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47.第四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47.第四十七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購買比例不足70%請在48小時后閱讀如果有其他需要,他會離開辦公室,前往提供服務的地方。

    杜宴禮坐在位置上。他將頭後仰,輕輕閉上眼睛,進行短暫的休息。

    今天是個意外。

    為了不讓這種意外二次發生,他的合同應該針對這種情況做出預防。

    杜宴禮思考自己過去擬定的合同上的漏洞問題。

    想了片刻,他的思維又發生了轉移。

    休息的時間裡,他放鬆自己,並不將思維拘束,任由思維自由行動。

    MUSES的少東家似乎時尚嗅覺非同一般,業內都看好MUSES公司在這個少東家手上再進一步。

    但通過中午的那一面分析,單純從商業角度來看,對方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合作對象,他太過衝動,更加隨性,而且毫無計劃。

    思維剛剛轉到這裡,門就被輕輕叩響。

    外頭響起秘書的聲音:「杜總,既然您先回來了,那我向您彙報一下接下去的行程。」

    杜宴禮張開了眼睛。他精神很好,眼裡沒有任何疲憊。

    他對門外說:「進來。」

    秘書小姐抱著文件進來了。

    她聲音甜美,態度端正,工作專業,直接開始彙報今天的剩餘行程:

    「杜總,下午兩點半開始的會議已經和您溝通過了,會議的計劃是二十分鐘,將在兩點五十結束。而後您將前往一項政府工程,參加工程完畢的剪綵典禮。剪綵典禮之後,您還有一個視察工作要完成……」

    她說完了下午所有的行程之後,打開文件夾,將一份合同遞給杜宴禮。

    「到了晚間,您要參加一場慈善宴會,在這場慈善宴會結束之後,我們會和MUSES的負責人進行這份合同的最後商談與簽署。」

    杜宴禮突然打斷秘書的話:「MUSES負責人,單引笙?」

    秘書小姐:「是的。」

    剛剛才說不和單引笙合作,就接到一份MUSES的合同,打臉來得好像有點快。杜宴禮眉頭擰了個尖,翻開眼前合同,掃了一眼。

    參謀團對這份合同綜合利益評估:最高。

    預算部門對這份合同投入的估值與未來收益的估值:優秀。

    杜宴禮:「……」

    秘書察言觀色,適時提問:「杜總,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杜宴禮決定排除個人喜好,相信專業團隊:「沒事,就按行程來。」

    位於街角的咖啡館大門被推開,叮鈴鈴的鈴聲一下響在室內。

    高挑的平胸美女走進室內,水泥牆壁,古老吊扇,金屬桌椅,工業風格的咖啡館一下呈現視線之中。

    她在這家沒有客人的咖啡館左右環視一圈,很快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她走近對方,掛著公式化的微笑,叫到:「單總。」

    單引笙正橫躺桌面。

    這家咖啡館被他包了下來。

    他雙手枕著腦袋,單腿曲起,懶洋洋一撩眼皮:「什麼事?」

    出現咖啡館中的美女是單引笙的秘書,名叫許婭。

    許婭打開手中文件夾,將夾在裡頭的七張照片呈現單引笙眼前。

    她盡量優雅,假裝自己並沒有在干拉皮條的事情:「單總,按照您的吩咐,我去娛樂公司一趟,拿了有這個意向的人的照片,您看看滿意不滿意。」

    單引笙沒有坐起來,僅僅扭了一下臉,挑剔地看著秘書手中的照片。

    頭戴綠帽已成既定事實,小明星那邊他也打了招呼,全面封殺。

    剩下的就是彌補挽回他糟糕的心情了。

    一段糟糕的包養關係最好用另一段美麗的包養關係抹消。

    他決定再次挑選一個乖巧懂事,足以撫慰自己受創心靈的人來養。

    單引笙瀏覽照片的時候,許婭趁機說話:「單總,你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之後,下午的行程就該開始了。」

