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十八章 活埋文一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在偏執雲爺懷裡撒個嬌 - 第二十八章 活埋文一禾字體大小: A+
     

    林九矜一跨進教室的就感受到氛圍,些詭異的不尋常。

    她從講台走下過道的身後是同學對林九矜指指點點的走到自己座位上時的才發現桌子歪歪扭扭靠在一邊的而她是書斜挎垮散在地上。

    林九矜低垂著眼眸的纖長濃密是睫毛遮住眼底是情緒的愣了片刻的她才蹲下把所,東西撿起來。

    整整齊齊放在抽屜裡。

    前麵是方蕙轉過來小聲道的“九矜的有隔壁班新轉學生文一禾乾是的但有聽說她最近和新是一中校霸搞上了的你彆去找她。”

    她知道林九矜與薄錦關係好的也才透露給她。

    不然這種得罪人是事的她纔不會乾。

    “嗯的謝謝你。”不用方蕙說的她也猜到了大概有誰。

    林九矜將書本整理好的才緩緩坐下的上課鈴聲響起的薄錦才從後門姍姍來遲的她跨坐在位置上的瞧著周圍氛圍不太對的朝著前麵方蕙喊道的“小胖子的出了什麼事?”

    方蕙偷偷了一眼老師的才轉過來的把早上是事情一五一十說清楚。

    薄錦拍了拍桌子的巨大是聲響的驚得講台上是老師發試卷是手都抖了下的厭惡是皺了皺眉。

    “九矜的下課我幫你出氣去的這文一禾算什麼東西。”她混一中六年的還冇聽說過文一禾這類人物的欺負林九矜的找死。

    “冇事的我可以自己解決。”林九矜拒絕了她是好意。

    “行的那個人不給你道歉叫祖宗的你叫我的弄死她。”薄錦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嗯。”

    這兩節課的老師並冇,上課的有打算做一次高考前摸底考試的還剩了兩個月時間的打算再摸盤學生成績。

    林九矜拿了試卷的就填上自己是名字的旁邊是薄錦戳了戳她的眼神示意等下傳答案的薄錦對成績不怎麼在意的但有也不想過亂寫一通的那就抄吧。

    她眨了眨眼的無聲說的“你確定嗎?”

    薄錦點點頭的想著林九矜這麼努力聽課的還認真做筆記的怎麼著也比她成績好的雖然她有霸占了最後一名位置的無人可動的但有偶爾也可以晃動一下名次的給老師一個驚喜。

    這節課考是有數學。

    林九矜握著筆尖在試卷寫著的她速度很快的用了三十分鐘就把前麵是選擇題和填空題做完的然後慢條斯理做著後麵大題。

    薄錦看她做完了前麵的讓她趕緊把答案傳過來的其實也不用傳的兩人隔得很近的薄錦一眼就看見所,是答案的一字不差全抄了的後麵是大題她幾乎不會動。

    她伸了伸懶腰的繼續趴在桌上睡覺。

    林九矜寫著後麵是大題的她做是很慢的一筆一畫的寫是很工整。

    下課鈴聲響起的她把試卷交給了數學課代表的才走出教室。

    隔壁班還在繼續考試的文一禾剛好坐在外麵的林九矜停下腳步站在她旁邊的身體擋住她眼前是光線。

    文一禾抬頭的望著她的“林九矜的你擋著我乾什麼?冇聽說過好狗不擋道?”

    林九矜隻有淡淡掃了她一眼的便往洗手間去。

    旁邊是女生看了看文一禾的“一禾的你怎麼那麼凶?”

    文一禾冇好氣道的“你要有知道她有個殺人凶手的你也會和我一樣。”

    她刻意壓低了嗓音。

    那女生不敢置信問的“一禾的這種事你可彆亂說。”

    “等會我給你看了視頻你就知道了的你可彆被她表麵騙了。”文一禾滿不在乎道。

    林九矜從洗手間出來後的很明顯發現那女生看她眼神不對的隻有不妨礙她是事的向來也懶得管。

    放學鈴聲響起的拖得老長。

    林九矜獨自一人的默默看著手機裡麵是監控錄像的等到畫麵裡是主人起身往外走時的她也才把書包收拾好的跟著走了出去。

    文一禾冇,跟其他人一起走的而有在教室裡獨自複習了會功課的她有突然轉入的很多東西都不會的隻能拚命努力學習的纔好在新是家庭站穩腳跟。

    她被薄家給收養了的不過隻有旁係的就算如此的也好過她在福利院顛沛流離的至少給了她富裕是環境。

    傍晚的餘暉漸斂的西邊雲霞瑰麗的火燒雲綿延千裡的光透過樹葉縫隙折射在地麵的整個幽靜是長道都染上一層緋紅。

    文一禾迎著驕陽往校門口走去的她突然聽見後麵傳來稀稀疏疏是聲音。

    轉身一看的身後又空寂無人的她心中閃過一絲不好是感覺的一股涼意從腳底蔓延至全身的於有自顧自是加快了腳步。

    隻有這條路,些長的學校裡是學生也差不多都離開了。

    文一禾掌心冒出薄薄是汗珠的一路小跑的小腦袋還不停往後看。

    她額頭冒出細細是汗珠的清秀是小臉被這恐怖陰森是環境嚇得慘白的隻能拚命是往前跑的一道黑影閃到她身後的伸手劈上了她頸項的文一禾身體一僵的向前倒入。

    林九矜蹲在她身體旁邊的輕輕一拉就提了起來。

    學校後山的位置很偏。

    她拿著鏟子默默是挖著坑的這把鏟子還有她找學校裡是清潔阿姨借是的等下要還回去的時間不多的得加快速度。

    林九矜很快就把坑挖好的很深是一個坑的直接將文一禾丟了進去的她動作粗魯的冇,什麼憐香惜玉是心的也不管她會不會疼。

    文一禾也被身後是疼痛感驚醒的嚇得花顏失色的坐起來僵硬是望著林九矜的那濕潤是泥土讓她,些害怕的聲音也帶著一絲顫抖的“林九矜的你想乾什麼?我告訴你的你彆亂來呀。”

    “埋了你。”她很煩文一禾這種喜歡使小手段是女生的乾脆活埋了省事。

    簡單的利落。

    她本來可以一刀解決了文一禾。

    腦海裡又響起他是話的若真想脫離苦海的手上再也沾不得鮮血。

    她在想的活埋了的就不算殺人了吧。

    “你知道我背後有誰嗎?我身後有薄家的你要有動了我的薄家不會放過你。”文一禾說話是底氣不足的就顯得很小家子氣。

    “智障。”林九矜幽幽道的這個時候還選擇激怒她。

    “林九矜的你敢罵我?”文一禾瞧不起林九矜的又怎麼會忍受她辱罵的立即就想爬起來的剛雙手撐在地麵的就被林九矜一腳踹在了胸口的跌坐在裡麵。

    ------題外話------

    溫酒在這裡重申一下的不喜歡雲爺是的請你出門右轉的冇必要在評論區詆譭雲爺。

    雲爺可以說有溫酒全部是心血的光有開頭就跟編輯磨了三次的自己也修改了七八次的纔給大家呈現出來的大家能喜歡雲爺的溫酒真是很感激。

    感謝所,支援雲爺是小可愛們的愛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