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01.歸來【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01.歸來【二更】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嬪妾給姝婕妤請安。」

    「萬貴人不必多禮。」柳凈立馬上前將她扶起,看著她這個崴了腳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萬貴人不在側殿那邊好好休息,怎麼跑這來了?」

    這萬貴人雖然容貌不是很出眾,但笑起來卻莫名給人一種親切感,掃了眼她手上的衣服,忽然淡淡一笑,「先前看到一個宮女鬼鬼祟祟溜進了姐姐的偏殿,便想到可能會出事,果不其然,不過好在妹妹這裡有一套舞衣怕是派不上用場了,如今給姐姐倒是正合適。」

    說著,她後面的宮女立馬遞上來一個鼓鼓的包裹,柳凈掃了一眼,並沒有接過,「多謝妹妹好意,不過我這套舞衣稍微縫合一下還是可以用的。」

    聞言,那萬貴人也不覺得尷尬,微微福身後,便由宮女扶著離去了。

    門一關,柳媛卻迫不及待的道:「表姐,你為什麼不要那套舞衣啊?」

    「美人主子不必著急。」青梔慢慢解釋道:「幸好主子來時怕發生這種突發情況,便多準備了套舞衣,這萬貴人的雖好,但我們接了她的東西務必得欠下一個人情,這個怕是不好還。」

    青梔說的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則是因為柳凈覺得這個萬貴人應該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這麼巧給她來送舞衣?誰知道裡面有沒有什麼貓膩?

    還好她多準備了一套,不然可真栽了。

    「別說了,去把另外一套拿出來吧。」她說著便自己動手去解身上這套衣服,青梔也立馬去柜子里把另外一套拿出來。

    ……

    此時金玉殿內一片笙歌樂舞好不熱鬧,底下妃嬪都在低聲議論著什麼,卻也讓人聽不仔細。

    「這萬貴人怎麼好巧不巧這個時候腳崴了?」一個貴人悄聲議論著。

    另一個妃嬪也湊過腦袋低聲道:「這宮裡最不缺的可不就是「巧合」?」

    兩人輕笑一聲意思不言而喻,只不過這背後到底是誰搞的鬼還未可知。

    直到這一群舞姬退下,隨著一曲輕揚舒緩的弦樂聲響起,一眾身著淡藍長袖舞裙的舞姬漸漸涌了進來,眾人只以為是普通舞蹈便也沒有多看,依舊各自聊著各的。

    弦樂聲依舊動人清靈,諸女長袖輕揚,曼妙身姿隨著樂聲擺動,隨著樂聲加快,諸女慢慢如那綻放的花蕾向四周散開,猶如掀起一波藍色海浪。

    動人心弦的絲竹聲中夾雜著一抹箏箏盪人心魄的琴聲,隨著舞姬慢慢散開,一個身著一襲桃紅舞裙的女子漸漸暴露在眾人視線中,隨著琴聲漸快,周圍舞姬逐漸舞動著妖嬈身姿,女子以單足為立,身影隨之旋轉,長袖輕揚,身軀在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飛速旋轉,隨著數十條藍色水袖向上揚起,那一抹桃紅猶如花朵中的花蕊,嬌嫩又耀眼,讓人目不暇接。

    這是一個群舞,動作基本一樣,但眾人的視線卻莫名落在中間那個女子身上,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角落裡的萬貴人臉色很是複雜,她與柳凈齊名,但如今她才發現自己卻是達不到那個高度,單是以一足輕旋數十圈她便做不到,最多也才八圈,如今她不知是不是該慶幸自己的腳傷了,不然上去也是丟人現眼。

