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27.第二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27.第二十七章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杜宴禮並不以為意。

    他認為單引笙正在著重考慮是否要繼續合同,而這一謹慎是正確的,每個人都應該具有充足的契約精神。

    單引笙只是杜宴禮生活的一小部分。

    他不在的日子裡,杜宴禮按部就班的繼續工作與生活。

    總裁的生活非常繁忙。

    僅僅五天時間之內,杜宴禮就出了一趟國,去了兩次首都,參加許多次自己主持或別人主持的會議。

    這些事情之後,他還要為雜誌拍攝封面。

    不過替雜誌拍攝封面算是一件輕鬆的工作了。

    畢竟在差不多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他只用擺擺姿勢,做做動作就行,也算是高強度工作之中的休息時間了。

    雜誌的拍攝在一棟商業大樓之中。

    杜宴禮到達的時候,人員、器材,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

    他坐在鏡子面前,任由專業人士替他整理頭髮,調整配飾,他自己則閉目休息,放鬆精神。

    半小時后,一切搞定。

    雜誌的化妝人員笑道:「杜總,好了,您看看有什麼不行的地方。」

    杜宴禮睜開了眼睛,他沒有說話,他的專屬造型師走上前一步,指著杜宴禮的揚起的發尾,衣服上太過鮮艷的顏色,說:「這些都太輕佻了,必須全部換成更沉穩的造型。」

    雜誌的攝影師走上來勸說道:「杜總非常年輕,但過去的造型總以黑灰為主,我覺得其實不需要如此。我們完全可以做一點細節上的變化,就先現在,換個輕快的髮型,換點鮮明的配飾,給杜總一個全新的體驗,也給讀者一個全新的體驗。這些不是輕佻,它是時尚。」

    造型師態度堅定明確:「杜氏財團是一個龐然大物,它的舵手不能給投資商和員工任何不良感官,我相信投資商和員工也不會想要看見一個太過年輕……」他看一眼攝影師,語氣加重,「『時尚』的總裁。」

    無法說服對方的員工,攝影師只能看向杜宴禮,期待老闆會喜歡他的新造型。

    杜宴禮並不說話。

    他身旁的每一件事都有專人負責,他從不二次浪費時間。

    造型師:「好了,我們開始吧。」

    攝影師無奈揮揮手,剛剛給杜宴禮做好造型的化妝師也只能重新再來,按照對方造型師的建議,逐一調整。

    攝影棚之中,拍攝正大體依照計劃繼續。

    攝影棚之外,正對著攝影棚的咖啡室中,單引笙正百無聊賴地喝著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問自己秘書:「杜宴禮真的在這裡?」

    坐在對面的許婭心裡苦,她就很不理解,明明MUSES也有很多事情,單引笙為什麼放著事情不做,非要關注別家總裁在哪裡幹什麼……而他關注的總裁還是個兢兢業業工作狂:「按照我查到的行程,杜總現在確實應該在為《財經周刊》雜誌拍攝封面。《財經周刊》雜誌的攝影棚就在這棟大樓之內。但攝影棚我們現在進不去,如果老闆你想和杜總見面,其實我可以和杜總的秘書溝通一下……」

    單引笙瞥了許婭一眼:「誰想和他見面了?」

    許婭閉嘴。

    單引笙揮揮手:「好了,不要坐在我對面煩我,幫我買個甜甜圈過來。」

    許婭站起來走了。

    周圍總算沒有煩人的傢伙了。

    單引笙腰背一松,清清靜靜地靠在座位上。

    這個咖啡廳正對著《財經周刊》雜誌攝影棚的大門。

    單引笙很心機地坐在了咖啡廳中的一叢樹后,這樣等杜宴禮完事了從攝影棚出來的時候,他能看見對方,對方看不見他。

    誰想和杜宴禮見面了。

    我要和杜宴禮見面,還用你和他的秘書溝通嗎?

