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34.第三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34.第三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購買比例不足70%請在48小時后閱讀他對單引笙做了個手勢:「我們車裡說。」

    他說完了,率先坐進車子中。

    單引笙跟著進入。

    兩人坐在後座,中間是一張實木小桌子。

    杜宴禮將手放在桌子上,輕輕敲擊,他在思考接下去的對話要怎麼進行。

    杜宴禮沒有說話,單引笙也沒有說話。

    他的目光先停留在杜宴禮的手指上,接著又溜到杜宴禮的手腕上。

    他的手突然覆蓋了杜宴禮的手腕。

    杜宴禮抬起了眼。

    單引笙莫名心虛,立刻解釋:「你手腕上還有傷口呢,照片都拍完了,還不把手錶拿下來?」

    杜宴禮從單引笙手掌之中拿回了自己的手。

    他脫下手腕上的金錶。

    脫下的同時,他在思考:單引笙究竟是意識到自己心中的感情,正對我步步緊逼;還是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心中的感情,只是本能地進行進攻呢?

    感情問題永遠值得深思。

    杜宴禮切入正題:「為什麼改變主意?」

    單引笙:「你就這麼確定我會解約?」

    杜宴禮反問:「你不會嗎?」

    單引笙:「我說我不會的話,你會讚揚我有契約精神嗎?」

    杜宴禮只掃了單引笙一眼。

    這一眼洞徹人心。

    單引笙投降:「好吧,我原本確實想要和你解約的,但是經過我仔細思考之後,我發現你教的東西還蠻有用的,你這個人也挺有本事的,而且我覺得……」

    他猶豫片刻,將那句很奇怪的「我覺得你對我還挺好」的話給吞回去。

    他就含混的說:「反正我沒打算撕毀合同,怎麼,你打算撕毀嗎?」

    一句話落,單引笙頓時意識到只要杜宴禮想,他還真能撕毀合同。

    他連忙再補一句,善用激將:「怎麼,我作為被包養的那個都還沒想解約,你作為包養者,這就想跑了嗎?」

    杜宴禮:「如果我想解約,你正該反思一下自己究竟哪裡讓我不滿意了。」

    單引笙:「……」

    杜宴禮:「不過我暫時沒有這個想法。」他一頓,笑道,「畢竟如果我解約,你肯定會回去對家人說,我做事做到一半跑了。」

    單引笙:「……」你又知道我想說什麼了,好吧,我確實想要這樣說。

    杜宴禮再問:「你真的考慮好了嗎?」

    單引笙正想說話。

    但杜宴禮抬手阻止了他。

    杜宴禮聲音平緩,低沉輕柔。

    他對單引笙說:「回答我之前,你最好仔細想想,合同之中我們的約定。我們確實不上床,但不上床並非萬能的護身符,這隻意味著除了上床以外,我能對你做任何事情,而你不能拒絕……」

    「你再想想,你對這份合同的訴求是什麼?你覺得你有必要,始終堅持,直到結尾嗎?」

    單引笙並沒有認真傾聽杜宴禮的話,他的目光全被杜宴禮的面孔吸引了。

    說不清楚對方此刻和平常有什麼不一樣。

    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好像再往前一步,恐怕失足,將掉深淵。

    可並非所有人都害怕深淵的。

    這種危險的感覺反而刺激了單引笙,讓他升起一種即將蹦極似的興奮和期待。他犀利地對杜宴禮說:「想解約的是你不是我。我不解約,如果你想要解約的話——我就回去對爺爺說,你做事半途而廢。」

