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37.全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37.全息字體大小: A+
     

    該章節為防盜章,請移至晉.江.文.學.城支持正版!方潭:「是啊,剛你們誰非要開闊亞洲市場的?」

    眾組員:「邵乾乾。」

    林嘉措抬眸看向邵乾乾,似笑非笑。

    邵乾乾被林嘉措這一眼看的喉間一哽,她不敢去看他,只能盯著這幾名損友道:「喂怎麼怪起我來了,那我剛才說的時候你們也沒說堅決拒絕啊。」

    方潭:「拒絕了。」

    邵乾乾:「但沒堅決!」

    方潭:「某些人說,連亞洲市場都沒有多low,所以堅決要開發,攔都攔不住。」

    林嘉措:「恩,想法很遠大。」

    邵乾乾:「……」

    林嘉措繼續調整他們的各條模擬生產線,邊調整邊耐心的講解,於是上課一直沒怎麼聽的邵乾乾竟然也懂了大半。

    「好了,現在差不多了,雖然收益還是不高,但至少不會破產。」林嘉措從位置上站起來。

    柯小唯:「謝謝啊!」

    林嘉措:「沒事。」說完,他突然側眸看向邵乾乾:「聽懂了嗎?」

    一組人在聽他「講課」,結束后他卻只詢問邵乾乾,邵乾乾被問的一懵:「啊?」

    「沒聽懂?」林嘉措和邵乾乾的視線相對,見邵乾乾沒回答便「反省」道:「是我講的有問題?」

    邵乾乾忙擺手:「不是不是,是我自己理解慢。」

    邵乾乾發現自己剛這麼一說話,林嘉措就揚起了看起來非常開心的笑臉。

    怎麼形容這種表情呢,就好像你笨你不會,他就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的感覺。

    恩?

    大神都是這樣的嗎?

    「看來,你不會的東西還挺多。」林嘉措用安慰的眼神看著邵乾乾,「不過沒關係,都正常。」

    「……」

    邵乾乾看了柯小唯一眼,又看了方潭一眼。

    這是被鄙視了??

    林嘉措看起來依然十分愉悅,眾人見他剛要轉身要走向自己組的時候突然又道:「噢對了,你早上給我的那早餐挺好吃的,哪買的?」

    早上的……早餐……

    柯小唯刷的一下瞪向邵乾乾。

    而邊上聽到這話的同學也詫異的看向兩人。

    很多人給林嘉措送過吃的沒錯,但林嘉措一般都是很委婉的拒絕了,沒有哪次是真收下的。可這回,他是吃了邵乾乾給買的早餐么!

    群眾的眼神閃著分外八卦的光芒。

    邵乾乾感覺在這種眼神下自己無異於被車輪子輪番碾壓,於是她再開口時就顯得有些艱難:「校門口有家叫『wait』的麵包店……」

    「這樣,那謝了。」

    「不用……」

    **

    林嘉措終於回到自己的小組了,邵乾乾剛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就被柯小唯捏了一把。

    「騙子!大騙子啊!」柯小唯壓低聲音道。

    邵乾乾:「我可以解釋,今天早上那早餐……」

    「我不聽我不聽,邵乾乾你說,你什麼時候暗地裡跟林嘉措搞的這麼熟了!」

    邵乾乾分外無辜:「冤啊大姐,你哪裡看出我跟他熟了?」

    柯小唯哼了聲:「就是有啊,吃你的早餐,還幫我們解決難題,而且!他最後還只問你懂不懂,他怎麼不問我們明白了沒啊。」

    邵乾乾一臉驚恐:「這只是巧合,還有那早餐,那是路上碰到我爸啊,他非得讓我給他!你看,這邵老師出場,林嘉措敢不收嗎。」

    柯小唯拍拍方潭:「誒你信嗎?」

    方潭上上下下掃了邵乾乾幾眼:「不信也得信,要不然能是什麼,林嘉措對邵乾乾有意思啊。」

    邵乾乾面無表情:「我求你別說了,我還想在我們學校多活幾年。」

    柯小唯笑出聲:「哈哈哈哈哈。」

    晚上,林嘉措在學生會開了個會後回到了寢室。

    洗完澡換了身衣服,他坐在了書桌前面,隨手打開了電腦。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

    「喂。」

    「嘉措,你在家還是在學校呢?」

    「學校。」

    「這樣,那你要不要來我家玩遊戲啊。」張天臨在電話那頭說道。

    林嘉措:「不去了,今天有點累。」

    「嘖,年紀輕輕的怎麼老是說累,你這身體不太行啊。」

    林嘉措:「我每周去健身房四次,你呢,一個不用出門的老宅男?」

    張天臨:「………………」

    「有事沒事,沒事掛了。」

    「日哦……有有有,想問問你跟乾乾怎麼樣了。」

    林嘉措一愣:「什麼怎麼樣?」

    「你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不是很開心的嗎,怎麼?現實中還沒怎麼樣呢,等等……不會還沒講過話吧?」

