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99.麻煩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99.麻煩來了字體大小: A+
     

    天天守在屋子裡,柳凈也聽不到外面人是怎麼議論她的,不過就算如此,她還是想象的到外面那些流言蜚語怕是要飛上天了。

    風言風語便也算了,只要沒有麻煩就好,只可惜,這有些麻煩,該來的還是會來。

    「主子,奴婢聽說皇後娘娘都帶人過來了,怕是再過一會就要到了,我們可怎麼辦呀!」綠胭急的在那裡走來走去,面上全是擔憂。

    柳凈嘆口氣,看了眼一旁吃飽了還在熟睡的孩子,摸了摸他的小臉,忍不住笑了笑,「這孩子雖然吃的多,倒也讓人省心,倒現在也沒有生過什麼毛病。」

    不像其他早產兒,大大小小毛病一大堆,果然啊,她的營養全被這小傢伙給吸收了。

    「主子,皇後娘娘帶人來了!」青梔也急匆匆的闖了進來,順便小心翼翼的關上了門。

    柳凈站起身,拿著團扇搖了兩下,「走吧,看看我們的皇後娘娘要做什麼。」

    一來到大廳,她就看到裡面站滿一群鶯鶯燕燕,李長福正在與皇后說著什麼,其他人則在那裡三言兩語的輕啐著,也不知道是在罵誰。

    直到看見柳凈出來,一個個立馬臉色大變,屈身行禮,「臣妾給貴妃娘娘請安。」

    今日柳凈只穿了件錦白抹胸宮裙,外罩鵝黃色輕紗外衣,未束的青絲斜放在肩側,襯的她那瑩白的肌膚越發剔透,特別是那白裡透紅的臉色,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看來這三天三夜倒是把這個貴妃娘娘給滋養的精神奕奕了!

    「呦,今兒個是颳了什麼風,皇後娘娘和各位妹妹們怎麼全來臣妾這了?這一大早就嘰嘰喳喳,鬧的皇上都不得清眠!」柳凈搖著團扇直接來到上首坐下,還懶懶的打了個哈欠。

    瞧她這副顯擺的模樣眾人心裡就格外不適,這都快晌午了,皇上竟被這狐媚子勾的還沒起床!?

    皇后眸光一厲,直接越過李長福,就不悅的沖她道:「貴妃,皇上寵你本宮沒有意見,只是,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是皇上的妃子,你不要臉,難不成大皇子也不要了!」

    皇后劈頭蓋臉的一陣訓斥嚇了所有人一跳,記憶里,她們的皇後娘娘說話可從未如何不給人臉面,看來這次是真的動怒了。

    聞言,柳凈也是一抬眼,臉色微冷,「皇後娘娘什麼意思?臣妾做什麼了?您這一頂帽子臣妾擔不起,也不想擔!」

    霎那間,整個大廳的氣氛都變得劍拔弩張起來,李長福夾在中間倒是格外為難,就貴妃娘娘這暴脾氣,最後也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

    「你的本分是伺候皇上,不是讓你纏著皇上耽誤國事,你這樣下去,他日就連大皇子怕也會被你連累!」皇后聲厲色茬的喝道。

    柳凈冷笑一聲,有些想笑,這皇后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無非就是擔心她拖累蕭靳而已,畢竟昏君配妖妃嘛。

    「皇後娘娘這話就好笑了,是皇上要來臣妾這,又不是臣妾拖著皇上來的,皇上想走自然就走了,難道臣妾還得把他拒之門外不成?」說完,她又是眼角一瞥,「還有,您總是讓我們不要和那些不懂事的奴才們一樣妄言,可如今您怎麼自己也和那不懂事的奴才們一樣了,外界怎麼傳您就怎麼信,您若無事就回去聽羅貴人彈琴,別動不動就拿那些流言蜚語來說臣妾,您是皇后,不是什麼聽風就是雨的下人!」

    頃刻間,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李長福額前的冷汗也越來越多了,感覺再這樣下去,後果怕是一發不可收拾。

    「你以為,若不是本宮幫您兜著,你還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皇後手心一緊。眼中射出兩道寒星。

    柳凈嘴角一勾,聲音清淡,「恕臣妾直言,您是替臣妾兜著呢,還是替皇上啊?」

    整個大廳就這麼安靜了下來,眾人連呼吸都不敢放重,深怕引人注意。

    劍拔弩張間,還是賢妃上前一步,做起了和事佬,「貴妃娘娘莫誤會,只是流言蜚語甚多,皇後娘娘才帶臣妾們來看一下皇上而已,免得那些不懂事的下人們繼續揣測。」

    「就是,皇後娘娘說的也沒有錯,你不要臉,可別拖累皇上!」陳妃這時也忍不住諷刺道。

    柳凈坐在那端過綠胭遞過來的茶輕輕抿了一口,嬌美的面容上不見絲毫情緒,反而平靜的很,「擔心皇上?這就好笑了,你們是擔心本宮還會吃了皇上不成!」

    「臣妾們並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幾日都未看到皇上,有些流言蜚語,怕是需要皇上出面才能平息。」一直未出聲的萬妃也站了出來。

    掃了眼對面這群來勢洶洶的女人們,突然笑了一聲,「皇後娘娘,皇上要處理國家大事,如今你們連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麻煩皇上,那您這個後宮之主怕是當的有些不稱職。」

    「原來你也知道本宮還是這六宮之主!」皇后就這麼目光灼灼的盯著她,卻是一句話也不想再繞圈子,「李公公,你去通傳,就說本宮要面見皇上!」

    李長福一愣,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皇上還在休息,每日處理國事累了,皇後娘娘還想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去叨擾他,怎麼,您是想向皇上告狀,說外界都是怎麼傳臣妾的閑言碎語嗎?」柳凈依舊不動如山的坐在那,面上還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皇后沒有理會她,直接看向李長福,「李公公,怎麼,你如今也成了貴妃的人了嗎?」

