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39.全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39.全息字體大小: A+
     

    下課了,柯小唯晚上還有事,於是方潭就接手了這個渾身充滿著「喪」字的女人,拖著她去吃飯。

    「喂,吃完飯我們去買衣服吧。」

    邵乾乾抬眸看了她一眼:「興緻這麼高。」

    「女孩子不是不開心的時候就該買買買嗎。」方潭想了想道,「反正也很久沒出來買衣服了,怎麼樣?去不去,還是說,你現在被網路上那些言論打的動都動不了了。」

    「誰說的啊,」邵乾乾一下子放下筷子,「去!刷我卡!」

    方潭:「這麼大方。」

    邵乾乾瞪了她一眼:「我什麼時候小氣過。」

    「行,那去新天地那邊看看,最近簡訊一直發,說有新貨。」

    邵乾乾眯了眯眸:「媽蛋那些奢侈品店發給你的?刷我的卡就這麼狠!」

    方潭:「知道你這張寶貝卡里不少錢,不狠點對得起你知名主播的身份嗎。」

    「對不起現在已經不是知名主播而是落魄主播。」

    「落魄主播也有不少存款,我知道的。」

    「哇……你這還是大富豪的女兒嗎,竟然惦記著我這點錢。」

    方潭見她臉上終於有了點朝氣,勾了勾唇道,「怎麼,不讓惦記?」

    「讓!花在你身上的錢就是一種投資,要是我這次徹底栽倒了好歹未來還有你養著我。」

    「算你識相,不過你這話說的也不完全對。」方潭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因為未來可能也不太需要我養你了,我們班上還有一尊大佛等著養你呢。」

    「喂喂喂你可小點聲,被他聽到多不好!」邵乾乾一臉驚恐。

    方潭挑了挑眉:「噢,看來你知道我說的一尊大佛是誰啊。」

    「……」

    吃完飯後,方潭和邵乾乾便去商場大肆購買了一番。

    後來,兩人決定去酒吧蹦迪,邵乾乾悶了兩天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所以決定去時瑜聞常說的好地方醉一把。

    為了適應酒吧的主題,兩人去店裡做了頭髮、化了妝,還各自買了一套妖艷又裸露的裙子。兩人平時都沒有穿過這個類型的衣服,一個是因為太宅不怎麼打扮,而另外一個則是低調不走這種妖氣風。

    所以當她們走出店,在邊上的全身鏡上看到自己的時候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方潭,我覺得你像狐狸精。」

