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5章日本之行(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5章日本之行(1)字體大小: A+
     

    叮咚——……

    電梯停在了16樓。

    “蘇小姐,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喊不醒陳經理……”

    電梯門緩緩地打開。

    蘇涵依怒氣衝衝地從電梯裏出來,後面跟着幾個公司的職員。到了房間門口,她突然轉身,厲聲說道:“不要跟着我,都回去。陳董事今天可能是多喝了幾杯酒,我自己能夠處理……”

    “是……”職員們聽了蘇涵依的話,都調頭離開。

    蘇涵依深吸一口氣,一手推開房門,一眼看到了躺在牀上如死豬一般昏睡的陳霖皓。

    “陳霖皓!”蘇涵依三步並做兩步衝了過去,她雙膝跪在牀上,側過身去,雙手拽着陳霖皓的襯衫衣領,“你給我醒醒……”她狠狠地把陳霖皓從牀上拽起來。

    此時,陳霖皓的藥力也已經慢慢散去,他睜開婆娑的雙眼,模糊的蘇涵依的臉越來越清晰,意識恢復過來之時,他猛地一驚,發出錯愕之聲,“老婆——你怎麼在這裏?”

    “我怎麼在這裏?”蘇涵依冷嗤而笑,“是我該問你,慈善晚會你不去,呆在這裏幹什麼?還有,sakura

    snow系列怎麼會在萊斯莉的手裏?你說!你給我說清楚!”蘇涵依拽着陳霖皓的衣領,一雙眼睛瞪着他。

    陳霖皓一臉的尷尬無奈,又死皮賴臉地裝傻充愣,毫不知情似得說道:“sakurasnow系列不是還沒有上市麼?萊斯莉怎麼會有呢?我也不知道啊……”

    “哼……”蘇涵依一聲冷笑,知道陳霖皓永遠都是這副德性。答案已經有了,她又何必再問?她冷眼掃量着這個男人,這麼多年來,她的少女情懷與愛情,一點一點的被消磨。

    “陳霖皓,你最好離那些三流明星遠一點。不要讓我撞見下次,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和她們都一起死的很難看……”

    一聲警告之後……

    “砰……”

    房門被重重的關上。

    陳霖皓回神的剎那,蘇涵依已經奪門而去。他掃量着自己的周身,心裏覺得十分納悶,明明是快要對萊斯莉得手了,怎麼最後只剩下自己一人在房間裏昏睡呢?

    萊斯莉——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動了手腳。

    陳霖皓用手拍了拍昏沉沉的腦袋,眼裏放出犀利的精光,“該死的臭女人,竟敢玩弄我——真是不想活了……”,他扯下胸前的領帶,狠狠扔在地上。

    三個億天價首飾!

    韓少淵在慈善拍賣會上以三個億競拍LK新款珠寶首飾的消息登上各大雜誌之後,sakurasnow系列還未上市就成了珠寶界的經典傳奇。

    sakurasnow’系列上市的首款廣告將會受到廣泛的關注,LK計劃這則廣告也必須與這個系列的首飾一樣成爲經典,在現代海量的信息中永留一抹光輝。

    第一支廣告將赴日本九州島取景拍攝。

    《噬蝶之夢》雖然已經殺青,但四天的日本拍攝之行以及後續的電影宣傳將萊斯莉的檔期擠的滿滿的。

    後天就要啓程,洛拉在收拾東西,“鏡溪湖度假村是個不錯的地方呢,廣告就在那裏拍誒……”她整理着出行要帶的衣服對萊斯莉說道,“那裏的溫泉可有名了,咱們可以順便去那裏泡個溫泉……

    ”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小小的雀斑漾在她的微笑之中。

    “可惜時間太短,只有四天……”萊斯莉側身坐在陽臺上望着祕密麻麻的通告一臉無奈。

    “忙裏偷閒嘛……”洛拉拉好行李箱的拉鍊,起身向萊斯莉走過來,“那個度假村是韓氏集團的產業,開發時種了很多很多白色的彼岸櫻,現在正是是花開的季節,一定很美……”

    “韓氏集團?又是韓氏集團?”萊斯莉嘆氣。

    “是呀,你本來就是韓氏旗下公司的藝人,現在被安排去鏡溪湖不是挺好的嗎?”洛拉笑着側身倚在陽臺的扶欄上。

    在萊斯利的意識裏韓氏集團已經和韓少淵劃了等號,聽到韓氏集團四個字和聽到韓少淵的名字一樣讓人心悸。無奈萊斯莉是韓氏集團的藝人,那是無法掙脫的事實。她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可是卻沒有辦法向洛拉述說,“走到哪裏都擺脫不了韓氏……”陽光照在她瑩白如玉的面龐,在飄揚的窗簾上留下一抹剪影。

    “韓氏集團在旅遊、影視方面都有涉獵,但最主要的是生物科技。起初是在日本發家……”洛拉的身影沐浴在陽光之中,她不知萊斯莉的不安,繼續說道:“韓氏集團已故的老董事長韓震海是因爲娶了日本政商界名流藤原度的女兒藤原淑墨後纔在日本左右逢源,叱吒風雲的。後來韓氏的生意又蔓延回了中國,老董事長也回來支撐國內的企業。三年前,老董事長因病去世,韓氏在中國的企業就被他的大兒子韓少淵全權接手了。不過,在國外的企業,還是在藤原淑墨和她的哥哥藤原龍介的掌控之下。”

