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20.第二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20.第二十章字體大小: A+
     

    一晃眼的時間,休假結束,上班日再度來臨。

    當杜宴禮再一次坐在餐桌前的時候,「滴滴滴」、「滴滴滴」的鬧鈴聲依照慣例,再度跳下二樓,傳到餐廳。

    餐廳之中吃飯的杜宴禮頓了頓。

    他抬頭看一眼二樓方向,淡淡陰影蒙上他的內心。

    他也不看報紙了,不覺加快吃飯的速度,最終比平常更早二十分鐘時間,出了門,前往公司。

    在杜宴禮走後沒有幾分鐘,單引笙終於被堅持不懈敲響的鬧鈴鬧醒了。

    他有點艱難,但也不是特別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

    和杜宴禮生活在一起,作息都不由自主地跟著他改變,晚上早早睡覺,白天也就早早起床。

    他打著哈欠洗把臉,出了門,還在二樓,就看見樓下正有人在收拾桌子。

    單引笙:「管家?」

    單引笙聲音響起的同一時刻,杜宅管家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他彬彬有禮說:「單先生,您醒了。上午想吃些什麼?」

    單引笙:「杜宴禮呢?」

    管家:「杜先生五分鐘前走了。」

    單引笙看了一眼時間:「這個時間好像比他平常去上班的時間早一點?」

    管家保持微笑,無論何時,他總是謹守分寸,只回答應該回答的話。

    單引笙也不和管家廢話,他隨口吩咐來點豆漿油條什麼的,就摸出手機,把電話打給了許婭。

    電話接通。

    許婭飽含睡意的聲音響起來:「單……總?怎麼這麼早……」

    單引笙:「幫我查查杜宴禮今天的行程。」

    許婭簡直一驚而起:「什麼?我怎麼可能查到杜總的行程?」

    單引笙:「之前你不是做得很好?」

    許婭百口莫辯:「那都是杜總公布或者進行了行程之後,我才能夠收集到資料……」

    單引笙有點鄙視自己秘書的工作能力:「你替我和他的秘書約個時間,看他什麼時候有空,不就知道他的大概日程了嗎?」

    許婭:「???」之前說好的不通過秘書約見這一正常流程呢?

    單引笙又手把手教自己秘書怎麼約人:「如果對方告訴你,今天一天杜宴禮都沒空,你就說我和杜宴禮是住一間屋子的關係,通過她約杜宴禮只是走個正常流程,畢竟公事公辦,明白嗎?回頭我拍個杜宴禮家的客廳發給你,如果對方秘書不信,你就把這照片發給她。」

    說完這些,單引笙又想起一點:「對了,這回事你最好讓杜宴禮的秘書自己安排,不要告知杜宴禮。我知道你們秘書總會替老闆做決定的。這事做好了,回頭給你發半個月工資獎。」

    許婭:「……」單總,你的聰明才智總是用在奇怪的地方。

    無論如何,老闆一句話,員工跑斷腿。

    許婭掛了電話之後,懷揣無比複雜的心情,撥通了杜宴禮秘書的電話。

    她在思考著究竟要怎麼才能達成單引笙要求的時候,電話接通,睏倦的聲音傳來:「您好,是誰?」

    許婭:「……」

    糟糕,忘記現在的時間點了。

    沉浸入工作的時候,一天時間過得飛快,一眨眼就到了下班時刻。

    這一天正好是杜氏財團一位比較年輕的中層管理的生日。整個部門約好了一起替她慶祝,還專程邀請了下班后沒有離開,留在大樓裡頭加班的杜宴禮。

    杜宴禮並不反對員工下班以後的一些活動,也願意排出二十分鐘以內的時間參加一下。

    他應邀出席現場。

    為了壽星的生日宴,平常嚴肅的辦公場所做了簡單的裝飾,掛了彩帶,拉了橫幅,扎了氣球,還特意騰出一張桌子來擺放生日蛋糕。

    一首《生日快樂》之後,壽星戴著尖帽子,開始切蛋糕。

    蛋糕一分二十份。

    大家有志一同,把最大最漂亮的那一塊挪出裝盤,交由壽星遞給杜宴禮。

    壽星雙手捧著蛋糕,戰戰兢兢來到杜宴禮身前,兩手平舉,低頭彎腰,以一種上貢品的恭敬姿勢將蛋糕遞給杜宴禮:「杜總請。」

    杜宴禮接過蛋糕。他沖壽星一點頭:「生日快樂。」

    壽星受寵若驚:「謝謝杜總,杜總也快樂!」

    杜宴禮沒有吃蛋糕,他拿著蛋糕,準備上樓了,他的辦公室中還有一點沒有做完的工作。

    就是這個時間!

