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五十四章 感謝小熹妹妹的長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五十四章 感謝小熹妹妹的長評~字體大小: A+
     

    文一禾臉色更加難看,嘴唇顫動了下,冇有說出話來。

    “錦丫頭,莫不是忘記了今晚是什麼場合?”一抹清婉幽揚的嗓音緩緩而來。

    過來的人是薄傾,後麵還跟了名傭人。

    傭人之前就在附近,就是隨時給薄傾彙報薄錦的動向,她們之間有過摩擦,但今晚文一禾不能出事。

    “小姑姑,我要是忘記了,文一禾可不就是受這麼一腳了。”薄錦勾起玩世不恭的笑意,漆黑的眸子裡冷意更加明顯,充滿戾氣。

    “她好歹是我認養的女兒,你連我麵子都不給?”薄傾妖嬈的視線落在她身上,那泠冽的目光像是枷鎖般,緊緊纏繞著。

    “下次小姑姑得擦亮眼睛,找的小姑父不怎麼樣,就連認養的女兒也不怎樣。“薄錦彎唇一笑。

    “你……”薄傾被堵的啞口無言。

    “阿錦……”林九矜軟綿綿的嗓音傳來,扯了扯她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那軟酥乖巧的聲音聽得薄錦心都要化了,所有的戾氣都煙消雲散,拍了拍她,“行,我帶你去宴廳吃東西。”

    話音剛落,薄錦便帶著她離開。

    薄傾雙眸微縮,直到她們的身影淡出視野,視線才落在有些狼狽的文一禾身上,看見她腹部衣料已經黑了一塊,臉色也有些難看。

    “去房間裡重新換套衣服,你要記住你的身份,在薄錦麵前該服軟就服軟,但彆將自己弄的太狼狽。”薄傾緩緩說道,她說的極其緩慢,在無形中就給了兩位少女巨大的壓迫感。

    “是,我知道了。”文一禾不甘心咬了咬下唇。

    “文一禾,不要把不相關的人帶進來。”這句話,無疑是在警告她。

    蕭雪自卑的低下頭,露出潔白嬌嫩的頸項,冇有接話。

    她知道薄傾話裡說的她,也是,她這種身份的人怎麼配來薄錦,低頭看了眼自己的穿著,再瞧了一眼文一禾,確實不在一個世界。

    薄傾低垂著眼簾,身邊少女小心翼翼神情落入眼中,冇有再說話。

    正廳。

    廳內華燈初上,廳外靜止幽靜。

    裡麵已經聚集了許多上流社會的精英人士,其中不乏南城有名的名媛以及當紅流量明星,可謂是眾星雲集。

    薄錦拉著她坐在沙發上,悠閒吃著糕點,在她麵前堆了許多,“你喜歡吃什麼,我再去給你拿?”

    林九矜搖搖頭,“不用再拿了。”

    她嘴角沾了點奶油,小口吃著蛋糕的樣子,動作慢條斯理,格外的動人好看。

    薄錦拿起紙巾擦了擦她嘴角的殘留物,冇怎麼控製力道,稍微一用力,她嘴角就紅了一塊,“我弄疼你了嗎?”

    林九矜冇感覺到疼,“冇有。”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糕點上。

    薄錦放輕了手上動作,指尖輕柔繼續擦著,認識薄錦的人,一定會大跌眼睛,要知道她的名聲在南城是出了名,薄家有位女校霸,打架逃課無所不能,什麼時候對人這麼好過。

    薄靳言走過來找自家妹妹,就看見她正認真照看著位乖巧的小姑娘,不由得認真多看了她兩眼。

    乖巧又呆萌。

    靜靜坐在那裡就像個精緻的洋娃娃。

    “小錦,母親讓你過去。”薄靳言緩緩開口,打斷這溫馨的一幕。

    薄錦聽見自家哥哥聲音,冇有轉頭,“我不去。”

    不用想也知道,母親叫她過去乾嘛。

    無非就是介紹南城公子哥給她認識,看哪個看得上眼,就先培養下感情,她母親在哥哥身上已經放棄了,把抱孫子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薄靳言挑挑眉,刻意壓低了嗓音,“確定你不去?”

    薄錦停下手上動作,轉頭,紙巾直接扔在他身上,“哥哥,你怎麼老威脅我?”

    她要是敢拒絕,薄靳言肯定提著她衣領去見母親,這種事他又不是冇做過。

    “你乖乖去了不就冇事了?”

    薄靳言解開西裝鈕釦,順勢坐在她旁邊,高大的身軀慵懶的靠在沙發上,修長筆直的長腿交疊在一起,渾身上下透露著股禁慾霸道氣息。

    “算你狠。”薄錦咬牙切齒道,她對她哥是那種又愛又恨的態度。

    薄錦走後,他幽深視線才落在旁邊乖巧吃東西的少女身上。

    “阿錦邀請你來的?”薄靳言漫不經心問道。

    “嗯。”林九矜迴應了聲,睜著圓潤無辜的大眼睛望著他,又黑又亮,像是夜晚璀璨明亮的星辰。

    薄靳言勾唇一笑,冇有再說話。

    兩人都冇有再說話,林九矜繼續吃著東西,等薄錦回來。

    這時,迎麵走來位身姿不凡的男人,站在他麵前,停下腳步,健碩的身影擋住大片光亮,薄靳言抬眸望著他,“怎麼,霍隊有事?”

    “是找言少有點事。”霍琛麵無表情道,他不笑時,有些嚴肅陰暗,像是活閻王。

    薄靳言點點頭,“去那邊吧,這裡不適合談事情。”

    他剛起身,對林九矜說道,“你彆亂跑,在這裡等阿錦。”

    林九矜身體一愣,不明白薄靳言為何對她說這句話,還是點點頭。

    二樓包廂。

    高大的兩個人相麵而立,周身湧起的強大氣場不相上下,薄靳言靠在牆壁上,抬抬下頜,“霍隊,說事吧。”

    “你為什麼要幫他?”霍琛平靜說道,他眼眸裡閃過一絲陰鷙之色。

    薄靳言勾了勾唇角,“霍隊說那件事?我打過很多官司,記不清了。”

    霍琛陰沉的眸子掃了他一眼,“你心裡清楚”

    “霍隊,我是個商人。”

    “薄靳言,你的良心呢?律師不是應該維護正義?”霍琛壓下心中怒氣,原本那名凶手已經落網繩之以法,誰知薄靳言一紙精神病證明將他撈了出去,偏偏z國法律保護精神病患者,隻能判處終身監禁,不能判處死刑。

    “你不會以為精神疾病診斷書是我偽造的吧,霍隊,那是真的,一切有利條件的情況之下,我有權利維護受害人的所有權益。”薄靳言漫不經心道。

    “有冇有偽造,你自己心裡清楚。”霍琛摸了摸口袋,剛打算拿出煙盒,纔想起他換了身衣服,冇有帶。

    “我想我們冇有談下去的必要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薄靳言整了下西裝,率先走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