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7章禽獸行徑(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7章禽獸行徑(1)字體大小: A+
     

    “是的——我沒有辦法教你……”禾子停住腳步,緩緩轉過身來,滄桑的眉眼凝視着萊斯莉,“攝製組邀請我來教你跳舞,可是我只能告訴你這些,拂袖雪舞是模仿不得的,因爲那支舞是女子跳給心愛的男子看的,跳舞的人死了,那支舞也就消亡了……”

    萊斯莉垂眸,輕嘆了一口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根本無法達成導演的要求……”

    禾子許久凝視着萊斯莉,“萊斯莉小姐,你是整了容吧……”她突然說道。

    萊斯莉猛地一怔,禾子居然會了解宿主生前的事情,她愕然望着禾子:“你怎麼知道……”

    禾子蒼老的面容上掛着悽然的笑容:“這張臉我太熟悉了,它是韓少爺摯愛的人的臉,櫻雪的臉,你和她這麼像,在我眼裏只有一種解釋,就是整容……”

    怪不得禾子什麼也不問,她是這樣一個睿智的老人。萊斯莉感嘆。

    “看到你的臉,你整容的理由並不難猜。豪門家族的男人身邊總是圍繞了太多利慾薰心的女人,而拂袖雪舞並不適合這樣的女人……”禾子立在花雪中,眸光平靜。

    ‘利慾薰心’?

    禾子的話是在指責自己用櫻雪的臉來誘惑韓少淵……

    面對禾子的誤解,萊斯莉不知如何講起,也無法解釋。“我……”她一開口便就語塞。

    “你利用了雪兒的臉,可是有一點我還是要謝謝你,你讓我又見到了她美麗的樣子。雖然只是一個外相,但也讓我多年對這張臉的懷念有些許平息……”禾子說着緩緩轉身,“我看着她長大,一直當她是自己的女兒。可是那個美麗的女孩再也不會出現了……”她顫顫巍巍,瘦弱的身影在櫻花林中越走越遠,“我只能說這些,你回去勸說攝製組改變主意吧,拂袖雪舞無法重現……”

    “禾子……”

    萊斯莉對着禾子的背影喊了一聲。

    許是耳背,禾子好像沒有聽見,繼續走着,直到消失在繁花樹影裏。

    一陣風吹來,花雪越下越大。和服的裙襬在花雪中翩躚,萊斯莉無奈嘆息,那個跳拂袖雪舞的女孩是韓少淵的舊情人,拂袖雪舞豈不是跳給韓少淵看的?她再也不想遇到那個魔鬼,更不想與他有任何牽扯,拂袖雪舞還是不跳了吧,萊斯莉思忖着。

    “哎——看來我的計劃是要破產了呀……”

    花影裏一個男人走過來。

    “怎麼是你?”萊斯莉看清那男人的面容之時,微微一怔。那個男人自己在修女墓地碰到過,而且蘇家的拍賣會他和韓少淵高價競爭自己捐出的首飾。“你是誰……”她問了一句。

    “道克羅……”道克羅脣角揚着笑意。

    萊斯莉恍然所悟,“你就是sakurasnow系列的設計師……”

    道克羅點點頭,留着鬍子渣的臉頰依然維持着笑容。

    “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是被廣告公司邀來當副導演的——跳拂袖雪舞是我的主意……”道克羅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裏,向萊斯莉走近。

    “剛纔我和禾子的對話你是聽到了吧,那可不是什麼好主意……”萊斯莉覷着道克羅,無奈似地擺了擺手。

    道克羅搖了搖頭,圓圓的黑色的眸幽然投過一道不知名的光,他睥睨着萊斯莉的臉,話裏帶着點玩味,“如果你真的能跳,說不定就能讓韓少淵愛上你了呢……”

    萊斯莉聽罷,心頭不由竄起一股無名火,“道克羅先生,請你不要胡亂揣測我……”

    道克羅笑意更深,但又半開玩笑似得用了一種道歉的口吻,“萊斯莉小姐,不要生氣,怪我用詞不當……”

    萊斯莉對道克羅的語氣有種排斥的感覺,怒氣未消,反倒讓她更心生懊惱,她不願繼續與道克羅糾纏,於是隨口捏造了一個離開的藉口:“我想休息了,暫不奉陪。此處風光無限,道先生可以慢慢欣賞……”帶着點慍怒之氣,萊斯莉拂了拂和服的袖子,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個萊斯莉倒是有點意思了,跟謠傳中的不一樣。道克羅忖度着,韓少淵會出三億來拍sakura

    snow系列,很明顯是因爲她的關係。他凝望萊斯莉的背影,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在鬍子拉碴的臉上浮現。

