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12.第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12.第十二章字體大小: A+
     

    一句話說完,杜宴禮不再浪費時間。

    他抓著單引笙的手,調頭向後。

    脫離了人流擁堵、驚恐情緒蔓延電動扶梯入口,空氣登時輕鬆許多。

    沿自動扶梯一路向後,走到盡頭,就是消防通道所在位置。

    兩人快速奔跑,不到一分鐘就來到來到了逃生路口。

    逃生入口的鐵門是關閉的,單引笙一眼見到,立刻伸手去抓門把手。

    他的手腕被杜宴禮抓住了。

    杜宴禮指指從縫隙之中隱約冒出來的黑煙:「注意看,通道關閉,沒有太多人往這裡走是有理由的。」

    剛才一陣奔跑,單引笙有點喘氣:「難道我們再回過頭?」

    杜宴禮從口袋中拿出一條濕了水的帕子,他對單引笙說:「我開門,你站旁邊一點。」

    單引笙拒絕:「我站這邊看著。」

    杜宴禮看了單引笙一眼,對方臉上寫滿了緊張,緊張之中,更有豁出去面對一切的氣勢。

    他意識到自己不可能在三言兩語之中說服單引笙了,而濕水手帕只有一條,不能同時掩住兩個人的口鼻。

    時間寶貴,杜宴禮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

    他突然伸手,將單引笙拉入懷中,並於同時按住對方的後腦勺,讓對方正面朝後。

    單引笙:「???」

    他都懵了。

    杜宴禮的聲音同時響起,他告誡單引笙:「面孔朝後,屏住呼吸,避免被煙霧嗆喉迷眼。」

    單引笙有點氣,這個姿勢很奇怪。

    單引笙懟杜宴禮:「這種基礎還需要你——」

    杜宴禮又說話,他不再維持自己冷靜的腔調了。這個時刻,他將聲音放輕柔一點,安撫和自己同行的人:「我要開門了,如果走道之中燒了起來,我會立刻扯你,我們朝來時的路逃跑……不要緊張,不要害怕。」

    單引笙收了聲。

    他有點驚異,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杜宴禮用這麼溫柔的語調說話。

    當對方放緩聲音的時候,他的音色有點像大提琴的,一種飽含力量的低沉溫柔。

    一聲安撫之後,杜宴禮感覺懷抱中的單引笙不再掙扎。

    於是他用沾濕的手帕捂住口鼻,打開鐵門。

    鐵門打開。

    打開的瞬間,通道出現杜宴禮面前,前方有熱度,也有濃煙從樓上飄下,但沒有火光。

    這個通道是安全的!

    做出判斷的同一時間,杜宴禮快速拉著單引笙向前跑,而後他把濕手帕遞給單引笙用,就彎著腰,拉著人,朝樓下快速走去!

    樓道之中儘管瀰漫濃煙,但直上直下。

    兩人行動快速,並沒有遇到什麼障礙,下了一層之後周圍就有了人,又下兩層,人流慢慢多了起來,空氣中的濃煙也開始消散,左右有些彎腰的人迫不及待站直了身子,杜宴禮也於同時聽見單引笙的聲音響起:「這條濕手帕你從哪裡來的?……你自己不用嗎?」

    不用回頭,光聽聲音的位置,杜宴禮就知道身後的人同樣直起了腰。

    杜宴禮不停下前進的腳步,直接伸出一隻手,快准狠地向後一拉,把剛剛站直的單引笙從新拉低了頭:「彎腰,低頭。」

    然後才說:

    「出攝影棚時候用水澆濕的。」

    襯衫被扯,脖頸一緊。

    單引笙不止腦袋回到了正確的位置,還差點一個趔趄,直接撞在前方的杜宴禮身上。

    這一次他倒沒有生氣。

    他剛才說話,是想要把手中的手帕還給杜宴禮的。

    他也是拿了用了之後,才發現杜宴禮居然只有一條手帕。

    怪不得最開頭對方讓我轉過臉去……

    這樣想想,杜宴禮對我其實還不錯?

