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5.第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5.第五章字體大小: A+
     

    「杜先生。」

    咖啡館的角落,在一叢被半人高的室內綠植掩蓋的座位之中,兩人見面。

    單引笙率先打破沉默。

    他從座位上站起來,噙著微笑,向杜宴禮伸出手,態度較之昨天,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第二次正式見面,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單,單引笙。」

    杜宴禮與對方握手:「單先生。」

    握手的同時,他的目光在單引笙臉上轉了一圈,頓時瞭然。

    黃鼠狼給雞拜年,不懷好意。

    兩人分別坐下。

    單引笙漫不經心地拉了拉自己的外套。

    他今天穿了一件純色西裝外套,這件外套的款式相對保守,所以他在西裝的胸巾袋中插了一朵由手帕紮成的明黃玫瑰花朵——也正好也契合今天的主題。

    他對杜宴禮說:「因為種種意外,昨天我們的見面並不是非常愉快,我希望杜先生不要太過在意,因為那對我而言,也是出乎意料的糟糕的一天。」

    杜宴禮:「我並不在意。」

    單引笙笑道:「那就好。實話實說,我本來以為不會再和杜先生見面了,沒想到我爺爺和你爺爺居然認識,我們不想見面也不行。」

    杜宴禮:「這一點也出乎我的預料。」

    單引笙:「不管怎麼說,杜先生都來了。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認為,杜先生是認同長輩的提議,想要幫助我改改壞毛病?」

    杜宴禮看了單引笙一眼。

    他注意到了一些細節。

    除了別在單引笙胸口的手帕玫瑰以外,靠近單引笙的半邊桌子上還放了一隻漸變墨鏡以及一雙皮手套。

    旁邊的沙發上丟著一條和胸口玫瑰同色的羊毛圍巾。

    除了這些以外,杜宴禮甚至還發現單引笙皮靴的鞋帶都是同款黃色。

    這一發現讓他的目光停頓了一下。

    他對這個人有了一個定義。

    連鞋帶都要與眾不同。

    看完了坐在對面的人,杜宴禮的思維才轉到對方說的話上。

    改變單引笙嗎?

    杜宴禮決定把爺爺的吩咐當成一個項目來完成。但他並不准備真如對方爺爺的要求,去改變單引笙。

    那樣成本太高,效率太低,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容樂觀。

    在花費無數取得真正的改變讓單引笙的爺爺滿意,以及花費不多做成表面的改變讓單引笙的爺爺滿意這兩種選擇之中,杜宴禮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

    畢竟精於計算才是商人。

    他直接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單引笙:「我並沒有改變單先生的意思,我會出現在這裡只是因為我爺爺的吩咐。我相信單先生出現在這裡也是因為家人的要求。」

    單引笙拍了拍掌,微笑道:「確實如此。」

    杜宴禮:「讓老人擔心畢竟不好,如果單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個人認為,我們可以互相配合,給彼此家裡一個交代。」

    單引笙笑道:「和我想的一模一樣,家裡對我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我萬分驚訝,畢竟我覺得杜總和我其實是同類人……」

    杜宴禮不置可否。

    交談進行到現在,效率卓著,杜宴禮提出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案,單引笙基本認可這個方案。

