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4章天價拍賣(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4章天價拍賣(2)字體大小: A+
     

    蘇涵依早已經猜到了是自己的丈夫,除了他,還有誰會有這個權力把樣品從公司裏拿出來呢?她撥通陳霖皓的手機想要質問他一番,卻發現電話那頭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蘇涵依掛了電話,發現道克羅臉上掛着戲謔的笑容,暗自不悅。她知道道克羅也早就猜到了是誰,提這樣的問題不過是刻意挖苦她而已。

    “請韓先生上臺與拍品合影……”

    拍賣師朝臺下說道。

    站在臺上的萊斯利凝神向韓少淵望去,不想卻對上了他鷹鴞般的眼睛,一陣寒意向她的周身襲來,她不想與他對視,立刻把目光轉向了別處。絕色的嬌容之上保持着笑容,可是腦海裏不斷飛過的卻是夢魘般的畫面,在天台剛剛發生不久的以及宿主記憶深處的片段讓她心悸,女人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她,韓少淵將是一個她無能爲力擺脫掉的魔障。像一道詛咒,緊緊匝在萊斯利的命運之中。

    “逸修,你代表韓氏集團上去……”

    韓少淵向身旁的韓逸修說道。

    “你花三個億就爲了討那個女人歡心嗎?我纔不想靠近那個死了又復活的妖精……”

    韓逸修把臉撇向一邊,不予理會。

    “如果你上去,我就答應和你回日本看望母親……”

    “哥——你是說真的嗎?”韓逸修沒有料到韓少淵會這麼講。

    “我從來沒有食言的習慣……”

    “好——我就勉爲其難上去和那個妖精合個影……”

    韓逸修幾個箭步上展臺,萊斯利見到跑上臺的韓逸修着實嚇了一跳,眼前欲與他合影的男子竟然向她瞪着圓鼓鼓的眼睛,恨恨的,如一個賭氣沒有吃到糖的小孩,拍照時臉上沒有一絲笑容。以至於後來拿到照片時,她愈看那愈是奇怪的合影,一個是高雅微笑的女子,一個是苦大仇深的男子。

    “妖精……”

    拍賣會結束後,在酒店洗手間的門口,萊斯利似乎聽到有人在罵她。

    回頭查看,正是那個苦大仇深的男子,清俊秀氣的臉上依然一副恨恨的表情……

    “你是韓氏集團的人——爲什麼要這麼說我……”萊斯利望着韓逸修,向他投去平靜的眸光。

    “如果你不是妖精,怎麼會死而復生?”

    死而復生?

    韓逸修話裏的這四個字不由讓萊斯莉猛的一驚。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重生的事情呢?五年以來,爲了能夠借萊斯莉的身份復仇,她一直守口如瓶,即使是她身邊最親近的洛拉也沒有機會窺探到這個祕密。他又是怎麼知道的?通過何種途徑?這個祕密一旦被公開,她會怎麼樣?她還會有機會報仇嗎?她的生活又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她都不敢往下去想。

    “你——你——都知道些什麼?”萊斯莉有些心慌。

    “我真的是很好奇,十年前,你的屍首就已經火化入葬了,我們韓家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十五歲的我記得清清楚楚……”韓逸修清俊的雙眸凝視着萊斯莉,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又或者你不是她,但爲什麼你和她的臉一模一樣?”

    萊斯莉根據宿主的記憶推斷,眼前的這個男子是不知道宿主生前爲了討好韓少淵而整容成韓少淵舊情人樣子的事情。

    她正思索着怎麼回答他的問題。卻不料

    到韓逸修突然靠近過來,兩隻修長的手捧着她的頭,貼近臉仔細掃量着她的耳後跟與髮際線。

    “你——你——幹什麼?”萊斯莉恍然一驚,掙脫了韓逸修的兩隻手。

    韓逸修一聲輕笑,“果然如此,你的頭皮和耳後根處都有細小的疤痕,你做過很多大型的整容手術!我是學醫的,你騙不了我。”

    萊斯莉對韓逸修方纔的無禮行爲感到氣憤,她理了理被韓逸修弄亂的頭髮,怒瞪着韓逸修,“那又怎麼樣,作爲一個影視明星,整容又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你們韓氏集團在業界的聲望極高,你今天的舉動不怕讓人恥笑嗎?公開場合,若是被那些無聊記者拍到,韓氏員工騷擾女明星,不知道會不會讓韓氏的名譽受損?”

    “我可不是韓氏集團的什麼員工。我是韓少淵的弟弟韓逸修。”韓逸修嘴角揚着一絲輕蔑的笑容,“我不知道你到底出於什麼目的要把臉跟整得和櫻雪一模一樣,但是我還是要警告你,韓少淵是我唯一敬愛的哥哥,如果你想利用這張臉達到什麼齷齪的目的,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哈……”萊斯莉發出一聲嘲謔的笑,“我還真是有齷齪的目的啊,我是韓氏集團旗下公司的明星,你說我想怎麼樣呢?所以好好勸勸你的哥哥,讓他不要因爲我的外相而纏着我吧……”萊斯莉揚了揚眉,高傲地與韓逸修擦肩而過。

    萊斯莉的笑聲出乎韓逸修的意料,他回首看萊斯莉離去的背影,愕然想起那遙遠的神情與身影,“韓櫻雪……”他口中喃喃。

    ‘我是想和你哥哥在一起沒有錯,但不是我纏着他,是他先愛上了我——’

