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18.第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18.第十八章字體大小: A+
     

    一場午覺醒來,時間到了下午兩點。

    窗外陽光不錯,杜宴禮決定去湖泊邊釣個魚。

    冬天的下午,天高而遠,彤雲片片,地下老樹枯枝,水深而靜,有一種蕭瑟的靜謐。

    這個城市這兩天遭遇寒潮,降了一輪溫度,現在日常溫度在零度以下。

    杜宴禮注重保暖,他在下車的時候就穿好了外套,他帶的大衣是黑色的,帶帽子,腳踝長,有整整一圈的長毛滾邊。

    這件大衣輕薄暖和,足以抵禦零下二十度的嚴寒,要說有什麼不好,就是穿上它之後往湖邊一坐,看著很像一頭巨大的黑熊。

    杜宴禮一穿上衣服,單引笙就驚呆了。

    他勸杜宴禮:

    「你不要這麼糟蹋自己,我們可以有更時尚的保暖方式……」

    「你的設計師呢?從來沒有對你這個造型提出反對意見?」

    「要不然我們去室內釣魚場吧?或者去泡個溫泉什麼的?」

    杜宴禮懶洋洋不說話。

    魚兒還沒上鉤,一隻麻雀先落下來,扒著你的耳朵嘰嘰咋咋了。

    單引笙還在說話,他真的有點無法接受杜宴禮的造型:「萬一被你合作夥伴看見呢?」

    杜宴禮隨口回答:「這裡不會有我的合作夥伴。」

    單引笙脫口而出:「難道我不是你的合作夥伴?」

    一句話落,四野更靜。

    單引笙發現杜宴禮看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跳加快,屏息凝神。

    他期待著杜宴禮的回答,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對方回答什麼。

    厚重大衣上的軟毛遮住了杜宴禮的表情。

    這讓杜宴禮擁有了比單引笙更為充裕的空間。

    對方看不見他的面容與表情,他卻能夠看清對方的面容與表情。

    單引笙眉梢揚起,那是雀躍的弧度。

    他的眼睛光芒璀璨,藏著同樣的歡騰。

    單引笙的話並不露骨。

    單引笙眉眼中不期然流瀉出來的情緒比他的話語露骨很多。

    杜宴禮微微皺眉。

    他對此並不習慣。

    他感覺自己正在被步步緊逼。

    單引笙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杜宴禮的回答。

    他揚起的眉頭掉了下去,那些隱隱約約的雀躍和歡欣消失了,這時候又一陣風過,凍得單引笙抖了一下,他有點受不了,不由往杜宴禮那邊湊了湊。

    一湊過去,他就發現杜宴禮的衣服真的很暖和……

    水中的浮標開始一下一下的擺動,眼前的視線也一點一點晃動。

    杜宴禮轉過頭,看單引笙抱著自己的手臂,扯一下,又扯一下,看著正試圖和他的大衣進行最親密的接觸,最好能直接鑽進他的懷裡來。

    杜宴禮就有點費解,冷了為什麼不去車上穿衣服?

    他提醒單引笙:「車上還有一件大衣。」

    單引笙:「什麼?這麼丑的大衣我才不要穿。」

    杜宴禮:「那你湊過來幹什麼?」

    單引笙理直氣壯:「我冷啊!」

    糾結到最後,杜宴禮繼續釣魚,單引笙繼續不穿大衣。

    杜宴禮的身前又多一隻釣竿。

    單引笙靠在杜宴禮的懷裡,保暖又舒適,美滋滋。

    當天邊的太陽開始落山,四周呈現出一色灰藍之際,杜宴禮收了桿,把釣上來的魚放生了大部分,只留兩條放在水桶之中。

    單引笙站在一旁看杜宴禮動作,他問杜宴禮:「接下去我們是要烤魚嗎?」

    杜宴禮:「不,晚上我要去看個電影。」

    單引笙驚訝起來:「你也會去看電影?看什麼電影?」

    杜宴禮:「一部特效片。」他看了單引笙一會,想了想,邀請對方,「要一起去嗎?」

    單引笙:「去啊!我們今天不是一天都在一起嗎?」

    說完他才反應過來,琢磨著看著杜宴禮:「這個電影有什麼特殊的,讓你親自開口邀我?」

    杜宴禮:「沒什麼特殊,我只是投了點錢進去。」

    單引笙都驚訝了:「你還玩電影?」

    杜宴禮:「也不算。」

    單引笙的興緻提起來了,娛樂圈對於他而言就像自家後花園,當他突然聽見杜宴禮這麼說的時候,感覺就跟在花園中發現一隻之前沒有的白孔雀那樣驚喜:「娛樂圈我再熟悉不過了,你既然有投資的興趣,不如我給你介紹兩個能發財的項目?」