    但單引笙依舊有點小不滿,從坐下來到現在為止,他全被杜宴禮牽著走。

    他做了萬全準備而來,他打算在杜宴禮狗拿耗子的時候狠狠嘲諷對方一通,出一口惡氣。

    但結果是對方比自己還想要擺脫這個無聊的情況。

    這就讓單引笙覺得自己全力一拳擊中了棉花,所有準備都在浪費時間。

    更別說就這個過程之中,他還發現杜宴禮看了一下時間。

    是計算著什麼時候可以從這場碰面中離開吧。

    單引笙心中冷笑。

    對方想走,他偏偏要慢慢說話。

    他對杜宴禮說:「杜先生,其實我很好奇一件事。」

    杜宴禮剛剛看了一眼時間。

    他為這場對話預留的時間是半個小時,雖然現在只過去了十分鐘,但溝通已經完畢,他覺得自己可以離開了。

    但單引笙又開腔說話。

    杜宴禮禮貌詢問:「什麼事?」

    單引笙:「我很好奇,杜先生是怎麼在玩遍了小情人的情況下還讓周圍人都認為你嚴謹正直,潔身自好的。又是用了什麼樣的手段,讓你的小情人……」

    昨天的印象太深刻了,今天再度說起來,單引笙也不由一笑。

    他其實是一個很愛笑的人,就是他的笑容可能不太符合大眾的期待,畢竟風流浪子遊戲人間,他的笑容總含有一些輕佻和玩味。

    「在被你拋棄之後,依舊忠誠得跟狗一樣擋在你面前?」

    這個問題介於私密與不私密之間,杜宴禮沒覺得很被冒犯。看在爺爺的份上,他回答對方:「我和每一位相處對象都簽署了合約。」

    單引笙:「啊?」

    杜宴禮:「我按照合同的約定行事,對方也按照合同的約定行事,僅此而已,沒什麼獨特之處。」

    單引笙:「不不,你在說什麼?你包養個人還要簽署合同?」

    杜宴禮:「當然。」他反問單引笙,「你從來不簽嗎?」

    單引笙:「包養個小玩意而已,為什麼還要簽合同?」

    杜宴禮看了單引笙片刻,思索片刻,又看了單引笙片刻。

    奇異的,單引笙竟然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點淡淡的不可思議。

    問題是單引笙也極度不可思議啊!

    包養還能簽合同?

    所以為什麼包養也要簽合同!

    杜宴禮終於說話了:「如果不簽合同的話,單先生是怎麼挑相處對象的?」

    單引笙:「……就這樣,看上了不就好了?」

    杜宴禮:「……」

    單引笙:「……」

    兩人間的氣氛一時沉默。

    杜宴禮垂眸看著水杯。

    話不投機半句多,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應該起身直接走人了。

    但單引笙又說話了。

    一開始他是為了鬥氣,但是現在,他對兩人所聊的話題產生了興趣。他冷靜地思考了一下,發現「合同」這個辭彙並非第一次出現在杜宴禮嘴中,在昨天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杜宴禮就曾說過這兩個字。

    就是當時的他並沒有在意這個。

    他問杜宴禮:「這種合同法律是不可能支持的吧?」

    杜宴禮:「你可以寫一份讓法律支持的合同。」

    單引笙又笑了:「有這樣的可能嗎?」

    杜宴禮:「為什麼沒有?」

    單引笙要笑不笑:「那杜總是為了什麼簽這份合同?難道為了最後和你包養對象對簿法院?」

    杜宴禮看了單引笙一眼,他回答對方:「不,這份合同的真正意義,是在一切開始之前,就將我會給予的,對方應該反饋的,逐一列明。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杜宴禮的聲音落下了。