    多年以前,年少的少淵、逸修、櫻雪還有川雲在一起的日子是多麼的快樂啊——可是,自從哥哥韓少淵愛上櫻雪的那一天起,什麼都變了——哥哥與母親的爭吵不斷,不顧他的挽留離家出走搬到了鏡溪湖度假村的落雪城。冷落了川雲也冷落了自己這個弟弟。四個人在一起的日子漸行漸遠——最後終於一去不復返。櫻雪意外死亡,哥哥與母親決裂,隻身回國,十年未曾相見。好好的家不成家,若不是這次母親生病,他恐怕還是不會見到韓少淵的。這一切的導火索又是什麼呢?韓櫻雪——全部都是韓櫻雪。川雲姐姐說的對,她就是一個妖精,母親本不應該收養她的。

    不過這一次既然哥哥韓少淵同意跟自己回日本看望母親,那麼他一定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不惜一切代價,讓他們重歸於好,全家團圓。

    “哥——你拍下這盒首飾是因爲那個長得像櫻雪的明星吧……”

    林肯加長車行駛在回程的路上。車裏,韓逸修對韓少淵說道:“不要被她騙了,她整了容。不要因爲她的臉而影響判斷。”

    韓少淵刀削的面容毫無表情,“我拍下這盒首飾可不全是爲了她……”說着蒼白的手打開了首飾盒,藍色的寶石在車內微弱的燈光下折射出異樣的光彩,“我是欣賞這個系列的手飾和道克羅那個鬼才設計師——出那麼高的價只是因爲覺得它值得……”

    “哥——你說什麼?”韓逸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爲是聽錯了。一盒價值不過幾百萬的首飾,他花了三個億——居然還說值得——像哥哥這麼精明的人居然會說這樣的話……

    “sakurasnow是雪兒的名字,

    這盒首飾就像是爲她設計的……”韓少淵凝神望着那珠寶上的點點星光。

    終究還是爲了櫻雪……

    “都十年了,你就真的一點都沒有忘記那個女人嗎?我、川雲姐、母親還有韓氏那麼多人加起來都抵不上她一個嗎?”韓逸修聽完韓少淵的話,氣不打一出來,“哪怕是一刻的時間不要再想起她也不行嗎?”

    “如果她看到,一定會很開心的……”韓少淵像沒有聽到韓逸修的話一樣,眼中只有那寶石璀璨的光芒,在那透明的光芒裏,他似乎看到櫻雪回眸一笑,‘少淵,真的很美呢——’韓少淵不由心口一窒,惻惻而痛

    韓逸修嘆息,他徹底的明白,在哥哥的心裏,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櫻雪給他的回憶。所以川雲姐十年都無法打動他如鐵石般的心,所以母親曾經的阻攔纔看起來那麼不可原諒。用情太深就是這個結果。

    拍賣會場人已經走得差不多,現場只有幾個LK的職員在清理現場。寥落的燈光裏蘇涵依環顧四周,卻依然沒有發現陳霖皓的影子。

    “見到過陳董事嗎?”蘇涵依問正在清理現場的公司職員。

    “拍賣會開始之前是有人見到他的,可是後來就不知道了……”

    “派人去找,把他給找我出來……”蘇涵依一口氣壓在胸口,恨恨說道。

    “是——是——我們馬上去找……”察言觀色的職員們聽的蘇涵依的口氣有異,馬上放下手頭的工作集成一羣找陳霖皓去了。

    “涵依,發生什麼事情了?”

    此時,蘇穆輝走了過來。

    蘇涵依擡眸,嘴角努力地微微一笑,“爸爸,沒有什麼事啊——就是在找霖皓,等他一起回家……”

    蘇穆輝嘆了口氣,微蹙眉,面容上揮散不去的疑慮,“真的是這樣嗎?還未上市的sakurasnow系列怎麼會出現在今天的拍賣會上?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的沒什麼事……”蘇涵依臉上的笑容故意顯得更加輕鬆愉悅,風淡雲清,心裏卻壓着一塊石頭。她思索片刻說道:“那是我和道克羅的主意,把還未上市的新品拿出來拍賣,再引出天價競拍。一來可以募得更多款項,二來最重要的是可以爲sakura

    snow在上市前增加噱頭,吸引社會各界更多目光。”

    蘇穆輝的疑惑消散開來,笑着拍了拍蘇涵依的肩:“很高明的手段,只是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必須跟我報備一聲……”

    “嗯,下次女兒一定會做周全的,不會讓爸爸擔心了……”

    “蘇小姐,找到了……”

    一個聲音橫插進了蘇涵依與蘇穆輝的談話,剛纔派出去找陳霖皓的公司職員跑回來了。

    “陳董事他在16樓的房間裏睡覺……”

    “那還不叫他下來……”蘇涵依的口吻裏帶着股怨氣。

    “我們叫不醒他,蘇小姐,你還是去看看吧……”

    “哼……”蘇涵依冷哼一聲,回頭又向蘇穆輝擠出一個笑容,“爸爸,這裏的事都快處理好了,您先回去吧,我去16樓看看霖皓……”

    蘇穆輝點點頭,他雖然疼愛蘇涵依,但是小夫妻之間的事他不便插手,“去吧……”他擺了擺手。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