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章死的悽惶(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章死的悽惶(1)字體大小: A+
     

    “我說你好了沒有啊……”安雅琪狠狠拍了拍房門。

    “就來啦……”蘇冉在房間內慌張地理着裙子。

    “磨磨蹭蹭的……”安雅琪埋怨……

    門咔——一聲開了,蘇冉身着白色的抹胸晚禮服,埋頭走了出來。

    安雅琪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眉目間有點震驚,但還是逃不了嘲謔的口吻“蘇冉,看不出來啊,你穿晚禮服還挺漂亮的……”

    蘇冉撫了撫裙襬,她還從來沒有穿過這樣的禮服,心裏雖然是很開心,但還是問道:“雅琪,涵依要是見我穿了她的衣服,會生氣的吧?”

    “不會,這衣服啊是她讓我給你的……”安雅琪說道。

    “真的?”蘇冉欣喜,因爲蘇涵依從來沒有對她那麼友善過。

    “是——走吧……”安雅琪拉了蘇涵依就要往樓下走。

    剛走出幾步,蘇涵依突然定在那裏不肯下去了。

    安雅琪拉她不動,轉身問道:“喂——你怎麼不走啊……”

    大廳裏熱鬧非凡,蘇冉聽着樓下的掌聲,紅着臉說道:“樓下那麼多人,我有點害怕……”

    安雅琪憋了她一眼,“得了……”把伏特加順手遞給了她,“把這杯酒喝了吧,壯壯膽……”

    蘇冉接過酒杯,抿了一口,辛辣的酒精味在她的口中蔓延開來。

    “喂——你一口全喝了啊……”安雅琪望着她痛苦的表情,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豁出去了,蘇冉緊閉雙眼,將杯中的伏特加一口吞了下去,濃烈的味道撐得她的胃直難受。

    “走吧……”不由說分,安雅琪把蘇冉拽下樓去。

    ““伯母,看見霖皓了沒?我剛一轉身,他就不知上哪兒了?”大廳裏,蘇涵依向陳夫人問道。

    陳夫人嘴角一抿,前後左右看了看,笑道:“我也沒見着他,可能去洗手間了吧……”

    這時,蘇穆輝走了過來,手裏拿一杯紅酒,眯着眼睛,邊走邊笑着說:“瞧瞧,霖皓不過才離開那麼一會兒,你就急成那樣……”

    聽到蘇穆輝的話,蘇涵依的臉一陣緋紅,有點尷尬,“爸,你胡說什麼呢?”她囁嚅着輕聲說。

    蘇穆輝飲口紅酒,臉上的紅光愈發明亮,他對陳夫人開玩笑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蘇涵依急了,拉着陳夫人的手,撒嬌似地說:“伯母,別聽我爸亂說,他喝醉了……”

    “涵依啊,馬上就是一家人啦,該改口叫媽啦……”陳夫人望着蘇涵依,露出慈祥地微笑……

    此時,安雅琪拉着蘇冉下了樓。蘇冉睜大眼睛望着來往的滿堂客人,衣香鬢影,笑語盈盈,都是社會名流,她漲紅了臉,有點不知所措。

    安雅琪側目四下裏尋找着,不多會兒就看到了和陳夫人相談甚歡的蘇涵依,“在那裏……”她說道,“我們過去吧……”

    蘇冉又定在了原地,她心裏是有顧忌的,二十多年來,蘇涵依從來沒有正眼瞧過她,她害怕,如果自己過去了,可能遭受的是蘇涵依猝不及防的恥笑和挖苦。

    “走呀……”安雅琪拉她不動,惱火起來。

    蘇冉被安雅琪強拽着往前了幾步,她突然感到臉有點燙,可能是伏特加酒太烈的緣故,渾身上下都不自在,她掙脫開安雅琪的手,輕聲道:“雅琪,我——我想先去一趟洗手間……”一句話說完,就向洗手間的方向跑去。

    安雅琪拉她不住,只得瞪着蘇冉的背影,氣急敗壞,蘇冉的晚禮服被她動過手腳,背後的拉鍊撐不了多久就會自動劃開,還有那杯酒也是,她在裏面放了……原本想讓她在衆人面前丟醜,沒想到她現在跑洗手間去了,計劃泡湯。虧自己這麼煞費苦心的設計她,安雅琪氣得直跺腳。

