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合意 » 3.第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合意 - 3.第三章字體大小: A+
     

    黑夜深深,深深的黑夜也被這突然的一句話打破。

    正在甲板上講電話的白余驟然一驚。

    他倉促掛掉催債電話,轉過頭去,就看見游輪的拐角處,一位侍者正向拐角的黑暗彎腰。

    白余再順著侍者彎腰的地方仔細看去,才發現端倪。

    黑暗籠罩甲板角落,直至風吹雲開,明月初見,才有一雙交疊的修長雙腿自黑暗中顯露出來。

    雙腿之上,是一雙虛虛合握的手。

    那雙手蒼白,美麗,將黑暗撥弄,露出主人的下半張臉。暴露光線之中的下頷線條簡潔利落,如同在甲板上響起的聲音:「不用,我待會就進去。」

    侍者鞠躬走了。

    杜宴禮也自黑暗之中站起身來。

    安靜的休息地已經被人破壞,他也沒有了在此處停留的理由。

    但他剛剛邁步向前,旁邊就傳來白余的聲音。

    「等……等等!杜先生請你等等!我有話對你說。」

    白余認出了杜宴禮,在剛剛上船的時候,這人和單引笙打過招呼,他們彼此認識!

    杜宴禮怎麼可能停下來,他走得更快了。

    他不認識白余,不在意單引笙,不想為別人的事情花費哪怕一分鐘的時間。

    他覺得自己拒絕得足夠明確了,可身旁的人居然直衝過來,將他一把抱住!

    「杜先生,您聽我說,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我是被逼的,我對單先生——」

    杜宴禮霎時吃了一驚,沒等他有所反應,前方又響起一道聲音。

    「對我怎麼樣?難道你想說,你深深愛著杜宴禮,和我在一起,全是被我這個萬惡的二世祖強迫?」

    聲音落地,船艙的門被推開了,說話的人走出來,光線乍然亮起,又被他擋住,他逆著光出現在船艙門口,隨即上前兩步,來到甲板上。

    被丟在背後的光線散溢開來,點亮他的面孔。

    他抱胸站著,似笑非笑,目光尤其落在被白余緊抱的杜宴禮身上。

    他覺得自己今天運氣成謎,不止走到哪裡都碰到杜宴禮,身旁的人還總和杜宴禮扯上關係。

    一次是巧合,難道兩次也是巧合?

    杜宴禮別是專門蹲在一旁挖他牆腳的吧?

    這一時刻,兩人的心微妙的相通了。

    不止單引笙覺得自己運氣成謎,杜宴禮也覺得自己運氣成謎。

    他暗暗想道:

    今天到底怎麼了,走到哪裡都能碰到單引笙,還總是在很尷尬的情況下碰見對方,中午我躲過了一次,結果到了晚上,還是被扯進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恩怨之中……

    他掃了抱著自己徹底蒙圈的白餘一眼,暗暗一嘆,旋即動手,將人從身上拿下來,全須全尾交給身前單引笙,並趕在單引笙說出第二句話之前,將這次事件蓋棺定論:

    「單先生,你的朋友還給你,他腿腳好像不太靈便,剛才走著走著就撞到我身上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杜宴禮說完了。

    他越過這兩個人,進入船艙,回到了酒會之中。

    甲板上只剩下單引笙和白余了。

    白余這才回過神來。

    他連忙轉向正主:「單先生,您聽我說——」

    單引笙笑了一聲:「怎麼你們都讓我聽你們說啊?」

    白余:「呃,事情是這樣的,我……」

    單引笙打斷對方:「還記得我在進來之前和你說的話嗎?」

    白余:「記得。」

    單引笙:「重複一遍。」

    白余:「乖乖聽話,什麼都有。」

    單引笙就捏起白余的下巴,他打量白余的臉:「沒錯,乖乖聽話,什麼都有。意思就是,不乖的話,什麼都沒有。」

    他鬆了手,輕慢道:「而你讓我很失望,一個三心二意二手貨,呵呵……」

    說罷,他將人推開,也走入酒會之中。

    既然是慈善酒會,酒會必然安排有一場慈善義賣。

    但對一天之內經歷兩次綠帽疑雲的單引笙來說,哪怕這場慈善義賣販賣天上的月亮,也沒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司儀在台上說話,他在台下心不在焉地想事情。

    他的腦海已經被杜宴禮佔據了。

    他一方面覺得杜宴禮應該不是在故意綠他,另一方面又覺得這種種事情真的太過巧合了,巧合到他忍不住疑神疑鬼起來:

    萬一,杜宴禮真的在故意綠我……

    他糾結很久,終於放棄。

    算了。

    沒有證據。

    我又不認識杜宴禮,我也不會再跟杜宴禮見面,我在包養下一個人之前一定要調查調查他和杜宴禮有沒有關係!

