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8章禽獸行徑(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8章禽獸行徑(2)字體大小: A+
     

    陳霖皓,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她突然張嘴,用盡全力猛地一口向陳霖皓咬去。

    濃濃的血腥味……

    粘稠的液體氾濫在她的脣齒間……

    “啊——“

    陳霖皓愕然驚呼,右邊大半個耳朵已被萊斯莉死死咬在口中……

    “你——你——鬆口……”

    陳霖皓被迫停止了對萊斯莉的侵犯……

    “鬆口……”他吃痛地臉部肌肉扭曲成了一團。

    仇恨充斥着泛紅的雙眸,萊斯莉緊咬牙關,口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瞪着陳霖皓痛苦的表情,她有一種復仇的快意,於是越咬越緊……

    “你——鬆口……”

    血流不止,陳霖皓見萊斯莉沒有要鬆口的意思,兩隻大手順勢狠狠掐住萊斯莉的脖子……

    越咬越緊……

    陳霖皓手上的力道也越來越重,冷汗橫流,手上青筋暴起……

    萊斯莉呼吸越來越困難,充血的瞳孔不斷放大,目眥盡裂。脖頸間窒息的痛楚讓她僵硬的四肢一陣又一陣的抽搐。

    “鬆口……”

    陳霖皓吃痛地低吼,他覺得自己的右半個耳朵就快要被萊斯莉咬下來了。

    “鬆口……”

    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兩隻大手硬如鋼鐵,狠狠地要將萊斯莉纖細的脖子擰斷。

    櫻花瓣在風裏飛,蒼白傾城的臉上一絲悽然的笑,紅色的血液從她的嘴角緩緩溢出,匯成一股紅色的細流順着萊斯莉柔美的側臉直線而下,落入身下的泥土裏,將白色的花瓣染上一抹悽豔的紅。眼前的世界如在游龍走穴般旋轉,空中飛揚的花瓣在暈眩中漫溢成一片連天的白,有刺目的光線從這白茫茫的一片中射來,刺得她閉上了雙眼,無力地鬆開了緊咬的牙關。

    陳霖皓鬆開了掐萊斯莉的手,捂住鮮血淋漓的耳朵。

    “去死……”他猛一擡腿,飛來一腳,重重踢在萊斯莉的腹部。

    柔軟無力的身體一個翻身,萊斯莉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暮靄沉沉,餘暉漸落,風變得越來越涼。萊斯莉瘦弱的嬌軀伏在地上,只留一件纖薄的內襯白衫,春晚的涼意讓她的渾身冰涼如水。她睜眼醒來之時,天色已經要暗下來了。

    脖頸間留着一道道被掐的淤青指痕,腹部被踢的地方隱隱傳來鑽心的陣痛。萊斯莉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撐在地上尋找一個支點試圖爬起來。瑩玉似得面容因爲疼痛堪比凝雪蒼白,嬌柔的脣畔嘴角還殘留着血痕,她喘息,口裏不斷翻涌出令人暈眩的血腥味。

    她終是沒有爬起來,竄入四肢百骸的藥力還沒有散去,腹底的疼痛讓她再次伏倒在地。

    天漸漸涼下去,黛黑色的天幕裏飄起綿綿落雨。透明的絲線墜在萊斯莉的身上,將那唯一一件和服裏襯打溼,緊貼在她玉瓷般的肌膚之上。她越來越冷,幾絲散落的烏黑秀髮溼漉漉的攀附在絕美的臉龐。

    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片櫻花林?萊斯莉伏在地上無力動彈,洛拉一定在找自己吧?

    一定會找到的……

    她喃喃自語。

    雨慢慢變大,落在地上淅瀝有聲。萊斯莉渾身上下都已經溼透,空氣裏瀰漫着落花的幽香,被雨浸潤的泥土涼而馥郁。

    好冷,萊斯莉在地上蜷縮,凍得只打哆嗦……

    此刻的她只有一個意念,就是希

    望洛拉和攝製組的人儘快找到這裏……

    可是,沒有人來,百里櫻花地,除了飄揚的落雨之聲,空曠而寂寂。她在薄涼的夜色裏顫抖着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昏睡中的萊斯莉迷迷糊糊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來,她想睜開眼看抱她的人是誰,眼皮卻沉重得打不開,而四肢更是無力,連想抓住抱着自己的那人的手都做不到,腹部還在鑽心的痛,脖頸也痛得不能扭轉。

    只是身上終於有了綿綿溫度,她被人擁在懷中,臉貼在來者精實的胸膛,能聽到清晰間落的心跳聲。

    “誰……”

    萊斯莉微微啓脣,聲音弱得如遊絲一般。

    抱着她的人沒有回答,他的手臂健壯而有力,行走之時始終緊緊攬住萊斯莉散發着冷意的身體。他的體溫傳遞給她,讓她漸漸感到溫暖,一股男士古龍香水的味道,她躲在他寬闊的懷抱裏,那種柔軟的感覺讓她希望永遠停留。

    窸窣的腳步聲迴響在耳畔,萊斯莉只覺得那個人抱着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醒來時眼前一片明亮,寬廣的落地窗簾在風中扁舞,藍色的絲綢面料上紫色的羅蘭花妖嬈盛開。

    萊斯莉倒在一張大牀上,睜眼望到繁紋繚繞的房間吊頂,頂中央一隻古風的燈籠型的紅色吊頂燈正懸着在風裏搖晃。

    視野裏陌生的環境讓她意識到這不是自己的住處。

    她估計這裏是一座私人宅邸,她睜開眼看了會,一陣心悸。

    身體很不舒服,全身每一處都傳來陣陣如蟲蟻噬咬般的痠痛感,萊斯莉動了動胳膊,發現昨天的藥力已經全部散去,只是現在這種類似高燒的狀況,她估計一定是昨天淋雨導致的結果。

    她努力從牀上坐了起來。

    房間門‘咔’一聲開了……

    萊斯莉正好與門口的來者四目相對……

    滿眸的駭然、惶恐與震驚……

    來者黑嚁石般的眼睛卻沉如夜色,望着牀上的萊斯莉,深邃的眸光平靜無波。

    韓少淵!