    單引笙漫不經心:「不去。」

    許婭:「但您之前和人約好……」

    單引笙:「不去。」

    許婭閉嘴。

    單引笙掃了照片一圈,目光停在第三張上。

    照片里的人有點意思,他皮膚奶白,面孔稚嫩,生就一副乖巧可愛的模樣,正是單引笙想找的那個風格。

    「他還不錯。」他總算坐直了,敲敲第三張照片,「就他了。」

    對方現在的心情好像不錯,一直緊繃的臉總算鬆開了。

    許婭再接再厲,決不放棄:「單總,還有兩件事。」

    單引笙:「什麼?」

    許婭:「今天晚上有個舉辦於游輪上的慈善酒會。」

    單引笙漫不經心:「哦?然後呢?」

    許婭:「酒會之後,我們還要和杜氏企業簽訂一份合同,杜氏企業的負責人也會到場。」

    單引笙心不在焉:「就這樣?」

    許婭:「就這樣。」

    「好了,我晚上會去。」單引笙說著,跳下了桌子,「你把他也帶去,整理整理,他的造型太土了。」

    許婭:「可是單總,晚上的酒會比較正式……」

    單引笙渾不在意:「所以?」

    許婭微笑:「沒有所以,單總,晚上見。」

    隆冬時節,天色早黑,夜幕之下,天上的星同地上的燈,一起點亮一個繁華世界。

    單引笙新的包養對象叫白余。

    當他帶著白余和許婭一同上船的那一時刻,無巧不成書,杜宴禮也從隔壁舷梯走上游輪。

    燈火霓虹,衣冠筆挺的總裁老闆攜帶夫人或女伴,穿行來往。

    上船的杜宴禮正和別人打招呼,他嘴角的笑容很淡,似乎一陣風也能將其颳去。

    接著他看見了單引笙。

    風還沒來得及將他的笑容颳走,他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

    水面之上,夜風在吹。

    燈光照著水光,水光躍上人面。

    粼粼水光之中,杜宴禮再一次遇到了單引笙。

    一個下午的時間,這個人的身旁又站了一位新人,這點而言,動作很快。

    杜宴禮沖單引笙頷首,旋即一步不停,同他擦身而過。

    江水將衣香鬢影、貴客來去的甲板拓印,這一幕輝煌,成了水中的模糊圖案,經風一吹,如霧聚散。

    周圍的人影燈光全做了前方人的背景。

    單引笙陷入再見杜宴禮的震驚之中,他直直盯住杜宴禮,用目光送對方遠去,直至對方被來來往往的與宴者徹底擋住,他才收回目光,轉對許婭說:「你沒有告訴我杜宴禮也會來這場酒會。」

