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34.平底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34.平底鍋字體大小: A+
     

    該章節為防盜章,請移至晉.江.文.學.城支持正版!林嘉措笑著聽著她得意洋洋的聲音,等到邵乾乾自誇的累了,消停了,他才關了語音,回頭看向張天臨:「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吭聲。」

    張天臨倚在椅子邊上:「我聲響不小啊,是你沒聽見。」

    「噢。」

    「你們倆玩的挺好啊,乾乾這麼牛逼嗎,竟然帶你這個菜鳥都能吃雞。」

    林嘉措賞了他一個白眼:「這叫配合的好,懂嗎」

    「一個罩著一個躲嗎。」

    林嘉措幽幽往後一靠:「是啊,不像你啊,連罩著你的人都沒有。」

    張天臨一臉問號:「你這得意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

    昨晚同張天臨和表弟玩遊戲玩的很晚,第二天有早課,而且還是那個人的早課,於是邵乾乾十分艱難的爬了起來。

    幾個室友說想吃她住房樓下的那個蛋糕店的麵包,於是她買了一袋麵包和幾瓶奶進了學校,邊走邊吃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她邊上。

    「乾乾。」

    邵乾乾一驚,差點把手中的麵包掉了。

    「啊……爸。」

    此時坐在車內的邵廣語正皺著眉頭看著她:「一大早的為什麼從校外進來。」

    邵乾乾僵僵的咬著嘴裡的麵包:「我……我那個,我喜歡吃外面那家店的麵包,所以出來買了!」

    她在外面租了一間房,且當了遊戲主播的事他爸並不清楚。

    說起他爸,也就是眼前的這個人,他是本校任職的教授,課不多,所以不常出現在學校里。之前幾個學期基本沒在學校打過照面,但好死不死的是,邵乾乾這學期的沙盤課是他教的……

    今天早上就是他的沙盤模擬實訓課,所以她才會戰勝睡神從床上爬起來。

    她爸的課,她哪敢遲到。

    「一點精神都沒有,昨晚是不是在寢室里玩遊戲玩的不知道睡覺!」

    「沒沒沒,怎麼會,學校十一點就斷網了,我怎麼玩遊戲啊。」邵乾乾忙否定。

    「噢,那你就是玩手機遊戲了。」

    「哎喲爸。」邵乾乾苦了臉,「您怎麼就知道說我玩遊戲啊。」

    「誰讓你就知道玩遊戲?」邵廣語沉聲道,「想當初高三的時候要不是我把你的電腦給封起來了,你能好好學習?你能考到這所學校來嗎?乾乾,你不笨,別整天就知道玩,好好學習知道沒?」

    又來了又來了,每次見到面都要說教。

    邵乾乾耷拉著眼睛:「知道了爸。」

    「你可別不樂意聽,你……」

    「邵老師。」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男聲。

    邵乾乾回過頭,只見林嘉措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邵乾乾:「林嘉措?」

    「是嘉措啊。」邵廣語原本嚴肅的表情在看到這位優秀學生的時候瞬間溫和了下來,「這麼早怎麼在這呢。」

    林嘉措恭恭敬敬的道:「昨天家裡有些事,所以就回去了一趟。」

    「這樣啊。」

    「邵老師來的真早,早飯吃了嗎。」

    邵廣語:「吃了吃了,你吃了嗎。」

    「我還沒有,不過現在去吃早飯的話可能有點來不及了,所以我晚點吃。」

    「那怎麼行,你們年輕人就是不愛惜身體。」邵廣語說罷看向邵乾乾,「乾乾這有麵包,先吃點。」

    邵乾乾背後一直,哇,三好學生果然是三好學生啊,她爸真是給予無微不至的關心!

