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32.第三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32.第三十二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

    杜宴禮從床上站直,提醒對方:「鬧鐘。」

    單引笙這才發現房間里還有鬧鐘在不停的響。他將這些鬧鐘逐一揀起,挨個關掉,最後把自己手機上訂的鬧鐘也給關了。

    做完這一切,單引笙也不由喃喃一聲:「四個鬧鐘就沒有叫醒我嗎?」

    杜宴禮不予置評。

    但清晨總算恢復了它該有的寧靜,準備熱毛巾的傭人也上來了。

    既然人醒了,這為對方準備的熱毛巾也沒有用了。

    他將其接過,拿著按了按自己的臉頰,順勢看一眼時間。

    比平常晚了五分鐘。

    他才向外走一步,背後又傳來單引笙的聲音。

    對方拖長聲音。

    「等等,宴禮,我剛才睡得迷迷糊糊的,是不是親了個人?還是我在做夢不太清醒……」

    杜宴禮側頭看了單引笙一眼。

    對方臉上正帶著些玩味的笑容,目光尤其在他手頭的毛巾上溜了一圈,其中藏有小小的挑釁。

    真是學不乖,還在挑釁我。

    杜宴禮想,但他旋即否認。

    不,也不能說學不乖,至少他不再直接突破我的底線,而是開始反覆試探我的底線了。

    杜宴禮用熱毛巾擦了擦手,隨後他走到單引笙面前,捏起對方的下巴,親了對方嘴唇一下,並在對方唇上留下一道痕迹。

    然後分開。

    他看向單引笙。

    這一眼眸光輕動,因為額外冷淡,所以額外魅惑。

    他說:「現在清醒了嗎?」

    單引笙徹底愣住了。

    有了這一出,接下去的早餐就安靜很多了。

    杜宴禮頗為滿意。

    所以在吃完飯後,他套上熨燙好的外套,拿過傭人遞來的公文包,對單引笙說:「我走了。」

    單引笙想想,回復對方:「一路平安,早點回家。」

    這就乖巧得有點讓人意外了。

    杜宴禮額外看了單引笙一眼:「你幾點上班?」

    單引笙:「……」

    一般我下午三點開始上班,下午五點結束上班。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對他爸都能說得理直氣壯的話面對杜宴禮,居然有點說不出口。

    他心虛表示:「我也差不多走了。」

    有了這句話,站在一旁的管家指揮傭人,將單引笙的車子也開出車庫。

    前方是杜宴禮的黑色加長轎車,後方是單引笙的明黃超跑。

    前後對比,鮮明醒目。

    傭人替杜宴禮開了車門,杜宴禮坐入車中。

    傭人也替單引笙開了車門,單引笙……

    單引笙還能怎麼辦,話都說出去了,他稀里糊塗坐上車,稀里糊塗開了車,還跟著前面的加長跑車跑了一段路,要不是開著開著,糟糕的路況將他堵得清醒起來,他差點跟著杜宴禮一同去了杜氏財團。

    還好還好。

    半道清醒的單引笙調轉方向,來到公司。

    等到了公司,上午七點半,員工都沒來幾個。

    只有很早到達公司的許婭目瞪口呆地看著他:「老闆?」

    單引笙:「你怎麼一臉見了鬼的樣子?」

    許婭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時間:「您怎麼出現了,現在才早上七點半?」

    單引笙懶洋洋靠在總裁椅上:「那又怎麼樣?我還不能早點來?」

    但這實在和你平常的習慣不相符合!

    許婭暗想,突然靈光一閃:「單總,你是被杜總影響了嗎?」

    單引笙:「……」

    單引笙掃了許婭一眼,涼颼颼說:「在我的辦公室說別家老總,我看你是不想幹了吧?」

    許婭:「……」

    我又說了什麼?

    我只是見您最近和杜總走得很近,還以為你們成了朋友……

    她就很無辜。

    單引笙將秘書打發出去了。

    來都來了,好像也只能開始工作了。

    單引笙之所以不像杜宴禮那麼忙,是因為他的工作比較單一,MUSES開拓市場的業務早被他老頭子安排給其他人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站在時尚界的巔峰,分析創造新的流行趨勢,審核並確保MUSES所有設計都審美在線。

    這對他的眼光有很大的要求,但對他的時間倒沒有太多硬性要求。

    他剛剛翻開最近送上來的策劃案,正要審核兩份,突然看見放在桌上的手機。

    他的手摸到了手機上。

    他點點手機屏幕,在開始工作之前,先給杜宴禮發一條簡訊:

    「到公司了嗎?明天是周六,也是跨年夜,你有什麼安排嗎?」

    簡訊發出,許久沒有迴音。

    雖然早有預料,單引笙還是有一點莫名失望。

    莫名失望之中,他又有了不服氣的想法,挑挑眉暗道:

