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49.第四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49.第四十九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購買比例不足70%請在48小時后閱讀

    他眼瞼微斂,神情冷淡,周身都帶著一種嚴肅的氣質,這一氣質叫哪怕陌生人路過他之時,都不由自主屏息凝神。

    但周圍的事情與他無關,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今天的午餐上。

    酥皮洋蔥湯味道獨特,香煎牛眼肉柔韌恰到好處,聖雅克扇貝十分地道。

    每一樣端上桌的食物都被使用者仔細品嘗,直至將其全部吃完,用餐的人才將刀叉放下,以一口紅酒結束無人打擾的午餐,再拿起放置桌面的靜音手機。

    5minsago

    助理:杜先生,你吩咐給張先生準備的禮物已經準備好了。

    張意:先生,我到了,等你過來,想你了[笑]。

    杜先生全名杜宴禮。

    當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準備前往約定地點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他被人從後邊撞了一下,一杯紅酒全灑在了他的袖子上。

    下一刻,餐廳服務員驚慌的聲音響起來:「杜先生,非常抱歉,請讓我帶您去更衣。」

    「不用了,我自己去。」杜宴禮拒絕了犯錯的服務員。突發事件讓他眉頭微皺,他抽了餐巾按住衣袖,往樓下走去。

    這是一家頗為私密的休閑會所,各種服務都做得不錯,杜宴禮是這裡的常客,會在固定的時間來這裡吃飯和休息。

    他在更衣室中重新收拾了自己,漫不經心走出更衣室的同時,對面的門也打開了。

    紅毯鋪在地磚上,半人高的花瓶靜靜站立,氣流正在這通道之間流竄。

    從對門走出來的人正低頭將一副金邊眼鏡戴在臉上。

    緊接著,一位漂亮奶油的男性從旁走出,笑嘻嘻抱住了他,親昵地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張意,你太溫柔太貼心了,我真捨不得你,我們下次什麼時候見?」

    名叫張意的男人終於戴好了眼鏡。

    他面帶笑容,剛要說話,就看見站在對面的杜宴禮。

    笑容變成貼紙,霎時凝固張意臉上。

    杜宴禮將這一切收入眼底。

    一個有趣的問題擺在杜宴禮面前。

    包養對象出軌了,還被我撞個正著,該怎麼辦?

    他平靜考慮一秒鐘。

    沒有什麼怎麼辦,壞掉的東西處理掉就好了。

    死一般的寂靜持續了幾秒鐘。

    直至呆住的張意終於反應過來,他驟然用力,一下將身旁的人推開:「先生……先生,您怎麼早到了?!」

    杜宴禮還沒有說話,一道壓抑著怒火的笑聲響在走廊里。

    「呵呵,怎麼早到了?當然是來捉姦的啊!」

    說話的人從走廊盡頭走到兩間更衣室中間了,他徑自來到漂亮男性身前,拍了拍對方臉頰,輕佻說:「別人和我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我一個人是真的滿足不了你,所以才讓你在被我包養的時間裡還拿著我的錢去養另外一個小白臉……但是你找誰不好,非要找一個同樣被人包養的傢伙?」

    這人出來以後,見鬼一樣的表情就從張意臉上一路傳遞到奶油小生臉上。

    杜宴禮順勢看了一眼過來的人。

    對方樣貌出類拔萃,眼睛如同星辰一樣明亮,其中充滿放肆與風流。但是現在,那雙明亮的眼睛里蓄滿了燒灼的火焰,這火焰似乎將他的臉都點亮了。

    杜宴禮認出對方了。

    單引笙,MUSES少東家,一個國際範圍的高奢品牌的現任管理者。

    本來平靜的杜宴禮終於詫異了。

    他包養對象的出軌對象,也是別人的包養對象?

    「引……引笙?」奶油小生結結巴巴,說的話居然也和張意差不多,「你,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嗎?」

    雖然頭頂一抹綠,單引笙依舊保持儀態:「我要是不去出差,怎麼能看到這麼有趣的一幕?你們亂搞就亂搞,哪裡亂搞不好,還要刷了我的卡,在我的更衣室里亂搞……是不是這樣能讓你覺得更加興奮?」