    林嘉措:「不用了老師,這怎麼好意思。」

    「有什麼,你們不是同班同學嗎,這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邵廣語橫了邵乾乾一眼,「乾乾,有多吧。」

    邵乾乾:「有有有。」

    給林嘉措吃,怎麼可能沒多。

    「吶。」從袋子里拿了一塊夾心麵包和一瓶早奶遞給林嘉措。

    林嘉措:「真不用。」

    「拿著吧,你不吃他能安心嗎。」

    林嘉措低笑了聲,見邵乾乾堅持也就接過了:「謝了。」

    「不客氣。」

    邵廣語甚是欣慰的看了眼兩人:「那我先走了,你們快去教室吧。」

    「好的邵老師。」

    「知道了爸。」

    邵廣語將車開走後林嘉措便將東西往邵乾乾前面遞了遞:「給室友買的吧,還給你。」

    「啊?沒沒沒,你吃吧,我室友……都吃過了。」

    「是嗎。」

    「恩。」

    「好吧。」

    要上課的教學樓就在不遠,邵乾乾本來是想等他走了再走,可這個人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要上課了,你還不走。」

    「噢……」

    沒辦法,只好跟著他一起走了。

    一路無言,只是邵乾乾覺得跟他站一起壓力甚大。好不容易到了教室門口,邵乾乾立馬鬆了一口氣,直往兩室友坐著的位置蹦去。

    「方潭,小唯!哇你們來的挺早啊。」

    柯小唯往她身後看了眼:「咦乾乾,你跟林嘉措一起來的?」

    「……瞎說什麼,門口碰到的。」

    「噢。」柯小唯揚著笑臉跟林嘉措招了招手,「林同學,早啊。」

    「早。」林嘉措也對她笑笑,然後在她們旁邊的圓桌邊坐下。

    方潭:「我餓死了,麵包給我。」

    「這。」

    方潭和柯小唯拿過袋子,兩人往裡一看:「誒?怎麼只有一瓶奶一塊麵包?」

    邵乾乾一本正經的裝健忘,壓低聲音道:「哈?真的嗎?我少買了嗎?」

    方潭:「一大早起來腦子被門夾了,這也能少買。」

    邵乾乾:「睡眠不足導致腦子不太好使。」

    方潭無話可說,扒了一半麵包吃起來。柯小唯卻是狐疑的看了邵乾乾一眼,然後轉頭看向林嘉措拿在手裡的早餐。

    「邵乾乾,你是不是我的把早餐獻出去了?」

    邵乾乾差點被嗆到:「什麼獻出去了?」

    「林嘉措手上的不是……」

    「你瞎說什麼呢,我是這種人嗎,」邵乾乾滿面激昂,「我難道是這麼重色輕友的人嗎?」

    柯小唯想想也是,「我量你也不會這麼大膽敢這麼討好林嘉措。」

    「咳……」

    什麼討好啊!那不是我爸逼著我給他嗎!我才不是怕他餓著!

    **

    不知道是不是聽她爸訓話聽多了,現在在她爸講課的時候,邵乾乾只想打瞌睡。

    沙盤模擬實訓課是通過模擬企業的經營來培養學生的團隊精神,全面提升學生管理能力。模擬教學以一套沙盤教具為載體,沙盤教具主要包括沙盤盤面六張,全班學生分成六組,代表六個相互競爭的模擬企業。