    「這……」李長福急的滿頭都是大汗。

    「不準去。」柳凈驟然起身,幽幽的掃了眼皇后,「皇後娘娘有話臣妾可以代為傳達,只是皇上還在休息,怕是並不想見您,亦或者您的羅貴人。」

    「放肆!」皇后臉色大變,目光凌厲的射向李長福,「李公公,你們如此百般阻撓本宮見皇上,裡面到底有什麼陰謀!」

    「皇後娘娘看誰都像是陰謀,難不成你還以為臣妾真把皇上給吃了?」柳凈面色不變,倒是後面的綠胭急的手心冒汗。

    李長福夾在中間也不知該如何作答,還皇上,這個時候他去哪裡找皇上啊!

    皇后沒有說話,冷冷的瞧了眼柳凈,然後就往內殿那邊闖,不過沒走兩步就被門口的禁軍給攔了下來。

    「讓開!」

    「娘娘,這……」

    「讓皇後娘娘進去。」

    柳凈忽然走上前來,掃了眼氣勢洶洶的皇后,「既然皇後娘娘那麼想看皇上,臣妾又怎能不如您所願?不過待會要是皇上生氣,您可別怪臣妾沒有提醒過您。」

    四目相對,皇后冷哼一聲,直接越過侍衛推門沖了進去,柳凈站在門口掃了眼後面還想跟上來的人,「皇後娘娘進去就好了,本宮這可不是什麼市集之地,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說完,她就直接踏進了內殿,後面的綠胭立馬合上門,隔絕了一切人的窺探。

    在屋裡走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人的皇后,不由把凌厲的視線投向後面的柳凈,「皇上呢!」

    後者來到軟榻上坐下,也不由冷笑一聲,「皇後娘娘還是小點聲吧,有些事臣妾並不想說透,畢竟這件事本該由您擔著,這份罵名也是由臣妾替您背的!」

    聰明如皇后還有什麼是想不明白的,但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這麼大的事,皇上竟然只告訴這個小妖精,而不是告訴自己!

    寂靜的屋內布滿了陣陣茶香,皇后踱步慢慢來到她面前坐下,目光如炬,「皇上去哪了?」

    「呵,您問我,我也想知道啊。」柳凈有些不以為意。

    這件事她是瞞不過皇后的,畢竟流言還需皇后處理,那些妃子的心也需要皇后這個正室來安定,蕭靳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這件事是怎麼也瞞不過皇后的,而且她也不想一個人承受這麼大的壓力,而讓皇后一個人悠哉悠哉的在那裡無所事事。

    看著眼前這個容貌嬌美的女子,皇後手心一緊,目光依舊充滿了厲色,「你最好沒有騙本宮,不然,怕是你整個柳家都賠不起!」

    說完,她就起身徑直走向屋外,裡面的人依舊沒有什麼動靜。

    一出門,外面那些人就紛紛圍了上來,「皇後娘娘,皇上呢?」

    掃了眾人一眼,皇后也是一件嚴肅的道:「皇上處理國事辛苦,日後本宮不想再聽到任何流言蜚語!」

    說完,她就帶著慕雲精緻離去,其他都是一臉面面相覷的看著對方,不明白怎麼事情就這樣解決了?

    雖然還很不甘,但畢竟皇上還沒有傳召,眾人自然不敢硬闖,只好悻悻悻而歸。

    一場鬧劇好似就這麼平息了,有了皇后的話,其他人自然不敢不信,行宮裡的流言也逐漸平息了下來,眾人也只以為皇上都是一直在處理國事。

    又過了兩日,眾人見皇上還未從那雲清閣出來,那些平息的流言蜚語漸漸的又沸騰了起來。

    身處輿論中心的柳凈也很無奈,她知道,皇后才不會幫她洗白,怕是希望她越人罵的越慘越好。

    「主子,您說這皇上要什麼時候才能回呀?再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呀。」綠胭坐在那一邊給孩子喂著米湯,可面上全是一臉愁容。

    柳凈靠在軟榻上一邊搖著團扇,手裡的書卻是一個字也看不下去,也不知怎麼回事,她總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若只是為了應付皇后她們,蕭靳不可能會把虎符那麼重要的東西給她,可是,這行宮裡除了一群無所事事的女人們,還有誰想見皇上?

    「唉,我要是知道皇上去哪就好了。」柳凈輕嘆一聲,看著一直瞪著她的孩子,忍不住笑著摸了把他的小臉,「得得得,別看了,娘親今日給你改善伙食。」

    見她要親自餵奶,綠胭也不由替孩子高興了一下,也是可憐了,誰叫他們小皇子吃的多呢。

    「啊呀呀……」孩子揮舞著小手,笑的眼睛都沒了。

    「瞧你這個吃貨樣,也多虧你有個好父皇,這要是在普通人家怕都會被你給吃窮了。」柳凈無奈的準備去解衣襟。

    一旁的綠胭也是捂嘴直笑,可就在這時,門外卻忽然傳來李長福格外驚慌的聲音,「皇上,奴才有要事稟報!」

    這是李長福的暗號,柳凈連忙扣上衣服,瞧了眼綠胭,後者立馬去開門。

    等李長福進來后,直到房門被關上,他才大驚失色的來到柳凈跟前,「娘娘,大事不好了!」

    「何事?」柳凈眉間一皺,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李長福只好壓低聲音急忙道:「俊親王從京中趕來,說是有要事求見皇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