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16.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16.失蹤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蕭靳輕笑一聲沒有說話,繼續翻著手裡的書。

    柳凈繼續抱住他脖子,湊過腦袋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皇上口是心非,嘴裡說著不想嬪妾,現在還不來了這?」

    反手握住她脖子,蕭靳偏頭對上她那狡黠的視線,忍不住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那朕走就是了。」

    見他真要起身,柳凈立馬緊緊抱住他脖子,「不要!」

    他回過頭,目光揶揄,「不要什麼?」

    柳凈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嘟著嘴一臉不滿。

    後者頓時笑著將她攬入懷中,然後壓在身下,「那本書都沒有和愛妃一起看完,朕怎麼捨得走?」

    柳凈紅了臉,恨不得立馬把那本書給手撕了!

    她練舞是用來跳的,不是用來做這種事的!

    「叮!恭喜宿主完成艷冠群芳任務,獎勵柔膚水一瓶!」

    霎那間,柳凈只感覺自己手裡好像多出一個瓶子,見此,她立馬拍了拍身上人的肩膀,「外面好熱啊,嬪妾身上全是汗,皇上不覺得臭嗎?」

    埋頭在她脖間,大手不老實的在她身上遊離著,「愛妃身上永遠都是香的。」

    說完,不知想到什麼,蕭靳忽然從她身上坐起來,一本正經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袍。

    不知道他是怎麼了,柳凈也坐了起來,不解的看著他。

    後者回過頭,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不是熱嗎?朕帶你去湯泉池。」

    「宿主,那本書第六十八頁有鴛鴦戲水還有……」

    柳凈:「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深呼吸一口,柳凈就握著那個小瓶子,坐上了蕭靳的龍攆,光明正大的去了湯泉殿。

    長樂宮。

    從炎熱的外殿走進內屋,見皇后則是燥熱的搖著團扇,手裡還翻著一本冊子,似乎是敬事房的侍寢記錄。

    慕雲上前幾步,恭聲道:「娘娘,皇上帶姝婕妤去了湯泉殿。」

    指尖一頓,皇后垂下眼眸,轉而繼續把目光投放在冊子上,「上月皇上一共進了後宮八次,淑妃一次,雪嬪一次,文貴妃三次,姝婕妤兩次。」

    淡淡語調讓人聽不出喜怒,慕雲低下頭沒有說話。

    「給文貴妃把脈的太醫聯繫了?」她淡淡道。

    慕雲皺起眉,輕輕搖頭,「回娘娘,給文貴妃把脈的張太醫家底清白,父母早逝,他與族人也無過多交流,在太醫院也是獨來獨往,奴婢讓人試探了下,這張太醫也不愛錢財,實在沒有下手的地方。」

    話落,皇后卻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將冊子合上重重放在一旁,「身子弱?本宮看她氣色好的很,皇上還整日讓她躲在宮裡,難道是怕本宮吃了她嗎?」

