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42.紅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42.紅點字體大小: A+
     

    該章節為防盜章,請移至晉.江.文.學.城支持正版!邵乾乾也覺得很邪門,之前整整一年半她都跟這位大神搭不到邊,最近卻很頻繁的接觸。

    柯小唯說,這也許就叫緣分。

    也許……吧。

    可有了之前嘔吐的那件事,她覺得這緣分可以稱為孽緣,她這麼丟人,可真真讓自己在男神面前抬不起頭來。

    說回沙盤同組這件事,起因是她偉大的父親大人邵老師打亂了全班原來的組合,然後隨機再拼,以此形成新的組合。

    好死不死,邵乾乾和林嘉措還有班上另外三個同學成了一組,現在她旁邊坐的就是林嘉措,擾的她聽課都不敢瞎走神。

    「沙盤裡,組員之間的交流協調非常重要,我之所以將組別打亂是因為不想讓你們再和熟悉的人一起,要知道,出了社會,進了一家公司,你們的同事一開始都不會是熟悉的人。」邵廣語道,「接下來這一學期的課都按現在的位置來坐,下個月我們這邊四個班級將一起進行一次小型比賽,前十組期末加分,具體加分規則我會讓學委發你們班級群。」

    「啊……」

    「別啊,你們每個人都要認真的對待這件事,小組裡的人互相幫助互相監督,明白嗎。」

    「明白了……」

    有氣無力的應和聲,但邵廣語也見慣大學生們如此景象,說了句下課就拿著書出去了。

    「誒太好了,咱們跟嘉措一組,這不是妥妥前十嗎?」小組裡的一個男生欣喜道。

    「對哦對哦今天運氣真好!」

    「嘉措,我不太懂,麻煩你教教了。」

    林嘉措笑道:「不懂問題也不大,之後抽時間出來好好練練就行了,周末晚上有時間的話可以過來,你們覺得呢?」

    「ok啊,周末最閑了不是。」

    「對啊對啊,我們這麼菜是得練練。」

    「恩恩我也可以!」

    看著談論的很激情的組員們,邵乾乾心中一陣哀嚎,什麼鬼,抽周末來練習,那可是我無比珍貴的直播時間吶……

    大概是邵乾乾愁苦的表情在一眾歡樂的人群中太過亮眼,林嘉措下一秒便轉頭對她說道,「怎麼,邵同學有問題?」

    邵乾乾一愣,側了側腦袋朝他靠近了一點,「啊?什麼問題。」

    林嘉措見她沒聽清的模樣,有點好笑又有點無奈,她怎麼做到不間斷走神的?

    「我的意思是,你愁眉苦臉的好像有點為難。要是你有為難的話可以說,我們可以換個時間。」

    另幾個人聽罷目光炯炯的看向她。

    邵乾乾咽了咽口水,突然覺得如果下一秒她敢說「為難」那他們就敢拿起鍵盤砸她。真的,林嘉措在的地方就是專.制主義皇權制度,他開口說的話就是聖旨,誰反對誰就會被旁邊躥出來的腦殘粉拖出去斬首示眾。

