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6.第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6.第六章字體大小: A+
     

    沉寂持續了幾秒鐘。

    杜宴禮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手掌下抽出來了。

    對方提出了一個大出他心理預期的要求,這讓杜宴禮暫時打消了離開的念頭,轉而仔細打量坐在對面的人。

    坐在對面的人臉上噙著微微的笑意。

    笑意到了他的眼角眉梢,一抹化成得散漫與得意。

    衝動、隨性。

    杜宴禮想,他的目光再度掃過單引笙的服裝與外表。

    浪漫、自由。

    原來如此。

    對方之所以坐在我對面,是因為他不服氣。

    他不服氣我能將一切搞定,而他不能,所以他要將我拖下水,讓我降低到他的層次。

    杜宴禮很快得出了結論。

    這沒有什麼分析與理解上的難度,畢竟對方心中的想法全寫在了臉上。

    雖然得出了結論,可是杜宴禮依舊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他覺得單引笙的思維不像成年人,他像中學生。

    「抱歉,我沒有這樣的打算。」

    杜宴禮直接拒絕單引笙,假的曖昧也好,真的針對也好,他都不打算接下來。

    杜宴禮抽回了手,單引笙也不以為意。

    杜宴禮的拒絕更在他意料之中,他放鬆身體向沙發背上一靠,似乎抱怨的微笑:「杜先生總是拒絕得這麼快,你就這麼不願意進行一樣新的嘗試,一段新的關係嗎?」

    杜宴禮漫不經心:「我對這些沒有興趣。」

    真是一個無聊的人。

    單引笙很想彈個舌頭嘖上一聲,但在他這樣做之前,杜宴禮再度說話。

    「在這一點上,我只接受定製品。」

    單引笙彈舌頭的衝動沒有了。

    這個回答給了單引笙驚喜,他的心再度蠢動。

    好奇心加倍的集中了他,甚至他的好奇心已經從「寫合同包養小情人」這件事上轉移到人身上。

    杜宴禮冷淡的面容在這一刻充滿了神聖禁慾的氣息,對方的衣著無比死板,連襯衫的扣子都要扣到最上邊領口的位置,彷彿多露出一片肌膚都不能容忍,就連包養小情人的事情,都說得跟談個上億的合同一樣嚴肅。

    那麼他在和包養的小情人真正相處的時候,是真正經還是真下流?

    是正經地做著下流的事情,還是下流地做著下流的事情?

    無可否認,單引笙好奇死了。

    心臟正在鼓噪,聲聲都在催促他去探索這個秘密。

    而在探索秘密上,單引笙向來有一手。他笑起來:「杜先生不要拒絕得這麼快,杜先生是不是忘記了,你剛剛才說不要讓長輩失望,雖然杜總很厲害,但這個任務如果我不配合,杜總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必然讓長輩失望了吧?」

    杜宴禮靜靜地看著單引笙表演。

    有那麼一瞬間,看在世交的份上,他想要友善提醒單引笙,在說話之前你要不要運用腦子仔細思考一下這話究竟對誰有利?

    合同由我制定,規則由我書寫。

    我放過了你一次,你不及時抽身,反而再三再四地想要簽下這一份全在我主導之下的合同,主動裝盤包裝,將自己送到我的手上?

    杜宴禮思索片刻:「所以單先生非想和我簽訂一份教學合同?」

    單引笙:「我覺得這對我們兩個都好。」但他又補充,「不過這只是一份教學合同,不是一份真正的包養合同,所以我們不會上床。」

    他腦子沒病,不會真把自己包養出去。

    他只是對杜宴禮深感好奇,決定扒下杜宴禮的偽裝而已,而現階段看,要扒下杜宴禮的偽裝,條件苛刻,只能做點犧牲。

    杜宴禮:「好。」

    單引笙:「說來說去,杜總還是不願意答應,杜總就這麼怕——」他話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驚奇道,「你同意了?」

    杜宴禮:「是的。」

    單引笙更驚奇了:「我哪一句話打動你了?」

    杜宴禮又笑了一下,笑容曇花一現。

    有人千方百計要把自己賣了,適逢剛需,他買下就是。

    他從座位上站起來,他沉穩自律,像是有一種天然的將所有不正經變成正經的本事:「正如單先生所說,杜家家教很嚴,我也不好讓長輩失望,所以我願意和單先生簽訂一份合同。這段關係中的我的義務與權利,你的義務與權利,都將在關係開啟之初落於白紙黑字,由你我共同簽訂。我們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叫停這段關係,如何?」