    「娘娘,奴婢以為,這文貴妃家世不算拔尖,那個雪嬪才是心頭大患,畢竟太後娘娘的手段……您知道的。」慕雲有些擔心。

    聞言,皇后只是慢慢揉著額心,一臉疲憊,「本宮不怕貴妃受寵,就怕裡面有其他貓膩,至於太后……」

    「呵……那老不死的終日就知道盯著本宮,不就是想捧自家侄女嘛,她既做的出,便休怪本宮打掉她的如意算盤!」皇后聲音一厲。

    殿內瀰漫著陣陣清香,慕雲垂下頭上前一步,在皇后耳邊輕輕說了幾個字。

    後者嘴角一勾,修長的護甲劃過平滑的桌面,「不,本宮要來個一箭雙鵰。」

    ……

    湯泉殿內有很多大小池子,最大的那個足足有五六米長,柳凈站在放精油和花瓣的桌前,拿著那個瓶子左左右右在看有沒有說明書。

    蕭靳靠在池邊見她一直不下來,不由出聲道:「你手裡什麼東西?」

    殿內還有回聲,柳凈回過頭看了他眼,「這是嬪妾新得的去油露,聽說擦了它便不會輕易出汗了。」

    看了眼那個小瓶子,蕭靳嗤笑一聲沒有說話,似乎並不相信會有這種東西存在,轉而繼續靠在那裡看從柳凈那裡拿來的奇文雜錄。

    柳凈研究了很久,可是系統又不告訴她功效,她只能先在手面上塗了一點,過一會,才發現皮膚的確是嫩了許多。

    發現沒有什麼副作用后,她才開始往脖子上和腿上擦,等擦完后才清清爽爽來到池子邊。

    她穿著一件鵝黃抹胸輕紗,白皙無暇的玉足踩在布滿淺水的池邊,「皇上,這水那麼深,嬪妾不會水怎麼辦?」

    柳凈當然會水,不過原身不會,聽到她的話,蕭靳一回頭,恰好看到一對筆直白皙的小腿,他視線慢慢往上移……

    「朕會就好了。」他聲音低沉,伸出手想去拉她。

    柳凈猶豫了下,這才握住他手,小心翼翼的踩進了溫熱的水中,好在池邊的水不是很深,她只要靠在邊上便無事。

    當身上輕紗伏在水面上,裡面的春光若隱若現,蕭靳雙手撐在她身側,俯身在她耳邊低聲道:「愛妃真的不會水?」

    柳凈掃了眼他那肌理分明腹肌,卻不敢往下看,只能紅著臉點點頭。

    不過不等她回過神,胳膊就被人用力一拉,整個人都落在了池中央,雖然會水,但卻得裝出一副不會水的樣子,直直往波光粼粼的水裡沉。

    蕭靳摟住她腰將她帶出水面,然後伸手撩開她額前黏住的髮絲,「愛妃熱不熱?用不用朕幫你洗?」

    沒見過這麼污的人,柳凈還得緊緊摟住他脖子怕掉下去,但大眼卻非常不滿的瞪著他,「皇上怎麼是這種人!」

    「朕哪種人了?」蕭靳握住她腰,一路滑到大腿上,卻發現她的腿今日卻格外軟,就跟剝了殼的雞蛋似的,嫰的讓人不忍用力。

    察覺到他的停頓,柳凈下意識就想到了那瓶柔膚水,忍不住立馬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把,卻疼的她忍不住驚呼一聲。

    蕭靳好笑的將她拉到池邊,「愛妃要掐就掐朕,掐壞了自己朕找誰去?」

    柳凈依舊疼的眼眶紅紅的,特么的她就知道系統給的不是什麼正經東西,她下次再也不要用了!

    「皇上!」殿外忽然傳來李長福恭敬的聲音,「貴妃娘娘身體不適,您……可要去看看?」

    外面的李長福很無奈,他覺得自己可能要得罪這個姝婕妤了。

    話落,殿內突然一靜,柳凈見他面色不變似在猶豫,一時間心中也有些掙扎,不知道該不該把人留下來。

    系統:「宿主,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一,留下皇帝,你就得罪了文貴妃,以後人家保證天天想弄死你!

    二,把人放走,暫時隱藏鋒芒,等以後根基穩固了再跟人正面對上!」

    聽到系統的話,柳凈內心很掙扎,可見蕭靳已經上岸去拿毛巾了,頓時一咬牙,捧起一手水砸在他身後。

    後者回過頭,見她一臉不開心的看著自己,這才蹲下身摸摸她腦袋,「朕就是去看看。」

    撇撇嘴,柳凈拽住他手,一臉不滿,「我不管,皇上要是走了,那嬪妾日後就淪為六宮上下所有人的笑柄了!」

    她柳眉彎彎,溫婉的鵝蛋臉上五官柔和端正,頗有一種江南水鄉女子的韻味,一襲鵝黃散花百褶裙將她曼妙的身姿展露無遺,只一眼,便讓人過目不忘。

    來到內殿中,她微微屈身,聲音溫婉柔和,「嬪妾給皇上請安,給皇後娘娘請安。」

    她一來,其他人都帶著一股異樣的眼神打量著這個太後娘娘的侄女,就連淑妃也是眯著眼,面上讓人看不出喜怒。

    「皇上,嬪妾與雪姐姐無冤無仇,她又怎會謀害嬪妾,定是這奴婢胡說八道,她的話切不可信。」柳凈拉住蕭靳胳膊,一副著急辯解的模樣。

    其他人也是一臉異樣的看著這個姝婕妤,似乎沒想到她還會替自己對頭說話。

    蕭靳定定的看了她眼,隨即又看向還蹲著的雪嬪,「這宮女的家人是否在丞相府做事?」

    雪嬪一愣,顯然在路上已經聽人說過了此事,望向那個被堵住嘴的宮女,她面上似乎有些不解,「這個嬪妾並不知曉,如果皇上允許,大可傳嬪妾娘親進宮詢問。」

    傳丞相夫人進宮,這事不就鬧大了嗎?

    眾人心中都是冷笑一聲,暗嘆這雪嬪果然好算計。

    「皇上,臣妾以為,此事還是不宜鬧大為好。」皇后忽然出聲道。

    雪嬪眸光一閃,手中錦帕微微一緊。

    蕭靳猶豫片刻,最後還是擺擺手,「將這宮女處死!」

    話落,立馬就有侍衛把那個不斷掙扎的宮女給拖了下去,眾人都知道,此事必定就此作罷了。

    回過頭,看著一臉紅疹的柳凈,他伸手將她攬緊懷中,「放心,朕不會嫌棄你的。」

    柳凈臉一紅,然後害羞的偏過頭,「皇上~」

    眾人咬著銀牙,暗嘆這姝婕妤果然是個狐媚子!這次怎麼就沒把臉給毀了呢!

    皇后看到這一幕也是手心微緊,眸光一閃,繼而出聲道:「姝婕妤養病期間必定不能出去走動,臣妾想不如把姝婕妤母親傳進宮陪她幾日?」

    後宮里只有嬪位以上的妃子才能傳家人進宮,但卻不能過夜,哪怕是皇后也不行,除非有皇上肯許,乍然聽到皇后這話,眾人心中都是冷笑連連,不過是起了些疹子而已,又不是坐月子,還搞的那麼興師動眾!

    蕭靳想了想,最後還是淡淡道:「皇后做主即可。」

    柳凈眨眨眼,一臉感激的看向皇后,「嬪妾多謝皇後娘娘恩典。」

    皇后笑的一臉端莊,讓人挑不出一絲錯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