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9章安雅琪醜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9章安雅琪醜聞字體大小: A+
     

    “白天不敬業的話,晚上可以繼續——我的脣隨時恭候你……”

    東辰宇的聲音曖昧地飄入萊斯莉的耳朵裏,攪動着她敏感的神經。

    萊斯莉覺得他的話越來越可惡越來越挑戰她的忍耐力,她覺得自己就快背過氣去。

    此時,洛拉帶着恩特進來了。

    萊斯莉感覺如獲大赦一般,轉身瞪了東辰宇一眼,急忙轉移話題要趕他走,“我要補妝了,你別在這礙手礙腳……”

    東辰宇伸出插在西裝口袋裏的手,欲做飛吻狀,轉身邁了幾步走到休息室門口,他又故意壓低聲音,邪邪地補充說了一句:“隨時恭候你……”

    “哼……”

    萊斯莉憤憤的吐出一口氣。

    東辰宇走後,恩特盡力爲萊斯莉補妝,脣刷抹了更豔麗的紅色,掃過柔軟的嘴脣,萊斯莉的心緒極爲混亂,不到一個小時,她遭遇了兩個男人,一個冷如地獄,一個看似優雅卻邪治不羈,嘴脣之上似乎還殘留着曖昧的氣息,在她的心中掀起微瀾,久久無法驅除也無法平息。獲得了宿主的名位,卻也不得不想辦法來保護自己。

    半小時後,第一幕姐妹情深的戲重新開拍。

    “我不能沒有你——姐姐……”安雅琪哭得煽情而誇張,涕淚橫流的撲到在萊斯莉的身上。

    “我不會離開你,你是我唯一的親人,姐姐愛你……”

    萊斯莉努力讓自己投入到劇情中去,忍住對安雅琪的厭惡,抱住抽噎的安雅琪……

    “咔——過……”

    導演聲音響起的時候,萊斯莉長吁了一口氣,終於捱過了那些讓她噁心的橋段。

    “今天表現真不錯……”

    製片人張九問拿着一瓶礦泉水走了來,遞給安雅琪,一隻大手又同時不自覺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雅琪朝張九問豔諂地笑了笑,接過了礦泉水。

    一切看似不經意而順理成章,可是萊斯莉卻隱隱發覺他倆之間的神情有異,張九問看安雅琪的眼神像極了風月場裏的男人,在宿主的腦海裏這樣的眼神實在太多了。

    一天的拍攝任務結束,天色已黑。萊斯莉特別留意了一下安雅琪,不出所料,她和張九問是一同離開的。

    “洛拉——你有沒有娛樂界的記者朋友啊……”

    夜色裏,萊斯莉望着安雅琪和張九問離開的轎車,問身旁的洛拉,臉上掛着幽深的笑意。

    “你說狗仔啊,那些傢伙平日裏都是我們避之不及,如果換做我們找他們,還不是一找一大把……”

    洛拉明白萊斯莉的意思,笑着回答。

    轎車停在了麗都大酒店的大門口,安雅琪從車裏出來,帶着黑色的墨鏡,嬌小的身體依偎在張九問的懷裏,張九問摟着她,二人一起走過了酒店的水晶旋轉門。

    咔——咔……

    照相機的拍攝聲,夜幕下有人偷偷記錄下

    了一切。

    安雅琪靠製片張九問得到了很多電影的出演機會,這一切自然也不是白得的,她臣服娛樂圈的‘潛規則’,與有家室的張九問維持着一段不尋常的關係。客房內,潔白涼確的窗簾將窗口捂了個嚴嚴實實,暖色的壁燈投下紅色的光芒,相攜醉月,她和張九問以爲一切都無人知曉……

    清晨,窗簾縫裏射進一縷陽光,房中的壁燈仍然亮着。安雅琪醒來,伸了個懶腰,一旁的張九問還在酣睡。

    她赤腳踩在地面,進洗手間衝了一個澡,出來時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溼漉漉的頭髮緊貼在脖頸處,白皙的肌膚上還殘留着昨夜歡愛的痕跡。

    “騰——騰——騰……”

    房間外傳來一陣吵嚷。

    安雅琪以爲是酒店的服務人員要進來打掃,想也不想就直接走過去拉開了房門。

    “咔——咔——咔……”

    伴隨着連續不斷的照相機拍攝聲,鎂光燈一時刺得她睜不開眼。

    一大羣記者堵在房間門口,待安雅琪看清楚時,驚得臉色瞬間煞白。

    “安雅琪小姐,關於你和張九問先生的婚外戀情你可以說些什麼嗎?”

    “請問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你成爲《噬蝶之夢》的主角是因爲張九問先生的關係嗎?”