    昨晚抱自己的人難道是韓少淵?

    萊斯莉心口猛然一窒,壓抑地吐不出話來。

    “把這個換上……”

    冷冷的聲音,一條秀滿銀色和式花紋的白底和服被扔了過來……

    萊斯莉這才垂眸掃量自己,身上的那件薄薄的和服裏襯在昨晚的雨淋之後已經髒的不堪入眼了。昨夜一直穿着溼衣服到今早,也難怪高燒的頭昏腦漲。

    “謝謝……”

    慣性反應,這兩個字從她嘴裏脫口而出。說完之後,萊斯莉才覺得自己真是燒的語無倫次了,竟然對着這個魔鬼說謝謝,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她拿過韓少淵扔來的裙子,瞪眼看着韓少淵,問道:“這是哪?我怎麼會在這裏……”

    韓少淵卻一個字都沒有回答她,黑色的眼眸陰陰地望着萊斯莉,一步步向她走來:“昨天晚上,你在櫻花林裏做了什麼勾當……”

    森然的語氣,就像是判刑的審問。

    萊斯莉一怔,覺得一陣發怵,“關你什麼事?”她努力讓自己不害怕,用一種凌厲的口吻反擊道。

    “如果你敢揹着我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我會讓你一無所有……”韓少淵森森的口吻,彷彿來自地獄。

    一——無——所——有……

    四個字如嗜血一般令人

    怖懼叢生。

    萊斯莉不由覺得驚懼……

    在她怔窒的幾秒,韓少淵俯身,兩隻手忽地扣上了她的肩膀,寒冰般的面容貼近萊斯莉的臉,“我想你早該明確一點,你是我的女人……”漆黑的眸緊緊盯着萊斯莉,似在一瞬間可以將人吞噬。

    萊斯莉被韓少淵控制在他胸前狹小的一隅裏,她聞到了來自韓少淵身上的古龍香水味道。

    整個空氣都是冷的……

    她是他的女人?

    難道當她是私人物品嗎?

    宿主是,但現在的她絕對不是。

    “你還要我在說一遍嗎?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關係……”

    冷冷的聲音,在只有兩人的空曠房間裏迴盪,萊斯莉都有點被自己的語氣嚇到。

    “你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的,不要忘了你是什麼身份,何秀麗!”韓少淵扣住萊斯莉肩膀的兩隻手又加重了一道力。

    何秀麗?

    她差點忘了宿主成名以前的身份是一個舞廳舞女,是韓少淵讓她徹底改頭換面的。

    “不管我是什麼身份,萊斯莉也好,何秀麗也罷——都不可能再像五年前一樣對待你……”

    萊斯莉直視着韓少淵的眼睛,努力鎮壓着心中的惶恐,凜凜說道。

    韓少淵卻嘴角嘲謔地勾了勾,眸光一順不順地盯着眼前的女人,“說——你的條件——你還要開什麼條件纔會繼續乖乖做我的情人……”

    萊斯莉倒抽一口氣,條件?

    原來韓少淵以爲自己是想開更高的條件。

    四目相對……

    韓少淵的眼眸漆黑如墨,凌然不可拒……

    萊斯莉的整個身體都被她控制,半坐在牀上,動彈不得。

    韓少淵威武有力,萊斯莉昨天被陳霖皓下藥又被雨淋,已經虛弱不堪,和他對峙,無疑雞蛋碰石頭。心知自己不說些什麼,估摸發着高燒的自己也難逃他的魔掌。

    怎樣才能脫困?萊斯莉思索着。

    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提出一個韓少淵根本無法達成的要求。

    “好,如果非要我提條件,你才肯放過我……”

    萊斯莉沉下一口氣,“我要LK集團的執行董事陳霖皓死無全屍——你能做到嗎?”

    韓少淵聳眉,鬆開了鉗制萊斯莉的兩隻手,立起身用俯視的角度望着牀上的萊斯莉,“這就是你的條件嗎?”

    “是——這就是我的條件……”萊斯莉一口咬定地回答,她對陳霖皓有銘心刻骨的仇恨,但也想到陳霖皓是蘇穆輝的成龍快婿,在商界也是有頭面的人物。在她意料之中,韓少淵是不會爲了自己去對付陳霖皓的,況且死無全屍也更是異想天開。

    “如果你能做到,我這輩子都做你的情人。但如果你辦不到,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不會有任何交集……”

    “哼……”韓少淵輕嗤,“萊斯莉,你可要記得這句話……”

    他反轉過身,“把衣服換上,我已經通知了你的經紀人,她馬上就到了……”

    門隨機被關上,欣長高大的身影出去了。

    萊斯莉攥着手裏的白底和服,恍然而驚悸。他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居然沒有拒絕自己的要求?堂堂的韓氏集團總裁會爲了得到一個情人而去對付蘇穆輝的女婿?爲了她?

    萊斯莉有點不敢相信。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