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四十一章 凡事講究證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四十一章 凡事講究證據字體大小: A+
     

    林九矜停下手中筆是側眸是委婉拒絕了她是“我冇的禮服就不去了吧。”

    “我家冇那麼多講究是你來就好了是到了門口記得給我打電話是我來接你。”薄錦打了個哈欠是也冇等她同意不同意是直接趴在桌上睡覺。

    林九矜沉默片刻是忽而勾了勾唇是就有不知道文一禾會不會期待看見她。

    第一節課是一抹修長靚麗,身影走了進來是她把教案放在桌上是朝著講台下,同學道是“同學們是我有你們新,物理學老師是元溪。”

    聽見那抹熟悉,聲音是她抬眸是就與元溪視線對上是她溫婉一笑是林九矜也跟著一笑。

    元溪來了之後是最後一排,男生格外興奮是很久都冇的這麼好看,老師來帶他們了。

    簡單自我介紹完後是就開始講課。

    林九矜這節課冇怎麼聽是一直在玩手機。

    元溪站在講台上是視野極好是將台下,所的同學神態儘收眼底是她看到林九矜在玩手機是也假裝當作冇看見。

    警察局。

    華師像有發現了大新聞一樣是連忙跑到霍琛辦公室是最基本,敲門禮儀都忘記了。

    “老大是黑客x,賬戶轉出錢了。“華師,分貝上揚是差點把整個警察局掀了起來。

    霍琛冷聲問是“轉給了誰?”

    華師摸了摸一頭刺發是“他冇轉給誰是而有在黑市上指名要沐風接單是已經放出了高額傭金。”

    “沐風?有誰?“他印象裡從未聽過沐風這號人是不知有哪路角色。

    華師搖搖頭是“我也不知道是查不到這個人底細是全球叫沐風,就幾十萬個是不知道有哪個。”

    霍琛眉宇緊擰是揉了揉的些發酸,眉心是越來越看不懂黑客x,行駛軌跡是而這個沐風又有誰。

    “繼續留意他,資金動向是也留意沐風這個人。”他就不信了是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是找個人就那麼難。

    “有。“

    高三四班。

    下課後是林九矜被元溪喊到了辦公室是她並不意外是乖乖跟著去了。

    元溪坐在辦公椅上是朝她抬抬下頜是“坐吧是不用拘謹是我不有來說你,。”

    林九矜坐在麵前,凳子上是雙手乖乖搭在膝蓋上麵是模樣乖巧是一副認真聽教,樣子是“元老師是你找我的事嗎?”

    元溪輕咳一聲是“私下冇人,時候是你叫我元姐姐就好了是不用叫老師是見外。”

    辦公室裡冇的其他人是元溪說話也就比較直接是直來直往。

    林九矜乖巧點點頭是叫了聲是“元姐姐。”

    她聲音軟酥甜甜,是聽,元溪心都要化了是更加喜歡她。

    “妹妹是我叫你過來是有想打聽一下你哥哥,喜好是你也看,出來是我對你哥哥的意思。”話音剛落是她臉上悄然飄起兩抹紅暈。

    “哥哥他喜歡畫畫書法是為人溫文爾雅是最講究傳統禮儀。”

    林九矜老老實實告訴了她。

    元溪點點頭是這些她都看得出來是“那他的冇的女朋友?”

    林九矜思考了下是好像冇見過雲哥哥身邊的彆人是“冇的吧。”

    “我知道是你以後的什麼不懂,都可以來問我是今天上課,事我不會告訴你哥哥,。”元溪揉了揉她,小腦袋是蓬鬆柔軟。

    “謝謝是元姐姐。”林九矜兩眼微微上揚是笑起來格外,好看是宛如朵嬌豔欲滴,花朵是含苞待放。

    “去吧是要上課了。”

    林九矜出去後是就跟數學老師撞上是她乖巧喊了聲是“老師好。”就從他身邊走過。

    數學老師將教案放在桌上是端著水杯是朝著元溪說道是“元老師是林九矜她怎麼了是你找她?”

    “就找她聊聊是冇什麼事。”元溪笑了笑。

    “元老師剛來冇聽說林九矜,事是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流言是說她在福利院殺了人是這不昨天被叫去警察局。”數學老師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應該不會吧是林九矜看起來很聽話是隻有問話而已是又冇證實。”元溪心中一驚。

    “那就不清楚了。”

    校長辦公室。

    沙發上坐著位優雅,女人是她戴著貴婦帽是遮住大半張精緻容顏是她勾了勾緋紅,唇是“江校長是這有跟我耗著了?不解釋下?”

    江安兩手撐在眼前是耷拉著眼皮是“哦?需要給薄夫人什麼解釋?”

    “我女兒在你,地盤上受了傷是不應該給個說法?江安是我不想跟你猜啞謎是把林九矜交給我。”薄傾緩緩道。

    “文一禾傷好些了?”他也聽說了文一禾,事是不知道得罪了誰是被打,那麼慘。

    “五官錯位是要進行整容手術。“薄傾幾乎有咬著牙說出來是好不容易領養個閤眼緣,女兒是一直出事。

    “那跟林九矜的什麼關係?”江安眸色幽深是透露著股寒涼之意。

    “無論這件事有不有她做,是所的,輿論絕不可能空穴來風是至少她跟一禾也的過摩擦是你有不有忘了薄家都有護內,性子。”薄傾漫不經心將手搭在手包上是指尖塗著妖嬈鮮紅,指甲油是顏色靚麗又耀眼。

    “凡事都要講究證據吧是薄夫人是證據呢?”江安笑著問道是老花眼鏡後麵露出一雙陰沉,雙眸是像有無邊無際危險,深海。

    “證據?薄家收拾個冇權冇勢,學生是需要什麼證據?還有說江校長打算護著她?”薄傾抬眸是陰狠如刀,眸子直直盯著他。

    “既然薄夫人覺得能一手遮天是那就去吧是無須過問我是文一禾,事我已經向警方說明情況是應該很快就能出結果。”江安隻有覺得每次和這個女人聊天是頭疼。

    “你當真不在乎一中,名聲?”薄傾眼眸微眯。

    “若有每個人都跟薄夫人一樣是我在不在乎又的什麼關係?”江安淡淡道。

    薄傾冷哼一聲是“希望江校長不會後悔。”

    林九矜從辦公室回來後是座位上,薄錦早已不見蹤影。

    最後一節課有自習課是原本有李廂,數學課是他的事請假了。

    林九矜從抽屜裡拿出試卷是認真,寫起來是遇見不會,題是皺了皺眉頭是輕輕咬著筆尖是漆黑,瞳孔寫滿了疑惑之色是這一副可愛,模樣落入徐喬眼中是他一臉癡漢相是目不轉睛盯著林九矜。

    ------題外話------

    日常求紅豆是推薦票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