    許婭臉上微笑,心中國罵:「單總,我說了。」

    單引笙:「算了,沒說就沒說,宴會這麼大,我也不一定碰得上他。」

    一個下午過去了,單引笙已經冷靜多了。

    他不再像中午那樣衝動了,他意識到自己和杜宴禮其實並不是敵人。

    畢竟綠了自己的,只是杜宴禮的包養對象,而不會杜宴禮。

    杜宴禮和我沒有衝突,也不敵對,我中午對杜宴禮的所作所為確實十分失態,他十分無辜。

    單引笙告訴自己,但他心緒依然浮動。

    綠帽陰影畢竟不是這麼容易消散的。

    單引笙決定轉移注意力。他轉向白余,攬著對方,微微笑著的同時,若有所指,「寶貝,好好聽話,回頭你想要什麼都有,明白嗎?」

    白余乖乖點頭:「我明白,單總。」

    單引笙獎勵性的親了人一口,摟著白餘一路向前,加入這場燈火輝煌的酒會之中。

    明月黑夜,水浪正在拍擊巡遊江面的游輪。

    沙沙的水浪聲夾雜於回蕩船艙的音樂中,是這首悠揚鋼琴曲的最佳伴奏,一些客人與女伴踩著音樂的節拍,迴旋於宴會的舞池之中,音符翻飛裙擺,暗風悄送香意。

    舞池之外,杜宴禮正與眾人交談。

    整整一圈人將他圍住,他是宴會的核心,每個人都圍在他的周圍,想要獲得他的感情,或者獲得他的金錢。

    但杜宴禮並不對此反感。

    在眾人從他身上尋求投資的時候,他也在眾人身上尋找資訊。

    一切都是等價交換。

    氣氛和諧的對話大概持續了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之後,杜宴禮覺得這一次的交談可以結束了。他向眾人舉杯,用一次碰杯飲酒打斷了大家的討論,而後脫離包圍圈。

    他決定單獨休息一下。

    他已經物色好了休息的地點,就在船艙之外的甲板上。

    冬日的甲板沒有人影。前面水浪聲聲,冷風徐徐,背後則是隱隱約約的光與熱鬧,兩相對比,額外有趣。

    杜宴禮在甲板的觀景位置坐了下來。

    冷風嗚呼,剛才撫面,就有吼聲夾在風中,自身旁傳來:

    「我早就告訴過你別打電話了,我已經被單引笙包養了,他人傻錢多,你等兩個月,別說現在欠的,多給你一倍也行!」

    杜宴禮:「……」

    等等,怎麼又是和單引笙有關的事情?

    正思考之間,旁邊又傳來一道聲音。

    這一次,說話的是船上的侍者,侍者就站在杜宴禮身旁,驚訝道:

    「先生,您怎麼坐在這裡?晚上風大,需要我給你拿一頂戶外傘擋風嗎?」

    杜宴禮一穿上衣服,單引笙就驚呆了。

    他勸杜宴禮:

    「你不要這麼糟蹋自己,我們可以有更時尚的保暖方式……」

    「你的設計師呢?從來沒有對你這個造型提出反對意見?」

    「要不然我們去室內釣魚場吧?或者去泡個溫泉什麼的?」

    杜宴禮懶洋洋不說話。

    魚兒還沒上鉤,一隻麻雀先落下來,扒著你的耳朵嘰嘰咋咋了。

    單引笙還在說話,他真的有點無法接受杜宴禮的造型:「萬一被你合作夥伴看見呢?」

    杜宴禮隨口回答:「這裡不會有我的合作夥伴。」

    單引笙脫口而出:「難道我不是你的合作夥伴?」

    一句話落,四野更靜。

    單引笙發現杜宴禮看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跳加快,屏息凝神。

    他期待著杜宴禮的回答,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對方回答什麼。

    厚重大衣上的軟毛遮住了杜宴禮的表情。

    這讓杜宴禮擁有了比單引笙更為充裕的空間。

    對方看不見他的面容與表情,他卻能夠看清對方的面容與表情。

    單引笙眉梢揚起,那是雀躍的弧度。

    他的眼睛光芒璀璨,藏著同樣的歡騰。

    單引笙的話並不露骨。

    單引笙眉眼中不期然流瀉出來的情緒比他的話語露骨很多。

    杜宴禮微微皺眉。

    他對此並不習慣。

    他感覺自己正在被步步緊逼。

    單引笙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杜宴禮的回答。

    他揚起的眉頭掉了下去,那些隱隱約約的雀躍和歡欣消失了,這時候又一陣風過,凍得單引笙抖了一下,他有點受不了,不由往杜宴禮那邊湊了湊。

    一湊過去,他就發現杜宴禮的衣服真的很暖和……

    水中的浮標開始一下一下的擺動,眼前的視線也一點一點晃動。

    杜宴禮轉過頭,看單引笙抱著自己的手臂,扯一下,又扯一下,看著正試圖和他的大衣進行最親密的接觸,最好能直接鑽進他的懷裡來。

    杜宴禮就有點費解,冷了為什麼不去車上穿衣服?

    他提醒單引笙:「車上還有一件大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