    這個想法突然躥上腦海,單引笙一時緘默,他都被自己思維的廣度給震驚了!

    杜宴禮不知道背後單引笙的心理活動。

    剩餘一程再也沒人開口。

    樓層層層往下,剩餘樓梯越來越少,倏忽,消防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兩人終於到了一樓。

    這一回,杜宴禮不再彎腰,他拉住單引笙的手,快步跑后最後的樓道。

    從室內到室外,視野豁然開朗。

    天空依舊湛藍,白日依舊明媚。

    紅色的消防車駛上商業大樓的廣場前,消防官兵飛速下車,一面驅散安排人群,一面打開水槍,對準正冒濃煙的樓層滅火。

    杜宴禮和單引笙按照官兵的指示在安全的地方站好。

    這時候杜宴禮拿出手機,先撥打秘書的電話。

    秘書很快接通,電話裡頭,她的聲音依舊有些驚慌失措:「杜總,你還好吧?」

    杜宴禮:「我很安全,現在在廣場雕像的後手邊,停車場入口的左手邊。你怎麼樣?艾倫有沒有在你身旁?」

    秘書連忙回答,因為激動,她一時啰嗦:「我很好,艾倫也在我身旁,他也很好!就連《財金周刊》的攝影師都在我身旁,杜總你稍等,我這就去找你!」

    杜宴禮:「不用過來了。」

    一場沒有燒到眼前的火災不足以讓他慌亂,他依舊頭腦清晰,準確利落地吩咐秘書接下去的行程:「既然《財經周刊》的攝影師在你身旁,你就直接問他要不要去新的攝影棚繼續拍攝。如果他願意,你就帶他前往新的攝影棚,如果他不願意,這次的活動就取消,讓他們下次再約。」

    電話里傳來大口大口的抽氣聲。

    接電話的秘書小姐急促地深吸兩口氣,竭力鎮靜以後,聲音泰半平緩:「好的杜總,我明白了,我這就和《財經周刊》方面溝通,等確定之後,行程會以信息的形式傳遞給您。您稍等,司機片刻就到。」

    杜宴禮掛了電話。

    他發現單引笙正看著自己。

    他奇怪問:「怎麼了?」

    單引笙被杜宴禮這通電話提醒了。

    他瞬間想起一個人來:「許婭!」

    他連忙摸出電話,撥給許婭。

    然後幾次撥打,沒有人接。

    長長的等待之後是又一次長長的等待。

    單引笙本來安定下來的心再一次焦躁。

    他腦海之中閃現出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是我把許婭叫過這裡來的,還讓她去買甜甜圈,如果許婭出事——

    正是這時,前方突然傳來消防員的大喊:「著火樓層好像有人!他被困住了!」

    這一聲吶喊彷彿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單引笙心頭陡然一震,一下將手機丟開,朝消防員方向跑去。

    杜宴禮眼明手快拉住對方:「你幹什麼?」

    單引笙心煩意亂,但面對杜宴禮的詢問,他強忍焦急,耐心回答,安撫對方:「我的秘書可能在裡面!我去和消防員說一聲,讓他們去救許婭!……你在原地等我,不要走開,不要去危險的地方!」他有點喘氣,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什麼,「我們保持聯絡,我打電話給你你不要再掛了,不要讓我擔心!」

    單引笙的一長串話讓杜宴禮有點驚訝。

    而後他笑了一下。

    這還是第一次有除了爺爺以外的人吩咐他要怎麼做不要怎麼做,挺新奇的。

    他對單引笙說:「你都把手機丟了,還能記得我的號碼?」

    單引笙:「……」

    他一時語塞,因為真的不記得了!