    “真是複雜的關係……”萊斯莉微微蹙眉。

    “我說的這些並不複雜,但韓氏家族確實是一個複雜的家族,有很多祕密呢,只是我不知道……”洛拉無奈似得攤了攤手。

    祕密?家大業大的豪門家族哪個沒有見不得人的祕密呢?萊斯莉嘴角勾起嗤笑,當年那個受盡欺凌的蘇冉,她的死因恐怕也是已經成了蘇家極力想掩藏的祕密了吧。骯髒的祕密,見不得人的祕密。

    國際機場

    韓少淵冷冷走在前面,韓逸修和柳川雲走在後面,旁邊跟着幾個隨行的人推着行李車。

    韓少淵的步伐極快,韓逸修有些無奈。十年過去了,眼前的這個哥哥已經越來越冷酷,越來越陌生。

    “他變了很多……”韓逸修凝視着前方韓少淵的背影,喃喃說道。

    “他有些地方是變了很多,”一旁的柳川雲嘆息道,“可是,有些地方卻十年來絲毫未變……”她後半句的語氣變得有些自嘲,黑色的墨鏡擋住她大半個臉,沒人看得出她的表情。

    韓逸修轉臉望了望柳川雲,“川雲姐,其實——你這麼好——完全不必這樣的……”他頓了頓,小心翼翼地說:“我知道,這十年你爲了守在哥哥身邊,很少回日本……”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對於我來說,他不回去,我也沒有回去的意義……”柳川雲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墨鏡下她的眸光緊緊追着前方韓少淵的背影,“他是我的全部,無論如何,我相信有一天,她終會是我的男人……”

    韓逸修心知這是一段盲目的愛情,十年前他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想到堅持的人會如此堅持,而絕情的人又會如此絕情。他沒有對

    柳川雲說任何勸說的話,他知道依柳川雲的個性,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更何況,十年的歲月都已經過去,最美的年華也在等待中流走,說放手是根本就不可能了。柳川雲和哥哥韓少淵的關係可能會這樣一輩子吧,一個總是靠近,一個總是遠離。

    在一起的機率總是渺茫。韓少淵太冷酷太冷酷。如今,他能同意回去看母親,韓逸修已經感到知足了。

    沒走多遠,突然,韓逸修停住了腳步,愣神在了原地。

    是萊斯莉和洛拉正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冤家總是狹路相逢。

    萊斯莉轉臉的瞬間看到了韓少淵一行人。凌然刺骨的目光,韓少淵也在同時發現了他們,他止住腳步盯着萊斯莉,漆黑的眼眸泛着犀利的光芒。

    又是一次對視,萊斯莉急忙收回視線,雖然見到那張冷傲的臉讓她頭皮發麻,但她故作鎮定,在保鏢的圍送下和洛拉向檢票口走去。

    怎麼會這麼巧?同一個目的地,同一架飛機?萊斯莉內心一陣慌亂。

    飛機到達九州島時,已經是晚上。度假村派過來的專車順利接到了攝製組。

    穿過城市的燈火繁華,汽車向郊外的景區駛去,像一隻小小的黑色螞蟻進入了起伏的羣山之中。青黑色的夜幕裏,月光散落,汽車繞着蜿蜒的盤山公路前進,寂然的鏡溪湖似乎比天穹更加深邃。

    轉過一個山頭,層層疊疊的和式古韻建築出現在夜色之中,綿延聳立,遼闊無比。

    “萊斯莉——我們到了……”洛拉從車裏跳下,歡呼雀躍。

    萊斯莉緩緩從車上下來,不由愣神。擡眼望去,夜色裏繁花飄雨,燈影綽綽。如重巒疊嶂的房屋與寶塔掩映在交錯的櫻花樹影裏,和式建築的飛檐上懸着一盞盞紅色的燈籠。皓月當空,夜裏涼風吹來,紅色的燭火搖曳,林中飛來漫天的花瓣,籠罩着整個度假村,美得那麼不真實。

    萊斯莉久久地仰望着天際,恍然定在原地。

    “恭候多時了,萊斯莉小姐……”一個身着和服的老婦人從樹影裏向萊斯莉緩緩走來。

    萊斯莉回神,有些愕然,銀絲白髮,眼前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請問您是——?”萊斯莉問道。

    “我是禾子,專門來負責接待你們的,跟我走吧……”老婦人笑着回答,滄桑的眼眸裏有一種異樣的光芒投向萊斯莉。

    萊斯莉點點頭,和洛拉跟在老婦人的身後。

    “你們一定是在奇怪我已經到了到了這把年紀,爲什麼還要在這裏工作吧……”老婦人提一盞古色古香的紙質燈籠走在前頭,步履顫顫巍巍,“我是這鏡溪湖度假村的原住民,在這裏呆了一輩子啦……”

    “您的中文說的太好了……”萊斯莉說道。

    “這個度假村的開發商是中國人,以前這裏有兩個孩子,是開發商的子女,男孩叫少淵,女孩叫櫻雪。我照顧了他們很多年,把中文學得順口了,所以我常常接待中國遊客……”老婦人繼續走着,繞過一個個迴廊。

    少淵?

    禾子話裏的這兩個字讓萊斯莉的心忽地一凜——良久她又沉下了一口氣,鏡溪湖度假村本是韓氏集團的產業,眼前的老婦人會提到韓少淵和他的舊情人也不過是情理之中而已。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