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章楔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1章楔子字體大小: A+
     

    “像我這樣的人根本不該來到這個世上……”

    “一生二十年,已經受夠了屈辱,我死後寧爲厲鬼,永不輪迴……”

    淚潸然而下,燈火輝煌的豪宅,她裸着身體,從頂樓陽臺縱身而下……

    蒼然的月下滿地殷紅的血,凝聚着所有的悲涼和傷痛!

    生命的氣息從她的體內一點一點抽離,在墜樓的那一刻,她後腦勺着地,劇烈的撞擊,她甚至聽到了自己頭骨碎裂的聲音,。樓上傳來驚呼之聲,五樓的陽臺擠滿了人,她看到了人頭攢動,看到了圍觀者眼中的駭然震驚!

    這淒涼慘淡的人生,終於以這自殘的方式與之話別……

    她死了,誰又會在乎呢?……這個世界不過是少了一個會行走會呼吸的生物體而已……

    墜落時,她想象着自己的屍體在烈火中化爲森森白骨,一個暗色的骨灰盒,一墩淒涼的墳墓,就是她留給這世間唯一的紀念——而蘇家呢?還是一樣充滿歡聲笑語,慈母慈父,還有一個即將出嫁的光芒四射的女兒。

    一幕幕的幸福畫面灼傷了她的眼……

    氣息裏濃烈的血腥味攪得她五臟六腑都在翻涌……

    她慢慢闔上雙眼,一點點冷去,死亡的黑暗襲倦而來,逐漸將她吞沒……

    遼闊天穹,一顆顆星子如鑲嵌在墨玉寶璣上的明珠。蘇冉正站在蘇家別墅五樓的陽臺上遙望着迷人的夜空,風拂過,飄起的發如飛舞的黑色鳳尾蝶。今天是她二十歲的生日,蘇家人來人往,大廳里正在進行假面舞會,豪華的水晶燈照耀一室輝煌。

    可惜,一切都不是爲了她,這是她名義上的姐姐蘇涵依的生日晚會,她在今晚只是再次被遺忘到角落裏,她沒有悲傷,十幾年來她早就習慣了這一切,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一個卻受盡了冷落,沒有人記得她的生日,沒有人會在意她,因爲她只是蘇氏夫婦領養的孩子而已,與她同齡的蘇涵依相比,她只是一個孤兒,似乎永遠也不配擁有愛與關懷。

    “爸爸媽媽……”

    記得六歲那年她第一次踏入蘇家的大門,她對着領養她的蘇氏夫婦一臉純真,她張開雙臂渴望一個溫暖的懷抱。

    “蘇冉,你不過就是一個孤兒,是沒有爸爸媽媽的,拜託以後在我面前說‘爸爸媽媽’這四個字時前面加個你字!哼!

    六歲的蘇涵依當即跑過來,將她一把推倒,對她嗤之以鼻。

    從那一天起她就再也不敢喊蘇氏夫婦‘爸爸媽媽’了,每次見到他們,她總是怯怯的喊‘叔叔阿姨——’這一喊就是十四年,蘇氏夫婦也從來沒有怎麼搭理過她,他們把所有的愛都給了他們的親生女兒蘇涵依,真正的掌上明珠。

    七歲那年,她唯一一次與蘇家人去野外遊玩。

    “啊……”蘇涵依失足落入湖中,蘇穆輝嚇得急忙跳入湖中將她救了起來。

    “衣服都溼了,怎麼辦,會着涼的……”

    蘇穆輝抱着渾身溼透的女兒,滿臉心疼地對妻子顧宛霞說道。

    “現在也沒有衣服給她換呀……”顧宛霞也很焦急,轉眼間她看到了在湖邊玩水的蘇冉,眼睛一亮,想也沒想就直接說道:“阿冉,你過來——把衣服跟涵依換一下吧……”

    於是,她的衣服被脫下來給了蘇涵依,而她只好穿上了蘇涵依的衣服。

    七歲的她,在寒冷的秋季穿着溼淋淋的衣服整整一個下午,結果就是那天晚上,她發了很嚴重的高燒……

    對於蘇冉來說,蘇氏夫婦連一點愛的殘渣都沒有留給她,她一直住在蘇家別墅五樓的閣樓裏,從小到大都是蘇涵依身後的跟班。

    “涵依——你後面的是你的妹妹嗎……”

    “不,她不是我妹妹,她是個孤兒,我爸爸媽媽領養的!”

    “哦……怪不得,相同的父母生出的孩子怎麼會差那麼多啊”

    “確實差很多誒,你看她那麼矮那麼瘦,她與涵依相比白癡也能理解天差地別這個詞了……”

    “她是孤兒嘛,要不是我爸媽好心收養她,她現在還在孤兒院裏呢”

    “孤兒都是這個樣子的,一眼就能看出不同點……”

    “涵依,聽說你爸爸是慈善家誒……”

    “是啊,我爸爸叫蘇穆輝,他創立了穆輝基金,專門幫助那些孤兒還有貧困兒童的,他的集團還出資建了好幾所希望小學呢……”

    “你爸爸真厲害啊……”

    在她與蘇涵依的學生時代,這樣的對話上演了無數次,而她也漸漸明白,蘇氏夫婦領養她並不是因爲想給予她關愛,而是純粹的出於慈善家的沽名釣譽而已——在她的記憶裏,對她最好的還是孤兒院的姆斯修女,孤獨的時候,她常常在想,如果當時沒有被領養,她或許過得更快樂些……

