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19.第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19.第十九章字體大小: A+
     

    跨年之夜,人流稠密,鐘聲噠噠,街景爛漫,火樹銀花。

    杜宴禮和單引笙混在人群之中,慢慢向步行街外走去。

    夜風還有些冷,但剛才冒了個頭的細雨不知怎麼的,又消失無蹤,烏雲散去,月亮在天空冒了個頭。

    周圍來來去去,全是牽手摟抱乃至親吻的情侶。

    在他們的包圍下,肩並肩向前走的杜宴禮和單引笙都顯得有些孤單了。

    但杜宴禮認為這個距離剛剛好。

    單引笙沉迷得有點深,這個教學合同,不應該深入到這個地步。

    我只是給單引笙展示一份屬於我的包養合同,而不是讓單引笙真的在這份合同中吃什麼虧。

    無論身體上的,或者心理上的。

    我應該再拉開一點距離,不再進行其他親密的碰觸。

    杜宴禮喝了一口熱飲,舌頭剛觸及咖啡苦澀的味道,眉頭就皺起來了。

    忘記杯子里的裝的是咖啡了。

    他將杯子放在手中轉一轉,正想找個垃圾桶丟下,肩膀忽然一重,走在身旁的單引笙將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杜宴禮朝身旁的人看去。

    單引笙露出標準的八顆牙微笑:「周圍這麼多情侶,我覺得我們可以親密一點,不然顯得太不合群了。」

    說著,單引笙欣賞自己的成果。

    然後他發現了點不對勁,自己比杜宴禮稍矮一點,因此這個姿勢看上去……就有那麼點奇怪。

    失策了。

    單引笙不動聲色地調整姿勢,將攬著杜宴禮肩膀的手往下挪挪,挪到了杜宴禮的腰間扣好,重新微笑,再以一種全新的目光打量杜宴禮。

    剛才的醒悟對他而言就像是上帝特意送給他的跨年指引,讓他明白,禮物就在身旁,只等著他動手拆封。

    問題來了。

    我要怎麼拆封這個從天而降的禮物呢?

    單引笙陷入了某種程度的苦惱。

    來自身旁的手緊扣腰腹,走在身旁的人貼到了他的身上。

    杜宴禮站住腳步。

    他對單引笙說:「站直了,好好走路。」

    單引笙懶懶笑道:「不。」

    不,我就不,我就要貼著你走,我就要攬著你走,你能怎麼樣?

    這一回,杜宴禮都不用去看單引笙的表情,就能夠感覺到那些他沒有說出來的話。

    單引笙比過去更進展一步。

    他不用臉說話了,改用肢體直接說話。

    扣在杜宴禮腰側的手正輕輕動作,指尖在他的腰眼處一點一點,充滿促狹與挑逗。

    杜宴禮將單引笙的手拉了下來,並不動聲色看了單引笙一眼。

    他從對方躍躍欲試的表情上判斷出來,只要他一放開,對方就會再將手伸過來,繼續攬住他。

    杜宴禮不放手了。

    他直接握住單引笙的手,拉著人繼續向前走。

    反正車子就在前方,也沒幾步路了,他不信都這樣了對方還能鬧。

    一手拿著飲料,一手被杜宴禮牽住,單引笙兩隻手都不得空閑。

    他被杜宴禮帶著走了幾步,也停歇了幾秒鐘。

    但是他才不甘心這樣就結束。

    手掌被杜宴禮抓著也沒有關係,雖然不能攬著腰前進,但兩個人手拉手一起向前也很符合跨年氛圍。

    單引笙開始掙扎。

    他動著手指,試圖扣進杜宴禮的指縫,與杜宴禮十指交握。

    杜宴禮氣定神閑,抓緊了對方的手,將五指之間的所有不安分都鎮壓下來。他選擇這個動作是有理由的。

    他可以將對方的手掌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這就像是做了一個小小的囚籠,把對方所有的掙扎都給禁錮其中。