    「怎麼沒講過話,」林嘉措愉悅一笑,「今天上課還碾壓了她的智商。」

    張天臨:「恩?啥?」

    林嘉措靠在椅背上,懶洋洋的道:「邵乾乾文化課不太行,嘶……不過也正常,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擅長的是吧,她遊戲里能贏我不代表其他地方也能贏我,對吧?」

    電話那頭良久沉默,最後帶著意思不可思議的語氣道:「所以你又發病了嗎?」

    林嘉措:「?」

    張天臨扶額:「你怎麼老毛病還改不掉,別人贏你一回你就得花樣贏回來是吧。」

    「有意見?」

    「沒沒沒,你可是林大少爺,我哪敢有意見……」

    嘴上這麼說著,眼睛卻快翻到天上去了。

    相識十多年,張天臨自小就和林嘉措廝混。別人不了解他,他怎麼會不了解。林嘉措的性子就是那種經商家庭養起來的風格,爭強好勝不服輸,你拿走他一塊肉他必須搶走你一盤肉的那種。

    從小到大,林嘉措的成績就一直是學校這座金字塔的最頂端。不對,不僅成績,其他方面他也不會允許自己處於下風,如果有一天有人讓他處於下風了,那他肯定是要各種彌補回來的。

    張天臨掛了電話,默默為自己哀悼。

    活在這人身邊這麼多年真的不容易。

    哎……可內心這麼極端的人大家卻都覺得他善良又可愛。也是,這人特別清楚怎麼在人前露出無害純良的一面,不太熟的人只會感覺這人特別禮貌特別好相處,但熟起來就會知道,壓根不是這麼一回事。

    **

    幾個室友從外面回來時林嘉措正好點開了邵乾乾的直播間,邵乾乾跟很多女主播不一樣,她從未開過視頻直播,永遠都只是語音直播,所以有很多網友說,賣瓜皮的小仙女可能是一個有吊的兄弟。

    「誒嘉措,你怎麼看這個,你也玩吃雞啊?」吳遠在他邊上坐下來。

    林嘉措摘了一邊的耳機:「有朋友叫我玩,所以看看。」

    吳遠:「噢,我聽說很好玩,隔壁幾個寢室天天出去開黑,說是筆記本帶不起這個遊戲。」

    「恩。」林嘉措放在寢室的電腦是便於普通辦公用的MacbookAir,也不適合玩這款遊戲,之前去張天臨那裡就是因為他那邊所有設備都是專業且現成。

    不過,過幾天還是應該去配備個好點的電腦在寢室比較方便。

    林嘉措想到這的時候耳機里正傳來邵乾乾悶笑聲:「怎麼我現在打遊戲你們都要說表弟了?啊?我先提的他,我有嗎?我不就是看到這個隊友搶我的98k有感而發嗎,要是表弟在,肯定會讓給我的,是啊是啊啊表弟最好最可愛了。」

