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1章魔鬼的掠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31章魔鬼的掠奪字體大小: A+
     

    四目對視……

    她和韓少淵的距離那麼近,聞到他身上古龍香水的味道,一顆心跳到了胸口……

    韓少淵的眼眸深如沒有星光的夜,“沒想到——你還挺憐惜這兩個孤兒……”聲音陰冷,給人一種涼颼颼的感覺……

    “魔鬼……”

    萊斯莉瞪眼直視着韓少淵。

    “魔鬼?”韓少淵眉峯揚了揚,“原來在你心裏我是這樣一個形象……”

    “你竟然用那麼殘忍的手段殺了陳霖皓,你不是魔鬼,是什麼!”

    萊斯莉咬牙切齒說道。

    韓少淵一怔,眸光在人無法察覺地倏忽微然一縮,半晌,他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死無全屍,你說的……”

    萊斯莉怔窒,憤怒卻無言以對,“你要把康城和百奈子怎麼樣?”

    “你說呢?”韓少淵的黑眸盯着萊斯莉,“要不要——也死無全屍?”

    “你……”萊斯莉頭皮一陣發麻,心跳在喉嚨口,發音都有些困難,“你到底想怎樣?”

    一隻手撫上了萊斯莉的面旁,順着柔美的面部曲線滑到她尖尖的下巴上。韓少淵抵着那細滑的下巴,凝望着那絕色的容顏,似在尋找一些不同之處,“真難得,你會爲兩個跟你不相關的人考慮……”

    萊斯莉把臉別向一邊,試圖躲開他的手。

    韓少淵不由心口一窒,那張冷漠的臉在別過去的一瞬間太過絕美,他從來沒有發現過的絕美,他微微一震,心中油然升起想親吻她的衝動。

    吻重重的落了下去,如疾風驟雨,萊斯莉心頭一緊,揮出手想要推開韓少淵的胸膛,卻被韓少淵的手一把握住。他的長臂緊緊環着萊斯莉的腰,讓她動彈不得。萊斯莉驚得猛然喘息,就在這個空當,韓少淵的舌已經橇開她的齒縫長驅直入。

    陳霖皓死了,她沒有絲毫的開心,也沒有絲毫復仇的快意。

    陳霖皓的死換來的是另一個男人的折磨。他殘忍冷酷,兇如洪水猛獸。

    她明明心不甘,情不願。可是他卻要逼她心甘情願。

    百奈子和康城不過是痛失雙親的無辜孤兒……

    她閉上眼,淚潸然而下……

    氾濫的淚流入了脣齒間,當舌頭觸碰到那鹹澀的味道時,韓少淵微微一愣,他擡起頭來,發現一雙淚眼正直直地望着他。

    “我當你的情人,可不可以讓我帶走百奈子兄妹,他們已經是孤兒,再也遭受不起任何傷害……”萊斯莉身心俱顫。

    蒼白的沒有血色的面容梨花帶雨……

    再也遭受不起任何傷害……

    這樣的面容,這樣的話語,是這樣的似曾相識……

    韓少淵深深的凝望着懷中的這個女人,凝望着那張幾乎快要透明的臉,心突然被什麼刺了一下,‘雪兒’,記憶浩浩蕩蕩穿過腦海……

    鎖心城夏日狂風驟雨席捲的夜

    “雪兒,你要明白,你和少淵是不可能的……”藤原淑墨的聲音。

    “媽——求求你——求求你成全我們吧,我是真心愛

    着少淵……”櫻雪哭着乞求。

    “你和他不同,你——你——你只是一個孤兒……”

    “孤兒?……”櫻雪傷心欲絕,“就因爲我是孤兒嗎?所以你纔不讓我們在一起?你養育我這麼多年,都不算是我的親人嗎?……”

    藤原淑墨良久的沉默了。

    “你從前對我那麼好,我以爲我有了家,有了母親,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瘦小的身影在大雨中絕望地奔跑着離開了鎖心城。

    電閃雷鳴,鎖心城外,櫻雪哭泣着在風裏跌倒。

    “雪兒——不要走——雪兒……”

    韓少淵呼喊着追了出去。

    傾盆的大雨,怒吼的狂風。

    兩個身影遙遙相對……

    “是——我是一個孤兒……”被大雨淋溼的嬌瘦身體伏在地上,哭泣的聲音在狂風裏被吹散,“無論我在韓家呆多少年,你們也不會承認我……”

    “不是這樣的——雪兒——不是這樣的……”

    “不要騙我——也不要假裝對我好——我的心再也承受不起任何傷害……”

    櫻雪吃力顫抖地從地上爬起,轉身奔跑着決絕而去。

    “雪兒——雪兒——不要走……”

    一聲聲,撕心裂肺。

    孤兒?再也承受不起傷害?這同樣的話讓他心痛得怔住好久,突然把萊斯莉抱得更緊,一個字一個字如在寒石上雕刻似得冷冷說道:“你要永遠留在我的身邊……”

