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19.死而復生【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19.死而復生【二更】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系統,有沒有什麼可以讓人瞬間抖擻的葯?」不然她怕自己撐不到長樂宮了!

    系統:「有是有,不過……」

    「有什麼好不過的!你自己說會幫我的!」

    要不是實在是撐不住了,她也不會厚著臉皮問系統要這葯啊!

    系統:「行吧,這葯有點副作用,不過我也不知道什麼副作用。」

    柳凈話還沒說過,只覺得嘴裡好像多出什麼東西,覺得可能是藥丸,她就乾脆吞了下去。

    不到兩秒,她那幾近殘廢的身體立馬精神抖擻起來!

    該死的系統還說練舞好,特么的練舞的結果就是讓她變成這個半死不活的模樣!

    正在給她梳發的紫葵忍不住偷偷瞄了她眼,似乎覺得她有什麼不一樣了。

    隨便用了點早膳后,柳凈就帶著綠胭去了長樂宮,許是她住的地方離長樂宮太遠,她足足走了一刻鐘才到地方,若不是吃了系統給的葯,她可能半路就挺屍了!

    此時長樂宮裡已經坐了許多了妃嬪,一個個在那裡低聲說笑著什麼,直到外面響起一陣「柳貴人」到,眾人才回頭望向門口。

    只見女子身著一襲碧色挽紗宮裝,凌雲鬢上一支金絲蝶翼步搖栩栩如生,雖說宮中從不缺美人,但她的姿色絕對是拔尖的,特別是看著那個一晃一晃的小腰,一眾妃嬪又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一聲狐媚子!

    「呦,柳貴人來的好早,這侍寢第一日還難為你過來給皇宮娘娘請安,當真是辛苦你了。」一個坐在右排第五個紫色宮裝的丹鳳眼女子懶懶的搖著團扇,聲音不咸不淡卻又帶著抹嘲諷。

    話落,她旁邊那個藍色宮裝的女子也忍不住低笑一聲,「能不辛苦嘛,我都聽說今日皇上上朝還差點遲了時辰。」

    宮裡向來沒有什麼秘密,比起先皇,她們皇上已經很節制了,從來不會出現像今日這種情況,眾人只覺得這個狐媚子當真是好手段!

    柳凈沒有接她們的話,而是上前來到殿中屈身行禮,「嬪妾貴人柳氏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今日皇后穿了一身暗紅鳶尾褂裙,她雖年逾三十,可依舊風韻猶存,雖不及底下妃子年輕貌美,但也算秀麗端莊,渾身的氣勢絕不是一般妃子可以比擬的。

    「流雲閣離長樂宮遠,你們應該多體諒體諒柳貴人。」皇上聲音不輕不重聽不出喜怒,只是眼角視線忽然瞥向後面的宮女,「慕雲。」

    話落,那個叫慕雲的宮女立馬端著一個盤子走上前來,柳凈看到上面的東西后,立馬又屈身謝道:「多謝娘娘賞賜。」

    皇後端起茶盞輕輕一抿,面色不變,「既然進了宮,就時刻要恪守宮規,還得替皇上開枝散葉,莫要多生事端!」

    後面一句也是加重了語氣,柳凈只得老老實實說了句好。

    等坐回她的位置上時,殿外才突然響起一道太監尖細的嗓音,「淑妃娘娘到!」

    淑妃是成平侯唯一的嫡女,當年也是名滿京城的美人,進宮后也是極為受寵,不過是僅次於文貴妃。

    當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殿外時,只見外面走進來一個面容艷麗的貌美女子,她梳著飛天鬢,上面布滿華麗耀眼的朱釵,一襲流光溢彩的雲錦製成的宮裝讓人微微晃眼,霎那間,所有人都是話聲一頓老老實實坐在那沒有說話。

    「昨夜風大,臣妾今日竟是起晚了,皇後娘娘莫怪。」淑妃笑著給皇後行了個禮。

    後者微微垂眸,聲音平靜,「淑妃保重身子才是,若是不適,今日便不用過來了。」

    話落,淑妃也扶著宮女來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笑著扶了下鬢上朱釵,「哪能啊,這新來的秀女不懂規矩,可臣妾若是不懂那便有些說不過去了。」

    話落,其他人都沒有說話,誰都知道前日雪嬪侍寢后並沒有過來給皇后請安,可挨不住人家背後是太后,誰敢說什麼?