    單引笙滿意極了,他同樣站起來,笑意痞氣:「沒有任何問題。」

    杜宴禮:「明天下午五點,我在家等候單先生。」

    這一次會面徹底結束,杜宴禮走出咖啡館的時候沒有看時間。

    不用多看時間,他知道這一場對話的總時長超出了他的預留時間,正如這一場交談的結果,也超出他最初的準備。

    嗯,超出他準備的順利。

    是夜,微雲遮了明月。

    杜宴禮在晚上九點的時候結束工作,回到家中。

    家裡並沒有人,這一點上,杜宴禮和爺爺稍有不同,他不是非常喜歡家裡時時刻刻都有外人的感覺,他的廚師,家政,司機等工作人員,都是在固定時間上班下班,不會全天候呆在他的別墅里。

    杜宴禮走進浴室洗了個澡。

    熱水將他沖刷,落在瓷磚地面,一陣淅瀝。

    沐浴之後,杜宴禮換掉了正式的西裝,披上一身寬鬆的睡袍。

    屋裡只有他一個人,杜宴禮沒有將睡袍的帶子繫緊,敞開的領口露出他小半片胸膛,這個細節讓一直籠罩在他身周的嚴肅自律氣息散去不少。

    杜宴禮變得隨性。

    但一切隨性也終止於杜宴禮在書房坐下的那一時刻。

    哪怕這並非工作上的事情,杜宴禮依舊認真對待。他找出白紙,拿起鋼筆,於標題處寫下兩行文字來:

    「教學包養合約」

    「第一點注意事項……」

    一行規整的字體出現在白紙上邊,它們方方正正,如同電腦字體中最規矩的宋體,幾乎沒有連筆存在。

    書寫過程中,杜宴禮始終在思考。

    筆尖停停走走,白紙上漸漸寫滿了字。

    沒有徹底擦乾的頭髮依舊滴著水,暈濕他睡袍的領口。

    窗外星月的光又化作一層紗,穿過窗戶,自那一圈濕潤處,披散而下。

    一天等待,恰到好處。

    單引笙在第二天晚上五點鐘的時候到達杜宴禮的別墅。

    他進入別墅看見杜宴禮的時候,還調侃一聲:「五點就到家,今天杜總是不是提早下班了?」

    杜宴禮沒有理會單引笙這句無意義的問題,他將合同交給對方:「單先生,合同在這裡,你可以過目。」

    對方所說的合同真到了手中,單引笙不免看了兩眼。

    緊接著他就發現,這與其說是一份包養合同,不如說是一份生活助理合同,難怪杜宴禮說過這份合同能夠拿上法院。

    單引笙吹了聲口哨:「這份合同雖然具有法律效力,但是並沒有要求生活助理要陪你上床吧,萬一他拿了錢不履行約定呢?」

    「還有一份沒有寫在正本上的附註。」杜宴禮又將一份合同交給了單引笙,「能享受的權利在第一份,必須盡的義務在第二份。」

    簽合同就算了,簽了一份居然還有一份……

    單引笙保持著震驚接過了合同。

    但他對合同這種東西的耐心在第一份合同上邊已經耗盡了:「這是我要簽的東西?」

    杜宴禮:「這是我和其他人簽訂的合約。看完了這份合約后,單先生還堅持要和我簽訂合同?」

    單引笙:「當然,杜總這就後悔了?」

    單引笙非撞南牆,杜宴禮也不再勸,他拿出了昨天寫的那份合同交給單引笙。

    事關自己,單引笙給個面子看了一眼。

    他也僅只看了一眼,這一眼主要看看杜宴禮有沒有將不上床的條款給寫上去。

    對方還真寫了。

    他哼笑一聲,提筆落字,在紙上籤下自己的狂草大名。

    「唰唰」兩聲,兩份合同轉到杜宴禮身前。

    杜宴禮同樣拿出筆,在紙上簽字。

    一筆一劃,端正嚴肅。

    合約簽署,合同生效。

    當杜宴禮放下筆再抬起眼睛的時候,態度已經發生變化:

    「引笙,以後你可以叫我先生或者宴禮。現在,我們先吃晚飯。」

    接著,他不等單引笙回答,已經拍了拍手。

    等在廚房中的工作人員很快將準備好的食物端上桌子。

    單引笙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

    杜總裁吃的飯菜看上去還很親民,他本來以為自己來對方家裡會吃西餐法餐或者其他異國料理,但是顯然兩人吃的就是中餐。

    他又等著螃蟹龍蝦這樣的料理端上桌,沒想到端到最後,三菜一湯,兩個青菜,一份排骨,一份雞湯。

    日常在家這樣吃好像沒有問題,但今天好歹和平常有些不同吧?