    不管杜宴禮原本對跨年夜有什麼安排,哪怕是在加班,這安排現在都必須加上我了。

    理由就是——

    金主的好學生要「了解」金主,「迎合」金主。

    杜宴禮對跨年夜是有安排的。

    這一年的元旦假期正好趕上周六周日和周一,三天時間,假期可貴。

    他準備在周六的時候睡到上午八點再起床,然後閑適地在家裡呆上一天,晚上去看一場自己想看的電影。

    等到周日,依舊八點再起床,按照原定計劃回爺爺家吃個晚飯,彙報一下公司和單引笙的情況。

    至於剩下最後一天要幹什麼,暫時待定。

    計劃不錯。

    就是在周六的上午五點半,天還沒有亮,杜宴禮就被房間外頭的敲門聲驚醒了。

    黑暗裡,這回真的早起的單引笙一邊敲門一邊叫杜宴禮:「杜先生,起床了,五點半了。」

    杜宴禮:「……」

    單引笙:「宴禮,你還在睡覺嗎?說好的上午五點半起床呢?」

    杜宴禮:「……」

    單引笙:「宴宴,禮禮?你再不開門我就進去了?」

    杜宴禮:「……」

    杜宴禮在床上猶豫了還不到半分鐘,屋外就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緊接著,單引笙一路走到他的身旁。

    黑暗之中,他躺在床上,懶洋洋不想動,就撩了單引笙一眼。

    周圍灰濛濛的,光線很暗,連杜宴禮的面孔都陷於黑暗之中,看不分明。

    但不知為何,單引笙就是能夠感覺到杜宴禮遞過來代表不滿的眼神。

    對方看起來還有點困。

    單引笙小心了一些,放輕聲音:「嗯……你今天不想這麼早起來嗎?」

    你不準進我的書房,我的卧室。

    你又犯規了。

    杜宴禮這樣想著。

    他本該起床好好提醒提醒單引笙。

    但是難得的周六。

    難得的休息日。

    太困了。

    並不想起床。

    算了……等天亮了再說吧。

    杜宴禮眯了下眼,他剋制自己的哈欠,但哈欠還是染上了他的嗓子,讓他的聲音加入一絲慵懶:「我今天八點起,你可以出去了。」

    說完他就閉上了眼睛。

    單引笙噤了聲,他看出杜宴禮確實有點困。

    想想也是正常的。

    從上午七點開始工作到晚上六點,時不時周末加個班,不累才奇怪。

    單引笙覺得自己應該出去。

    但他原地徘徊了一下,沒有出去,跑到床鋪的另外一旁,悄然坐下。

    他的動作很輕微,但睡著了的杜宴禮眉頭還是皺了一下。

    他立刻停止動作,等睡著的人皺起的眉頭平復下去,才小心翼翼躺了下去。

    躺下去的那一刻,單引笙在想:

    杜宴禮的床……好像也沒什麼不太一樣的地方。

    既然杜宴禮沒有起來,那我也應該回屋子裡再睡一趟回籠覺才對。

    單引笙想,然後他轉頭看了看杜宴禮。

    看著看著,也不知怎麼的,困意蒙上意識,他眼睛一閉,直接睡著。

    上午八點。

    杜宴禮準時睜開眼睛。

    多年來養成的起床慣性讓他在睜開眼睛的第一時間就準備起來,但是這時候,突然一隻手從旁橫出,橫過他的胸膛,將他扯回床上,還蹭著蹭著就蹭到他身上,將他抱住。

    他轉頭一看。

    床上睡了一個人。

    單引笙雙目緊閉,睡顏安然,聲音含混:

    「現在……幾點……別走。」

    「周末……多睡點……」

    杜宴禮:「……」

    半夜被打攪的記憶席捲回來。

    多年以來養成的起床速度,也在今天早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剛才一陣奔跑,單引笙有點喘氣:「難道我們再回過頭?」

    杜宴禮從口袋中拿出一條濕了水的帕子,他對單引笙說:「我開門,你站旁邊一點。」

    單引笙拒絕:「我站這邊看著。」

    杜宴禮看了單引笙一眼,對方臉上寫滿了緊張,緊張之中,更有豁出去面對一切的氣勢。

    他意識到自己不可能在三言兩語之中說服單引笙了,而濕水手帕只有一條,不能同時掩住兩個人的口鼻。

    時間寶貴,杜宴禮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

    他突然伸手,將單引笙拉入懷中,並於同時按住對方的後腦勺,讓對方正面朝後。

    單引笙:「???」

    他都懵了。

    杜宴禮的聲音同時響起,他告誡單引笙:「面孔朝後,屏住呼吸,避免被煙霧嗆喉迷眼。」

    單引笙有點氣,這個姿勢很奇怪。

    單引笙懟杜宴禮:「這種基礎還需要你——」

    杜宴禮又說話,他不再維持自己冷靜的腔調了。這個時刻,他將聲音放輕柔一點,安撫和自己同行的人:「我要開門了,如果走道之中燒了起來,我會立刻扯你,我們朝來時的路逃跑……不要緊張,不要害怕。」

    單引笙收了聲。

    他有點驚異,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杜宴禮用這麼溫柔的語調說話。

    當對方放緩聲音的時候,他的音色有點像大提琴的,一種飽含力量的低沉溫柔。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