    不知看到什麼,淑妃忽然目光一頓,看著柳凈淡淡道:「柳貴人今日精神氣倒是不錯,果然年輕就是不一樣。」

    柳凈眨眨眼,淡淡一笑,「娘娘說笑了,您看起來跟二八少女也並無不同。」

    眾人都知道淑妃是在說她侍寢后還能這麼有精神,不過柳凈的話卻讓淑妃臉色微變。

    她忽然唇角一勾,抬手端過一旁的茶盞悠悠道:「你是在說本宮與你一樣?」

    淡淡的語氣讓殿中其他人都看起了熱鬧,誰都知道那日殿選時這個柳貴人在淑妃面前和皇上說笑,這讓一向好面子的淑妃怎麼可能不氣?

    知道她是故意找茬,柳凈笑了笑:「自然不是,娘娘看起來定比嬪妾年輕許多。」

    眾人只覺得這柳貴人不是真蠢就是在裝傻,感覺淑妃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

    「柳貴人的嘴果然夠甜,難怪皇上如此喜愛!」淑妃說著忽然將手中茶盞重重放在桌上,「作為皇上嬪妃是讓你盡心伺候皇上,不是讓你耽誤皇上的朝政,你可知罪!」

    話落,柳凈卻是連忙搖頭,「不行,這要是被發現了,那可如何是好。」

    「怕什麼,你不是還有一個表妹嗎?到時候把事情全推她身上不就好了,只要你還受寵,那就有的是機會救她。」德妃緊緊握住她胳膊,目光灼灼。

    柳凈費力把手抽回來,然後縮到了床裡面去,「姐姐不必再說了,妹妹膽子小,可不敢做這種事。」

    見她似乎鐵了心不肯做,德妃不禁有些不悅,但到底還是沒有說什麼。

    「即是如此,那姐姐也幫不了你了。」說完,她便起身邁步往外走,走至門口,還停下腳步回頭多看了她眼。

    直到德妃出去后,綠胭才走了進來,「主子,奴婢怎麼看德妃娘娘好像有點不高興?」

    聞言,柳凈只是冷笑一聲沒有說話,想拿她來做槍使,真把她當傻子了?

    「你近日有空就多注意著點柳美人,不知怎麼,我這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柳凈皺皺眉,她總感覺跟要出事一樣。

    「奴婢明白。」綠胭說著又上前準備給她擦藥。

    蕭靳是夜裡來的,屋外漆黑一片,屋內燭火悠悠,一道曼妙的身姿在牆上投下一片斜影,屋內清香四溢,只見軟榻上的女子正專註的看著手裡的書,神色十分認真。

    他擺擺手讓李長福等人退下,自己則來到她身後,伸出大手從腦後捂住她眼,聲音低沉,「朕看愛妃悠閑的很,想來傷都好的差不多了?」

    察覺到腰部被人拍了一下,柳凈立馬皺著眉頭將眼前的大手拉開,「嬪妾哪有皇上悠閑,這宮裡那麼多美人,這個遞一碗綠豆湯,那個送一碗燕窩湯,您怕早就不記得嬪妾了吧?」

    她雖然不出門,可這山莊里的事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出宮了,那些妃子的自然是逮著機會就上門獻殷勤。

    「哦……那愛妃可就太過分了,你進宮這麼久,不僅沒有給朕送過湯湯水水,就連個荷包也未曾給朕綉過,如今倒也好意思來說朕?」蕭靳坐在她身後,然後從背後把她手裡的書抽過來。

