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68.垂直握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68.垂直握把字體大小: A+
     

    該章節為防盜章,請移至晉.江.文.學.城支持正版!「行啊。」那個外號叫浩子突然開口了,他看向邵乾乾,眸光微閃,「你先喝,喝不下的我們絕對幫忙,不過,至少得四杯啊。」

    ……

    邵乾乾真是特別特別特別後悔答應學姐來參加這麼一個活動,不過現在也容不得她說不了,只能眼睛一閉,拿起眼前的幾杯酒喝了下去。

    真的,非常難喝啊。

    喝到第四杯的時候,邵乾乾已經感覺一股子飽腹感和噁心感涌到了喉嚨處,她皺著眉頭,只聽身邊都是眾人的起鬨聲。

    看來這一杯是怎麼都得咽下去了。

    邵乾乾又喝了一口,然而嘴巴鼓著酒後怎麼也咽不下去了。

    「行了。」突然,一隻手壓在了她拿杯子的那隻手上,她的杯子被這隻手壓到了桌子上,和茶几琉璃的材質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邵乾乾愣了一下,看向前方,而眾人也接詫異的看向那隻手的主人。

    竟然是林嘉措。

    「…………」

    「???」

    林嘉措很快收回了手,他往後一靠,慵懶的聲線中帶了絲玩笑的氣息:「你們隊很不團結啊,這麼多酒都讓女生喝?你們三男的太丟臉了啊。」

    打趣的話配上他含笑的眼睛后並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反而,場上的人因他這句話也跟著附和了起來:「就是啊,浩子、原哥你們幾個太不靠譜了啊。」

    雷茵茵不動聲色的看了林嘉措一眼,然後笑著接道:「剩下的你們三個男的分了,不能這麼欺負乾乾的。」

    「對對對,說的對說的對,我們喝我們喝。」

    ……

    一局結束,中場休息,大家吃東西的吃東西,唱歌的唱歌。

    林嘉措起身去了一趟廁所,剛要進門的時候,聽到裡面有個算是熟悉的聲音傳出來。

    是那個叫嚴浩的,外號浩子。

    「不是說你們體育部的女生都是歪瓜裂棗,讓我們部跟你們來個聯誼?我看未必啊,那個叫邵乾乾的挺可愛的。」

    「我擦我哪知道啊,她好像從來沒來過部門聚餐,要是早知道我們部有這樣的我就下手了好吧?還輪到的你。」

    嚴浩:「誒誒誒別別別,我們部這麼多漂亮女孩給你挑,邵乾乾介紹給我,哦對了,你有她微信不,給我。」

    「我都說了我之前沒見過她了,哪會有微信,不過人就在那,你直接去要不就好了。」

    「有道理啊。」

    「但她看起來對你沒興趣啊,剛才人都不跟你撒嬌哦哈哈哈哈哈。」

    「滾滾滾!都是裝的好吧,這種女的就是故作高冷懂不懂,人前那樣人後可不一定。」

    「你要咋滴。」

    「放心吧,哪有我勾搭不到的。」

    ……

    邵乾乾酒量不好,一局結束后,她差不多喝了十多杯,整個人都感覺是暈暈乎乎的。

    迷糊間,她聽到有人道:「等他們從廁所回來我們繼續玩!」

    「剛才唱歌的那幾個,你們也來啊。」

    「我喝好多了。」

    「那今晚就不醉不歸唄~」

    ……

    還玩?還喝?

    這坑爹的遊戲竟然還有第二局。

    邵乾乾像條件反射一般一下子從沙發上躥了起來,包廂人聲、音樂聲、碰杯聲交雜穿梭在她的耳朵邊,她穩住了身型,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包間。

    包間外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過去就能下樓,下樓后她應該就可以打個車回家……不,回學校,這個樣子回家大概會被她爸給罵死。

    反正不管怎麼樣,她得走,她絕對不要再喝了。

    「邵乾乾!」剛到樓梯口,就聽有人叫她。

    邵乾乾迷茫的回過了頭,只見兩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正笑意盈盈的看著她。邵乾乾閉了閉眼,重新睜眼時那兩個人已經穩穩的合為了一體。

    邵乾乾:「誒?魔……魔術?」

    「恩?什麼魔術?」嚴浩歪著腦袋看著她。

    邵乾乾踉蹌的退了一步:「沒……我可能有點暈了。」

    「你現在去哪?要走了嗎?我送你吧?」

    邵乾乾擺了擺手:「不用,我自己能走……」

    「沒事,我送你啊,你一個人回去走多危險。」

    「不用了。」

    嚴浩似乎沒聽到她的拒絕,堅持要扶著她下樓。邵乾乾醉酒後脾氣也是很大,不熟的人非要拉她,她腦子一熱便一巴掌甩過去。

    不過遺憾的是沒甩到他臉,只是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怎麼啦?」這一掌對嚴浩來說跟撓痒痒似的,他笑嘻嘻的道,「你別亂動,要不我背你?」

    邵乾乾瞪眼:「靠!我說不用你……」

    「邵乾乾。」

    話才說了一半就被人壓了回去,邵乾乾愣了一下,看向了不遠處突然出聲的某人。

    「你……」邵乾乾歪了歪腦袋,「林嘉措?」

    「你們要去哪。」林嘉措上前,雙手插在口袋裡,低眸看著邵乾乾。

    嚴浩:「是副會長啊,噢乾乾喝多了,我現在送她回去。」

    邵乾乾眉頭一擰,立刻道:「我不要你送我回去,我自己能回去。」

    「你喝多了,你這樣走大家怎麼會放心。」嚴浩道。

    林嘉措的目光在嚴浩抓著邵乾乾手臂的手上停了停,他從口袋裡伸出手,拉著邵乾乾另外一隻胳膊往自己這邊拽了拽:「是啊,你這樣怎麼讓人放心,邵老師剛才打電話來了,說讓我帶你回學校去,他找你。」

