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21.第二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21.第二十一章字體大小: A+
     

    十幾秒時間,單引笙總算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了。

    回過神來的第一瞬間,他自沙發上一躍而起,沖向杜宴禮,試圖扳回一成!

    杜宴禮猜到單引笙的動作,早有防備。

    他高舉蛋糕,輕巧走動,無論單引笙怎麼追撲,都碰不到他手中的小蛋糕。他十分悠閑,甚至有點欣賞單引笙這樣的無用功。

    單引笙撲了兩分鐘,別說碰到蛋糕了,連杜宴禮的手都沒能準確抓住。

    他歇了一口氣,停住腳步,對杜宴禮說:「杜先生,我真沒想到你會這樣做……」

    杜宴禮微嘲道:「是嗎?」

    單引笙:「但是你不會以為蛋糕大戰奶油大戰手裡有蛋糕的人就穩贏吧?其實我們還可以這樣做——」

    說著,單引笙張開雙手,兩步上前,大大方方抱住杜宴禮。

    杜宴禮心生警惕。

    但已經遲了!

    抱住杜宴禮的瞬間,單引笙立時將臉湊上來,和杜宴禮臉貼臉,然後左右一蹭。

    塗抹在單引笙臉上的奶油沾到了杜宴禮臉上。

    杜宴禮臉頰重新糊上黏糊糊的奶油,而且比第一次更加嚴重。

    做完了這一下,單引笙退後一步,笑嘻嘻說:「你看,我們還能這樣搞。杜先生,你大學時候沒和幾個人玩過奶油大戰吧?」

    杜宴禮看了手中的蛋糕一眼。

    他剋制自己將整個蛋糕糊到單引笙臉上的衝動,然後做了一個比較正確的決定。

    他不再和單引笙玩這種小孩子的遊戲。

    他將蛋糕丟進了垃圾桶,再往洗漱室走去。

    單引笙見好就收,不再挑釁杜宴禮。他乖乖跟在杜宴禮身後,也往洗漱室走去。

    洗漱室有兩個水池。

    兩人各自站在一個水池之前洗臉。

    單引笙於洗臉的間隙朝杜宴禮看了一眼,正看見對方抬起頭來,濕漉漉的水珠從他額上臉上一滑而過。其中一些滑到他的眼睛,他微眯一下眼,慵懶又隨意。

    單引笙的心就跟著跳了一下。

    他莫名想起一句話。

    我的心臟為你而跳動。

    然後他自己笑了起來。

    戀愛,還挺好玩的?

    洗完了臉,杜宴禮沒有理會身旁的單引笙,他再度回到辦公室,還沒做什麼,原本跟在他身後的單引笙突然箭步向前,搶先佔據了杜宴禮的寶座。

    他坐了上去,不止坐了上去,還抬起兩條腿,直接架在桌子上。

    他對杜宴禮說:「杜總,我發現了一個和你相處的至關重要的訣竅。」

    杜宴禮向前的腳步停下來了。

    他看著單引笙,看對方又要做出什麼樣的表演:「哦?」

    單引笙開始發表自己的高見:「杜總確實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總裁,我覺得站在你的高度,站在你擅長的領域,要打敗你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為了勝利,我們應該找尋另外一個方法。」

    杜宴禮口氣大為平靜:「什麼方法?」

    單引笙甩個響指:「把你拉入我熟悉的領域,以我熟悉的方式戰勝你,你我共沉淪。」

    杜宴禮看著單引笙微微一笑。

    他沒有說什麼,甚至沒有將單引笙從總裁座位上拖起來。他只走上前,拿了筆記本電腦,來到沙發上,準備繼續辦公。

    找到正確對付杜宴禮方式的單引笙正興緻勃勃。

    他不接受對方免戰牌,又從總裁位置上站起來,蹭到杜宴禮所做的沙發上挨著對方坐下,他繼續說話,語氣賤賤:「杜總,你怎麼不說話?我突然意識到了,最近我進出你的辦公室,進出你的卧室,你都沒有再威脅我,說我窺探了你的機密。這是否證明,現在的我們和過去的我們相比,感情已經不同了?」

