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97.教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97.教訓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柳凈:「……住口!」

    「表姐!太好了,你快回去準備!」柳媛似乎比她還高興,喜的都忘了臉上的疼痛。

    柳凈抬手覆上她一片微紅的右頰,臉色非常不好,「綠胭,你待會去太醫院拿點藥膏給她。」

    「表姐……我沒事……」柳媛揉了揉自己的臉,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她打你就是在打我,你等著,表姐會讓你把這一巴掌再還回去的!」柳凈看著她認真說完,再交代了幾句就帶人回了流雲閣。

    此時閣里的奴才臉上都瀰漫著一股喜悅,畢竟這可是皇上第二次翻秀女的牌子,都聽說皇上對她們主子印象不錯,如今看來也不枉他們塞錢進了這裡。

    回來后,柳凈一個人坐在那看著綠胭比劃著衣物,似乎在給她挑今夜穿什麼好,白藍黃綠的,格外淺淡。

    「就要那件海棠紅的。」她靠在軟榻上懶懶的抿了口茶。

    話落,綠胭看了眼手中這件海棠紅抹胸紗衣,微微皺眉,「主子,這會不會太艷麗了?」

    輕撫著茶蓋,她聲音清淡,「紅色,刺激。」

    系統:「……666」

    綠胭:「……」您高興就好。

    眼看屋裡沒有其他人,綠胭又把內殿的帘子放下,這才悄悄來到她身邊輕聲道:「主子,您覺得那柳美人可信嗎?」

    放下手中的茶盞,柳凈頗為認真的看了她眼,「我們柳氏一族這些年沒落不少,雖然爹爹她們不想我進宮,可其他宗親們誰又不想靠著我讓柳家再起來?所謂的得寵,一個人得寵不算寵,惠及家族才算真正的得寵,不管柳美人有沒有其他心思,至少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復興柳家即可。」

    穿越這兩年,原身父母對她真是好的沒話說,可是柳家沒落,她爹爹又老了,朝中皇上提拔了很多新秀,她爹這種無功無過的一直卡在那不上不下,這要是不在這個歲數再上前一步,以後就再無上前的可能了。

    「您說的極是,而且有個伴總是好的,不然您一個人……」綠胭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臉色有些難看。

    柳凈拍拍她肩,「自進宮起你應該知道,哪怕死,我們都不需要盟友。」

    明華殿。

    窗外吹散一室茶香,一名面容艷麗精緻的女子看看的倚在軟榻上,手裡端著一杯清茶,尾指的護甲微微翹著,輕嗅一口茶香,她滿臉都是舒適的愜意。

    「這蘇州滿江紅就是不一樣,難怪爹爹都問本宮要了幾兩過去。」

    話落,一旁的黃衣宮女立馬諂媚的上前一步道:「那也是皇上寵愛娘娘,不然就每年這幾斤的產量,也不會給您那麼多了。」

    似乎被她這話給取悅了,淑妃忍不住掐了那個宮女胳膊一把,「就你嘴甜。」

    「娘娘恕罪,奴婢也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宮女知道她開心,越發說起好話了。

    就在這時,一個藍衣宮女忽然急匆匆走了進來,看到她,黃衣宮女眼中閃過一絲不甘,但還是帶人默默的退了出去。

    「怎麼,出什麼事了?」淑妃又淡淡抿了口清茶,一臉的愜意。

    藍衣宮女猶豫再三,最後還是出聲道:「皇上今日翻了柳貴人的牌子。」

    霎那間,淑妃忽然臉色一變,慢慢將手中茶盞放在桌上,目光逐漸陰冷一片,「本宮早就想到了,能在本宮面前和皇上打情罵俏的,可見皇上必定是喜歡極了。」

    「娘娘……」

    「本宮沒事。」她擺擺手,面色陰冷,「這宮裡那麼多女人,本宮若要計較,哪還計較的過來?」

    她嗤笑一聲,忽然一手拍在桌上,「不過,這個賤人本宮就是看不慣,敢在本宮面前勾引皇上,就這種狐媚子,怎配做皇上的妃子!」

    知道她一向不喜歡人搶自己風頭,特別是在殿選那日還被一個秀女給搶了個盡,此時心中必定是不悅的,藍衣宮女只得上前做了淡淡的口勢。

    淑妃嘴角一勾,「你做事,本宮放心。」

    入夜。

    柳凈剛剛沐浴完,並沒有擦那些香露,她雖然不急,不過這閣中上上下下的奴才都比她急。

    系統:「你為什麼不看我給你的技能書?」

    彷彿被她吵煩了,她猛地將梳子拍在梳妝台上,「我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學這些東西,你確定待會不會被浸豬籠?!」