    三分鐘之後,手中的掙扎結束了。

    計劃奏效。

    杜宴禮在心中滿意點頭。

    他剛完頭,單引笙的拇指就在他手背上輕輕一蹭,蹭完了,又蹭兩下。

    杜宴禮:「……」

    他不免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否應該將單引笙甩開。

    算了……

    這太給別人看戲了。

    而且車子就在前方,也沒有兩步路了。

    前方,步行街到了盡頭,人流開始分散,天空中的煙火還在繼續,但也成了遠處的一抹背景,漸淡漸散。

    杜宴禮驅車回家的路上,單引笙坐在空調車中,愜意地長出了一口氣。

    他的兩隻手此刻都暖烘烘的,一隻是被飲料給暖的,一隻是被杜宴禮給暖的。他也終於抽出空來,喝了一口飲料。

    這一口下去,他就感覺到不對勁:「怎麼是可可,我不是說要咖啡?」

    杜宴禮:「給你的時候拿錯了。」

    單引笙側頭看了對方一會,替杜宴禮說出正確的答案:「你是看我快感冒了,所以特意給我一杯可可?」

    杜宴禮:「……」

    單引笙又喝了一口,突然笑起來:「杜宴禮,之前我覺得你包養人不翻車正常,但現在我又覺得有點不正常了。」

    他搖搖手中的可可,目光又溜過杜宴禮肩膀的潮濕。

    他說:「就真的沒有人發現,你在細節之處……如此紳士?」

    杜宴禮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他安安穩穩地將車開回別墅,安安穩穩地把單引笙放下,又安安穩穩地拿了睡衣,進了浴室。

    當熱水灑到他的身上的時候,他才長出一口氣,開始仔細思考今天的一切。

    毫無疑問,今晚徹底失敗了。

    沒有打破單引笙的錯覺,反而讓單引笙有了更深的想法。

    這是因為我對單引笙的底線確實太低,給了他太多的發揮空間,還是因為,單引笙和我過去簽合同的對象完全不同?

    也許兩者都有。

    杜宴禮暫時沒有分析清楚究竟哪一種因素更多一點。

    他關了水,裹上浴袍,離開浴室。

    無論如何,今天晚上都結束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再思考。

    然後,一步跨出室內的杜宴禮就看見躺在床上的單引笙。

    單引笙換了睡衣。

    他穿一套深藍色真絲睡衣,衣服上的扣子只扣了中間的兩個,結實的小腹和胸膛都隱隱約約。

    浴室的開門聲驚動了靠在床頭的人。

    他抬起眼,沖杜宴禮挑眉一笑:「洗好了?」

    杜宴禮都沉默了。

    他定定地看著床上的單引笙,甚至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等他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定定神,再看床上,發現單引笙依然存在。

    這時他腦海里莫名掠過一個念頭:

    我還是小看他了,我以為今天晚上已經結束。

    但他真的太能鬧了。

    他一旦開竅,步步緊逼,一步不停……都逼到床上來了。

    得寸進尺。

    杜宴禮這樣想著,他走到床邊,放下水杯,對單引笙說:「我記得之前告訴過你——」

    單引笙:「不能進卧室嗎?」

    杜宴禮:「沒錯。」

    單引笙拿起了杜宴禮剛剛放下的杯子,他喝了一口水,狀似回憶:「如果沒有記錯,我今天早上才和你睡一張床上,現在你要秋後算賬嗎,在我們都發生了那麼多親密的事件之後……」

    一句話還沒有完全落下,單引笙已經快如閃電的一伸手,抓住杜宴禮的手,將杜宴禮往床上拉。

    他已經想好了,一旦把杜宴禮拉下來,他就立刻翻身,壓在對方身上,給對方一個纏綿的深吻。

    杜宴禮任由對方動手,他就站在床邊,不動如山。

    他沒有在一個坑裡跌兩次的習慣。

    單引笙將他拉了一次下去,還想拉第二次下去?