    我半夜去敲他房子的大門,我就不信他不開門。

    一塊好肉自動自覺送到狼的嘴邊,狼還能不把它叼回窩裡嗎?

    不……等等,這倒還真的說不定。

    畢竟我和他簽署的合同是不上床合同。

    按照杜宴禮表現出來的對合同的審慎遵循,搞不好他雖然想吃,也不會動嘴。

    單引笙想著想著,自己笑了。

    他用手指敲敲桌子,叩擊聲輕快如同小調。

    經歷了幾天的冷靜和思考,單引笙徹底承認了杜宴禮的想法和思維,也承認是自己輸了。

    他不打算繼續了。

    他決定撕毀合同。

    但在撕毀合同之前,出於某種莫名的心態,他還打算再觀察杜宴禮一次……靜悄悄的。

    突然,「砰」的一聲悶響,整個咖啡廳都輕輕一晃,放在桌子上的咖啡也跟著一晃,濺出杯沿。

    同一時刻,大樓突然騷動,單引笙所在樓層的更上方,人群都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他們在一瞬間就塞滿走道,然後爭先恐後,宛如瘋了似的朝前跑去,這密密麻麻的人流在路過電動扶梯時候,還分流了一部分,有些人直衝電動扶梯,在底部透明的電動扶梯上大步跑下,一眨眼就下了一層樓。有了幾個成功的例子,很快,越來越多的人往電動扶梯上上跑來,電動扶梯塞滿了人,挨在扶梯兩邊的人還被擠得上半身都傾出電梯外,叫單引笙光光看著,就一陣頭皮發麻。

    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在幹什麼?

    單引笙極度錯愕。

    他的錯愕沒有持續太久,下一秒,猩紅的火焰張牙舞爪,一忽出現視網膜中!

    火焰顯現,樓上的騷亂就像病毒,瞬間傳遞到樓下。

    驚叫此起彼伏地響起,所有看見火焰的人都在同一時刻掉頭就跑,人類對於大火的恐懼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混亂之中,眾人大喊:「著火了——」

    於是單引笙所在層樓的人群也從各種角落大量冒出,爭先恐後地沖向電動扶梯以及消防樓梯。單引笙同樣緊張害怕,隨著大流一起往前跑去,跑到一半,他腦袋一個激靈:

    等等,杜宴禮呢,他跑出來了嗎?

    一念驚醒,單引笙扭頭朝後看去,可身後全是人,攝影棚的大門早被淹沒人群之中,看不清楚具體情況了!

    拍攝還沒有正式開始。

    杜宴禮正在更衣室中換一件外套。

    他剛將外套穿好,外頭就傳來與眾不同的響動。

    發生了什麼?

    杜宴禮心中警惕,他迅速打開了門,看見幾分鐘之前還井井有條的攝影棚已經陷入徹底的混亂。

    攝影棚大門敞開,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著火」大叫響邊大樓。

    這一叫聲連同濃煙一起使人驚慌失措。

    《財經周刊》的工作人員爭先恐後地往門口的位置跑去,而他的秘書和造型師卻焦急地朝他所在的位置跑來。

    但此時跑過來找他沒有任何必要,三個人在一起並不能增加脫險的概率。

    杜宴禮沖自己的秘書和造型師打了個手勢,讓他們直接匯入人群,先行找機會離開。

    兩人瞬間明白。

    他們習慣了服從命令,一看杜宴禮的決斷,立刻不再倒退,直接反身逃走。

    杜宴禮也不耽擱,於同時間向外頭跑去。

    他幾步到了門口處,並不急著馬上匯入人群逃跑,而是冷靜地四下看了看,分辨這層樓的布局。

    他的觀察速度很快,左右一掃,再和記憶中的大樓布局圖相互一對照,就有了直觀的概念。

    杜宴禮規劃出了逃生離線圖,當他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他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