    嚴浩一愣:「邵老師?什麼邵老師?」

    林嘉措笑著看他:「邵廣語,經管的,你不知道邵乾乾是他女兒很正常。」

    嚴浩愣了一下,下意識鬆了手,而他這一鬆手也讓本就站不穩的邵乾乾撞在了林嘉措的手臂上。

    「唔……疼。」

    林嘉措又是低眸看了她一眼,然後一把揪起她往樓下走。

    嚴浩有些遲疑,但是林嘉措面前他也不是很敢造次:「喂,她……」

    林嘉措頭都沒回:「人我帶走了,麻煩你幫我跟裡面的人說一聲我先走了。」

    嚴浩:「……」

    林嘉措拎著邵乾乾的手臂走出了這個喧囂的地方,走出門的時候有幾陣涼風吹來,春天的夜晚,還有一絲的冷意。

    林嘉措轉了個方向,擋住了風口。

    「別,別晃,我想吐。」

    林嘉措看著某人以他為支點蕩來蕩去的模樣,嘴角微微一抽:「我沒晃,是你在晃。」

    「別晃別晃別晃,我真的想吐。」

    「……我知道,我沒晃。」

    「我真好暈啊我。」

    林嘉措嗤笑了一聲,雙手搭上她的肩膀把她整個人「立正站好」。

    「別動了,我叫車。」

    邵乾乾仰著頭看他:「誒?你,你好像林嘉措。」

    林嘉措穩住她,然後抽空點開了手機軟體。輸完目的地后,他看了眼好似智障的邵乾乾:「不能喝還喝那麼多,醉成這樣,真有你的。」

    「你在訓我嗎?林嘉措在訓我嗎?林嘉措會訓人嗎?!」

    三個問句,喊的一句比一句大聲。

    「我沒聾。」

    「你真的是林嘉措?林嘉措會訓人?不會的,林嘉措很溫柔的。」

    「……」

    喋喋不休。

    林嘉措看了眼手機,司機還在八百米之外。

    「你別晃了我暈……」

    「我沒晃。」

    「誒你是林嘉措噢……你長的挺好看的。」

    林嘉措撫了撫額,覺得要送她回學校的自己真的十分善良且多管閑事。

    「你別說話,一身酒氣。」

    「你也喝酒了,你也一身酒氣!」

    「沒你多。」

    「呸明明很濃!」似乎臉上長的是狗鼻子似的湊到胸前聞,她湊的太近了,近的他覺得她的呼吸透過了薄薄的布料滲進了肌膚。

    林嘉措驚了,幾乎是立刻伸出手捂在她的臉上把她往外推。

    不偏不倚,掌心捂在了她微微嘟著的嘴上。

    涼涼的,很軟很軟。

    「…………」

    「唔唔李幹嘛……」不清晰的聲音從掌心裡傳來,林嘉措低眸間只看到她露在外面的兩個大眼睛,一眨一閃的,還帶著酒後的醺意。

    別說,這人臉還蠻小的,他一隻手捂著都看不見她了。

    「唔唔,林嘉醋……」

    「是林嘉措。」林嘉措轉開了目光,故作淡定的說道:「安靜點,車馬上來。」

    「唔唔唔我,我……」

    「安靜。」

    「可我……嘔!」

    馬路上排排路燈,銀光閃閃。一片車流穿梭,留下了若干刺耳的鳴笛聲。

    可是,林嘉措覺得此刻的世界都是安靜的。

    當看到不明液體擠出他的指縫,順著手背流下來的時候,他覺得空氣都凝固了。

    清風略過,手上的肌膚有著水分蒸發特有的涼意。

    「…………」

    「嘔!」

    什麼抱歉的表情都來不及做,邵乾乾一下推開林嘉措,反身就在路邊吐起來。

    林嘉措僵硬著的手在空氣中微微顫抖,手掌上,某些不明掩體繼續滴落。

    他臉色頓時變了,青一陣紅一陣,宛如不遠處十字路上的紅綠燈。

    「誒,是你叫的車不?手機尾號9800?」

    叫的車到了,可林嘉措此時根本聽不見司機的聲音,他瞪著眼睛看著蹲在地上罪魁禍首的,什麼風度,什麼禮儀,什麼溫柔全都給忘了。

    「邵乾乾!你給我過來!」

    邵乾乾:「是我弟弟,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我先去看看。」

    「啊……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好,我知道。」

    邵乾乾朝他們點點頭,走出了餐廳的包間。

    **

    「邵乾乾,你等等。」

    正打算拿手機打車,突然聽到了身後有人喊她。

    邵乾乾回頭,只見林嘉措正站在收銀台前給收銀員遞去了卡,見她看了過來,林嘉措便道:「我開車送你去。」

    邵乾乾微微睜大了眼:「啊?」

    林嘉措:「你一個人能行嗎。」

    「我可……」

    「看樣子是不太行,你還是跟我走吧。」

    「……」

    林嘉措將賬結了,抬腳朝她走來,越過她的時候,邵乾乾又聽到他不輕不重的問:「你弟在警局的話需要叫你爸媽嗎?」

    邵乾乾忙擺手:「先別了,我去探探情況再說,你也知道我爸那人……他要是知道邵坤被抓了一定得爆炸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