠,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繼續回答記者的八卦問題。只是嘴角的笑意怎麼都有股挑釁的意味。

    “請問這次與萊斯莉小姐的合作,是不是更加增進了你們的感情呢?”

    “那是當然……”

    東呈宇脣角得意的勾起……

    “這部影片中的感情戲相比較以往的電影有什麼新的看點嗎?”

    “有吻戲咯,但被萊斯莉小姐甩了一巴掌……”

    東呈宇的斜眼憋着萊斯莉……

    萊斯莉斜瞪了他一眼,當時那段吻戲簡直就是硬着頭皮熬下去的,不過在戲裏回打東呈宇一巴掌的時候,爲了要求逼真導演讓真打,她揮手時沒少花力氣,如今想起來還有種痛快的感覺。

    “那段吻戲讓我意猶未盡……”東呈宇頓了頓,開玩笑的語氣挑釁意味十足,“我還向導演要求添加牀戲來着……”

    什麼!牀戲!

    東呈宇的一記猛料瞬間在圍攏的記者羣裏炸開了鍋。

    萊斯莉氣急得直朝東呈宇翻白眼。

    “這部電影裏面有牀戲內容嗎?”

    “時長多少?”

    “萊斯莉小姐的反應是什麼,她同意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如連珠炮一般射來。

    “只是萊斯莉小姐未提出肯定回答,這個提議就被擱淺了下來……”

    東呈宇話音剛落,問題的矛頭全全指向了萊斯莉……

    “爲什麼放棄劇中的牀戲呢?萊斯莉小姐從來不接受牀戲,問什麼呢?”

    “是不是對此倍感壓力?”

    萊斯莉的面前被話筒圍攏,這些無厘頭的問題讓萊斯莉尷尬而無語。什麼時候有要求添加過牀戲,純屬東呈宇杜撰。她轉臉看東呈宇,他面帶微笑,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萊斯莉嚥了一口氣,努力在臉上維持着淡然的笑,“是因爲LK代言廣告的問題,最近一段時間我所走的路線有一點偏離原來的軌跡——《噬蝶之夢》這部電影無論是感情戲和整個劇情都很出彩,它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要甩開記者追問,唯有回答能回答的一半,不想說的地方便答非所問。這是她做明星以來學得的經驗。她淡然自若的回答着,兩句話繞過了記者連環的追問。

    “你和東呈宇先生最近感情狀況怎麼樣?你們什麼時候考慮結婚生子的問題?”

    什麼?!結婚生子!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