    小提琴樂隊在富麗堂皇的大廳裏演奏着音樂,是一曲《星空》。悠揚的樂聲裏夾雜着玻璃杯的碰撞聲,腳步聲還有笑談聲。

    蘇涵依身着金色的抹胸短款小禮服,像一隻高貴的天鵝,緩緩從蜿蜒的歐式樓梯上走下來,蕾絲的裙襬隨着她的腳步而晃動,臉上的銀色面具在水晶燈的光芒下閃着奪目的光芒。樓下來往的人羣,歡聲笑語,她的目光在人羣中搜索着,尋找着,人頭攢動,除了她期待的那個身影,她的眼眸中彷彿誰也看不見。

    “伯母,霖皓他——來了沒有?”蘇涵依走到陳夫人面前,問道。

    陳夫人優雅一笑,這麼多年來,蘇涵依對霖皓的感情她是知道的,蘇陳兩家是世交,在她心裏也早就把蘇涵依當成是自家人了,“他呀,說是要給你一個驚喜……”

    “驚喜?真的嗎?”蘇涵依兩眼放光,銀色的面具也掩蓋不了她心中的喜悅。與陳霖皓相戀五年,花心成性的陳霖皓素來對她漠不關心,這次生日竟然要給他驚喜?“我——我等他……”她高興得有點語無倫次了。

    “啊——流星……”五樓陽臺上,蘇冉一聲驚呼。一顆流星劃過,金色的光芒劃過夜空,帶着明亮的軌跡消失在黑暗之中。

    “蘇冉——蘇冉……”

    屋內傳來的喊聲,把蘇冉拉回了現實。

    “誰?我在這裏……”蘇冉轉身向屋內喊道。

    “找了半天,原來你一個人躲這裏啊……”是安雅琪走了過來,她是蘇涵依的好友,韓氏集團旗下的影視藝人,衆星捧月的明星,自然對蘇冉沒有什麼好語氣,“生日宴會,你不參加嗎?”她穿着一件翠綠色的絲綢小禮服,頭上點綴了灰色的羽

    毛與璀璨的水晶,擡手間像一隻驕傲的孔雀。

    “我——我不喜歡熱鬧的……”蘇冉囁嚅地說道。

    “你——也算是涵依的妹妹……”安雅琪覷着她,語氣輕飄,‘也算是’三個字充滿了嘲諷的意味,蘇冉臉一紅,尷尬地往後退了幾步。

    安雅琪望着蘇冉的反應,一聲笑,“我是說你也算是涵依的姐姐,也該下去祝福她一下吧……”

    蘇冉遲疑了一下,垂下眸,洗得發白的藍色連衣裙在夜風中翻飛。二十多年來,這樣的晚會舉辦了一次又一次,她從來沒有參加過,一是因爲從未有人邀請過她,二是因爲她也沒有一條像樣的裙子能讓她參加那樣隆重的晚宴。

    “我——我——還是不去了……”她攥了攥裙子的邊緣。

    安雅琪掃視了一下蘇冉的裙子,知道她在顧慮裙子的問題,於是笑道:“我從涵依的櫃子裏拿了條裙子,在屋裏……”

    蘇冉還是躊躇着,低頭不語。

    “喂——你還杵在那裏幹什麼——去裏面把衣服換了呀……”安雅琪不耐煩起來。

    “哦……”蘇冉無奈應了一聲,低頭進屋去了。

    “動作快點,我在樓梯口等你……”安雅琪望着蘇冉的背影,臉上浮出得意的笑,蘇冉,這次一定整死你。

    大廳裏,舞會正在進行。樂聲悠揚,蘇穆輝和妻子顧宛霞對視而笑,相擁滑入了舞池。蘇涵依看着一對對滑如舞池的伴侶,銀色面具下一雙眼睛焦急得找尋着陳霖皓的身影,他怎麼還沒有來?

    大門處,突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影子。一身黑色的阿曼尼西裝修長筆挺,金色的面具閃閃發光。

    “霖皓……”蘇涵依一眼就看到了他。

    男子款款走來,伸手向蘇涵依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涵依欣喜地把手交給他,二人滑入了舞池。

    “霖皓,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驚喜要給我呀?”邁動着優雅的舞步,蘇涵依在男子耳邊輕輕問道。

    男子不語,從西裝口袋裏掏出了一個閃爍的東西,未等蘇涵依看清楚,他竟然單膝跪了下來。

    求婚戒指!蘇涵依一聲驚呼,“霖皓——你……”

    舞池裏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向他們圍攏,大廳裏響起震天的掌聲。

    “涵依,我愛你……”那一句話如誓言般有着穿透人心的力量。

    璀璨的鑽石戒指緩緩滑上蘇涵依纖細的指,她驚得滿臉淚花,覺得自己幸福的就快要暈過去了。

    “霖皓……”蘇涵依緊緊抱住了他,二人相擁在一起。

    又是一陣掌聲雷動。蘇氏夫婦望着幸福的女兒,臉上洋溢起欣慰的笑容。

    “真是一對璧人啊……”大廳中的來客都交口稱讚道。

    “霖皓這孩子真有眼光啊……”大廳中一個貴婦對身邊的陳夫人說,陳夫人望着相擁的蘇涵依和陳霖皓笑着點了點頭。

    安雅琪在樓梯口,手中的一杯紅酒飲盡,也不見蘇冉下來。

    一個侍者經過她身邊,安雅琪將空酒杯放入侍者的盤裏,又換了杯伏特加轉身向樓上走去,走了幾步,她又一個靈機,從手提包裏拿出了一包藥粉倒在了裏面。

    ..

    (本章完)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