    「主子?」一旁的紫葵被她這動作嚇了一大跳。

    柳凈連忙擺擺手,不知想起什麼,又猛地在梳妝台被鎖上的屜子里找著什麼。

    眼看時辰都快到了,一旁的花榴都忍不住出聲道:「主子,您還是先去外面接駕吧,別待會失了規矩。」

    話落,不等柳凈出聲,那邊的綠胭都瞪了她眼,「什麼時候主子的事輪到你插手了?」

    說著,還從花榴頭上取下一朵亮麗的珠花,面色微冷,「可真好看!」

    後者嚇得立馬跪倒在地,「綠胭姐姐別誤會,我……我只是……」

    「行了,你若想去接駕,自己去便是。」柳凈一直沒有找到系統給的那本技能書,深怕別人發現,急的滿頭都是密汗。

    花榴低下頭,清秀的小臉上閃過一絲不甘。

    「皇上駕到!」

    直到屋外傳來一道太監尖細的嗓音,柳凈才嚇得連忙起身擦擦頭上的汗珠,然後連忙帶人出門接駕。

    等她來到門口,那浩長的儀仗剛好停下,只見龍攆上慢慢走下一道明黃的身影,柳凈不敢抬頭,只得連忙屈身行禮,「嬪妾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

    「奴才(婢)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院中整齊的聲音劃破這個寂靜的夜空,待走近時,蕭靳才看了眼面前的女子,她半蹲著腰身,青絲柔順的垂散在腦後,襯的她脖間肌膚越發雪白細膩,微黃的光束下,她那張小巧精緻的面容彷彿有些緊張,飽滿圓潤的額前還隱隱冒著一層密汗,倒是一襲海棠交領紗衣將她玲瓏身姿展露無疑。

    許是蹲的有些久了,嬌小的身子似有些顫抖,他輕笑一聲,忽然拉起她瘦小的胳膊,「愛妃讓人看了怪可憐的。」

    柳凈:「……」

    被人拉著慢慢進入內殿,她微微抬頭,只看到了一張俊朗立體的側顏,彷彿察覺到她的注視,蕭靳忽然回過頭,「怎麼,朕長的很醜陋?」

    「沒……沒有,嬪妾只是覺得皇上驚為天人如皓日高陽讓人不敢直視。」她垂下腦袋,聲音依舊輕細。

    一旁的綠胭立馬給其他人使了個眼色,然後一齊退出了屋子。

    「你父親可從不會這樣拍朕馬屁。」他定定的看了她眼,被那嬌軟的聲音撩的心痒痒,乾脆坐在了軟榻上,把人拉進了自己懷裡。

    「皇……皇上是說嬪妾……花言巧語嗎?」她的腰被人揉著很癢,想笑又不能笑,憋著憋著小臉都漲紅一片。

    抱著懷裡這嬌軟的身子,蕭靳在她脖間輕嗅了一口,劍眉一挑,「愛妃的花言巧語總是要比別人的好聽些。」

    柳凈:「……」果然是調.情高手!

    深吸一口氣,她立馬扭過頭,眨著水靈靈的大眼,怯生生的盯著他,「那皇上喜歡聽什麼,嬪妾都說。」

    摟著她柔軟的腰身,他挨在她耳邊輕聲道:「愛妃說什麼都好聽。」

    不知看到什麼,蕭靳忽然眉梢一動,「怎的你屋裡的花都枯了也沒人換?底下奴才就是這樣做事的?」

    話落,柳凈忽然眸光一閃,低著腦袋有些委屈的道:「那是花房送來的。」

    話落,蕭靳不由目光幽深的看了她眼。

    似乎沒想到她竟然這麼直接,一點不像宮裡其他妃子一般說個話得拐好幾個,蕭靳拍拍她小腦袋,「朕那裡有一盆西域進貢雪蓮,明日讓人給你擺上。」

    如果他要是沒有這麼多老婆也就算了,可一想到這個人還有一整個後宮,柳凈瞬間心如止水的點點頭,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

    親了親她滑膩的小臉蛋,看著懷中人兒又紅了臉,蕭靳心情不錯的摸著她光滑的後頸,「腳可好些了?」

    知道他是在說殿選那日的事,柳凈立馬點點頭,「已經好多了,皇上若是……」

    「朕今日不看,等你好全再說。」他淡淡瞥了她眼,然後端起一旁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

    柳凈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嬪妾這裡沒有好茶,皇上怕是喝不習慣。」

    微黃的光束下,打在她那張吹彈可破的小臉上莫名有些旖旎,蕭靳放下手中的茶盞,忽然在她小臉上親了一口,「所以愛妃需要好好補償補償朕。」

    說完,忽然將人打橫抱起,大步往床榻那邊走。

    柳凈緊閉著眼,就當自己找人約.炮了!

    夜深露重,外面的李長福無聊的靠在柱子上打著哈欠,看了眼裡面還沒有熄滅的燈火,忍不住心嘆一聲,看來這宮裡又要熱鬧了。

    蕭靳本來只是覺得這小女孩乖巧有趣,卻從不知一個人的身體可以軟到這種程度!

    所以直到次日,還是李長福敲了許久門才把他敲醒的。

    「皇上,該早朝了。」外面的李長福只得抬高了的聲音,看了眼外面的時辰,後面那些拿龍袍的太監都急得滿頭大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