    這句威脅還是說了出來。

    雖然孩子氣,但沒辦法,誰讓這威脅好用呢。

    杜宴禮笑了:「好吧,尊重你的意思,我們不解約。」說出這個詞的時候,他的思維已經自動轉移到了合約上邊,「下一次課題的關鍵詞我已經和你說過了,是『迎合』。」

    單引笙:「我要怎麼做?」

    杜宴禮:「這個概念由你主動,由我評分。」

    單引笙明白了:「也就是說我要先了解你,然後再討好你?」

    杜宴禮:「簡單概括的話,確實如此。」

    單引笙沉吟起來:「既然如此……我們是不是該住在一起了?」

    杜宴禮:「理由?」

    單引笙給出理由:「便於我仔細地觀察你。」

    杜宴禮:「理由不夠充分。」

    單引笙給出第二個理由:「快速推進教學進程有助於合約的提早結束,早結束,早解放。」

    杜宴禮很懷疑對方內心的真實想法。

    但這個理由確實正當且充分。

    哪怕之前並沒有將包養對象帶回家的習慣,杜宴禮還是答應對方:「可以。我的規矩你已經知道了。」

    單引笙想到杜宴禮的作息時間,提出疑問:「我能自帶傭人給我做飯嗎?」

    杜宴禮:「可以。」他又補充,「遵守我規矩的傭人。」

    單引笙:「那算了,為了不吃冷盤冷飯,我還是同樣遵守你的規矩,早睡早起好好工作吧……」

    交談到這裡,差不多可以結束了。

    單引笙自動自覺從杜宴禮車上下來。

    這時候他也不急了,反正晚上他就搬進杜宴禮的房子。

    杜宴禮總歸是要回來睡覺的,有什麼事,那時候再說。

    司機機靈精明,從遠處走回來,坐進駕駛座,準備開車。

    車子啟動,將要離開之前,杜宴禮按下車窗,彷彿不經意說了一句:「引笙,你會和包養對象談戀愛嗎?」

    單引笙彷彿聽到什麼笑話一樣笑起來了。

    他說:「你在考我?我幹嘛要和包養對象談戀愛?能夠用錢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涉及感情?」

    「那就好。」杜宴禮輕輕頷首,「我也不會。」

    說罷,賓利遠去。

    杜宴禮坐在車中,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當天晚上,單引笙就住進了杜宴禮的家。

    他不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他開著明黃色的超跑,如同一束閃電般飛馳到杜宴禮的家門口。

    這不過是個開頭,在他身後,還有兩輛大卡車,一輛卡車裝著他的衣服飾品床單被罩等等用具;還有一輛卡車裝著窗帘傢具地毯各種擺設。

    而後單引笙從跑車上下來。

    他倚在跑車的車門上,先指揮著后兩輛卡車上的工人將東西往屋子裡搬,再往房子里走,路過傭人的時候順手將車鑰匙拋到出來迎接的傭人手中,說:「把我的車開去地下車庫。」

    傭人接住鑰匙,但不敢答應單引笙,無措地轉回頭,先行請示杜宴禮。

    雖然主人在事業上非常成功,但或許因為主人的性格緣故,這座別墅其實十分清凈,連客人都沒有招待過兩次,更遑論像單引笙這樣大張旗鼓地登堂入室。

    單引笙來到杜宴禮面前,先說話:「既然要長期在這裡住,我按喜好把我自己的房間布置一下,你沒有意見吧?」

    杜宴禮意見並不大。

    早在答應單引笙入住別墅的時候他就預料到這一幕了,單引笙這個人,有著想要打破一切的天性。

    而我……

    杜宴禮承認了。

    而我也不會拒絕。

    從單引笙的身份來講,這不是一個很過分的要求,對我也不是一個很敏感的改變。

    畢竟單引笙不同過去那些包養對象。

    他們的合同複雜許多,關係也是全新且頗具挑戰的。

    等周末了我真該跟爺爺彙報一下。

    讓他了解到他吩咐的這項任務有多麼費時費力。

    杜宴禮暗自想著,和單引笙說:「你可以改變你的房間。擁有地下車庫的兩個位置;你可以帶你的傭人過來,但是出現在這棟別墅里的所有傭人都需要服從我的管家的指揮。」

    說著,杜宴禮口中的管家出現在了單引笙面前。

    那是一個西方面孔的中年男性,他彬彬有禮地對單引笙一鞠躬,一口流利的中文:「單先生好。」

    單引笙很驚異了。

    他漫不經心一頷首:「你好。」然後再轉對杜宴禮,「都不讓傭人留在家裡的你居然還有管家?」

    杜宴禮反問單引笙:「不找專業人士難道依靠我親自吩咐嗎?這和我不喜歡家裡留人沒有衝突。」

    單引笙還有一點疑問:「但你的作息對傭人也太不友好了吧,上午五點半起床,他們要多早來到這裡,地鐵都沒這麼早開吧?」

    杜宴禮:「我在這裡又不是只有一套房子。」

    壕。

    這才是真的不動聲色輕描淡寫在炫富!

