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把繃帶還給我! » 21..45口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把繃帶還給我! - 21..45口徑字體大小: A+
     

    吃雞遇到菜逼隊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罵菜逼隊友的時候男神就站在你身後。

    她剛才,形象應該不是很好吧?

    「你怎麼來這了?」邵乾乾立刻摘掉了耳機,從椅子上站起來。

    「對啊,你怎麼來這。」鍾橋也學著她的姿勢,不過他的眼神跟她不一樣,他看著林嘉措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是警惕,「哦!你是不是因那天那事來找我啊,我,我告訴你,我可以跟你道歉,不過我道歉只是因為那天我喝多了打了你!但我醜話說在前頭,咱們依然是敵人!我對你依然沒什麼好感啊!」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也不需要你的好感,謝謝。」林嘉措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這一眼,明裡暗裡表示出自己的不屑與不滿。

    當然一眼也十分短暫,他的視線很快落到了邵乾乾的身上,道:「跟我走吧。」

    邵乾乾有些自責也有點受寵若驚:「啊……你不用特地來叫我。」

    「不來叫你你覺得你自己走的動嗎。」

    邵乾乾:「走得動!」

    鍾橋:「走不動。」

    邵乾乾和林嘉措同時看向鍾橋。

    鍾橋摘了耳機丟在鍵盤上,「誒不是,為啥要跟你走啊,學姐,你可說了今天要帶我的,你怎麼能跟這個人走。」

    邵乾乾咬咬牙:「……你閉嘴。」

    鍾橋:「不行,跟誰都可以,就是不能跟他。」

    「同學,我們是有學習上的事,」林嘉措揚了揚唇角,皮笑肉不笑,「不像你,可以這麼閑。」

    「你……人要勞逸結合你懂不懂,上課時間學就算了,你課外怎麼不能玩遊戲了。」

    「浪費時間。」

    「浪費時間?這玩意高深著呢!」鍾橋哼了哼,「算了,說了你也不懂,像你這樣書獃子就只會讀書!」

    本來打算轉身走的林嘉措突然停住了,他眯了眯眸子,冷笑了一聲,「你說什麼?」

    「我說,你不會玩!」

    「呵。」

    「呵?」

    林嘉措突然掉頭走了,邵乾乾以為他生氣了,可是她卻看到他走到了不遠處的前台處而不是破門而出。

    正納悶著的時候,林嘉措回來了。

    邵乾乾伸手去拉了拉他的衣服:「林嘉措,你別聽鍾橋瞎說,我們可以去沙盤……」

    林嘉措:「都坐吧,開一局。」

    「恩?」

    林嘉措沒有理會兩人震驚的視線,拉開椅子坐下。他啟動了電腦,點開了遊戲,動作一氣呵成。

    等準備好一切后,林嘉措抬眸看向還傻站著的邵乾乾:「還站著幹什麼,坐吧。」

    邵乾乾:「不是要去沙盤練習了嗎。」

    林嘉措:「不用去了。」

    「啊?那他們等著我們怎麼辦?」

    「沒事,改時間了。」

    「什麼時候?」

    「剛才,我改到晚上七點了。」

    邵乾乾:「……」

    邵乾乾狐疑的坐下了,因為林嘉措,剛才和鍾橋打到一半的那一局裡的自己已經被毒死了。邵乾乾退出上一局,往林嘉措那瞄了一眼:「你真的會玩啊?」

    「這遊戲我看室友玩過,這個賬號也是跟室友臨時借的。」林嘉措開始睜著眼睛說瞎話,「不過我覺得應該不難。怎麼樣,要不要打一局讓你看看我這個『書獃子』不是只會讀書而已?」

    最後一句話顯然是對鍾橋說的,邵乾乾默默的將頭縮了回去。

    這空氣中,怎麼有一股火.藥味呢……

    而鍾橋看著林嘉措氣的要冒煙,不過既然他都說要比一比了,他自然不會慫,更可況他也說他只是看過而已,看和玩是有本質差別的好不好。

    這人是有多自信?覺得自己看看也能會?