    二樓的洗手間裏,蘇冉用冷水把自己的臉衝了一遍又一遍,可是臉上的熱浪非但沒去退下去,反而愈演愈烈了。

    “以後不喝酒了……”蘇冉自言自語地說着,又將

    冷水往臉上潑,仍無濟於事,她的臉燒了起來,渾身上下開始癢癢的,非常的難受。她推了洗手間的門出去,決定先回五樓的房間睡一覺。

    走了幾步,腿腳腳開始發軟,體內似有一股熱流要噴涌而出,她倚靠着樓梯,嘴裏微微喘着氣。

    “蘇冉小姐,你沒事吧……”

    蘇冉擡起頭,一個帶金色面具的男子走過來要扶蘇冉。

    蘇冉玉頰生春,桃賽泛赤,“沒事,沒事……”她一隻手扶着頭低低吟道。

    男子走過去扶起蘇冉,蘇冉向前顫巍巍邁了一步。

    “哧……”一聲拉鍊劃開的聲音伴隨着她邁開的腳步而來。

    白色的抹胸禮服突然滑落下來。蘇冉驚得花容失色,待反應過來,慌忙俯身去撿起地上滑落的裙子遮住胸前——她嚇得腦子裏一片空白,一雙水汪汪的眸子裏充滿了絕望與恐懼的神色。

    男子怔了一下,金色面具在燈光下耀眼,誰也不知道面具底下他是何種神情。男子鬆開扶着蘇冉的雙手,眸光掃過驚恐的蘇冉,只見她一頭烏黑如墨玉般濃密的長髮,白淨的臉上雕刻着細緻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子若隱若現,燈光打在她紅赤的臉上,美得讓人窒息……

    蘇冉拽着長裙,不顧定神在那裏的男子,嚇得慌忙逃離。她跌跌撞撞地朝五樓自己的房間跑去。到了房間門口,她覺得眼前出現了短暫的暈眩,不知是不是剛纔跑得太快的緣故,體內涌出了一種難以剋制的燥熱。她的手顫抖着轉動了扶手,推門走了進去……

    突然,一個衝勁將她整個人推入了房間……

    “啊……唔……”

    蘇冉瞳孔猛然擴張,她的嘴被一個大掌死死的捂住……

    “陳——陳霖皓,”她滿眸的怔然和驚訝,瞬間渙散得到處都是。

    陳霖皓脣角冷嗤的勾了下,深色的眸子嘲謔地望着蜷縮的蘇冉,“蘇冉,我以前倒是沒有注意啊,你那麼漂亮,比蘇涵依漂亮千百倍啊……”他一臉無恥地說道。

    “不——不——不是的……”蘇冉的腦海裏一片混亂,陳霖皓是蘇涵依的男朋友,二人相戀已經多年,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裏,又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是搞錯了,一定是喝醉了,“我醉了——是我醉了……”她猛拍着自己的腦袋希望自己從噩夢中醒來。

    陳霖皓放肆地一笑,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衣,來不及蘇冉反應過來,就將她一把按在了牀上……

    大廳裏的舞會還在進行,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蘇涵依左顧右盼,還是不見陳霖皓,不是說去洗手間的嗎?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她摘下銀色面具,失落地站在無人注意地角落裏喝悶酒,想到從前和陳霖皓在一起的日子,想到他的花心,想到他的風流韻事,她憤怒,她傷心,她難過。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話安在蘇涵依身上可能真有些道理。身爲LK集團總裁的千金,她放着排長隊的追求者不要,偏就愛上了陳霖皓這個浪子。陳霖皓對蘇涵依的冷漠與傷害讓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蘇家掌上明珠變得死心踏地。刁蠻任性的蘇涵依在陳霖皓面前願意放下自己高貴的自尊一次又一次去取悅他,挽留他。雖然,陳霖皓一次又一次說他愛她,但又有多少次,蘇涵依懷疑,陳霖皓是在對她說謊。花言巧語本是不可信的,可她選擇了去相信。今天,她二十二歲的生日,陳霖皓竟然向她求婚了,她應該豁然開朗了吧,她想他應該是愛她的吧,不然,又怎會想到和她共度一生呢?