    杜宴禮一笑:「我不太缺錢。」

    單引笙:「……」

    這就很實話實說了……

    越是這樣,單引笙興緻越濃,越要打破砂鍋問到底:「那你為什麼投電影?這部片子有什麼吸引的地方?」

    杜宴禮:「這部片子里的一個演員曾經跟過我,他介紹了我這個項目,我評估之後覺得可以,就投了。」

    單引笙愣住。

    此後一路無話,直至他們到了市中心步行街的電影院。

    跨年夜,電影院中全是人。

    情侶夫妻,父母孩子,在檢票口前排出了長隊。

    檢票口的旁邊正好放著這部電影的易拉寶,單引笙的目光在海報上逐一挑揀過去,須臾,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張年輕的男性面孔上。

    他湊近杜宴禮:「跟過你的是他?」

    杜宴禮朝單引笙的目光所指方向看去:「是。」

    單引笙:「他跟了你多久?」

    杜宴禮:「半年吧。」

    單引笙頓了那麼一下。

    這是超出他想象的一個日期。

    半年時間,180天,4320個小時。

    單引笙就笑道:「看來他還挺得你的心的?」

    杜宴禮:「我只和挑選過的人簽合同。每一個人都是我覺得適合的人。」

    那我是例外嗎?我不是你挑選的,是我挑選你,和你簽了合同!

    單引笙差點說出了這段話。

    但是理智阻止了他,他也不明白自己說出上面一段話意義何在。

    他心頭忽然煩悶。

    煩悶使他開始用挑剔的目光看著海報上的男明星。

    濃眉大眼,還算精神,但下頷太方,鼻樑不挺,一個毫無記憶點的明星。

    單引笙輕佻說:「長得也不怎麼樣嘛,娛樂圈中這麼多俊男美女,長得漂亮又性格乖巧的也不是沒有,如果杜總你找不到,我牽線,替你找兩個怎麼樣?」

    杜宴禮詫異地看了單引笙一眼。

    單引笙閉了嘴,剛才的話確實刻薄,也很沒品。

    不過就是過去被杜宴禮包養的一個人而已。

    他們最初的見面,不就是因為一場涉及了兩個人的包養對象出軌事件嗎?

    所以單引笙根本不明白自己在煩些什麼。

    杜宴禮和自己是同樣的人這件事……

    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說話的同時,檢票隊伍一直在前進,已經輪到杜宴禮和單引笙了。

    兩人檢了票,進入場中,不過一會,放映廳中,光線抽離,昏暗漸漸籠罩下來。

    電影正式開場。

    杜宴禮的目光停留在大屏幕上,但他將一半的注意力放在了單引笙身上。

    他能夠感覺到坐在旁邊人有點心不在焉。

    開場十來分鐘之後,對方才將3D眼鏡戴上。

    接著旁邊的人就開始用手指叩著扶手,「叩叩叩」、「叩叩叩」的聲音伴著電影響了一路。

    直至電影過半,對方的聲音冷不丁響起來。

    「為什麼不和他繼續簽合同?」單引笙又說話。

    「嗯?」杜宴禮。

    「合同結束了你還來看他演的電影,那為什麼不和他續約?」單引笙問得更清楚一點。

    「你搞錯了一點。」杜宴禮說,「我現在來看這部電影和他無關,只是因為這部電影讓我賺了一筆而已。」

    「杜宴禮——」

    灰暗之中,突然傳來了單引笙這麼一句急而短促的聲音。

    杜宴禮將放在大屏幕上的視線轉向單引笙。

    自大屏幕中射出的朦朧的光讓他看清楚了單引笙的臉。

    對方臉上正寫著一句主人沒有說出的話。

    如果你不喜歡他。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單引笙明亮的眼睛定定地看著杜宴禮。

    片刻,他笑著低聲說了一句:「不是說自己不缺錢嗎?」

    杜宴禮也微笑著回了一句:「我不缺錢,也不嫌錢多。」

    又是安靜。

    這一次,安靜之中再也沒有傳來單引笙的聲音。

    氣氛逐漸變得沉悶。

    兩個小時之後,電影終於結束。

    打亮的燈光和連接響起的聲音將杜宴禮和單引笙之間的沉悶打破了。

    兩人隨同其他人一起向外走去。

    在走出大廈的時候,下樓梯的單引笙沒注意,一腳踩空,身體向前一歪。

    走在旁邊的杜宴禮眼疾手快,將人牢牢抓住:「小心點。沒事吧?」

    一瞬踩空,單引笙同樣緊張,出了一身薄汗。

    他定定神,站穩身體:「沒事。」

    說著,他準備將手從杜宴禮掌中抽出,但一抽之下,對方居然沒有放手。

    杜宴禮正打量單引笙。

    大廈之前燈光明亮,將單引笙臉上的一層薄紅照出,像是牛奶蛋糕上塗了層草莓醬。

    杜宴禮的思維一頓。

    他覺得上午奶味的吻給自己太深刻的印象了,這不太好。

    他將注意力轉移到單引笙的手上。

    對方的手十分冰涼,和他臉上的緋紅對比鮮明,這才是他不將單引笙放開的緣由:「你的手很冰,冷了?」

    單引笙:「還好?我沒有什麼感覺?」

    杜宴禮看著單引笙沉吟了一會。

    單引笙不知為何,心頭有點惴惴。

    杜宴禮:「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單引笙看了一下表:「才十點,正好跨年,再走走吧。」