    「你還說我,你不也是,而且還是千年修鍊的九尾狐。」

    「……」

    「沒想到你平時看起來那麼稚嫩,這麼打扮起來倒像是那麼回事。」

    「是嗎……」邵乾乾對著鏡子撩了撩頭髮,「那行,咱們出發?」

    「走啊。」

    **

    她們直接打車去了時瑜聞介紹的那個酒吧。

    進門后,電音樂聲撲面而來。那種振奮人心的音符好像可以一下子打在你的心上,讓你的思維跟著它跳動,暫時忘記了生活上所煩惱的事情。

    邵乾乾拉著方潭在吧台前坐下,照著時瑜聞臨時教的跟酒保點了酒。

    酒上了之後,邵乾乾一聲不吭就開始喝了,方潭知道她心裡不舒坦,她沒勸她,只是自己沒怎麼喝。

    過了會後,方潭發現手機屏幕亮了起來,屏幕上顯示的是個陌生號碼。

    「乾乾,我接個電話!」音樂聲很大,方潭只好吼著說。

    邵乾乾朝她隨意的揮揮手,「去吧去吧。」

    「你在這不要動!」

    「知道了!」

    方潭見她乖乖的坐著便拿著手機去了廁所,接起來后才發現,打電話的竟然是林嘉措。

    「怎麼會是你?」

    「邵乾乾呢,她跟你在一起嗎?我打她電話她沒接。」

    「噢可能她沒注意到,我們這太吵了。」

    林嘉措楞了一下:「你們在哪?」

    「CC酒吧。」

    「酒吧?」林嘉措一下拔高了聲音,「你們怎麼會在那。」

    「就……你也知道她這兩天心情不好,出來放鬆一下唄。」方潭道,「你有沒有事啊,沒事我不跟你說了,她一個人在外面坐著,我去看著她。」

    「喂——」

    「你有事就直接過來好了。」

    對面默了默:「行,那你地址發我吧。」

    方潭有些意外,她隨口說說而已,還真沒想到這人還真要過來。看來,他和乾乾還真有那麼回事。

    **

    林嘉措很快就開車到了方潭說的CC酒吧,他找邵乾乾其實是為了開掛那個事,他本來以為她應該是難過的窩在房間里,但沒想到,這人已經high去了酒吧。

    是高興也是不高興,高興她沒有沉浸在那個漩渦里,不高興她酒量那麼差還去那麼魚龍混雜的地方喝酒。

    林嘉措進門后四處看了看,但卻沒有發現方潭和邵乾乾的身影。沒辦法,林嘉措只好給方潭再打了個電話,電話很快被接了起來,然後他便看到前方不遠處的卡座上一個女人站起來對他招手:「林嘉措,這邊!」

    林嘉措眯了眯眸:「……」

    整個人都打扮了一遍,那模樣跟平時還真是天差地別。看著方潭的模樣,林嘉措太陽穴一跳,那邵乾乾……

    目光一移,終是看到了坐在裡面一些的邵乾乾。

    酒吧燈光幽暗,但他還是清楚的看見了她的模樣。一字肩的連衣裙,裙子很短,也只到大腿中部的樣子,於是,白皙的肩頭和白花花的大腿就這麼暴露在這紙醉金迷的世界中。

    她還化了妝,不是很濃,但是跟平時素麵朝天的樣子還是有了差別,少了那點稚嫩的青澀感,多了幾分女人才有的妖冶氣息。

    林嘉措愣了片刻,然後猛然抬腳上前:「邵乾乾。」

    「啊?」邵乾乾抬眸,看著眼前的人還疑惑的歪了歪腦袋,「林嘉措?你怎麼在這?好巧啊……」

    「哇姐姐,這是你朋友啊,很帥誒!」邵乾乾邊上的男孩子十分誇張的喊道。

    邵乾乾看向他:「是吧!你也覺得很帥吧?跟你說,這是我們學校最帥的!」

    「校草啊!難怪難怪!」

    林嘉措臉色黑沉沉的,方潭目光在兩人之間移了移,然後起身跟林嘉措說:「她喝多了。」

    林嘉措冷聲道:「邊上這幾個男的誰啊。」

    「不知道啊,就來酒吧玩的啊。」方潭看著林嘉措的表情,故意道,「他們看乾乾長得漂亮才過來搭訕的哦,誒林嘉措,你有沒有覺得乾乾打扮起來很好看啊。」

    「就這麼打扮?」林嘉措冷哼了一聲,「醜死了。」

    方潭:「我們都覺得很好看,誒,你眼光不太好啊。」

    「……」

    林嘉措沒說話,拍了拍邵乾乾邊上那人的肩:「麻煩,我有點事想跟她說。」

    那個男生抬眸看了他一眼,見來者面色不善,默默給他讓了位置。

    林嘉措坐下時邵乾乾正跟他邊上那人正聊的火熱,林嘉措伸手從她腦後繞過,一下子把她的頭給轉了過來。

    邵乾乾一抬眸便是林嘉措冷淡的臉,她眨巴著眼睛,猶豫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聊得很開心哦。」