    百里櫻花地,萬千櫻花樹。風裏漾着淡淡的花香。萊斯莉獨自在櫻花林裏走了許久,卻還是不見這片林子的盡頭。她擡頭望望天,太陽有些刺眼,已經是中午了。望着前方密集交織的樹影,也不知道哪裏是個境頭。一想起自己沒有帶手機,沒有辦法打電話求人指路,她更加懊惱。甚至有點後悔剛纔不應該急着離開,跟道克羅一起走說不定就不會出現這迷路的烏龍了。

    腿也已經有點酸,萊斯莉捋了捋和服的裙襬,在不遠的一個山坡上席地坐了下來。

    她雙手環抱着膝蓋,凝望着山坡下的花海。紅色的寶塔如盛開的紅瓔慄,在天際豔麗無比。花海之中露出的和式建築的黑瓦如遊走的巨龍,傲岸而威嚴,遠處的雪山在日光下折射出異樣的光彩,襯得周遭的世界夢一般奇幻。這樣的景象讓萊斯莉由衷的感嘆,鏡溪湖度假村的工程真的太浩大了。

    時間彷彿是靜止的,她的耳畔只留林音陣陣。

    她將臉埋在兩臂之間,閉目休息,不知過了多久……

    萊斯莉忽覺身後有窸窣的腳步聲……

    來不及回頭……

    “唔……”

    一塊手帕捂上了她的嘴。

    震驚……

    瞳孔猛然放大,一股濃烈的藥味在毫無防備中如飛奔的烈馬迅速竄入口鼻……

    萊斯莉努力想掰開捂住自己的兩隻大手,卻不知爲何兩眼昏花,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氣。

    噩夢,她難以忘記

    的噩夢,這樣被人從身後捂住口鼻的情形五年來刺入她最深的記憶。

    陳霖皓……

    邪佞的臉將她的思維填充……

    當鉗制她的大手終於鬆開之時,她的四肢已軟的沒有一絲動彈的力量,她倒在柔軟的草地上,滿地的花瓣堆積了厚厚的一層,她就像是其中的一片,軟弱的毫無生機,臉蒼白的如已死去……

    “萊斯莉小姐——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陰陰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萊斯莉擡眸,仇恨飛一般流竄在她的四肢百骸。

    陳!霖!皓!

    她瞠目,兩雙眼睛射出的光如刀劍般,凌厲地似要將對方殺死……

    “上次——萊斯莉小姐好像忘了什麼……”陳霖皓冷笑着,俯身蹲了下來,狹長的眼仔細掃量着萊斯莉的表情,“不要這麼看着我,聽說你來日本拍廣告,我就大老遠的跑來和你敘舊,你應該感激涕零纔對……”他邊說着,一隻手已經撫上了她的身體……

    軟弱無力的四肢,萊斯莉連說話也已經變得困難,“恩——恩……”她的喉間劇烈震動,恨不得馬上從地上彈起將眼前的這個人千刀萬剮。

    “這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耍花樣,還拿着我送你的樣品公然在我們公司舉辦的慈善晚會上拍賣……”陳霖皓的眸光轉而變得狠毒,“真是找死……”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陰狠的眯眸,他將臉更近的壓向萊斯莉,目光落在她潤澤誘人的菱形脣瓣上,兩隻手迅速的解開了和服的腰帶,外袍被扯去。

    隨着陳霖皓的逼近,萊斯莉連呼吸都似要停止,她睜大雙眼怒瞪着陳霖皓,眸裏充滿了血絲,額頭青筋暴起,全身僵硬得血液倒流。

    仇恨!刻骨銘心的仇恨!

    兩隻纖長的手緊緊握攏,指尖捲起地上的花瓣刺入掌心裏。

    難道五年前的一切還不夠嗎?上天就是這樣捉弄她的嗎?

    重生竟是噩夢的重演?

    她瞪眼望着青天,恨不得指天吶喊!

    “畜——生……”她用盡全力,嘴裏掙扎着擠出含糊不清的兩個字。

    毫無半點殺傷力的罵聲對於陳霖皓來說如風中塵埃一般無關痛癢,萊斯莉仇恨的表情只是加劇了陳霖皓想將她狠狠蹂躪的慾念。

    在這百里遼闊無人的櫻花林裏,被藥麻痹的萊斯莉無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只有任他宰割的分。

    шωш✿ TTκan✿ co

    陳霖皓邪肆一笑,忽地一下含住她柔嫩的雙脣,貪婪的啃咬吮/吸,而身體也更親密的貼合着她,嘴脣沿着她緊緻的下顎線強勢地一路親吻至她的脖頸。

    身體的溫度如流沙般迅速抽離,萊斯莉四肢僵直,覺得耳畔轟鳴,強烈的噁心如萬蛇噬咬。她瞪大的眼睛一眨不眨,似乎蒙上了一層紅光,空洞而駭人。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