    一連串的問題鋪天襲來,安雅琪被記者團團包圍……

    “不——不——不……”安雅琪惘然無措,她的周身都是一闔一閉永無休止的嘴,飛濺的唾沫星子幾乎要把她淹沒了……

    安雅琪脣齒顫抖地語無倫次,急忙伸手遮擋自己的臉——這樣蒼白驚恐的動作被衆多媒體的照相機定格,當天就登上了娛樂版頭條,安雅琪與製片張九問酒店私會,被抓拍戀情現形!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短短几日之間,安雅琪在公衆前的清純形象徹底粉碎。她馬上接到了蘇涵依打來的電話,LK的年度代言要換人。

    張九問自然也脫不了干係,面對四面八方洶涌而來的質責,他急於爲自己正名聲,在記者招待會上,他一再澄清與安雅琪只是工作關係,說得越多越心虛,結果是越描越黑了。

    萊斯莉在電視前看着最近的娛樂新聞,臉上浮起笑意,安雅琪的演繹之路受到了重創,自己的復仇計劃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

    “洛拉,今天我要出去一趟,下午的計劃全部推掉……”

    她難得的好心情,歐式的落地鏡裏她着一身天藍色的連衣裙,沒有化妝,清麗淡雅的樣子,她彷彿找回了自己。她出門,獨自駕車回到了蘇冉六歲之前生活過的孤兒院,聖啓斯孤兒院。

    天色有點陰暗,歐式的樓房在歲月之中悄然屹立,給人物是人非的感覺。這所孤兒院與旁邊的修道院相連,平日裏修道院的修女們都會到孤兒院裏照顧孩子們,教他們唱歌、畫畫。

    重生的五年來,她最懷念的

    還是年幼時在這裏度過的日子,教她畫畫的姆斯修女是她記憶裏唯一給過她關懷的人。所以,到這裏的頭一件事就是去探望姆斯修女。可是修道院的人告訴她,姆斯修女三年前得病去世了,她的墳墓就在修道院的後山公墓裏,緊挨着教堂。

    萊斯莉的心裏悽然,唯一一個真正關心過自己的人就這樣離開了。她捧了一束白色的百合,緩步走向公墓。黛青色的天空飄起朦朦細雨,她沒有打傘,任那細密的雨滴落在裙襬上,落在白色的花瓣上像晶瑩的淚珠。教堂裏有鐘聲傳來,她擡眸望向天際,鴿羣穿過雨幕,在風中自由飛翔,她陷入沉思裏。

    “萊斯莉……”

    一個男人的聲音把她從沉思中拉了回來。

    萊斯莉回過神來,只見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一個陌生男子。那男子大概三十出頭的樣子,上身穿着青灰色的休閒西裝,脖子上圍了一條淡灰色的絲巾,下身卻穿着黑色的軍褲,腳上還套着一雙烏黑鋥亮的皮質軍靴。整個搭配看起來不同尋常。那男子個子並不是很高,但屬於精壯型的男子,下巴上有些鬍子扎,有些慵懶隨意的感覺。

    “你是……”

    萊斯莉打量着那個男子,有些遲疑的問道。

    男子大笑,圓圓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小人物認識大明星,大明星並不一定會認識小人物呀……”,他說着,隨手從脖子上解下絲巾,又拔出西裝口袋上的圓珠筆,遞了過來,“萊斯莉小姐,請你賞光給我籤個名吧……”

    萊斯莉反應過來,原來他是自己的影迷,就接過男子的絲巾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

    “原以爲不化妝的女明星驚悚度很強,沒想到萊斯莉小姐不化妝卻有一種脫俗的感覺……”男子望着手捧百合垂眸爲自己簽名的萊斯莉笑着說道。

    萊斯莉朝他笑了笑,當是回謝了他的讚美,簽完名將絲巾遞還給男子後她繼續往前走。找到姆斯修女的墓碑時,發現那裏已經擺放了一束百合,花朵很新鮮,顯然是剛剛擺放的。她環顧四周,雨幕裏只有剛纔碰見的那個陌生男子在越走越遠。

    難道是他放的?他和姆斯修女有什麼關係?萊斯莉有點疑惑,她久久望着男子離去的方向。

    教堂的鐘聲還在長鳴,劃過天際,飄然而下的雨讓整個墓地更顯冰涼冷清,風吹着萊斯莉的連衣裙,只有一抹藍色綻放在天青的背景裏。

    LK的年度珠寶廣告開拍在即,廣告公司與LK集團負責人重新召開PPM會議(廣告攝製前會議)。此次會議LK集團的代表蘇涵依和sakura

    snow系列的珠寶設計師道克羅出席與廣告公司接洽。

    “sky,你通知道克羅了嗎?”蘇涵依坐在會議桌前側臉問身旁的祕書。

    “當然,他早就接到通知了——可是今天他的電話停機,也沒有回公司,我們聯繫不到他……”sky回答道。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