    「昂,你要不要一起聽,他在說這個酒吧好玩的事!」邵乾乾眼睛放光,一張笑臉紅撲撲的,酒後的憨態十足。

    「有什麼好玩的……」林嘉措見著她這般模樣不自覺的放低了聲音。

    邵乾乾揮了揮手:「很多好玩的呢!」

    「是啊是啊,很多好玩的。」邊上那男生搭腔,「誒,我們玩遊戲吧,猜拳怎麼樣!輸了喝酒啊!」

    「誒好哦好哦。」

    邊上的人在搭腔,就在這時,方潭過來拉了拉邵乾乾的衣服:「乾乾,我有點事,我們要不先走吧?」

    邵乾乾迷迷糊糊,拉開了方潭:「沒事你先走吧,別管我。」

    方潭:「啊?」

    林嘉措轉頭看她:「怎麼了?」

    方潭指了指手機:「我哥給我發信息,家裡出了點事,我現在急著要回家一趟。」

    林嘉措看了眼興緻勃勃的邵乾乾,對方潭說道:「你先去吧,她我看著。」

    方潭:「行嗎?」

    林嘉措:「我等會送她回去。」

    方潭自然是信任林嘉措的,而且她也有意讓兩人單獨相處:「那好,我就先走了,乾乾你看住啊,送到了記得告訴我一聲。」

    「好。」

    方潭走了,林嘉措再回頭的時候邵乾乾已經開始和那些個人玩遊戲了。

    猜拳上她運氣不好,贏少輸多,後來幾杯過後,林嘉措看不下去便全數替她喝了。

    只是這麼喝下去他恐怕都要上頭了,於是等她再伸手要去猜拳的時候林嘉措一把拉回了她。

    「行了,你醉了,我們走吧。」

    「咦?」邵乾乾回頭撮了撮他的臉,傻兮兮的道,「熱的,是你醉了。」

    林嘉措是覺得有點暈,這酒後勁挺足。不過他沒喝那麼多,所以說醉還不至於。

    林嘉措皺了皺眉,起身,一個用力就將輕飄飄的邵乾乾給提了起來。

    「對我醉了,我要走了。」

    「啊?可我不走啊,我還好著呢。」

    「你還好嗎?哪好了?是不是再吐我一身才算不好。」

    邵乾乾:「唔……」

    原本玩的正起勁的幾個男孩子見此也不樂意了,「誒你幹嘛呢,剛才讓你替她喝酒已經是給面子咯,但現在人家不走你非拉人家走就過分了。」

    「過分嗎,跟你有什麼關係?」林嘉措本來就看這人不爽了,剛才喝酒的時候一個勁的盯著邵乾乾看,眼睛都不帶眨的。

    「嘿你這人!我們玩的正開心呢,你說跟我有沒有關係!」

    「不要吵架不要吵架。」邵乾乾搖搖晃晃的站在兩人之間,「那個,這都是小事,這位大哥,你也別發火哈。」

    林嘉措:「邵乾乾,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跟不跟我走。」

    坐著的那個男的更火了:「喂!你誰啊你,有病吧,人家姑娘想留在這跟我們玩你沒看見嗎,神經病啊非得帶人家走。」

    林嘉措眉頭一皺,剛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就見邊上的邵乾乾突然拿著背後一個靠枕砸到那人臉上:「你罵誰呢!誰神經病啊!你神經病他都不會神經病!」

    「……」

    「…………」

    林嘉措懵了一下,而那男的就更懵了,他是沒想到上一秒甜甜美美還跟他笑的姑娘下一秒就凶神惡煞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樣。

    「我告訴你啊,你再對他開口說個不好聽的,我,我砸死你!」

    「我——」

    邵乾乾沒等他說話,大手一揮一下勾在林嘉措肩膀上,「我們走!」

    林嘉措反應過來后差點被她逗笑了,不過他也沒顯露出來,只是對著那幾個男的扯了一下嘴角,要多嘲諷有多嘲諷。

    接著,他就這麼架著她,把她抗出了酒吧。

    「走快點。」邵乾乾腦子暈暈乎乎的,但是走的卻飛快。

    「怎麼?」

    「我剛打人了,我們走快點,他們追出來怎麼辦。」

    林嘉措揚了揚眉:「哦,你也知道你打人了,那人追出來,我只能把你丟下跑了。」

    「喂!你這麼狠心啊,我剛才是替你打的。」

    夜風習習,林嘉措停下了腳步。

    他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兩人離得很近很近,進到他低眸便能看見她滿是繁星的眼睛。

    「那,你為什麼要替我打人?」

    邵乾乾踉蹌了一下,但是被他扶穩了,她抬首,突然伸出兩隻手捧在他臉側,「因為你是林嘉措,因為我——」

    「恩?」心臟因為她突然的停頓緊縮了一下,喉間有些乾澀,他艱難的咽了口口水,道,「因為你什麼,邵乾乾?」

    「因為我——想睡覺。」

    語閉,懷裡的人咚的一聲撞進了自己懷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