    鍾橋氣呼呼的重新坐下來:「來就來啊,我怕你啊。」

    林嘉措勾了勾唇:「邵乾乾,這我名字,你拉我。」

    「噢……」邵乾乾湊到他電腦面前看了一下名字,然後加了他為好友。

    遊戲就這麼開始了,邵乾乾拉了兩人,開了四排,還有一個位置就讓系統隨機補充進來。

    點了開始后,她又是不動聲色的偷瞄了林嘉措一眼。此時,後者正看著屏幕,操作著裡面的人在廣場上奔跑。

    遊戲的微光打在他的臉上,讓他的五官看起來越發精緻。邵乾乾覺得,他看起來不像是玩遊戲,而是在思考什麼代碼公式。

    是了,這些很有學問的事才適合林嘉措吧,他和遊戲在一起總讓她有違和感。

    進入倒計時,飛機進入小島。

    「我們跳G鎮,我標了點,馬上就要跳了。」邵乾乾轉頭看了鍾橋一眼,「你這次別飛遠了。」

    鍾橋:「…………」

    交待完鍾橋,邵乾乾又想囑咐林嘉措,但是她還沒開口就聽林嘉措道:「他能飛海里,我可不會。」

    「喂林嘉措你說什麼!你說誰飛海里呢?」

    邵乾乾連忙道:「行了行了,別吵別吵,趕緊跳傘了。」

    鍾橋碎碎念的坐回去,林嘉措哼了哼,操作著人物穩穩落地。

    G鎮房子很少而且不肥,所以這在邵乾乾眼裡也已經算是野區了,不過為了兩個新手的人身安全,邵乾乾還是覺得跳這裡比較安全。

    林嘉措和邵乾乾在這邊搜颳了一圈之後飛偏了的鐘橋才姍姍來遲。

    鍾橋:「學姐,有槍多嗎?」

    「手qaing要麼……這東西太少了,我就找到一把衝鋒和一把手qaing。」

    「手qiang就算了吧,我再找找。」

    「這你就別找了,都搜過了,跟著我其他地方看看。」

    「好吧……」

    鍾橋從剛進去的那件房子的窗戶上爬出來,跟上邵乾乾往遠處跑的時候,突然看見邊上的林嘉措背著兩把槍。

    「誒你兩把幹嘛不吭聲,給我一把。」

    林嘉措彷彿聾子一般從他身邊跑過。

    鍾橋:「???」

    G鎮附近有零零散散的房屋,鍾橋跟林嘉措求槍械失敗後進了一間房子。可倒霉的是,他撿到的又是一些零件。就在他想開口問邵乾乾有沒有看到槍的時候突然身邊傳來陌生的腳步聲,他嚇了一跳,剛一回頭,就被人拿著步qiang掃射了。

    「啊!有人!救我!」

    鍾橋一下子就被那人打趴下了,因為和那個敵人還有一個圍牆的距離,鍾橋慘兮兮的爬進屋裡等待救援。

    「這就打倒了,你怎麼比我這個第一次玩的還不如?」林嘉措冷颼颼的說了一句,然後從另外一邊的房子里跑出來,殺死了剛才打鐘橋的那個敵人。

    「那還不是你不給我搶嗎,我沒槍可不得讓他打死啊!」

    「那我憑自己找的搶,為什麼要讓給你。」林嘉措繞著趴地上掉血的鐘橋走了一圈,然後十分乾脆利落的跳窗走了。

    鍾橋:「喂?喂你就這麼走了!我快要死了啊喂!」

    「哦,別人也可以救你。」

    「你離我最近啊!你剛就在我邊上為什麼不救!」

    林嘉措收起槍拚命跑,跑的老遠了才道,「我現在離你很遠,不救情有可原吧?」

    鍾橋:「…………」

    最後,鍾橋還是被邵乾乾給救起來了,後來他終於找到了一把槍。找到槍的那一刻,他差點就想衝去找林嘉措,再狠狠的開兩槍表示氣憤。

    然而,他知道邵乾乾是不會允許他這麼做的,估計他要是敢這樣,下一秒死的就會是他自己。

    「林嘉措,你看起來真不像新手啊。」邵乾乾由衷的誇獎,從開始遊戲到現在,林嘉措已經殺了3人,而且跟她配合也很默契。

    林嘉措倒是很淡定的模樣:「是嗎,還好吧。」

    「真的不錯,我認識的新人剛開始玩的時候都是落地成盒的,像鍾橋啊還有我一朋友的表弟,他們都好菜的一開始。」

    林嘉措:「…………」

    「怎麼感覺什麼事都難不倒你。」邵乾乾嘟囔了句,而這句話是羨慕也是沮喪。

    羨慕是羨慕這樣的人的人生,而沮喪則是沮喪她似乎和他這種做什麼事都很優秀很輕鬆的人註定是遙遠的。

    她突然想,林嘉措不喜歡雷茵茵也是情有可原吧,他這樣的人,哪那麼隨便就把一個人放在眼裡呢。

    此時正在跑毒的林嘉措並不知道邵乾乾心裡的小九九,他只知道,今天這個逼裝大發了。

    說起來,他怎麼可能玩的不好,偽裝表弟的時候不停在邵乾乾那裡取經就算了,平時還忍著眼瞎和嘔吐的風險去看所長魏瀟和張天臨的直播。

    總之,為了提高能力他真是犧牲大了!

    不知不覺,遊戲已經到了倒數第二個毒圈。

    系統補充進來的那個隊友已經死了,只剩他們三個在圈的邊沿徘徊。

    「有人!」邵乾乾眼尖,立刻開了倍鏡,「你到我身後來。」

    嗖嗖——

    林嘉措和鍾橋同時跑到了她背後,鍾橋是知道她在跟自己說,而林嘉措則是完全習慣性。之前他和邵乾乾一起玩的時候她就是一直這麼護著他的,而他也很樂意被她這麼護著。

    所以她現在像以前那樣開口的時候,他想都沒想就跑她後面去了。

    邵乾乾:「恩?」

    鍾橋:「喂?」

    林嘉措:「……」

    邵乾乾啪啪開了兩槍,然後有些尷尬的說道:「林同學,我不是讓你到我後面去,我是說鍾橋。」

    「……噢。」

    「你要不出來架著槍?左邊樹后還有一個。」

    「…………噢。」

    林嘉措操作著電腦中的人從她身後出來後用餘光看了邵乾乾一眼,模糊的視線中,是她認真專註的側臉。

    林嘉措突然有些燥意,她現在竟然護著這個小兔崽子不護著他了?這不是他的權利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