    而後,慈善酒會結束,剛下了決定不到五分鐘的單引笙在游輪中的會議室內看見了杜宴禮。

    會議室中,杜宴禮已經等待有一會了。

    最後的慈善義賣他沒有參加,這種不重要的販賣活動他丟給了自己的秘書,讓她隨便拍一件喜歡的東西就算結束。

    而他則先一步來到會議室,再翻了翻合同,思考待會的談判。

    現在,談判對象正式出現。

    杜宴禮摒棄之前種種不愉快的會面,公事公辦,向單引笙伸出手:「正式見面,單先生,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杜氏財團的現任負責人,杜宴禮。」

    單引笙:「……」

    他沒有伸手,轉頭看向許婭:「你沒有告訴我杜宴禮是今天的談判對象。」

    許婭臉上微笑,心中國罵×2:「單總,我說了。」她頓了頓,又小聲提醒,「單總,杜先生還等著您!」

    對方還沉浸在過去呢。

    杜宴禮沒有義務等單引笙從過去走出來,他自然地收回了手,直接進入正題。

    「單先生,合同你已經看過了,杜氏財團旗下的致意珠寶希望和MUSES公司展開深度合作,共同舉辦一場春季秀……」

    這是兩家公司的強強聯合。

    兩個高端品牌相互合作,初步目的為舉辦一場成功的春季秀,最終目的則是聯合打造一個不遜於國際秀場的奢侈舞台,季節性展示高奢珠寶與高奢衣物。

    談判正在進行。

    屋內的人並不知道,就在這間會議室閉合的房門之外,正有一個人在深深呼吸,準備進入。

    這個人就是白余。

    甲板外和單引笙的最後對話讓他非常惶恐,他意識到自己必須向單引笙解釋清楚,只有這樣,他才能抓住單引笙這個足以讓他攀上人生高峰的台階,否則,他就還是沒人認識一屁股債的白余。

    呼——

    吸——

    呼——

    吸——

    當這一循環進行到第三次的時候,白餘下定了決心。

    他猛地推開了會議室的門,「砰」的一聲,他走入室內,叫道:「單先生!」

    門驟然被推開,室內談生意的人都愣住了。

    他們齊齊看向衝進來的白余,又看向坐在室內的單引笙。

    一瞬間,腦補了很多很多。

    杜宴禮同樣看向白余,也看向單引笙。

    他差點沒忍住按了按額角。

    怎麼又來了,單引笙就沒一次能好好解決他的情人嗎……

    單引笙同樣錯愕,他倏然從沙發上站起來:「你怎麼進來了?誰讓你進來的!」

    白余無比堅定,他一定要將誤會解釋清楚:「單先生,請你給我一點時間,聽我說完,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杜宴禮先生沒有任何關係,我和他之間絕對不存在任何苟且!」

    單引笙:「……」

    杜宴禮:「……」

    室內眾人的目光不止是震驚了,他們都驚悚了。

    這是怎麼回事?

    單引笙被牽扯進去很正常,但杜總怎麼也被牽扯進去了?

    難道他們三人……

    他們的目光在三人之間轉來轉去又轉去轉來,很多很多的腦補已經被編織成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杜宴禮手背上青筋一跳。

    而單引笙臉色鐵青:「夠了,你和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你不要再來騷擾我,你再這樣,我就叫保安了!」

    情況反正這樣了,白余也豁出去了。

    他幾步上前,拉住單引笙,並沖杜宴禮說:「杜先生,你也幫我解釋一下吧,我們根本不認識——」

    單引笙:「你放手!」

    白余:「單先生您聽我說我就放手。」

    單引笙氣得笑了:「看來是我脾氣太好了,一個兩個都蹬鼻子上臉,你們都不想要在娛樂圈混了是吧——」

    杜宴禮無法再容忍了。

    他拍了拍手,清脆的巴掌聲在室內響起。

    突兀的聲音除了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來之外,也適時打斷眼前混亂,而後,附近的保安循聲而入。

    進入室內的保安環視室內一圈,詢問杜宴禮:「杜先生好,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杜宴禮:「把這位先生請出去吧,我並沒有邀請他參與會議。」

    兩個保安立刻走向白余。

    但白余並不甘心,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還沒有把自己要說的話說完,他怎麼可能甘心!