    一道聲音突然從背後插入,輕佻又快活,他說:「大家在過生日啊?怎麼沒有high起來?」

    說罷,單引笙從杜宴禮背後冒了出來。

    他不止冒了出來,還將手伸向杜宴禮手中的蛋糕,捲起一大塊奶油,照著杜宴禮的臉就抹去:「你們過生日都不玩奶油大戰嗎?」

    最漂亮的蛋糕被破壞了。

    杜宴禮下半邊臉沾上奶油。

    全場死寂。

    所有人獃滯地看著杜宴禮和單引笙。

    杜宴禮捧著蛋糕的手顫抖了一下,正如他腦海中的神經猛地跳動一下!

    他先沒有看單引笙,而是掃了前方的員工一眼。

    員工們於心中倒抽一口冷氣,沒有人敢和老闆對視,他們齊齊垂下眼睛低下頭,假裝鵪鶉。

    杜宴禮這才轉回視線看單引笙。

    他抿直了嘴角,拉住單引笙的胳膊,直接往電梯走去。

    他決定先把單引笙帶回辦公室,再好好教訓對方。

    單引笙還是第一次見到杜宴禮這個模樣。

    他心頭也有點毛毛的,杜宴禮讓走就走,無比乖巧,生怕再做點什麼就刺激到杜宴禮脆弱的神經了……

    杜宴禮拖著單引笙來到了電梯前,他將人放開,按下電梯上行鍵,電梯門剛剛滑開,背後就傳來「咔嚓」一聲快門響。

    杜宴禮:「……」

    單引笙:「……」

    單引笙佩服地看著身後那群人:不錯,好膽,還是有不怕死的傢伙!

    杜宴禮腦中的神經又跳了跳。

    他深吸了一口氣,再度回頭,看向眾人。

    眾人繼續低頭,繼續乖巧,繼續假裝鵪鶉,什麼拿手機拍照,絕對不存在的。

    杜宴禮沒說話。

    他拖著單引笙進了電梯,回到辦公室。

    門被杜宴禮關上了,「砰」的一聲,有點響。

    杜宴禮將單引笙放在一旁,他的神色變得更沉,但他暫時沒有處理單引笙。奶油黏在臉上太難受了,他直接走入漱洗室,準備洗乾淨臉上的奶油。

    單引笙被孤零零丟下了。

    他看著杜宴禮的背影想了想,覺得反正都作死到這個程度了,再作一作,也不會死兩回。

    所以他悠哉跟了進去,在杜宴禮打開水龍頭的同時,湊上前舔了一下杜宴禮的臉頰,並評價:

    「嗯,好甜。」

    水聲嘩嘩。

    杜宴禮雙手撐在洗臉台邊沿。

    他深深看了單引笙一眼。

    單引笙就很無辜:「看我幹什麼?我是說奶油很甜。」

    杜宴禮收回目光,他繼續洗臉。

    冰涼的水珠潑在臉上,洗去臉上的黏稠,但還有一絲蛋糕的油膩,讓人心浮氣躁。

    杜宴禮沒有徹底清潔臉部。

    他關了水,板著臉,繼續將單引笙拖出漱洗室。

    單引笙這回想要掙扎了。

    但他發現,一旦杜宴禮認真起來,自己好像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總是被對方扯來扯去。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靠,這傢伙一定練過。

    單引笙剛在心裡暗暗說了一聲,就被杜宴禮按在沙發上了。

    杜宴禮將人按下了。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對方,看見一丁點緊張浮現在對方明亮的眼睛里。

    單引笙覺得我會揍他嗎?他還真的挺欠揍的。

    杜宴禮想,他抬起了手——

    他抬起了手,摸了蛋糕上的奶油,在單引笙左邊臉頰上划三道,他出了一口氣;再在單引笙右邊臉頰上划三道,又出了一口氣。

    接連兩口氣出了以後,腦海中直跳的那根神經總算平復下去,杜宴禮能夠以比較平和的目光看待單引笙了。

    對方眼睛里的丁點緊張變成了濃濃的獃滯。

    是覺得我不可能這樣做嗎?

    你能做,我就不能做?

    杜宴禮在心裡淡淡哼了一聲,他繼續打量單引笙。

    左右三道白鬍子的造型其實挺適合單引笙的,對方皮膚確實很棒,看上去比奶油還有光澤,再在鼻頭上點上一點紅點,看上去就更可愛了。

    想到就做,杜宴禮做之前看了一眼手中的蛋糕,冬天草莓大出,這正好是個草莓蛋糕。

    儘管蛋糕上的奶油已經被攪得亂七八糟了,但是夾層中的紅色果醬,以及堆在奶油上的兩顆草莓並沒有被破壞。

    杜宴禮先翻出草莓醬,在單引笙鼻頭上一點,一抹緋紅。

    他又掐出半顆草莓,對著單引笙鼻子上蓋下去,草莓鼻尖。

    做完這一切,杜宴禮退後一步,欣賞單引笙。

    畫了鬍鬚點了鼻子的人坐在沙發上,桃花眼睜圓了,愣愣地看著他,像一隻剛長出爪牙的奶虎,想要大吼,叫著像貓。

    不錯。

    我的手藝沒有退步。

    作品非常不錯。

    最重要的是,惡氣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