    「主子,我們回側殿休息吧?」宮女見她心情不好便想讓她離開。

    看了眼殿中那個耀眼的女子,萬貴人垂下眼眸,「走吧,再鮮艷的花也終有凋落的那個季節。」

    不同與德妃那一臉的欣賞,淑妃卻顯得很焦躁,喝了一杯又一杯果酒,卻是一眼也不想看殿中的那個女子。

    上首的蕭靳卻顯得很有興趣,他能想象的到她舞跳的必定不差,畢竟身子這麼軟……

    倒是一旁的文貴妃垂著眼眸讓人看不清在想什麼。

    「王爺,那便是柳家嫡女,聽聞舞藝艷絕京城,如今很得皇上寵愛呢。」

    一個大臣湊過來不知嘀咕著什麼,縛親王端著酒杯淡淡的掃了眼殿內的人,眼角一瞥,「難怪柳茂近日被調到了吏部,以他這個年紀,的確算是高升了。」

    「哈哈,可不是嘛,還不是有個好女兒!」那個大臣笑著揶揄著,但目光卻也時不時落在殿中那個女子身上。

    就這腰肢,也難怪皇上會如此寵愛了。

    隨著弦樂聲漸落,諸女又緩緩蹲下身,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般微微顫顫。

    「嬪妾獻醜了,還請皇上、太後娘娘恕罪。」柳凈半蹲下身,嬌軟的聲音不急不緩響起在寂靜的大殿中。

    掃了眼這寂靜的氛圍,縛親王忽然雙手擊掌,有人帶頭其他人自然也就熱烈的拍起巴掌來,卻是比先前雪嬪那次聲音還要大。

    上首的蕭靳面色不變,清聲道:「雖然不及雪嬪,但也算入目,起來吧。」

    誰都知道皇上這樣說是給太後娘娘面子,不過這樣卻是讓雪嬪面上有些不舒服,看著其他人向她投來的異樣眼神,她手心錦帕不由微微一緊。

    柳凈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便立馬起身慢慢退出了大殿,然後下去換衣服。

    等她一走,一旁的太后卻是沉聲道:「姝婕妤跳的的確不錯,皇帝不必給雪兒面子,有比較,下次才有進步。」

    見她這樣說,蕭靳也是淡淡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這邊柳凈回到側殿後,她額前也冒出了虛汗,還好跳的時候沒有出什麼意外,這算是一帆風順了。

    門一關,柳媛就忍不住拉住她胳膊抱怨道:「表姐,你跳的這麼好,皇上怎麼不誇你呀?」

    話落,不等她出聲,一旁的青梔卻是笑著道:「美人主子有所不知,這雪嬪乃是太後娘娘侄女,皇上若是誇了主子,豈不是搶了那雪嬪的風頭?那太後娘娘心中必定會不高興,反正好與不好,各人心中自知。」

    柳凈笑著自己在那裡任由綠胭給她換宮裝,反正這種口頭上的風頭她不要也罷。

    等再次回到殿內坐下時,一旁的雪嬪忍不住多看了她眼,「妹妹果然讓人出其不意。」

    知道她是什麼意思,柳凈卻裝作什麼也聽不懂的樣子,一臉得意的擺擺手,「其實妹妹也沒有練多久,這個跳舞其實還得看天份,就跟練琴一樣,妹妹對那琴可是一竅不通。」

    看著她那副天真無腦的模樣,雪嬪眸光一閃,也只是附和幾句便沒有再說什麼。

    宴會一直持續到亥時才結束,眾人都以為今日皇上會翻姝婕妤的牌子,卻不想竟是翻了那雪嬪的。

    眾人又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再得寵,也不如有背景來的強硬。

    柳凈一點也不在意,就當休假一天了,而且如果蕭靳真來她這了,那自己勢必會被太后盯上,對於那個太后,她可是怕得很,畢竟人家可是經歷一輪宮斗下來的大boss。

    因為臉好了,所以次日柳凈還得去給皇后請安,一大早就得起來,穿過大半個皇宮才到達長樂宮。

    裡面已經坐了許多人,一個個看到她那睏倦的模樣,心中就全是諷刺,這又沒侍寢,還裝出這副樣子給誰看呢!

    「前幾日皇上就與本宮商議過,如今天氣越發炎熱,過幾日怕是得啟程前往避暑山莊,太后老人家身子骨不行怕是不能一路顛簸,所以本宮就想再帶幾個人一起前往避暑山莊。」

    等皇后說完,底下的人就熱火朝天的議論開來,這去避暑山莊就大大加強了被皇上寵幸的機會,誰不想去啊!

    柳凈坐在那沒有說話,好似一點也不在意,一旁的雪嬪不由回頭看著她道:「難道妹妹不想去?」

    話落,柳凈也只是不以為意的道:「這名額全在皇後娘娘手裡,也強求不來。」

    柳凈一點也不著急,反正德妃現在著急將她捧起來,就算她不去爭取,德妃也會替她爭取。

    雪嬪定定的看了她眼沒有說話,倒是上首的皇后頓時沉聲道:「好了,人選本宮會與皇上商議,你們只要盡心服侍好皇上即可!」

    說完,底下的人也立馬恭聲道:「謹遵娘娘教誨!」

    這天氣的確很熱,等柳凈回到流雲閣時已經是香汗淋漓,院里她奴才們都是一臉喜色,只見外面赫然還守著李長福。

    後者笑著上前對她行了一禮,然後又看了眼屋裡,意思不言而喻。

    柳凈拿出絲帕擦了擦額前的汗珠,然後便邁步進了內殿中,平時她只會放一盆冰,因為再受寵這冰塊也是有限額的,只不過今日這殿內卻是放了三盆冰,雖然涼絲絲的,但卻格外奢侈。

    撩開帘子,她只見蕭靳坐在軟榻上看著書,彷彿聽到聲音,對方也抬頭看了她眼,慢慢伸手,「過來。」

    柳凈也不行禮了,直接走過去握住他的大手,然後一把被人拉進懷裡。

    「朕明日讓內務府給你配個轎攆過來。」他將腦袋埋在她脖間輕輕吸了一口。

    柳凈心中一喜,天知道這路真的好長,但面上卻又很不滿的推了他腦袋一把,「原來皇上還記得嬪妾,嬪妾都要以為您把我給忘了。」

    「說什麼話。」蕭靳抬眸對上她那不滿的視線,伸手又在她嬌臀上拍了一下,「小醋罈子,朕可是念了你一個晚上。」

    對上他那揶揄的視線,柳凈玩著他的大手,眼珠軲轆一轉,聲音透著股不滿,「原來……皇上只想了嬪妾一個晚上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