    杜宴禮也沒說什麼:「我去給你買一杯熱飲,要喝什麼?」

    單引笙不由看了杜宴禮一眼,這轉折無縫銜接,好像對方早知道自己會這麼說似的:「都可以,就原味咖啡吧。」

    杜宴禮答應對方。

    商場大樓外的幾步路就有奶茶店。

    他走到奶茶店前,要了兩杯熱飲,一杯咖啡,一杯可可。

    等待的過程中,他不經意回頭看了一眼。

    大廈之前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唯獨單引笙雙手插在衣兜里,無所事事,獨自站立。

    一個人從他身旁走過,給他帶來一點寂寞;一群人從他身旁走過,給他帶來多一點寂寞。

    杜宴禮看著遠處的人,腦海之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也許這個時候,我不過去,對他而言更好一些。

    我要直接離開嗎?

    漆黑的夜空忽然飄起了雨絲。

    綿綿細雨潛入暗夜,紛灑大地。

    同一時間,站在大廈門口的單引笙抖了一下。

    兩人距離得有點遠,杜宴禮本該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但不知為什麼,似乎真有個噴嚏聲響在耳旁。

    杜宴禮抬頭看了一眼。

    突然而至的細雨帶來更多寒流,前方單引笙的反應打消了他離去的想法。他接過做好的兩杯熱飲,往單引笙所在走去。

    然後他叫了對方一聲。

    「引笙。」

    單引笙循聲回頭。

    他看見杜宴禮的同一瞬間,杜宴禮將一杯熱飲塞入他的手裡。

    他還沒有開口,前方忽然傳來喧嘩聲。

    兩人一同向前看去。

    朵朵煙花在天空綻放,奼紫嫣紅,亮了黑夜。

    還有氣球,扎著絲帶,搖著鈴鐺,從不知何處飄來,金色的紅色的,紛紛飛在天空之中,為這一刻的美麗再做妝點。

    地上的人全抬頭看天上的畫,短暫的安靜之後,驚呼和歡笑響起來,「咔嚓咔嚓」,無數手機被主人掏了出來,拍下這熱鬧的一幕。

    杜宴禮看過一會,收回了目光。

    雨絲變得密集了一些,黑夜也籠罩一層薄霧之中。

    他拉著單引笙向旁走了兩步,大廈之中已經站滿了躲雨的人,只有路旁的一人寬的檐還空出些位置。

    他將單引笙帶入那裡,然後又握了握對方的手。

    對方的手還是一樣冰冷,臉上的緋紅更為明顯。

    可能是下午著涼了。

    杜宴禮想,他將單引笙安置在那裡之後,向外又走一步。

    呼嘯的冷風和細雨這時都停了。

    單引笙看著杜宴禮。他看見杜宴禮站在自己身前,背對街道。

    風和雨全打在他的背上,在他肩膀處留下一層晶瑩的痕迹,還有一些濕了他的發尾,水珠正順著發梢滴下,淌入他的脖頸。

    杜宴禮在替我擋雨。

    單引笙一時有點出神,這個認知讓一些很奇怪的情緒潛入了他的胸膛。

    他有點——他很——開心。

    杜宴禮注意到單引笙一直在看著自己。

    兩個人的距離這麼近。

    他在對方透亮的眼睛之中看見了無比清晰的倒影。

    那是他的影子。

    杜宴禮一時也在思考。

    今晚原本是為了打消單引笙對我的想法。

    但是結果並沒有如我所想,反而滑入我願望相悖的地方。

    他微一沉默,隨即舉起杯,對單引笙說:「提前預祝新年快樂。」

    單引笙同樣舉杯,說:「提前預祝新年快樂。」

    紙杯輕輕一碰,單引笙的手撞到了杜宴禮的手。

    他心頭再度波動。

    一片霓虹燈光也在夜中虛化。

    挨擠的人群遠去了,吵嚷的人聲變小了。

    好像只有這個人,在虛化的背景之中變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醒目。

    就是這個瞬間。

    開在天空的煙花開在了他的心中。

    單引笙忽然醒悟。

    我喜歡上了杜宴禮?

    「引笙……」杜宴禮說話,他思考著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再度提醒單引笙。

    「杜宴禮,你——我——」單引笙同時說話,他的語氣又快又急,他的聲音揚得高高的,他陡然間明白過來,於是整個人都鮮活光彩起來。

    他又笑,新奇新鮮,開心驚喜地笑起來。

    這是一種全新的感覺,更是一段全新的關係。

    他對杜宴禮說:

    「我們跟他們一起去跨年吧!」

    太遲了。

    掛在頭上的靴子落了下來。

    「咚」的一聲,響得讓杜宴禮皺起眉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