    難得的一句話調侃后,杜宴禮平心靜氣,繼續壓著單引笙不讓人走。

    他幫明顯思維混亂的單引笙分析情況:「許婭在哪裡?」

    單引笙頻頻看向消防員位置所在,回答都有點心不在焉:「出事前她去給我買了甜甜圈。」

    杜宴禮:「甜甜圈在哪層樓哪個方向?」

    單引笙:「我怎麼知道?我就上樓的時候掃了一眼好像有個賣甜甜圈的店——」

    杜宴禮:「那是電梯旁邊還是自動扶梯旁邊?」

    靈光如同閃電,掠過單引笙的腦海!

    他明白杜宴禮拉著自己說話的含義目的了!

    先確定許婭可能出現的位置,才能讓消防員目的明確地救援!

    單引笙立時回憶,腦海閃回了他看見甜甜圈的那個畫面。

    他記起來了:「我是乘自動扶梯上樓的,甜甜圈就在上行電梯左手旁……沒錯,我記得清楚,就是在左手邊!那是我第三趟……不對,是我第二趟走上自動扶梯的時候,甜甜圈就在二樓的左手邊!」

    儘管單引笙說得篤定,但杜宴禮並沒有全盤相信對方的記憶,他帶著單引笙來到廣場前的電子立柱前,立柱上邊有詳細的樓層平面示意圖。

    杜宴禮瀏覽著火建築平面圖,果然在二樓看見了單引笙所說的甜甜圈店鋪,他確定單引笙的回憶沒有錯后,就開始觀察甜甜圈商鋪周邊的交通情況。

    他指著平面圖對單引笙說:「這家店就在二樓,旁邊是扶梯,扶梯之下直面一樓南門。你的秘書被困在商場中的概率低於你被困住的概率,就算被困住,也幾乎不可能從二樓一路跑到火場之中再被困住。」

    這一段話條理清晰,邏輯簡單,儘管還沒有見到許婭,單引笙也在杜宴禮的解釋之下徹底冷靜。

    杜宴禮又看了看地圖,接著他再度向前。

    向前的同時,杜宴禮對單引笙說:「消防人員在滅火的時候會同時疏散人群,一般準則是就近疏散,靠近南門出口的有很大可能從南門逃出,不過二樓的人距離地面近,如果出來得早,會被疏散到更遠的位置……」

    說話的過程之中,杜宴禮已經帶單引笙繞了半圈,來到大樓南門出口。

    他在南門附近找到一個明顯正在疏散人群的消防官兵,簡單詢問:「最早出來的那些人現在被安排在哪裡?」

    消防官兵忙得要死,簡單抬手朝個方向一指。

    杜宴禮也不多話,拉著單引笙就往對方指的方向走去。

    那距離大樓更遠的地方,一處長長的景觀迴廊。

    來到迴廊之前,人群擁擠,大多驚魂未定,說話聲四下匯聚,嗡嗡一片。

    人群密集,單引笙看不見自己的秘書,但隨同杜宴禮一路行動之後,他已經深信杜宴禮,他直接喊了一聲:「許婭?」

    片刻之後,人群之中有人擠了出來。

    她高挑美麗,正是許婭。

    乍然見到單引笙,許婭感動得快要哭了。

    她對單引笙說:「老闆,你也安全出來了嗎?你居然沒有忘記我!」

    單引笙:「……」

    我在你心中就這麼冷酷無情嗎?

    他有點不是滋味:「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沒接?」

    許婭:「之前跑出來的時候人擠人,我的手機被擠掉了。剛才我借了個手機給老闆你打電話,你也沒有接……」

    單引笙:「……」

    我把我自己的手機摔了……

    單引笙冷靜想想,覺得自己之前真的太過衝動了。

    還好有杜宴禮……

    他不由看向站在身旁的杜宴禮。

    這一眼轉過,杜宴禮正好抬手接電話,手腕部位暴露單引笙視線之中。

    單引笙一下捕捉到對方袖口處的鮮紅色。

    鮮紅色?

    單引笙心頭漏跳了一拍,他脫口而出,莫名緊張:

    「你的手腕怎麼了?你受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