    韓少淵抱得太緊,萊斯莉有點無法呼吸,她定神望着冷如寒冰的臉,緊張得心快要從胸口跳出來。

    “我不允許你把這對兄妹帶走,所以你最好在我身邊永遠守着他們,因爲我也不知道會對他們怎樣……”

    韓少淵死死地盯着萊斯莉,一字一句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我後天就要回國,還有一大堆的工作,我不要把他們留在日本……”

    萊斯莉的聲音在脣齒間打顫。

    “可以讓他們跟你一起回國,但你們都要跟着我……”韓少淵的語氣依然那麼犀利,他一隻手撫着萊斯莉佈滿淚痕的面龐,柔膩的感覺忽而讓他覺得手心似有電流走過,“無論你是萊斯莉,何秀麗還是任何人,不要妄圖逃出我的手掌心……”

    萊斯莉那含淚的凝眸讓他心中頓然升起一股狂躁……

    他一瞬間從軟椅上起身,將她橫腰抱了起來。

    突然而來毫無徵兆的動作讓萊斯莉驚得摟住了韓少淵的脖子,生怕自己會掉下去。

    對上韓少淵的視線,她已經被他抱着向樓上的房間走去。

    好冷好冷……

    萊斯莉的心像跌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寒窟……

    想起五年前的畫面,想起五年前的屈辱……

    щщщ¸ тTk an¸ ℃o

    淚再一次從眼角滑落……

    重生到底是爲了什麼?

    “睜開眼睛……”

    韓少淵突然一聲悶聲低吼。

    “睜開眼睛……”

    一隻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心如死灰一般漠然,渾身僵硬地緊閉着雙眼,一動不動。

    滔天的大火,韓少淵憤而起身。

    “你竟然連討好都不懂了!”

    只聽房門重重‘砰——’得一聲,空曠的房間只留下了她一人。良久,她緩緩睜開眼,靜靜地躺在牀上,眼眸毫無焦距的望着天,那與黑色牀單形成強烈反差的身體在那一瞬間淒寒無比。

    青山下,一片連天的墓地,一羣人黑色的着裝,葬禮剛過。蘇涵依懷抱着兒子站在陳霖皓的墓碑前。

    國內的各大新聞報紙都刊登了這則消息,蘇穆輝的女婿陳霖皓在日本發生車禍不幸身亡。並指出了當天陳霖皓是約了某藝妓館的藝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陳霖皓,你可以安息了。

    蘇涵依望着墓碑上陳霖皓的照片,面無表情。

    燈紅酒綠的酒吧,人來人往,舞池裏一條條年輕的身影扭動着狂烈的熱舞,黑人饒舌音樂聲震耳欲聾,四周瀰漫的香菸霧氣還讓人誤以爲是乾冰,——蘇涵依醉態可掬地端着一杯血腥瑪莉半倚在吧檯上,辛辣的味道在她的口中翻涌,她一邊喝酒一邊嘲謔的笑着,五年的時光過去,雖然她對陳霖皓沒有了一絲感情,陳霖皓死了,她也益處頗多,因爲陳霖皓在LK的股份全轉到了她的名下,以前興達過來的一些老臣也歸從了她。可是一想起她在這個年紀就成了寡婦,沒有得到她夢寐以求的愛情,連名存實亡的婚姻也要摔碎的慘不忍睹,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她堂堂LK集團董事千金,居然落到這個地步——還有她可憐的兒子,麥麥,四歲的年紀就沒了爸爸,她越想越難過,當年她可真是瞎了眼……

    幾杯酒下肚,她的兩頰泛起了紅暈,她醉醺醺地趴在吧檯上怔怔地望着杯中的酒,癡癡地笑着……

    “你可真是有雅興啊……”酒吧變幻的五彩光影裏,道克羅走了過來……

    蘇涵依瞥眼斜視着他,打了一個嗝,伸出右手纖長的食指指着道克羅的鼻子,口齒已經渾濁不清,“道克羅,你——你竟然敢——笑話我?”

    “我哪裏敢嘲笑蘇大小姐呀……”道克羅說着在吧檯前也點了一杯酒,“我只是剛從日本回來,得了清閒,來陪你喝杯酒而已……”

    “你陪我一起喝?”蘇涵依醺然眯着眼,又收回食指點了點自己。

    “不就是死了老公嘛,天涯何處無芳草?”道克羅嘴角勾出笑的弧度。

    蘇涵依倒吸一口氣,拉高了嗓門,“死了老公?你別跟我提這個——你就是笑話我對不對——對不對……”

    “行行行——我們不提這個……”道克羅笑着擺了擺手,“我們喝酒……”他把手中酒杯裏的酒一飲而盡。

    “喝酒……”蘇涵依又叫了一排烈酒,沒頭沒腦的喝了起來。

    一杯接着一杯,道克羅笑着望着蘇涵依喝得酩酊大醉也沒有阻止。

    臥室裏薰黃的燈光暖融融的打在薰醉的臉上,迷迷糊糊裏,蘇涵依覺得自己被抱到了牀上,一陣頭痛欲裂。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