    通過一節課的基礎知識的講解之後,邵廣語將第二節課設為自由模擬時間,讓學生們摸索一下沙盤的操作。

    邵乾乾歪在柯小唯邊上看著她操作,柯小唯看似很懂的樣子,但實際上他們這小組的模擬收益很不理想,再這麼下去肯定是要虧本的。

    「嘉措,你們經營到第幾年了?」就在邵乾乾這組進退兩難的時候,她們看到雷茵茵一臉愁苦的從自己的小組走到林嘉措那邊。

    林嘉措是組裡的指揮,聞言只道:「第四年了。」

    「你們挺厲害啊,我們那邊遇到坎了,能不能幫我們看一下呀。」

    柯小唯回頭看了一眼,低聲在邵乾乾邊上道:「看到沒,撒嬌女人最好命,不會就應該跟林嘉措撒撒嬌,讓他來幫咱們一把。」

    邵乾乾:「噢,那你怎麼不去撒撒嬌讓他來幫個忙。」

    柯小唯:「我哪能跟雷茵茵比啊,她敢去我可不敢。」

    邵乾乾:「這有什麼啊……」

    「嘿你這話說的,那你倒是去跟林嘉措說說,讓他也來幫我們把這關過了。」

    方潭在邊上笑了一聲:「得了吧,她也就敢在寢室咋咋呼呼的說什麼男神,真要讓她去講句話,溜的比兔子還快。」

    邵乾乾:「誰說的啊,我有那麼沒膽么我?」

    方潭,柯小唯:「有。」

    「……」

    邵乾乾翻了個白眼,當下就站了起來。彼時,林嘉措正好忙完自己組要起身。

    「林嘉措。」

    林嘉措和雷茵茵同時回頭看她。

    邵乾乾:「……」

    看熱鬧的方潭和柯小唯憋笑。

    林嘉措:「怎麼了?」

    邵乾乾:「你……你們組做好了,這麼厲害啊。」

    林嘉措定定的看著她,這聲線太熟悉了,昨天這個聲音的主人雖然一直在保護他,可嘴上也不饒人,一直在說他菜,說的他懷疑人生。

    可現在,這個人竟然來誇他么?

    林嘉措唇角一勾,有點得意,不過他掩飾的很好,淡定的道:「還好。」

    「怎麼會還好,我們都不太好,還是你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了。」邵乾乾硬著頭皮誇,眾人聽著皆覺得浮誇,然而卻見林嘉措嘴邊的笑意愈發明顯。

    很開心嗎?

    「誒你能不能來教教我們組啊,我們快破產了都。」雷茵茵的視線太過熱烈,邵乾乾頂著巨大的壓力給說完了。

    三組人目光灼灼的看著林嘉措和邵乾乾,不過他們都覺得林嘉措肯定是要先幫雷茵茵解決問題的,因為雷茵茵不僅是系花而且開口在前。

    邵乾乾也是這麼想的,她現在開口其實只是預約一下且跟方潭和柯小唯證明她不是那麼沒膽而已。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林嘉措眉頭一揚,竟然順手把邵乾乾的椅子拉出來,然後自己坐了下去。

    「………………」

    林嘉措看著她們的沙盤,道:「哪出問題了,我看看。」

    方潭和柯小唯對視一眼:「???」

    雷茵茵愣住了,站在原地好一會沒反應過來。

    邵乾乾一驚,反應過來后訥訥的拍了拍柯小唯:「說話,哪出問題了。」

    柯小唯:「啊……這,這裡……不太明白。」

    「行啊。」那個外號叫浩子突然開口了,他看向邵乾乾,眸光微閃,「你先喝,喝不下的我們絕對幫忙,不過,至少得四杯啊。」

    ……

    邵乾乾真是特別特別特別後悔答應學姐來參加這麼一個活動,不過現在也容不得她說不了,只能眼睛一閉,拿起眼前的幾杯酒喝了下去。

    真的,非常難喝啊。

    喝到第四杯的時候,邵乾乾已經感覺一股子飽腹感和噁心感涌到了喉嚨處,她皺著眉頭,只聽身邊都是眾人的起鬨聲。

    看來這一杯是怎麼都得咽下去了。

    邵乾乾又喝了一口,然而嘴巴鼓著酒後怎麼也咽不下去了。

    「行了。」突然,一隻手壓在了她拿杯子的那隻手上,她的杯子被這隻手壓到了桌子上,和茶几琉璃的材質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邵乾乾愣了一下,看向前方,而眾人也接詫異的看向那隻手的主人。

    竟然是林嘉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