    單引笙情不自禁問道:「杜總,杜氏財團是不是要破產了?」

    杜宴禮還沒動筷,他看了單引笙一眼,將自己的規矩提前說清楚:「我吃飯不說話,你最好習慣這一點。」

    單引笙眉梢高高挑起:「哦?」

    無論杜氏財團是不是要破產,顯然杜宴禮的裝逼心還沒有破產。

    杜宴禮沒有理會單引笙是怎麼想的。他的包養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在需要的時間找一個合適的人解決生理需求。

    為此他願意支付一筆不菲價格。

    相對應的,他也要求對方適應他的步調,遵守他的要求。

    這一關係里,他的所有給予都出自他的意願,他意願以外的訴求,則不會被滿足。

    這是整個包養合同的大前提。

    單引笙現在還不明白這一點。

    但杜宴禮相信,隨著兩人相處時間的增加,對方會很快理解,並且明白。

    幾次接觸,又經過了一些調查,杜宴禮對單引笙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

    他對對方的判斷和報紙雜誌上的評價不同。

    在他看來,單引笙之所以屢屢上報紙雜誌,其原因不是單引笙沒有給雜誌報紙公關費,也不是單引笙換人如同換衣服,風流浪子花叢無情。

    而是因為單引笙天性浪漫,給他包養的人太多熱情,讓那些人產生太多錯覺,所以才屢屢被人抓拍到前包養對象找他大鬧特鬧,讓旁人看戲的事情。

    這正是單引笙的最為明顯的缺點。

    杜宴禮漫不經心地想。

    他的感情,太過泛濫了。

    只要糾正了單引笙這一點,單引笙上頭條的機會就會少很多很多,相對應的,對方的家人也該滿意不少吧。

    念頭悠悠轉過,杜宴禮拿起了筷子,他準備吃飯。

    他吃飯的習慣已經告訴單引笙,但單引笙顯然不信邪:「杜總,我們來說說話,你的教學過程預計多少時間?」

    杜宴禮不說話。

    單引笙繼續:「杜總,你平常會把包養的小情人帶回家裡嗎?」

    杜宴禮不說話。

    單引笙再接再厲:「杜總,其實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你會包養人的事情從來沒有被小報報道過?哪怕有些報紙收了你的公關費,總有些報紙沒有收吧?」

    杜宴禮還是不說話。

    單引笙就很不服氣了。他現在不餓,沒有胃口,他想要熱熱鬧鬧的吃飯,杜宴禮當然要配合他。

    他用筷子敲著餐盤,「噹噹當」、「噹噹當」的聲音不絕於耳,一邊敲擊,一邊喊:「杜總裁,杜先生,宴禮,宴宴,禮禮,阿宴,小禮——」

    單引笙絮絮叨叨的過程中,杜宴禮始終在吃飯。

    他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全副精神就集中在飯菜上邊,單引笙所說的話他有聽見,但就跟耳旁的雜音一樣,不會多去關注。

    終於,旁邊雞叫一樣的嘈雜聲消失了。

    接著,椅子推動的聲音響起來,單引笙走了。

    對方無聊地走了,我總算可以好好吃飯了。

    杜宴禮這樣想著,他剛剛伸出筷子,夾起一筷子青菜。

    「撕拉」一聲。

    杜宴禮的手頓了頓。

    「撕拉。」

    「撕拉。」

    紙張被撕毀的聲音從客廳源源不絕地傳來。

    杜宴禮朝聲音方向看了一眼。

    單引笙翹腳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本雜誌,一頁一頁撕著紙玩呢。

    杜宴禮:「……」

    他把筷子上的青菜給吃了。

    他細嚼慢咽,思考著到底該怎麼□□不聽話的包養對象。

    一整個用餐期間,紙張被撕毀的聲音都響起於別墅一樓之中。

    杜宴禮在噪音之中吃完了飯。

    他放下筷子,擦過嘴漱完口的時候,家政人員從廚房中走出來收拾桌子,杜宴禮則朝單引笙所在的沙發走去。

    單引笙聽見了背後傳來的腳步聲。

    就這小半個小時的時間裡,單引笙所坐的沙發地面已經被碎紙條淹沒了,他的雙腳也從架在茶几上變成了架在沙發上。他靠著沙發扶手,聽見了聲音就一挑眼皮:「吃完了?杜總裁八風不動,佩服佩服。」

    「吃完了。」杜宴禮回答對方,隨即彎腰,捏起單引笙的下巴,將一個吻落在單引笙的臉頰。

    這一吻輕柔冰冷,並不含有任何曖昧,倒像是雪沫落在臉頰,如同杜宴禮給人的感覺。

    一觸即分。

    杜宴禮:「乖一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