    白余:「杜先生,你不要這樣——」

    杜宴禮:「不該這樣的是這位先生才對。」他合上合同,對白余說,「我手中的合同具有保密條款,先生,如果你再度上前,我有理由懷疑你正蓄意窺探杜氏財團的商業機密。」

    白余錯愕道:「什麼?我沒有!」

    杜宴禮:「到底有還是沒有,我們可以法院上分辨。」

    說罷,杜宴禮等待對方做決定。

    白余的嘴巴張張合合,他看上去還想上前,但他遲遲沒有踏出第二步。

    杜宴禮等了幾秒鐘,而後看一眼保安。

    保安順利地將白余帶出去,並重新關上會議室的門。

    鬧事的人走了,會議室重新安靜下來。

    杜宴禮看向眾人,語帶歉意:「抱歉,讓一個無關人士闖進會議室是我的失誤,我們繼續吧。單先生,請坐。」

    單引笙沒有坐下,他看著杜宴禮,有點不可思議:「你居然叫保安了?」

    「關於這一點,」杜宴禮說:「我也很疑惑,單先生被人騷擾,為什麼不叫保安呢?」

    是啊!

    單引笙無法反駁,一時陷入沉思。

    我為什麼不叫保安呢?

    意外事件之後,會議還算順利。

    反正單引笙在眾人結束會談之後二話不說,在合同上籤下了自己的大名。

    然後他們總算可以走了。

    回家的路上,坐在旁邊的許婭的手機「滴滴」地響。

    許婭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而後將白余發到自己手機上的簡訊全部轉發給單引笙。

    單引笙隨意掃了一眼。

    簡訊之中,白余徹底老實了,將甲板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單引笙。

    但無論真相是什麼,單引笙都不在意了,這傢伙讓他丟光了臉。

    他對許婭說:「我現在的注意力全落在了杜宴禮身上。」

    許婭笑容發僵,身體發麻。

    單引笙瞟了對方一眼:「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我不能和杜宴禮在一起,我覺得他像是我的剋星。」

    許婭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

    單引笙自顧自說:「備註好,日後所有有杜宴禮存在的活動,不要登記在日程之上,我不會去的,我要跟他劃清界限。」

    說話之間,玻璃窗外路燈飛退,轎車將單引笙一路送回家中。

    回到了家裡,單引笙剛剛換下衣服,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水潤潤喉嚨,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拿起一看,是自家老媽打來的。

    他接通電話,懶洋洋笑說:「太後娘娘今天心情如何啊?」

    太後娘娘劈頭蓋臉一聲怒罵:「我怎麼有你這樣的兒子,你喜歡男人也就算了,家裡從來沒有對你說什麼,結果你看看,你看看報紙上怎麼寫的!《單公子星露會所見情人,意外出現第三者,三人拉扯不休,疑似三角風雲》,我看你不是喜歡男人,你只是喜歡亂搞!」

    單引笙都被罵愣了,他下意識說:「這全怪腦袋有洞的白余,不怪我……」

    單媽:「白余是誰,那裡頭的哪一個?」

    單引笙:「還能是誰,撇開姓杜的那一個不就是白余……」

    他說到這裡,突然覺得事情有點不對。

    游輪的事情剛發生半小時不到,怎麼這麼快就有新聞了?

    而且星露會所……那不是中午的事情嗎?

    單引笙意識到究竟有什麼不對了。

    他不管電話那頭的老媽,立刻打開瀏覽器,搜索這條新聞!

    新聞是一個小時前發布的,如今已經全網都是。

    單引笙將這條新聞反覆看了幾遍。

    他確信自己沒有漏掉上面的一個字。

    單公子星露會所見情人。

    意外出現第三者。

    三人拉扯不休。

    疑似三角風雲。

    這條新聞下邊,還附帶一張照片。

    照片上他和出軌的小明星以及小明星的出軌對象站在一起,唯獨不見杜宴禮。

    所以。

    杜宴禮呢?

    神隱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