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40.第四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40.第四十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購買比例不足70%請在48小時后閱讀杜宴禮看了頭條一眼。

    星露會所,單引笙,三角戀。

    從頭到尾都沒有自己什麼事。

    他滿意地點點頭,平常的公關費沒有白給。

    一份豐盛的早餐結束既代表工作開始。

    財團的其他人員有各種各樣的法定節假日,但對他而言,節假日沒有太多的意義,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他手上的種種項目是是否結束,何時結束,又有什麼新的項目要在哪一天開始。

    杜宴禮並不在意節假日。

    但星期天畢竟不同。

    杜氏財團曾經的掌門人,他的爺爺如今就住在城郊山莊之中。

    所以無論多忙,每星期的星期天,杜宴禮都會在下午三點結束自己的行程,而後坐車前往城郊山莊,和爺爺家庭聚會,共進晚餐。

    位於城郊的山莊建於半山坡上,前環水后靠山,周圍種滿植株,春夏時節,滿山翠意,繁花遍野;秋冬時節,丹楓如火,火后蕭瑟,都有意趣。

    而這棟佇立四季之中的山莊,上下共有四層,門廳寬闊,廊柱聳立,於林木森森之中寬敞莊嚴,富麗堂皇。

    杜宴禮到達之際,天色已暗,山莊亮起了燈,主人正在餐廳。

    一樓的餐廳里擺了一張長長的桌子,共有十二個位置,也許這蘊含著當時設計房子的人一點美好的期盼:闔家團聚,子孫滿堂。

    但現實總不如想象。

    十多年了,這一張桌子中坐著的也只有兩個人。

    爺爺,杜宴禮。

    杜宴禮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意外而身亡。

    那一次以後,杜宴禮就只和爺爺一起生活。

    小時候,他和傭人一起生活,爺爺大多數時候不在家中,但是每周日的晚上會和他一起吃飯,並在吃完飯後了解他這一周的生活與學習。

    等到大了,他接過杜氏財團,他和爺爺的情況就發生了對調,他會在每周日的晚上回到山莊,和爺爺一同吃飯,並在吃完飯後將公司的事情簡單同爺爺交流。

    餐廳很安靜,主人沒有說話,陸續將菜肴端上桌子的傭人也小心翼翼,唯恐弄出點聲響引人側目。

    四下靜悄悄的,連咀嚼的聲音都似有若無。

    從小到大,杜家的餐桌上都沒有聲音,沒人會在吃飯的同時說話。

    一頓晚飯之後,杜宴禮和爺爺基本同時放下筷子。

    接著杜宴禮從位置上站起來,去扶坐在主位上的爺爺,準備出門散步。

    這也是杜家多年的既定節目。

    每周日的晚餐之後,他們會散半小時的步,一周所有的交流就都在這半個小時中結束,然後爺爺會去做自己的事情,杜宴禮也並不會留在山莊之中過夜,他同樣回家,繼續自己的事情。

    當杜宴禮扶著爺爺站起來的時候,老人突然開口:「宴禮。」

    杜宴禮:「爺爺?」

    被他攙扶著的老人頭髮斑白,面容方正,一雙眼睛如同虎目,不怒自威。但歲月不饒人,如今他的面孔已被皺紋覆蓋,而覆蓋在他臉上的皺紋,又為這話少的老人再添嚴肅與冷酷。

    爺爺:「有件事要你去做。」

    他說著,讓傭人將報紙拿來。

    報紙被傭人遞給杜宴禮面前。

    杜宴禮接過看了一眼,熟悉的日期熟悉的標題。

    身旁,爺爺言簡意賅:「去教教這個孩子,把他身上的壞毛病都改過來。」

    杜宴禮:「單引笙?」

    爺爺:「是他。」

    杜宴禮:「……」

    杜宴禮:「???」

    震驚一下子就擊中了杜宴禮!