    林嘉措瞥了電腦一樣:「我不在知道誇了?」

    吳遠:「啊?」

    「沒什麼。」林嘉措清咳了聲,默默的戴上了另一邊的耳機。

    吳遠沒多問,起身洗澡去了。洗完出來發現林嘉措還在看遊戲直播,他拍了拍另一室友的肩:「誒,我們也下個這個吧。」

    「行啊,看嘉措看的這麼開心,這遊戲估計很好玩。」

    「是嘛。」吳遠邊擦頭髮邊看向林嘉措,果然,林嘉措看著直播嘴邊那抹笑就一直沒掉來過。

    「看來是真的有意思啊……」

    **

    後來一段時間,邵乾乾又拎著林嘉措玩了好幾次遊戲,而林嘉措的技術也在她花式嘲諷下突飛猛進。

    某天兩人剛吃完一次雞,邵乾乾突然問道:「誒表弟,我都教了你這麼多了,你是不是該叫聲師傅呀?」

    林嘉措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師傅?你占我便宜?」

    「誒你這孩子咋這樣呢?翻臉不認人啊,虧我還帶你玩呢,叫聲師傅怎麼了。」

    林嘉措:「你一小丫頭片子還當師傅。」

    「小丫頭片子?!你一毛都沒長齊的敢這麼叫我?」

    林嘉措立刻反駁:「誰毛沒長齊?哪哪都長齊了!」

    邵乾乾:「???」

    林嘉措:「???」

    林嘉措:「……」

    邵乾乾:「……」

    好死不死,邵乾乾和林嘉措還有班上另外三個同學成了一組,現在她旁邊坐的就是林嘉措,擾的她聽課都不敢瞎走神。

    「沙盤裡,組員之間的交流協調非常重要,我之所以將組別打亂是因為不想讓你們再和熟悉的人一起,要知道,出了社會,進了一家公司,你們的同事一開始都不會是熟悉的人。」邵廣語道,「接下來這一學期的課都按現在的位置來坐,下個月我們這邊四個班級將一起進行一次小型比賽,前十組期末加分,具體加分規則我會讓學委發你們班級群。」

    「啊……」

    「別啊,你們每個人都要認真的對待這件事,小組裡的人互相幫助互相監督,明白嗎。」

    「明白了……」

    有氣無力的應和聲,但邵廣語也見慣大學生們如此景象,說了句下課就拿著書出去了。

    「誒太好了,咱們跟嘉措一組,這不是妥妥前十嗎?」小組裡的一個男生欣喜道。

    「對哦對哦今天運氣真好!」

    「嘉措,我不太懂,麻煩你教教了。」

    林嘉措笑道:「不懂問題也不大,之後抽時間出來好好練練就行了,周末晚上有時間的話可以過來,你們覺得呢?」

    「ok啊,周末最閑了不是。」

    「對啊對啊,我們這麼菜是得練練。」

    「恩恩我也可以!」

    看著談論的很激情的組員們,邵乾乾心中一陣哀嚎,什麼鬼,抽周末來練習,那可是我無比珍貴的直播時間吶……

    大概是邵乾乾愁苦的表情在一眾歡樂的人群中太過亮眼,林嘉措下一秒便轉頭對她說道,「怎麼,邵同學有問題?」

    邵乾乾一愣,側了側腦袋朝他靠近了一點,「啊?什麼問題。」

    林嘉措見她沒聽清的模樣,有點好笑又有點無奈,她怎麼做到不間斷走神的?

    「我的意思是,你愁眉苦臉的好像有點為難。要是你有為難的話可以說,我們可以換個時間。」

    另幾個人聽罷目光炯炯的看向她。

    邵乾乾咽了咽口水,突然覺得如果下一秒她敢說「為難」那他們就敢拿起鍵盤砸她。真的,林嘉措在的地方就是專.制主義皇權制度,他開口說的話就是聖旨,誰反對誰就會被旁邊躥出來的腦殘粉拖出去斬首示眾。

    邵乾乾乾笑了一聲:「那還是不用了,跟隨群眾走嘛。」

    林嘉措:「哦?」

    邵乾乾忙點頭,以示自己真的不會做團隊里的老鼠屎。

    林嘉措心滿意足的收回放在邵乾乾身上的目光,對著其他人說道:「恩,那具體時間就再定,到時候電話聯繫。」

    「好呀。」

    短暫的討論過後,大家便準備各自散了。

    邵乾乾是走的最快的,她收起桌面上的書籍和手機,一下就沒影了。不過走到走廊拐角的時候,她卻被人迎面攔下了。

    「乾乾學姐,下課了?」

    來人正是那天在ktv表達了對雷茵茵滿滿愛意的鐘橋,他大概是剛從訓練場上過來,身上穿著運動服,額上一絲薄汗,一舉一動間都是運動少男特有的美感。

    「廢話,這個點不下課還上課啊。」

    「啊……那我是來遲了嗎,」鍾橋探頭往她後面看了看,「那啥,茵茵走啦?」

    「走了吧,你幹嘛?」

    「沒事,我就……我就來看看。」

    「瞧你這出息。」

    鍾橋不太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其實吧,我是想約她出去吃飯。」

    「有想法啊小夥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