    杜宴禮沒打算理會。

    可也是這個時候,他於人群之中一眼看見了單引笙。

    樓層的自動扶梯附近,單引笙拿著手機,滿臉煩亂。

    所有人都面向電梯,只有他是側身站著,一副不知該往前還是往後的模樣,還頻頻朝這個方向投來視線,非常醒目。

    杜宴禮心頭突然一動。

    他從口袋掏出震動的手機。

    明亮的屏幕上,晃動的是單引笙的名字。

    杜宴禮的手按在手機上。

    他沒有接聽電話,他掛掉了單引笙的電話。

    而後,他在相對稀疏的人群之中大步往前,朝自動扶梯走去!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打了半天,電話沒被接通,反而被掛斷了。

    被人群堵在自動扶梯入口處,眼看著就要被擠下了自動扶梯的單引笙一個沒有忍住,爆了粗口:「媽的你到底什麼情況,接個電話——」

    一隻手自人群之中抓住了他的手腕。

    來到電梯前方的杜宴禮穿過密集的人群,準確穩定地抓住單引笙。

    被抓住的人錯愕看來,桃花眼都睜大了。

    杜宴禮手上強硬用力。

    隔在兩人中的人流被迫分開。

    單引笙被他從人群之中帶了出來,兜頭撞在他的懷裡。

    杜宴禮回答單引笙:「我的情況很好。還有,火災的時候不要使用電動扶梯。」

    負責人的聲音說到這裡,辦公室之中突然響起一個年輕的聲音:「這是我的錯,是我撞到我師傅——」

    年輕的聲音沒能把話說完。下一秒,一道老邁的聲音壓過了他:

    「你給我閉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一邊站著去!」

    杜宴禮來到了辦公室之外。

    辦公室之內似乎頗為混亂,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熱鬧。

    杜宴禮本來要進去的腳步停了下來,他站著門口靜靜聽了一會,旋即看錶。

    五分鐘了,還沒停歇。

    他目光四下一掃,落在站在門口的人身上。

    那是一位穿著職業套裝的中年女性,她長發盤起,脖子上一條翡翠項鏈,打扮得幹練時尚。

    杜宴禮問對方:「持續多久了?」

    職業女人愣了一下,很快回復:「大概半小時了。」

    杜宴禮點點頭,屈指敲敲門,於「叩叩」的提醒聲音中,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中的爭執驟然停歇。

    致意負責人吃驚地看著杜宴禮:「小先生,您怎麼親自來了?」

    杜宴禮不忙著說話,他看了一眼站在前方的三個人。

    致意的負責人,今年剛剛五十歲的侯師傅,以及一位十分年輕的年輕人。

    負責人滿臉憤怒,侯師傅氣急敗壞,年輕人激動又恐懼。

    杜宴禮首先問負責人:「翡翠摔碎了是誰的責任?」

    負責人:「這——」他的目光在侯師傅和年輕人身上游移不定。

    杜宴禮又問:「找到解決方法了嗎?」

    負責人繼續看著這兩個人:「按照公司規定,這種高額損失是要走法院賠償處理的,但是侯師傅畢竟是老師傅,過去也給公司創造了很多利益……」

    杜宴禮:「有挽回損失的計劃嗎?」

    負責人:「如果是通過訴訟的話,恐怕要經歷半年或者更久的時間……」

    杜宴禮打斷對方:「幾百萬的東西,你沒有投保?沒有安排一個比法院訴訟更加合理的風險監控?」

    負責人從杜宴禮的話中聽見了不滿,他連忙解釋:「小先生,您不知道,翡翠因為價值上的不穩定難以理賠,所以保險公司不做翡翠險種的生意,我們之前也投過保,並沒有保險公司接受……」

    也就是說,對方的所有辦法就是申請法院仲裁。

    就連這種無可奈何的解決辦法都搞得拖拖拉拉的。

    杜宴禮拿起了桌上電話,他不想再聽負責人和主要責任人及次要責任人無意義的爭吵和攬責任,他決定自己處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