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8章惡魔之吻(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8章惡魔之吻(3)字體大小: A+
     

    怎麼會?!

    心中的驚愕更勝過臉上的疼痛,素來只有女人投懷送抱,沒有說他韓少淵需要強迫那個女人,他不可思議的目光就好像恨不得把她放在顯微鏡下,好好的分析分析。

    “韓少淵!我警告你!不許再碰我!”

    字字刺骨,帶着聲嘶力竭,帶着滿腹的震怒。像突然噴發的火山,一瞬間爆發了所有的能量。

    萊斯莉憤然起身,眸光中充斥着不屈的力量……

    那樣透明與倔強的眼神……

    韓少淵的心倏忽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

    愣神的時候萊斯莉推開了他因爲震驚而僵硬的身體。

    “砰……”

    車門被她狠狠地甩上。

    怎麼會這樣?一場車禍,五年的時光——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不僅僅是判若兩人,而是判若天差地別的兩個人……

    韓少淵轉臉,深邃的眼望向車窗外——青翠蔽日的竹林,一襲青色長裙的萊斯莉在奔跑,她的腳步泰然而堅強,風揚起的長紗裙襬裏,沾染的片片紅色在細碎的光線下粲然奪目,彷彿昭示着她的不屈與剛烈,風裏飄下的竹葉像偶然翩起的落雨,在她的身邊飛揚。

    這樣的身影,就像來自多年以前,來自他刻骨銘心的記憶裏。

    “雪兒……”

    韓少淵恍然,在他過去的三十多年的生命裏,只有一個女孩在他面前有過這樣的姿態,就是櫻雪,他唯一深愛過的櫻雪……

    日本九州島鏡溪湖畔,一棵千年彼岸櫻花樹下,身着青色和服的十歲女孩在樹下旋轉起舞。四月的季節,盛放的櫻花在風中降落片片花瓣,漫天飛揚。落在少女的黑髮上,落在她的肩頭,落在她的腳下,與女孩的裙襬一起翩躚,有如雪舞。

    那時韓氏集團規劃在鏡溪湖修一條路,櫻花樹成了障礙。

    “不許你們砍……”

    電鋸將要劃過大樹的那一刻,女孩竟然衝了過去,施工人員大驚,電鋸停在了半空。

    “它終歸是要被砍的——你能守護它多久……”

    隨父親一起來考察的韓少淵冷冷地說。

    “無論多久……”她清澈的眼眸如鏡溪湖的水,青綠色的和服讓她與櫻花樹的漫天飛花融爲一道風景,嬌弱卻襲人的倔強,讓人覺得堅不可摧。

    那道風景定格在韓少淵的視線裏,那時他才十五歲,女孩與衆不同的氣息在他的心中埋下了愛的種子。

    自那天起那個女孩便日夜守在櫻花樹下,無論風雨。

    那棵樹終是沒有被砍掉,韓氏集團最後在鏡溪湖地區建了度假村,湖畔又種了萬株櫻花,而那棵千年彼岸櫻成了最引人注目的風景。那個女孩來自孤兒院,韓少淵請求母親藤原淑墨收養了她,取名櫻雪。

    櫻雪在度假村長大,人如其名,她在樹下迎風起舞,飄落的櫻花是帶着暗香的雪,太美太美,美到韓少淵的心裏眼裏都只有那個櫻花飄雪裏的女孩,再也容不下其他。

    櫻雪死後,他的整個世界突然都空了——茫茫人海,他再也找不到那個純潔的身影,再也找不到那種清澈的眼神……

    世俗的名利場裏一張張塗脂抹粉的笑臉,虛榮的女人,漫天阿諛奉承的套話,還有各種香

    0豔的誘0惑與永無止盡的溜鬚拍馬——深深的厭惡,他的心冷如冰,他的臉上再也沒有了一絲笑容,所謂的美女暖香在懷,他也不會拿出半分真情,空虛的心只剩下享樂,在女人的眼裏他就是個冷血的愛無能。他和整容後的萊斯莉尋歡,他借萊斯莉那個貌似櫻雪的軀殼排遣無盡的思念,纏綿之後卻是更深的落寞……

    櫻雪再也不會出現了……

    可是,今天的萊斯莉,她的眼神,她的語氣,她的身影……

    他真的開始不懂,萊斯莉在出名以前只是一個歌廳的舞女,被捧紅之後是一個風塵的戲子,除了一張動滿刀子的臉,她的精氣神怎麼會有櫻雪的影子?

    爲什麼呢?

    因爲——她是個戲子,她是個演員!

    他突然大徹大悟一般,她竟然把電視劇裏的那一套搬到他面前來了。韓少淵冰冷的眸迅速收回了視線,任那個身影越跑越遠直至消失不見。一個再可笑不過的女人,難倒她認爲得到的還不夠多,指望着模仿櫻雪而得到他的愛麼——她以爲自己真的能變成櫻雪麼——自認爲高明的演技不過是更深一步的矯揉造作,除了噁心還是噁心——他仰面坐在軟椅上,平息了混亂的心緒。緩緩閉上雙眼,他的周身冷成一片,櫻雪,今生只會出現在午0夜的夢魂中……

    回到休息室,洛拉見到萊斯莉的時候不禁嚇了一跳。

    “萊斯莉——你的臉……”

    萊斯莉拿起化妝鏡照了照,臉上紅色的指印在白皙的面容上駭然分明。被蹂躪的脣顯得紅腫,嘴角有一絲破裂的血漬。

    “叫恩特來,補妝蓋一下……”

    她說道。

    “這麼明顯——妝補再厚也沒用吧……”

