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1章女人誘惑(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1章女人誘惑(1)字體大小: A+
     

    他驚得一聲呼喊,從夢中醒來。

    “少淵,你醒啦……”

    韓少淵睜開眼睛時,發現柳川雲正坐在牀邊,牀頭燈的開着,暖色的光暈裏一杯普洱茶騰着淡淡熱氣。

    韓少淵從牀上疲累地起身,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你在這裏做什麼……”冷冷的聲音,像是在質問。

    柳川雲笑着,面若桃花,“看你又做噩夢了——給你泡了杯茶……”

    她拿起茶杯,微微熱手,茶葉在清明的水中上下翻飛,她遞給韓少淵,“喝吧,可能會好一點……”

    “不用……”韓少淵的臉側在一邊,並不看她。

    “以後不要喝那麼多酒了……”柳川雲把茶杯放回了牀頭櫃上。

    “你出去……”聲音冷的刺骨,韓少淵黑色的眼眸中盡是疏離,沒有其他。

    柳川雲的笑容僵了僵,但隨即又在臉上漾了開來,“少淵,讓我在這裏陪你一會吧……”,纖長白皙的手搭在了他的肩頭,輕輕柔撫着,“我就靜靜呆在這裏,不說話……”

    “出去……”韓少淵一把甩開柳川雲的手,像撣灰塵一樣,表情冷淡疏漠,斬釘截鐵的兩個字沒有一點人情味。

    柳川雲的心被刺了一下,眼中劃過一抹挫傷的神色,“那——那我出去了……”她不好再說什麼,站起身來,緩步走出了房間。妾有意郎無情,活人竟還是比不上死人的一根頭髮。整整十年的時光,韓少淵的心一點都沒有被融化過。北島川家族與韓氏家族頗有淵源,她自幼認識韓少淵。十年來,她一直守在韓少淵的身邊,她以爲她可以得到他的心,驕傲如她北島川雲,韓少淵是她此生唯一一個會讓自己心甘情願交出一切的男人。

    她以爲她可以順利得到韓少淵的愛,可是,她最終發現,她高估了自己……

    十年前的一夜,她在韓少淵的咖啡裏下了藥。

    “少淵……”

    她身着一件幾乎透明的粉色睡衣出現在他的房間裏。香腮帶赤,肌骨瑩潤,窈窕豐滿的身材,呼之欲出的春色,她以爲她可以甕中捉鱉,探囊取物。

    “你幹什麼……”

    喝下咖啡的韓少淵兩眼充斥着血絲,有些站不穩,“怎麼回事,你給我喝了什麼東西?”

    他一手揉着眉心,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顫抖的聲音裏交雜着如炙的呼吸。

    “沒什麼,少淵,我只是想把自己交給你……”她一步一步逼近他,瑩白如玉的手臂勾住他的脖頸,胸前的柔軟緊貼在他的胸膛之上摩擦起讓人心驚的熱度,嬌豔的面容,櫻脣微啓,香濃的吻落在他的臉龐。

    強烈的藥效讓韓少淵的大腦一陣暈眩,柳川雲的吻像助火器,在他的體內點燃了熊熊烈火,他在火中炙烤,神經和思緒都要短路一般淪陷下去,“走開……”他壓下噴薄的慾望,猛然一把推開她,從烈火中掙逃,額頭青筋暴起,漲紅的臉不知是因爲憤怒,還是藥力,“柳川雲,我不可能愛你!”他一句話說完,憤然拉開房間的門,跌跌撞撞,帶着沖天的大火離去。

    щщщ☢тт kan☢¢ o

    “少淵——少淵……”

    她在背後喊他,他頭也不回,樓下車燈刺眼,他開着轎車駛離了別墅,消失在茫茫夜色裏。

    燈光閃爍,忽明忽暗的‘妖窟’舞廳,妖治的女子有如蛇舞,他隨手拉過一個風塵的舞女,和她糾纏在一起,蔓延了即將滔天的火焰——那個叫何秀麗的舞女最後竟然靠着他的權勢改頭換面上位走紅,成了光芒四射的影視明星萊斯莉……

    十年來,他的身邊走過無數女人,唯獨和她柳川雲保持着距離。她看透了他的風花雪月,不過是對一個死人入骨的思念。有多少女人爲他心碎,到頭來卻連一點憐憫都換不得。她沒有得到他的心,其他女人更是得不到。自十年前他推門離去的那一刻起,她就發誓一定要得到他,哪怕只是守在他身邊,她也甘願,她相信時間能改變一切,她堅信總有一天韓少淵會動搖。

    走出韓少淵的房間,關門的那一刻,柳川雲深深的望着裏面暖色燈光裏倨傲的臉,‘韓少淵,你以爲冷漠就可以嚇跑我麼,你太小瞧我了——’

