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5.禍國妖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5.禍國妖妃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藍才人臉色一變,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不說話,畢竟這藍才人跟姝嬪不對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見她不動,後面的綠胭立馬上前一步沖她冷聲道:「我家主子可站不了多久,出了事藍才人負責的起嗎!」

    「你……」藍才人手心一緊,縱然知道對方是故意找茬,但還是不情不願的起身把位置讓開。

    慢慢坐下后,柳凈便把目光投向四周那爭奇鬥豔的花朵,搖著團扇不咸不淡道:「近日倒是乏悶的緊,藍才人可願去本嬪那裡坐坐?」

    話落,其他人又是眼觀鼻鼻觀心的不說話,畢竟這姝嬪最近風頭無二,誰也不願意為了一個才人而去把她得罪。

    「多謝姝姐姐好意,嬪妾近日偶感風寒,怕是不能多陪姐姐了。」藍才人客客氣氣笑了下。

    柳凈瞥了她眼,眉梢一挑,「那這就是藍才人的不是了,你既染了風寒,可這兩日怎麼凈往淑妃娘娘那裡跑?難道你就不怕把病氣過給娘娘?」

    藍才人手心一緊,臉上閃過一絲異樣。

    頓了頓,柳凈又微微仰頭,「還是說……你這個風寒不過是用來誆騙本嬪的?」

    霎那間,整個涼亭內的氣氛都是一靜,剛剛還談笑風生的幾人卻是沒有一個肯為藍才人出頭。

    「姝妹妹,你若乏悶,大可來找本宮玩,本宮這幾日也是無聊的緊。」許是尤妃覺得氣氛太僵硬,便也做起了和事佬。

    柳凈眸光一轉,也跟著笑道:「這有時間妹妹必定會去叨擾姐姐,不過啊,這藍才人可是與妹妹一同進宮的,妹妹發現她似乎很喜歡找我那個表妹玩,既是如此,那藍才人也陪本嬪玩玩?」

    話落,涼亭內的氣氛又變得詭異了起來,柳凈忽然起身,悠悠的看了低頭不語的藍才人一眼,「怎麼,藍才人可是不願陪本宮一起玩?」

    忍了又忍,許是終於忍不住了,藍才人騰的起身對上她的視線,「真是對不住姝嬪姐姐了,妹妹得伺候淑妃娘娘,怕是沒有時間陪姐姐一起閑聊。」

    說完,竟是要走,不等柳凈出聲,綠胭卻上前一把攔在她跟前,抬手就是「啪」一巴掌扇過去。

    四周瞬間寂靜無聲,不顧藍才人那憤怒的神色,綠胭瞪著眼冷聲道:「不知才人主子的規矩是如何學的,莫說我家主子,就連尤妃娘娘也在這,可有人讓你走?」

    其他人都是拿住手帕掩嘴不語,但心中卻都是在感嘆,宮中只在傳姝嬪飛揚跋扈,她們也不過是聽聽,如今一看,倒是果然如此啊。

    「你……」藍才人捂著臉,怒目而視,「你不過是一條狗而已,有什麼資格說我!」

    話落,眾人都是微微搖頭,只覺得這藍才人的心性當真是極差。

    柳凈踱步來到她跟前,伸出護甲慢慢劃過她白皙的小臉,「藍才人這話說的真是好,可是啊,這有些人明明是主子,卻偏偏想要去做一條狗,你說她賤不賤?」

    四目相對,藍才人握緊拳頭沒有言語。

    「不過藍才人這規矩怕是得好好學學,不然又怎麼去伺候淑妃娘娘?」柳凈轉過身,慢慢搖著團扇輕聲道:「本嬪也不是刁鑽跋扈之人,你如今好好給我行個禮,那便可以離去了。」

    話落,藍才人也只是低著頭掩住眸中的恨意,這麼多人在這,她若真的行了,那還有何面子可言?