    單引笙一時竟沒有接上話來。

    他臉上玩味的笑容消失了一些,他看著坐在對面的男人,突然覺得,相較自己,對方才是真正冷酷無情、人品敗壞的傢伙。

    但不可否認,這種冷酷給了他新的思路,更點燃了他的好奇心,一隻貓爪子正在他心中抓撓。

    畢竟包養也有包養的苦惱,這年頭,大家都不是很敬業,從昨天一整天他花式翻車就能夠看出來了……

    他情不自禁追問道:「杜總,你的包養手段出乎我的想象,但我不相信一份合同這麼有用,你一定還有其他的秘訣!」

    杜宴禮換了一個姿勢。

    他對單引笙說:「沒有其他的了。」

    單引笙:「我不相信。」

    杜宴禮:「確實沒有。」

    單引笙:「不不,杜總不要保密,光看我三天兩頭上小報而杜總深藏功與名,就知道杜總的手段不可小覷,我們兩家也算通家之好了,好東西不應該大家分享嗎?」

    杜宴禮:「……」

    他也笑了一下,他說:「我說了你也不信,那你想要我怎麼把秘密告訴你?」

    這突然的笑容讓單引笙一挑眉,有了一點驚異,他還以為這人不會笑呢。

    接著單引笙說了自己的想法,他有一個完美的構思:「杜總,不如我物色一個小明星,你包養他,讓我看看你的手段,如何?」

    杜宴禮臉上的笑容又不見了,他的神情重新平靜。

    但這並不是因為生氣。只是相較於時時刻刻釋放笑容的單引笙,笑容對於杜宴禮而言似乎是個奢侈品,偶爾存在,並不常有。

    杜宴禮有點詫異:「你要我包養你看中的小明星?」

    單引笙弔兒郎當:「沒錯。」

    杜宴禮:「然後單總要拿回這個小明星?」

    單引笙覺得杜宴禮的形容有點奇怪:「是。」

    杜宴禮:「單總對3P有偏好?」

    單引笙:「什麼?我沒有!」

    杜宴禮:「那為什麼單總想要和我共用一個人?」

    單引笙:「……」

    原本只是一件簡單的教學案件被杜宴禮這樣歸納一下,突然變得□□又污穢,似乎別有深意起來了。

    杜宴禮拒絕了單引笙:「我並沒有這個愛好,也不打算做這個嘗試。」

    杜宴禮又看了一眼時間,從兩人見面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分鐘了。

    杜宴禮決定提前結束這次會談。

    他拿起桌面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抬眼看單引笙。

    「單先生……」

    「杜先生。」單引笙先一步打斷對方。

    杜宴禮的態度很明確,他準備離開了,這一場對談到現在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耐心。

    但我會讓你這麼簡單就離開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

    你給了我這麼多「驚喜」,我可還沒有回敬過你呢。

    我要……單引笙思緒轉悠。讓事情變得更有趣一點,把杜宴禮給拖下水,沒錯,就是把杜宴禮給拖下水,讓他不再是眾人眼中那個什麼都好的優秀青年!

    這個想法讓單引笙露出了微笑。

    畢竟我和他的最初相遇,就是始於一場捉姦。

    對方和我本來就是同一種人。

    沒有道理我天天被報紙寫被家人懟,而他好好拿著自律精英人設不崩吧?

    更何況,杜宴禮的包養原則還真的蠻有意思的——

    單引笙想得很好,就是這時候杜宴禮明顯要走了,沒有更多給單引笙斟酌計劃的時間了。

    他脫口而出:「既然杜總不願意有第三個人加入,那就我們兩個玩——」

    單引笙咬住舌頭,將「玩一把」這種太過輕佻的詞語吞回喉嚨,他笑道:「那就我們兩個單獨教學吧。」

    杜宴禮的動作停下了:「單獨教學?」

    單引笙:「沒錯。」

    杜宴禮:「我們兩個?」

    單引笙甩個響指:「對。」

    杜宴禮:「我不太理解單先生的意思,單先生是想讓我把合同的秘訣都告訴你嗎?」他語氣淡淡,「這之中並沒有什麼秘訣,如果單先生真的想要看,我可以將合同的電子版發給單先生。」

    單引笙:「不不,不是合同。我想要的是更具體的,比如一次發生在你我之間的教學包養。」

    杜宴禮:「……」

    杜宴禮:「???」

    他的表情發生了變化,他受到了驚嚇。

    單引笙看著看著,忍不住笑了。

    這場對話之中,掌控者終於從對方變成了自己。

    自得油然而生。

    他穩固戰果,擴大地盤。

    他的手覆蓋在杜宴禮放在桌面的手上。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曖昧:「杜先生,我很好奇,你這樣的人為什麼會選擇包養,而不是談一場戀愛,或者進行一場更為正常的聯姻?而你平時這麼認真嚴謹,那你在床上……」

    「難道也這樣認真嚴謹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