    門卡擦一聲被關上,空蕩的房間變得死寂。韓少淵關掉了牀頭的壁燈,暗夜的黑色襲籠來,他閉上雙眸,往事歷歷在目,漆黑裏不斷浮現櫻雪的音容笑貌。

    二十五歲那年,日本櫻花節,他與櫻雪約好在櫻花樹下祭花神。皓月當空的夜,他在樹下等她,他定製了求婚戒指,並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說辭,‘雪兒,讓我守護你’——然後櫻雪如果問多久,他就會像櫻雪八歲那年一樣,用堅定的目光望着她,‘就像你守護的彼岸櫻,萬年不滅,千年不倒——’他一直想這麼說。

    可是……

    櫻雪沒有來,他等了整整一晚上,她都沒有出現……

    她失蹤了……

    他發了瘋的尋找,那種痛徹心扉,那種刻骨銘心……

    一個星期後,他得到了一個噩耗,櫻雪死了——在鏡溪湖溺水身亡了——屍體在湖裏漂浮時被發現,已經被泡的不堪入目……

    她去見韓少淵的那個晚上夜太黑,她在來時的路上失足落水……

    自責,愧疚,遺憾,還有滿腹的狐疑,這樣的死因讓韓少淵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永生永世也忘不了屍體被撈起來的那一刻,他不敢相信他深愛了那麼多年的女孩就這樣死了,老天爺就是這樣對他的嗎?

    這真的是意外——還是……

    他回顧身邊所有的人,母親藤原淑墨成了他最大的懷疑對像……

    藤原淑墨一直極力反對他和櫻雪在一起,“少淵,如果你和她在一起,就不要認我這個母親……”她收養了櫻雪,卻厭棄她是個孤兒,厭棄她沒有高貴的出身,所以她用強硬的態度和手段杜絕他和櫻雪的往來,殺掉櫻雪也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多年來的痛苦的折磨讓他更願意相信櫻雪是被謀殺的。

    櫻雪死後,他和母親產生了極大的隔閡,雖然沒有任何證據指明是藤原淑墨殺了櫻雪,可是滿腹無法消除的狐疑讓他對母親越來越冷淡。他怕觸景生情,離開了日本那塊傷心

    地,隻身回到了中國,漫漫十年的時光,他都沒有回日本看望過藤原淑墨,原本還會有偶爾的電話聯絡,三年前父親韓震海去世以後,他和藤原淑墨的關係變得更淡,連基本的聯絡都沒有了,只有跟他一起來中國的柳川雲會隨時向藤原淑墨彙報他的近況。

    “少淵他最近很好,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很順利,伯父在集團的位置他已經完全頂替了——伯母,你放心吧,還有我呢……”走廊裏,柳川雲的聲音溫和低柔。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電話那頭,一個婦人的聲音,彷彿在一陣嘆息。

    “我當然記得,伯母,今年你要我代你送給他什麼?”

    “不了,你幫我照顧好他就行——咳咳……”

    “伯母,你怎麼了……”柳川雲聽到電話那頭的咳嗽聲急忙問道。

    “沒事——時間不早了,川雲,你早點睡吧,我要先掛了……”藤原淑墨在另一邊掛斷了電話,一縷清淚從眼角滑落了下來,十年的時光,遙遠的空間,隔絕了母子之情。走到今天這一步,她怪怨的永遠只能是她自己,這一切,都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罷。

    第二天清晨,韓少淵來到辦公室的時候,感覺有些不一樣。仔細環視四周,發現牆上多了一副油畫,畫中大面積的白色堆雪,是彼岸櫻花!他的眼神怔住了,“柳川雲……”他冷冷朝辦公室外面喊了一聲。

    柳川雲走了進來,窗外射入的陽光灑在她如花的笑靨上,“少淵,生日快樂……”她說道,“這是送給你的,是著名畫家往古凝的作品……”

    韓少淵的神色不由微微一凜,他都忘了自己的生日了。可是這櫻花——太眼熟太眼熟,這畫中分明是鏡溪湖的風光,這櫻花分明就是鏡溪湖畔的櫻花,他的心開始作痛。

    柳川雲見韓少淵沒有任何喜色,微微收斂了笑容,小心翼翼地說道:“少淵,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讓人把它取下來……”

    “不用了……”

    柳川雲心裏一喜,這麼多年來,她送他的禮物,這是他唯一一次說要留下。

    韓少淵有些神傷,他轉身走到辦公桌前,坐在了皮椅上,垂眸時,望見辦公桌上有一張紅色的帖子,隨手拿了起來。

    “這是LK集團的慈善晚會請帖……”柳川雲漾着笑容告訴韓少淵。

    “慈善晚會?”韓少淵的脣角勾了勾,將帖子甩回了辦公桌上。

    “就在後天晚上,我已經幫你安排在行程裏面了。只是——少淵,不知道你決定捐什麼呢?”

    “捐那個……”韓少淵斜睨着柳川雲,一隻手指了指牆。

    柳川雲看着韓少淵隨意的一指,笑容凝固,方纔喜悅的一顆心墜入了深淵。她意識到這個男人的冷酷一點都不會改變。

    但是,她不甘心,她努力倒抽着鼻息中的寒意,裝作毫不在意一樣,有條不紊的回答了一個字,“好……”

    “出去吧……”他朝柳川雲擺了擺手。

    柳川雲隱住心中的挫傷,轉身出去了。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