    萊斯莉的話剛說完,東辰宇就笑着走了過來。

    “如果你是來看笑話的話,請離開……”萊斯莉看到東辰宇的笑眼有些不悅。

    “笑話哪裏有你好看的?”東辰宇的玩笑話裏透着些曖昧與玩味。

    “你到底是來幹嘛的?”拍戲的折騰與韓少淵的脅迫使得萊斯莉的口氣缺乏友善的意思。

    “我說了——看你啊……”東辰宇望着萊斯莉紅腫的臉,伸過手去,纖長的指輕輕摩挲過她的臉頰。

    突然而來的曖昧動作讓萊斯莉一驚,不由後退了幾步。

    東辰宇見她緊張後退的樣子,俊美的面龐浮現饒有興致的笑意,她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敏感了。

    在影視圈炒作是家常便飯,東辰宇與萊斯莉是互相利用炒作的好搭檔。牽個手,接個吻,曝個緋聞,博個版面,都不足爲奇。所謂的友誼背後是曖昧與不明瞭的關係。東辰宇在圈外有一個正式的女友葉汐,爲了保護真正的戀情不被曝光,影響葉汐的生活,東辰宇借與萊斯莉的關係成功轉移了狗仔的追蹤。而宿主與東辰宇等衆多男明星爆緋聞也正是爲了掩蓋與韓少淵的關係,借韓少淵由風塵舞女轉身成千萬人追捧的明星是她生命中的硬傷,她對身份揭露有着深深的恐懼,而那些曖昧戀情完全就是內心恐懼的保護傘。

    “除拍戲以外,你以後——跟我——保持一尺遠的距離……”萊斯莉一手捂着臉,心裏壓着一股怒氣。

    這樣的話沒有讓東辰宇生氣,反倒是讓他覺得很稀奇,他一手

    插在西裝的褲袋裏,站在原地眼角含笑地看她,他身着白色的襯衫,最上面的兩顆釦子敞開,隱隱可以看到裏面的健美的蜜色胸膛,這使得他優雅的氣質裏有種似有若無的不羈。“今天情緒不佳嘛——是不是有人和你玩得太過……”他頓了頓,其實是在暗諷她和韓少淵,於是玩味的笑意更深,他斜睨着萊斯莉紅腫的脣,痞痞地揚了揚眉,“如果是我的話——一定好好對你……”

    “你閉嘴!”萊斯莉打斷了他的話,他望着東辰宇,宿主身前與他的各種曖昧鏡頭在腦海裏回閃,她閉上眼睛,狠狠拍了拍腦袋,讓那些該死的畫面揮散而去。

    在她狠狠拍腦袋的空檔,東辰宇搖頭笑着緩步走了過去。

    “你——幹什麼……”

    萊斯莉睜開雙眼時,不由嚇了一跳,東辰宇的臉已經貼到了自己的眼前,優雅的笑容裏帶着妖惑的氣息,那一雙深色的眸子盯着她的臉,就快要把她的靈魂吸取掠奪而去。

    就在那一瞬間,兩片薄涼的脣貼了上來,像一縷風,柔柔撫過她紅腫的櫻脣,所到之處都是無限的挑逗意味。

    萊斯莉瞪大雙眸——僵硬的身體急忙後退躲開那樣的挑釁。

    “啪……”

    伸手可及之處,萊斯莉重重一掌甩在東辰宇的俊顏之上。

    “流氓……”她的雙眉擰成一團,咬牙切齒地咒罵……

    “很好——很好……”東辰宇仰面,紅色的掌印隱現,可他依然不改笑容,他是知道他的笑容很帥吧,即使被打了,如畫的俊美容顏還是讓人見之屏息,一笑魅惑妖嬈卻又不失與生俱來的溫文優雅,更有顛倒衆生的氣勢。

    萊斯莉不禁又後退了幾步,妖孽!邪肆與高貴相得益彰的怪胎!讓人想恨他,卻終是恨不起來……

    “你笑什麼……”在東辰宇的笑容即將卷天動地之時,萊斯莉急忙喝住他。

    東辰宇向萊斯莉的方向走了幾步,笑顏又靠近了過來,“表現不錯,對過戲,上鏡的時候,你應該會找到感覺了吧……”他的語氣輕而柔,卻有着勢不可壓的牽引力……

    萊斯莉心中顫然,啞然失笑。對戲?好一個曖昧與調戲的藉口!一個無懈可擊的藉口,因爲《噬蝶之夢》的劇本中,林慧娜和柳傲天確實有一段吻戲,而且確實是柳傲天調戲了林慧娜,林慧娜反擊了柳傲天一巴掌。

    “你……”萊斯莉瞪着東辰宇說不出話來,目光片刻的凝滯之後,壓抑的惱火最終在臉上轉化成了一抹僵硬的笑容,“那可真是謝謝東辰宇先生如此敬業——對吻戲這方面如此上心……”滿滿的諷刺,萊斯莉的笑容綿裏藏針。

    “我一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你以後可以多和我討教討教……”東辰宇不做否認,反而用了更曖昧而有深意的言辭,他說話之時,眼神投來勾人的邪肆之光,可是整個人看起來還是那麼高雅,一身青宇光華的樣子讓人無法產生排斥。

    萊斯莉的惱意從心裏噌噌往上竄,“你太敬業了,本人愧不敢當!”她恨恨說着這一句話,轉身背對東辰宇,唯恐被東辰宇的眼神勾去心智。

    東辰宇看着萊斯莉的背影,感覺她和以前大不一樣,比起從前搔首弄姿的妖嬈,他發現眼前的這個女人是愈來愈有趣了……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