    奶油小生的臉有點掛不住了:「引笙,你在說什麼,這一切都是誤會!」

    單引笙一笑:「是嗎?」

    情人的金主找來了,這也是張意第一次知道和自己在一起的情人背後還有一個老闆,但現在的他顧不上這些。

    他急匆匆來到杜宴禮身前,還想解釋。

    趕在對方出聲之前,杜宴禮先說話。

    現場的情況有點混亂,一瞬的驚訝之後,他決定趁早離開,也趁早解決張意。

    他沖對方禮貌頷首,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張先生。」

    他並不生氣,因為他從來沒有對包養對象投放感情。

    張意也好,其餘所有的包養對象也好,對他而言都只是一份兼具權利與義務的合同而已,他貫徹這一點,也要求所有自願簽下他合同的人認清這一點。

    這一客氣的稱呼如同一潑冷水,將張意發熱的腦袋澆涼的同時,也將張意的所有解釋堵在了喉嚨里。

    他了解這個人。

    杜宴禮是一個大方有情趣的人,更是一個極其冷酷極其分明的人。

    在一起的時間裡,杜宴禮除了給他錢以外,更讓他明白了很多為人處世的手段……所以當杜宴禮表現出公事公辦的客氣之際,最好不要再糾纏對方了。

    任何難看不得體的垂死掙扎,都只會讓糟糕的情況更加糟糕。

    張意冷靜了。

    他停在杜宴禮兩步之外,無比清晰地意識到兩人再也沒有後續的可能了。

    這個瞬間,無數情感湧上他的心頭,化作充塞氣管的棉絮,一路堵到他的喉嚨口,讓他眼眶有點發熱。

    他方才意識到自己居然一點也不想結束這段並不正常的關係。

    可此時此刻,他所能做的,僅僅是沖對方深深鞠躬,所有複雜的情感,眷戀不舍,後悔痛苦,都再沒有表現於另外一人面前的資格和機會了:「非常抱歉,杜先生,我做出了不當行為,破壞了我們的合約規定。」

    杜宴禮對深深鞠躬的張意伸出手:「不用這樣,張先生太客氣了,我們之前的合作非常愉快。」

    儘管萬分不舍,張意還是直起了身,他微紅眼眶,與杜宴禮握手道別,既代表為期半年的包養合同到此結束。

    張意清醒的同時,隔壁更加混亂。

    剛入娛樂圈的小明星因為傍上了單引笙,一路順風順水成了流量小咖,粉絲狂熱的追捧讓他輕狂起來,他鎮定自若對單引笙說:「引笙,你真的誤會了,我和他的關係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單引笙再笑了一聲,這一次是冷笑。

    一疊照片被單引笙掏了出來。他隨便一灑,照片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四下飛散,上面全是小明星和各色男女的親密照片。

    「不是我想象的那種關係?那這些是什麼?這些呢?」

    翻飛的照片籠罩小明星,小明星頓時慌亂,慌亂的他本能為自己辯解:「引笙,你真的誤會了,娛樂圈中的大家都比較nice,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見面擁抱親吻都很正常,就像國外的貼面吻一樣,都是禮節……而且這事情引笙你不是也在做嗎?我從來沒有表示反對……」

    單引笙捏住了小明星的下巴。

    劇痛讓小明星驚呼一聲。

    風流放肆的男人眯起眼睛,一字一頓:

    「我不止和別人擁抱親吻,還和別人上床□□做的事情,還可以當著你的面這樣做。但你不行,你能做的事只有兩件,我讓你脫衣服你就脫衣服,我讓你穿衣服你就穿衣服……如果你做不到,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用了我的給我還回來,怎麼樣?」

    單引笙是認真的!

    意識到這一點的小明星徹底慌了。

    他連忙抓住單引笙的手,將表情和姿態統統調整到最可憐的一面,哀求對方:「引笙,你不要這樣,我原本不敢說,但是他們強迫我,他們勾引我……我本來想和你說的,但是我不敢……對不起,我不敢,你花了這麼多錢幫助我,我想我變得有用一點,對不起,對不起……」

    當演員的,戲果然比正常人更多一點。

    單引笙冷漠地將目光從小明星身上挪開,他看向杜宴禮。

    他知道對方,就在這次調查之中知道的。

    一個和自己一樣倒霉的被綠總裁。

    杜宴禮和綠了自己的人的握手刺激到他了,他對杜宴禮笑說:「杜先生,你就這樣走了?你養著的人給你戴了一頂這麼大的綠帽子,你反而和他握握手,哥兩好?」

    戰火忽然燒上身,杜宴禮微微納悶,掃了單引笙一眼。

    你們兩個鬧就算了,我還沒有指責你破壞公共場所的安靜,你反而扯上了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