    蘇涵依垂眸望了望手上的婚戒,瑩瑩點點的鑽石光芒在她眼底綻放。陳霖皓,你到底去了哪裏?不會是又騙了我,不跟我道別就自己先離開蘇家了吧。

    門外突然傳來了腳步聲,克噠克噠,越來越近,聽得出來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聲音。陳霖皓用手捂住了蘇冉的嘴巴,不讓她發出任何聲音。

    腳步聲在蘇冉的房門口停了下來,“蘇冉——蘇冉——你在裏面嗎?”是安雅琪的聲音。她伸手想轉動門把手開門進

    去,卻發現門已經從裏面鎖上了。“蘇冉——你幹嘛鎖門啊?”她又喊了一聲。

    安雅琪將耳朵耷在門上,聽了聽,裏面好像有動靜,就用力拍門:“蘇冉,你在裏面幹嘛,來開門呀……”

    此時的蘇冉癱軟在牀上,完全沒有了意識。陳霖皓穿好衣服,撿起地上的一條被子仍在了她的身上。

    “蘇冉——蘇冉——你回答我啊……”安雅琪還在用力地拍門,她不甘心讓自己精心計劃好的一切就這麼泡湯,一定要把蘇冉喊出來,不然等藥效一過,就沒有好戲看了。

    “蘇冉小姐,請你自重……”房間裏,陳霖皓鎮定地理了理穿好的西裝,突然別有用心地對着門外大聲說道。

    男人的聲音?安雅琪聽到的瞬間驚得張大了嘴巴。

    “我陳霖皓心裏只有蘇涵依小姐一個人……”陳霖皓又喊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更加無恥,“所以請你不要再費心思了……”

    安雅琪更加驚愕,陳霖皓?他在蘇冉的房間裏?隨即她又瞬間明白了過來,下藥的事被陳霖皓撞見了,按照陳霖皓這樣的浪蕩公子,十有八九會幹出出格的事來。她臉上浮起幽深的笑意,一出好戲即將上演,她倒是很想知道剛被陳霖皓求婚的蘇涵依會是個什麼反應,想到這裏,安雅琪用手機撥通了蘇涵依的電話,“涵依——陳霖皓——他在五樓……”

    聽到安雅琪的電話,蘇涵依心中一喜,太好了,陳霖皓果然還沒有離開,只是他跑五樓去幹嘛?她掛了電話向五樓走去。

    “蘇冉,你幹什麼,你住手……”陳霖皓故意地大聲說道。

    安雅琪把耳朵貼在門上,聽得一清二楚。此時,蘇涵依走了過來,“雅琪,霖皓呢?”她問道。

    “他——他——在裏面……”安雅琪故意支支吾吾地回答。

    “在裏面?”蘇涵依甚覺奇怪,這不是蘇冉的房間麼?

    “蘇冉,你還要我說多少遍,請自重……”陳霖皓聽到了蘇涵依的聲音,繼續大聲說道。

    蘇涵依一驚,連忙拍門,“霖皓——你在裏面嗎?發生什麼事了?”

    “把衣服穿起來,不要再脫了,住手……”又是陳霖皓的聲音

    蘇涵依一陣驚愕,心中突然明白了幾分,雙眸裏的漣漪和怒火不由升起,拍門大吼:“蘇冉,你在裏面幹什麼,開門——給我開門……”

    “咔……”門突然被打開了,陳霖皓笑着理了理西裝外套,他站在門口,用一種嘲謔而淡然的眼神望着安雅琪和蘇涵依,“沒想到你竟然有這樣一個妹妹……”花花公子在女人面前絕對都是頂級的好演員,他的聲音竟然萬分的坦然,聽不出一絲恐慌、一絲愧疚,他的語氣竟然完全是由理直氣壯的責備組合成的。他一句話說完,揚長而去。

    “霖皓,霖皓……”蘇涵依對着陳霖皓的背影連喊了幾聲,見陳霖皓置之不理,又猛然轉過頭來,一雙憤恨的眼睛似要燃起滔天大火。

    她邁步向房間內走去,每走一步她內心的波涌就越翻滾沸騰,

    突然,腳下被什麼絆了下,蘇涵依反射性的垂眸看去……竟是她借給蘇冉穿的那件長裙!順着那件長裙看向前方几步處……

    文胸……

    蘇涵依雙手猛然攥緊,她的臉僵硬成寒鐵,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一切,牙根緊咬!

    被褥褶皺的大牀上,蘇冉已經沉沉的睡去……

    蘇涵依的手心被指甲深深刺入肉中,憤怒揪心!

    安雅琪急忙跟着衝了進去,眼前的景象令她目瞪口呆,“這——這——這……”,隨後她啞然一笑,裝作一無所知。

    蘇冉渾渾沉沉睡着,疲乏的她還沉浸在一場噩夢中。

    “譁……”,她猛然睜開雙眸,一杯冷酒潑在了她的臉上,她驚恐的從牀上彈起,驚慌失色的驚呼起來。

    杯子碎裂的聲音,是蘇涵依把空酒杯狠狠砸在了地上,她氣得渾身顫抖,旋過腳步怒瞪着蘇冉,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