    他抓住單引笙的手,對單引笙說:「不要鬧了……」

    單引笙低低笑道:「鬧什麼?我的杜總,現在都半夜了,就不要再像白天一樣嚴肅正經了。如果你不喜歡正常的姿勢,那就讓你在上面怎麼樣?」

    他剩下的話語在舌頭上轉了轉,還是吞了回去。

    那句「坐上來,自己動」什麼的,還是等真的上了床,他再在對方耳邊輕言慢語,濃情蜜愛地說吧。

    杜宴禮覺得自己真的應該告訴單引笙……

    不要在心裡說壞話,我能看懂你的表情。

    但是顯然,就這個問題深究下去有可能自己吃虧更多。

    所以杜宴禮換了一種方式。

    他慢條斯理地彎下腰,用手捂住對方的嘴。

    剛從浴室里出來的人手上終於不再帶著一點天生的寒涼。

    取而代之的一點水的味道,聞起來像是大湖,或者深海。

    單引笙口鼻被捂住,但他一點都不急。

    他定定地看了杜宴禮一眼,突然伸出舌頭,舔舔對方的掌心。

    杜宴禮掌心一熱,濕漉漉的觸感一閃而逝。

    他再看單引笙,看見單引笙的雙眼輕輕一彎,神氣又得意。

    不用等明天再思考。

    現在他確定了。

    事情之所以沒有按照自己的預期進行,不是因為他對單引笙的底線放得太寬鬆,而是因為單引笙和過去他挑選的合約對象完全不同。

    他讓人——很想把他按在膝蓋上,狠狠揍一頓。

    杜宴禮不說話,收了捂住對方嘴的手,直接從床上把人打橫抱起,向外走去。

    既然單引笙不打算自己走出去,那就由他送他出去好了,反正結果相同。

    突然騰空,單引笙驚訝一瞬,反射性抱住杜宴禮的脖頸,穩住自己。

    然後他呼出一口氣,對杜宴禮說:「杜先生,你是開善堂的嗎?」

    杜宴禮瞟了單引笙一眼。

    單引笙從這一眼中看見了警告,但他反而更開心了,他笑道:「要不然怎麼花了這麼多錢簽個包養合同,還不和他們做點該做的事情?杜先生,你一周和他們見幾次?」

    杜宴禮完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於是他也問了單引笙一個對方不想回答的問題:「你呢,你一周和你的包養對象見幾次?除此以外,你一周上幾天班,加班幾次?」

    單引笙一時無語。

    他倒是想要實話實說,但一旦實話實說,總覺得自己就在對方面前失去了點什麼比較重要的東西……

    杜宴禮含蓄地嘲笑單引笙一下:「花在一件事情上的時間多了,花在另一件事情上的時間就少了。」

    單引笙決定換個話題:「杜總日常這麼繁忙,果然沒什麼時間和包養對象亂搞,所以杜總會為了節省時間,把包養對象帶到辦公室解決一下嗎?」

    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杜宴禮:「不會。」

    單引笙又問:「那你和之前的合約對象在哪裡見面?家裡?」

    杜宴禮頓了一下,他突然意識到單引笙的前一句話暗藏一些陷阱。

    這一點,我是要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就這一個停頓,單引笙已經意識到什麼了,他就先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充滿驚喜:「原來你沒有將他們帶回家裡過?你又沒有帶他們去過辦公室,又沒有帶他們回來過家裡——」

    「杜先生,」單引笙心滿意足笑起來,「看來我們的關係真的很不一樣。」

    居然還學會搶答了。

    杜宴禮決定不再和單引笙廢話了。

    他一路走到門外,禮貌地將懷中的人放下,而後準備關門。

    單引笙:「等等!」他看出對方準備,飛快說話,「我覺得你我之間的一些分歧,我們可以上床了再慢慢分辨。畢竟……我們見面的次數也不少了,你也有正常男人的正常需求吧?」

    「單先生,」杜宴禮禮貌提醒對方,「我們簽的合同是不上床合同。」

    單引笙:「……」

    單引笙:「???」

    單引笙結結實實愣在原地。

    和杜宴禮在一起之後,日子過得緊張刺激,讓他完全忘記了自己和杜宴禮簽的合同還有不上床這一條款。

    他愣了兩秒,靈光一閃:「合同就是拿來改的!沒有改過幾遍的合同,怎麼能叫一個好合同!」

    杜宴禮看著單引笙。

    他露出了微笑。

    他保持著微笑,為了雙方好,關上了門。

    單引笙被杜宴禮的笑容迷惑了。

    就在這被迷惑的一晃眼功夫之中,卧室的門在他眼前關閉了。

    單引笙連忙敲門,他善用激將法,字字句句戳人心肺:「等等,杜先生,杜宴禮,你這麼迴避這個問題,不會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所以你才每次找人都要求乖巧懂事謹守秘密?」

    正往卧室里走的杜宴禮折回門口。

    門外傳來的聲音提醒了他,他想起早上的事情,反鎖了門。

    反鎖的同時,還有聲音隔著門板傳進來。

    單引笙繼續誠摯勸解:「宴禮,如果你真有什麼問題,不要擔心,我會幫你解決的,我會讓你體會到更多的舒適——」

    杜宴禮沒有忍住,又扣了門上的拉扣。

    兩個反鎖裝置一同使用之後,杜宴禮才回到床上,翻出眼罩和耳塞,逐一戴上,再躺到床上。

    今天晚上。

    真的好累……

    單引笙在屋外拍了好一會的門,裡頭也沒有傳出聲音來。

    他推斷杜宴禮真的睡了。

    他停下拍門的手,腦袋搭在門上站了一會,突然笑起來:

    「杜宴禮,不上床規則究竟是保護你還是保護我?」

    沒有人回答他,他又自言自語:

    「有點後悔了,當初簽合同的時候我腦袋被驢踢了嗎?居然簽了這樣一個不上床的合同,現在還要想方設法改合同……」

    最後一句,他的聲音特別低,有點無奈,有點服氣。

    「八成還無法說服杜宴禮改合同,他就是太有原則了一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