    杜宴禮:「……」

    單引笙確實說對了一點,現在的感情和過去有所不同。

    所以他不會再用自己不做的事情威脅對方。

    杜宴禮看向單引笙:「不要挑釁我。」

    單引笙滿臉挑釁:「我冤枉,我沒有。」

    杜宴禮不再廢話。

    單引笙的這個距離很好,他一扯一帶,就將其直接壓在沙發上。

    他按著單引笙的肩膀,將對方控制在沙發上,又抬手解了對方兩枚外衣扣子,告訴單引笙:「注意一些,這裡是我的地盤……」

    單引笙措不及防滑了半個身體。

    他被人壓在沙發上,還感覺沙發隨著衝力起伏一下。

    他眼前一晃,杜宴禮的面孔已經近在咫尺。

    那雙他非常喜歡的眼睛,也正直直看著他,眼中只有他。

    空氣突然變得危險又曖昧。

    但單引笙滿意了,不止滿意,他還有點得意。

    他油腔滑調,差點笑出聲來:「杜先生,您確定要這樣做嗎?這可是在您的辦公室,萬一有人進出,看見不和諧的場面——」

    杜宴禮沖單引笙微微一笑。

    他的手指沒有停。

    他脫下了單引笙的外套,反向扣住,束縛單引笙的雙手,然後將他丟在沙發上,自個重新坐直,繼續工作。

    一切曖昧煙消雲散。

    單引笙:「???」

    他動了動手,手被衣服綁住,完全無法掙脫。

    他從滿臉得意變成了滿臉蒙逼。

    怎麼,還能,這樣搞?

    杜宴禮當然能這樣搞。

    最初他只是準備叫保安進來把單引笙帶出去。

    但是單引笙的口吻實在太招人恨了,而保安顯然無法真正打消單引笙的囂張氣焰。

    所以杜宴禮臨時想出了這個辦法。

    他對現在的局面非常滿意。

    就這樣綁著單引笙,讓他好好清醒一下吧。

    杜宴禮重新打開了電腦。

    他也不回總裁位置了,就直接坐在這裡,用電腦查看文件,準備隨時鎮壓沙發上的人。

    單引笙掙扎了兩下,沒有從衣服之中掙扎出來。

    他當然不會這樣就認輸,躺在沙發上的人威脅杜宴禮:「宴宴,你最好現在就把我放開,否則我就開始叫人了,你不會想要你的員工覺得你有SM的癖好吧?萬一他們衝進來看見這一幕,你的形象就真的全沒有了,這可不是只是臉上塗塗奶油的崩壞程度了。」

    杜宴禮淡淡說:「你也知道你把奶油塗我臉上是崩壞我的形象?」

    單引笙一時失語,他咳了咳:「偶爾的出格有助於拉近你和員工的關係……」

    杜宴禮:「我不需要和員工拉近關係。」他看了單引笙一眼,「我出工資,他們出勞力,這種關係非常簡單,就算有人要用情感聯絡,也不會是我。」

    「但是——」單引笙拖長了聲音,「你也沒有很生氣啊,你本質又不真是那種無趣嚴肅的人。這些覺得你無趣嚴肅,是標準模板的總裁的員工真該看看你私下的生活趣味。」

    杜宴禮:「是嗎?那你覺得我私下是什麼樣的人?」

    杜宴禮說這一句的時候,口吻非常平淡。

    但不知道為什麼,單引笙的直覺告訴他,自己最好不要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不然很有可能發生一些比較可怕的事情……

    單引笙決定換個話題,繼續威脅杜宴禮:「好了,宴宴,你最好快點放開我,不然我真的叫了,到時候我們兩個一起上頭條新聞,為人民大眾的日常娛樂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杜宴禮:「你叫吧。」

    單引笙一陣迷茫,這人怎麼不勸導威脅一下自己。

    他想了想:「你覺得沒人會來救我?」

    他決定真的叫兩聲。

    但才張開口,就看見杜宴禮拿出手機來,將手機屏幕朝他展示了一下。

    手機屏幕上,單父的號碼赫然在目。

    杜宴禮禮貌表示:「你叫吧,不用別人來,就讓你爸來救你。」

    單引笙:「???」

    單引笙驚嘆起來了:「杜總,你今天是怎麼了?這麼幼稚真的不太好吧。」

    杜宴禮:「跟你學的。」

    單引笙:「這……」

    杜宴禮:「幼稚沒有關係,有用就好。」

    杜宴禮這聲話落下,旁邊的單引笙終於消停了。

    杜宴禮也能夠專心的看著自己的文件了。

    他頗感滿意,開始認真瀏覽各種合同與工作,沒有多少時間,就完全沉浸工作之中。

    時間悄然向前。

    窗戶之外,城市的燈光越來越亮。

    當杜宴禮做完一切,合上電腦的時候,從沙發上站起來的時候,單引笙終於出聲。

    雖然之前就從扣子中掙脫了,但奶虎如今已經變成了餓虎。

    單引笙生無可戀:「杜宴禮,你要補償我。」

    杜宴禮:「帶你去吃麻辣小龍蝦。」

    單引笙:「……」他又驚了,「你怎麼這麼好說話了?」

    難道被我搞得變態了嗎?

    這一句單引笙有點不敢說出口。

    杜宴禮瞟了單引笙一眼。

    他不說話,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想:

    天天吃清淡的養生,偶爾也想吃點重口的。

    最重要的,壓壓我當眾被奶油塗臉的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