    邵乾乾乾笑了一聲:「那還是不用了,跟隨群眾走嘛。」

    林嘉措:「哦?」

    邵乾乾忙點頭,以示自己真的不會做團隊里的老鼠屎。

    林嘉措心滿意足的收回放在邵乾乾身上的目光,對著其他人說道:「恩,那具體時間就再定,到時候電話聯繫。」

    「好呀。」

    短暫的討論過後,大家便準備各自散了。

    邵乾乾是走的最快的,她收起桌面上的書籍和手機,一下就沒影了。不過走到走廊拐角的時候,她卻被人迎面攔下了。

    「乾乾學姐,下課了?」

    來人正是那天在ktv表達了對雷茵茵滿滿愛意的鐘橋,他大概是剛從訓練場上過來,身上穿著運動服,額上一絲薄汗,一舉一動間都是運動少男特有的美感。

    「廢話,這個點不下課還上課啊。」

    「啊……那我是來遲了嗎,」鍾橋探頭往她後面看了看,「那啥,茵茵走啦?」

    「走了吧,你幹嘛?」

    「沒事,我就……我就來看看。」

    「瞧你這出息。」

    鍾橋不太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其實吧,我是想約她出去吃飯。」

    「有想法啊小夥子。」

    「當然了,我到時候還準備買花送她呢。」

    邵乾乾拍拍他的肩,欣慰道:「打算什麼時候約?」

    「就過幾天清明節不是有假嗎,我想……」

    「等等稍等一下?」邵乾乾端起「你在幹什麼玩意」的表情,「清明節約?清明節送花?你腦子短路了嗎?」

    鍾橋:「啊?不是不是我沒那麼意思,只是我訓練時間太緊了,正好清明節教練給我們放假,所以我……」

    「噗!」邵乾乾憋不住笑了,「清明節也送花,你以為你在祭奠先靈還是怎麼的,不是什麼節日都適合送花的好不好。」

    「那有什麼,這是我的心意。我五一勞動節我也送的啊,還有五月十三日我都打算給她送康乃馨提前祝賀她作為我兒子母親的母親節快樂嘞。」

    「哈哈哈哈神經病啊你哈哈哈哈。」

    ……

    林嘉措和室友走出教室的時候正好聽到了邵乾乾的笑聲,他腳步微微一滯,抬眸望了過去。

    而這一望,他也清楚的看到了邵乾乾像是染上了春光的笑容,清麗熱烈,讓人看著也不自覺的想笑。

    當然,前提是她邊上沒有個礙眼的人。

    林嘉措和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他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只是看到那個叫鍾橋的人又比劃了幾下后,邵乾乾瞪了他一眼,做個了很嫌棄的表情。

    說是嫌棄,但其實是熟悉的人之間的一種無所顧忌而已。

    林嘉措眉頭皺了一下,想起剛才課堂上邵乾乾的模樣,好像在他面前,她一直很規矩來著。

    「嘉措,看什麼呢?」一旁的吳遠問道。

    林嘉措收回了目光,看似很隨意的道:「那個人叫鍾橋吧。」

    吳遠朝前看了看,回答道:「是啊,大一新晉小鮮肉嘞。」

    「喔。」

    「前幾天還聽我們班女生討論他,對了,聽說他喜歡雷茵茵。」說到這裡,吳遠意味深長的看著林嘉措。

    林嘉措沒接收到這種訊息,只自顧自的道:「是嗎?」

    那天在KTV,一開始他是以為鍾橋喜歡邵乾乾的,但後來玩遊戲的時候看鐘橋那麼拚命的為雷茵茵擋酒他就改變了想法。

    不過,既然喜歡雷茵茵,為什麼和邵乾乾的關係又那麼好?

    「嘉措,你不是該有所表示了?」

    林嘉措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什麼?」

    「雷茵茵啊,咱不能讓一小學弟搶先了吧。」

    林嘉措扯了扯嘴角,笑裡帶著一絲玩味,「你這麼想那你倒是去追啊。」

    「誒?我不是說我啊,我說你,你去追啊。」

    「我?我不喜歡她為什麼要去追。」

    「我去,咱系花這類型你都不喜歡,那你喜歡啥樣啊?」

    「我嗎。」目光落到了前方某個笑的傻兮兮的女孩身上,於是嘴角不自覺的勾出一個陰森森的笑容,「我反正不喜歡一直傻笑的。」

    吳遠:「恩?」

    **

    周末在邵乾乾眼中就是個可以補直播時間的日子,很多時候,她都會將自己埋在電腦前整整一天。但今天就不行了,明明是周六,卻要去學校當一個三好學生,刻苦專研學業。

    邵乾乾到沙盤教室的時候小組的成員都已經到了,「乾乾來了,我們可以開始了。」

    邵乾乾在空位上坐下:「不好意思啊,久等了。」

    「還好,沒遲到。」林嘉措看了她一眼,心裡估計著這人剛才肯定又在打遊戲了。

    「好不容易有學霸指導,哪敢遲到啊。」邵乾乾道。

    「哈哈乾乾說的對。」

    林嘉措:「哦?這麼努力?」

    邵乾乾一臉真誠:「必須的,我一向這樣。」

    林嘉措不可置否的笑了一下。

    ……

    說起來好像會很認真努力的樣子,但實際上,這人也就是表面功夫做得好。林嘉措給眾人講解一些細節的時候就看到某些人目光恍惚的盯著桌面。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知道她微垂的睫毛一顫一顫的,像春日裡飛舞的小蝴蝶。

    「啊!原來是這樣啊,我懂了我懂了!」一同學突然發出恍然大悟的聲音,於是林嘉措就看到某人突然驚醒,她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眾人,腮幫子鼓鼓的,隨著旁人的話語贊同的點點頭。

    他發誓,這人根本不知道別人在說什麼,只是瞎點頭而已。

    低眸,林嘉措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無聲的笑了下。這人在學習上不是一塊好料,但在演戲上倒像能拿奧斯卡獎盃。

    邵乾乾好不容易熬到了結束,剛準備打道回府又有人提起要一起吃完飯,邵乾乾推脫了幾句但最終還是被熱情的組員拖著一起走了。

    他們去的餐廳就在學校邊上,五個人入座後點了滿滿一大桌的菜。

    邵乾乾看著桌子中央的那盤鮮亮紅潤的大豬蹄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這家餐廳,最好吃最招牌的就是這盤豬蹄,家裡那位時主播就經常打包回去跟她一起啃。

    不過……她是很喜歡這盤豬蹄的沒錯,可她也知道吃起這個來形象也真的不是很美。

    所以說,她能在林嘉措面前這麼吃嗎?

    顯然不能。

    於是,邵乾乾默默的夾著前面的幾盤一口能塞下的菜肴,完全沒去碰最誘惑她的那盤豬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