    柳凈有些尷尬,她好像的確忘了這些東西……

    「誰說的,嬪妾已經在綉了,只不過一直不滿意,所以未曾拿出手而已,」她轉過身,十分認真的瞪著他。

    翻著手裡的書頁,蕭靳眼角一瞥,「既然如此,那便拿出來給朕瞧瞧。」

    眨眨眼,她看了眼搖擺的燭火,然後又湊過身子抱住他胳膊,「嬪妾不是還沒有做好嘛,等做好以後保證拿給皇上看。」

    伸手攬過她肩,他低頭在她耳邊輕聲道:「等愛妃做好,朕也會送你一個禮物。」

    柳凈睜大眼,一臉不解。

    蕭靳伸手在她傷處揉了兩下,聲音低沉,「可還疼?」

    其實傷處已經不紅了,只不過走路的時候還是有些不舒服,以往看到那些奴才被打板子以後第二天還得出來幹活,柳凈只覺得這些人真厲害,她這兩板子都快把她打殘了。

    「嬪妾這兩日都不敢怎麼下地,躺在床上都快把人給躺廢了。」她眼角噙著淚珠,低著腦袋聲音哽咽。

    許是天氣熱,她紋錦抹胸襦裙外面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輕紗,三千墨發垂散在腦後,燭光下肌膚越發白皙無暇,將人摟在懷裡,他又在她臉上親了一口,「以後不要那麼衝動,其他人不會像朕一樣什麼都不計較,也虧的朕這次來的早,若再遲一點,你怕是真要廢了。」

    他又她在嬌臀上拍了一下,疼的柳凈立馬驚呼一聲。

    「知道疼了?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亂出風頭。」他說著一邊替她慢慢揉著傷處。

    紅著臉,柳凈把他手拉開,「嬪妾若不出來,紫葵就要被人處死了,如果李公公要被人處死了,難道皇上也會無動於衷?」

    對上她那雙明亮狡黠的雙眸,蕭靳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強詞奪理!你難道就不會找朕?」

    伸手捂住被他拍的又疼了的屁股,柳凈立馬紅了眼,委屈的偏過頭,「那是貴妃娘娘,嬪妾……怕……」

    看著她小臉上落下的淚痕,蕭靳輕嘆一聲,一手攬住她肩,一邊握住她纖細的小手慢慢把玩,「文君這人有些孤傲護短,你若是惹了她,怕是沒有好果子吃。」

    柳凈乾脆閉上眼不說話了。

    「不過朕也護短,她若說你幾句便也算了,但是誰要是打你,你儘管來找朕。」他說著,便低頭在她額前親了一下,「你是朕的人,誰要是打你,那就是打朕!」

    柳凈:「……」可惜她不是懷春少女,不然可就真的相信了。

    「皇上這話說的嬪妾聽著怎麼怪彆扭的,意思是如果有人罵嬪妾,那就得忍?」她眉梢一挑,羽睫上還沾著幾顆淚珠。

    「凈會鑽牛角尖。」他敲了下她腦門,然後轉過頭繼續看那本史記,「朕還打算等你傷好就帶你出去走走,如今看來,還是算了。」

    話落,柳凈立馬抱住他脖子,腦袋在他懷裡蹭了蹭,「別呀皇上,再不出門,嬪妾就要變成一尊不會動的石像了。」

    掰過她腦袋,蕭靳輕笑一聲,「你也只會在有求於朕時才會那麼聽話。」

    屋內燭火悠悠,牆上兩道斜影微微交疊,柳凈將腦袋靠在他肩膀上嬌聲道:「不是嬪妾不聽話,只是嬪妾這個樣子……想聽話也聽不了啊?」

    說完,蕭靳卻又是敲了下她腦門,「等你傷好,朕一定狠狠罰你!」

    說完,便起身將她打橫抱起放在床上,柳凈眨著眼,深怕他要做什麼。

    不過蕭靳只是替她蓋好被子,靜靜的躺在她身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