    但不是因為單引笙這個這兩天經常刷屏的名字再度出現,而是因為爺爺居然會向他提出私人要求。

    這還是杜宴禮有記憶以來的頭一次。

    杜宴禮情不自禁問:「爺爺,您認識單引笙的家人?」

    杜爺爺:「認識。」

    杜宴禮又問:「是和單引笙的爺爺認識嗎?」

    杜爺爺:「沒錯。」

    杜宴禮:「爺爺,您和對方爺爺關係很好?」

    杜爺爺冷冷看了杜宴禮一眼,他不高興說:「你話越來越多了。」

    大概普天之下也只有自家爺爺會覺得自己話多。

    對外人而言,杜氏財團前後兩任掌控者可能都鑲嵌有許多光環,暗藏了很多神秘,但對這一對祖孫而言,另外一個人的定義非常簡單。

    我的爺爺嚴肅且不愛說話。

    我的孫子勉強還算成功。

    對於相依為命生活了這麼多年的爺爺,杜宴禮還是有本事搞定的。

    他說:「爺爺,你和對方爺爺的關係決定我將花多少精力去矯正單引笙的壞毛病。」他頓一頓,又說,「過去爺爺總教導我投資和回報需要成正比,我相信爺爺能夠理解我的決定。」

    杜爺爺看了杜宴禮一眼,虎目之中寒光凜凜。

    杜宴禮平靜回視,才不退縮。

    兩分鐘后,杜爺爺先一步挪開目光,生氣道:「哼,和那老頭關係還不錯。」

    杜宴禮明白了。

    他對爺爺說:「我會做好這一件事情的。」

    這話落下,一老一少再度進行之前被打斷的事情。

    杜宴禮扶著爺爺往外走,進行今夜的散步。

    夜風在兩人身側刮過,杜宴禮將公司最近比較重要的項目簡單告訴爺爺。

    沒有太多的親昵。

    也沒有人會問對方是否吃得好睡得好身體好。

    這樣的相處在外人看來,說是祖孫,更像上下級。

    但這只是這一對祖孫的相處習慣而已。

    從小時候開始,杜宴禮每周末見到爺爺,爺爺永遠只問他的學習情況,只看他的規矩禮儀。

    至於生活的上的情況,冷了熱了吃得好不好怎麼生病了這類的話,他從來沒有從爺爺嘴中聽見過。

    七歲以前,杜宴禮以為爺爺對自己毫不關心。

    後來他發現這並非冷漠,爺爺只是認為,一切屬於生活上的雜事都不需要費心,這些全該由傭人幫他解決。他理當過得很好,如果不好,就該把這一批傭人全部撤換。

    那些傭人所不能教導的事情,才是值得費心值得檢查的事情。

    無論最初怎麼想的,杜宴禮後來都認同了爺爺的思維。

    他在長大之後延續了這個習慣。

    在和爺爺相處的過程中,他只說更為重要的事情,既杜氏財團的發展情況。

    至於生活上的瑣碎,這應該全由照顧傭人負責。

    這些傭人定時向他彙報,他定時檢查,一旦發現有疏漏的地方,就將傭人撤換取代。

    過去的杜宴禮從不認為這樣的相處有問題。

    但今天發生的事情給杜宴禮敲了一個警鐘。

    這是爺爺第一次為了別人的事情要求我,他們關係匪淺,爺爺也承認了這一點——而我居然從始至終都沒有發現這件事。

    一邊散步,杜宴禮一邊在思考。

    也許我的思路應該轉變,我不能只和爺爺說公司的事情,當我和爺爺說私事的時候,爺爺也會慢慢和我說私事。

    杜宴禮從最簡單的話題切入:「爺爺,您最近身體怎麼樣?」

    杜爺爺看了杜宴禮一眼,他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臉上全是不要沒話找話的不滿:「公司已經沒事了?沒事了你就回去吧。」

    杜宴禮:「……」

    失敗總是來得措不及防。

    杜宴禮的家庭有杜宴禮的寂寞,單引笙的家庭有單引笙的煩惱。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周日晚上就變成單家的家庭聚會,單引笙的爺爺奶奶,單引笙的爸爸媽媽,已經嫁人生孩子的姐姐一家,包括單引笙都必須準時回家,吃飯看電視進行家庭活動,最後再在家中睡上一覺,然後再走。

    單引笙其實挺煩這樣的家庭活動的。

    因為這種家庭活動無論以什麼樣的開頭展開,到最後,都會在他媽媽的指責和哭訴之中變成他的批判大會。

    但我又做了什麼呢?我只是太過熱於助人,不忍心拒絕那些想要和我在一起同齡人而已,順便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幫助他們,實現他們的夢想。

    僅此而已。

    單引笙覺得自己真的非常無辜了。

    但顯然,在這一點上,他和他媽從來沒有達成共識過。

    單家也沒有吃飯不說話的習慣,還吃晚飯的時間裡,單媽媽又針對昨天的新聞車軲轆起來了:「笙笙啊,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媽不是不開明,你喜歡誰就喜歡誰,媽媽不干涉。但媽媽不干涉,不代表你可以隨便亂搞啊——」

    「外婆!」單引笙的小外甥正是三四歲活潑好動的時候,他自己吃個蒸蛋,好奇問,「什麼叫做亂搞?」

    滿桌安靜。

    單引笙受不了地喊了一聲:「媽,孩子在呢!」

    單媽媽冷哼一聲:「你也知道孩子在,你姐姐孩子都有了,你做舅舅的,不能給你外甥做個好榜樣嗎?」

    她依舊指責單引笙,但到底沒有再繼續之前的話題。

    飯桌一時安靜。

    就在單引笙鬆了一口氣,覺得好歹能把這餐飯給安安穩穩吃完的時刻,坐在桌子主位上的大家長發話了。

    單爺爺說:「好了,這事以後不用再說了。」

    單引笙心花怒放:「爺爺你最好了,還是爺爺你開明——」

    單爺爺接著說:「你說了這麼多年也沒見他改,可見這個方法一點效果也沒有。我已經拜託老朋友替笙笙找來一個最優秀的青年帶帶笙笙,把他的臭毛病都改掉了。」

    這話一出,滿桌子的人都愣住了。

    單爸爸最快反應過來:「爸您說的老朋友,是杜家的那位老爺子吧?」

    單爺爺矜持的「嗯」了一聲:「就是那個老傢伙。」

    單媽媽細細思量,也贊同了:「那位老爺子的孫子沒得說,一表人才潔身自好,去年還是全國十大企業家之一,性格也十分嚴謹,一整個大財團在他手中也沒見出現什麼漏洞,適合帶帶笙笙。」

    單引笙簡直呆了。

    他看著這些人,恍惚以為自己今年不是二十五歲,而是十五歲或者五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