    單引笙沖對方豎了下大拇指。

    杜宴禮將話題扯回原處,有關單引笙入住這裡的應當遵守的規矩,還有兩點:「不要把私人物品放到客廳,不要帶朋友來到這裡……」

    單引笙:「你要聽我說實話嗎?」

    杜宴禮:「嗯?」

    單引笙:「作為一個總裁,你好像有點小氣了。居然還不讓我在客廳放兩樣私人物品?」

    杜宴禮:「防範於未然。」

    單引笙:「防範什麼?」

    杜宴禮:「防範你把我的客廳改得一塌糊塗。」

    單引笙噗地一聲就笑了:「我才不會,我最多……」他溜了一眼客廳,「嗯,給你搞一個專業級別組合音響,再給你搞一個很具有藝術美的巨大雕像!」

    我就知道。

    杜宴禮淡定想。

    他結束了今晚的話題,轉身離去:「差不多就這樣了。」

    「杜先生——」背後傳來單引笙的聲音。

    杜宴禮轉頭看去。

    單引笙靠著吧台前,拿了杯酒向他遙遙一舉。

    燈光照亮他半邊臉頰,他揚唇壞笑:「我買了鬧鐘,明天和你一起起床。」

    夜幕下垂,燈火漸滅。

    等滿地光芒暗了最後一盞,天空也亮出一線白光。

    新的一天和平常一樣,又有點不一樣。

    當杜宴禮出現在客廳的時候,本該只被鳥叫環繞的客廳居然充斥著鬧鈴的聲音。

    杜宴禮:「哪裡傳來的?」

    傭人看了一眼二樓:「好像是從單先生房間里傳出來。」

    杜宴禮:「去敲門了嗎?」

    傭人欲言又止:「敲了五分鐘……」

    敲了五分鐘鬧鈴還在響,顯然敲門沒有把單引笙弄醒。

    杜宴禮預料到了單引笙會帶來麻煩,沒有預料到麻煩來得這麼快。

    他上了樓,先敲敲門,果然沒有反應。

    他吩咐傭人:「拿一條熱毛巾來。」

    說罷,他打開單引笙的門,走了進去。

    裝飾一新的卧室充滿著現代風格,也充滿單引笙個人的喜好與氣息。

    杜宴禮沒有多看,一路來到卧室床前。

    卧室里開著地暖,溫度很高,睡在床上的人只蓋了一層薄薄的被子,被子還被他踢走了大半,他臉朝下趴著睡覺,床附近不止有一個鬧鐘,有三個。

    三個吵到客廳都能聽見聲音的鬧鐘還沒能將單引笙叫起來。

    杜宴禮一時竟有點驚嘆。

    他思索一下,撿了個鬧得最響的鬧鐘放在單引笙耳旁,在沉睡中的人突然不安隱隱醒來的同時,對單引笙說:「天亮了,可以起床了。」

    下一刻。

    單引笙突然翻身,一把抓住杜宴禮的胳膊,將杜宴禮朝拉去。

    猝不及防,杜宴禮向下傾倒。

    只聽「啪嘰」一聲,單引笙親了杜宴禮臉頰一口:

    「嗯……寶貝,來叫我起床?現在幾點了?」

    臉頰之上,柔軟一觸即分。

    杜宴禮:「……」

    他預料到了單引笙會帶來麻煩。

    就沒預料到,麻煩真的挺大的。

    他開始瀏覽昨日新聞。

    財經頻道沒有大事發生,娛樂頻道倒是有個新聞,單引笙又上頭條了。

    杜宴禮看了頭條一眼。

    星露會所,單引笙,三角戀。

    從頭到尾都沒有自己什麼事。

    他滿意地點點頭,平常的公關費沒有白給。

    一份豐盛的早餐結束既代表工作開始。

    財團的其他人員有各種各樣的法定節假日,但對他而言,節假日沒有太多的意義,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他手上的種種項目是是否結束,何時結束,又有什麼新的項目要在哪一天開始。

    杜宴禮並不在意節假日。

    但星期天畢竟不同。

    杜氏財團曾經的掌門人,他的爺爺如今就住在城郊山莊之中。

    所以無論多忙,每星期的星期天,杜宴禮都會在下午三點結束自己的行程,而後坐車前往城郊山莊,和爺爺家庭聚會,共進晚餐。

    位於城郊的山莊建於半山坡上,前環水后靠山,周圍種滿植株,春夏時節,滿山翠意,繁花遍野;秋冬時節,丹楓如火,火后蕭瑟,都有意趣。

    而這棟佇立四季之中的山莊,上下共有四層,門廳寬闊,廊柱聳立,於林木森森之中寬敞莊嚴,富麗堂皇。

    杜宴禮到達之際,天色已暗,山莊亮起了燈,主人正在餐廳。

    一樓的餐廳里擺了一張長長的桌子,共有十二個位置,也許這蘊含著當時設計房子的人一點美好的期盼:闔家團聚,子孫滿堂。

    但現實總不如想象。

    十多年了,這一張桌子中坐著的也只有兩個人。

    爺爺,杜宴禮。

    杜宴禮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意外而身亡。

    那一次以後,杜宴禮就只和爺爺一起生活。

    小時候,他和傭人一起生活,爺爺大多數時候不在家中,但是每周日的晚上會和他一起吃飯,並在吃完飯後了解他這一周的生活與學習。

    等到大了,他接過杜氏財團,他和爺爺的情況就發生了對調,他會在每周日的晚上回到山莊,和爺爺一同吃飯,並在吃完飯後將公司的事情簡單同爺爺交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