    「當然,你可以不行,那你便去找淑妃娘娘吧,不過本嬪這人心眼小,藍才人最好祈禱淑妃娘娘能保的住你。」柳凈眼睛一瞥,然後便扶著綠胭慢慢離去。

    看著拿到碧色身影走出涼亭,藍才人咬咬牙,最後還是彎下了腰,「嬪妾恭送姝嬪娘娘!」

    聽到那非常不情願的聲音,柳凈也沒有回頭,而是徑直往前走,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心地多寬容的人,今日便也算了,也算是告訴後宮其他人一個消息,她可不是什麼心地善良之人,若下次這藍才人還過來找茬,她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她。

    回到院中后,閑著無聊,柳凈便又找綠胭下棋。

    雨畫閣。

    寂靜的屋內響起陣陣抽泣聲,配合外面那鳴蟬聲倒讓人聽了心聲煩悶,淑妃用力將新得的脂粉拍在桌上,不悅的看向身後站著的人,「哭哭哭,你除開哭還會什麼!」

    話落,後面的藍才人頓時委屈的止住聲音,捏著絲帕抹著眼角的淚漬,「娘娘,那賤人剛剛可是一點也沒有把您放在眼裡,甚至還出言侮辱,嬪妾一時氣不過才頂撞兩句,她卻變本加厲的折辱嬪妾,可見在她眼裡根本沒有娘娘您啊!」

    看著她那一臉哀怨的模樣,淑妃也沒了梳妝的心思,而是起身邁步來到軟榻前坐下,不悅道:「這賤人向來囂張,可如今有皇上寵著,就連貴妃都沒能占她多大便宜,就你?」

    「不過,同是一批進宮的秀女,你與她怎麼就差別這麼大?你若有她三分受寵,如今也不會跑到本宮這裡哭哭啼啼了。」淑妃語氣里全是嘲諷。

    藍才人低下頭,眼中閃過一絲不愉。

    「罷了罷了,這次你就忍忍,下次她若再敢對你百般刁難,本宮自然不會輕易罷休。」淑妃擺擺手,似乎被她鬧的煩了。

    藍才人咬咬牙,最後還是微微行禮,「多謝娘娘。」

    等她一走,便有宮女不屑的切了一聲,「娘娘,這藍才人樣貌才藝都不是拔尖的,您又何必理會她?」

    懶懶的瞥了她眼,淑妃端過一盞熱茶,輕輕掀開茶蓋,「話雖如此,不過像這種蠢貨,本宮養著她還是另有用處的。」

    ……

    盛夏炎熱,外面四處都是艷陽高照,白日里出來閑逛的人便也少的多了,後面幾日蕭靳只來過一次,剩下時間都在忙著朝政,就連文貴妃那裡也甚少踏足,一時間整個山莊彷彿都平靜了下來,再也沒了勾心鬥角,頗有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之感。

    這幾日柳凈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劇烈運動,傷處也感覺不到疼,不過她也沒有閑著,而是一直在綉荷包。

    「主子!」

    綠胭忽然急匆匆闖進了內殿,頓時打破一室寂靜。

    其他人也識趣的慢慢退下,直到屋內只剩下兩人時,她才左顧右盼的把一封信交給柳凈。

    放下手裡綉到一半的荷包,柳凈看了綠胭一眼,然後便接過信封慢慢拆開。

    「這是老爺那邊送來的,奴婢還聽聞,這月十五,駱寧小姐便要嫁給鎮南王嫡子了!」綠胭認真說完,見柳凈面上並無其他異色,只好輕聲問道:「老爺可說了什麼?」

    慢慢疊好信封,柳凈看了眼桌子那邊,後者立馬過去點燃燭火,將燭台遞給她。

    待看著那紙張慢慢被火焰吞沒,她才淡淡道:「不過是些府中之事而已,無非就是說科舉來臨,讓我在皇上面前多說說我那個堂哥的好話,以堂哥的文采,不說狀元,一個榜眼必定是綽綽有餘的,只不過到時候封官之時,就怕皇上封一個閑差,我那二叔這不看我還在宮中,便去找爹爹說起了此事。」

    話落,綠胭卻是微微皺眉,「可是這朝中之事……主子又如何能左右?」

    「盡人事聽天命吧,有機會我提上一句便是了,說起來我那堂哥小時候倒經常給我買糖葫蘆吃。」柳凈徒然一笑,又重新拿起那個還未綉完的荷包,「就是可惜駱寧成婚,我卻不能看到了。」

    哪怕她在京城,也是出不去皇宮。

    知道她的心思,綠胭只能輕聲安慰道:「駱寧小姐一定會理解您的。」

    柳凈沒有說話,而是把手裡的荷包遞上去,「你看,我怎麼感覺後面越綉越不對了?」

    看著她那個粗糙的針腳,綠胭也差點失笑出聲,故而只能站在她身旁,指著那個龍爪道:「您這個不能這樣綉,這個針腳得錯開,不然下面就不對了。」

    柳凈有些頭疼,她的女紅還是遺傳原身的記憶,哪還記得了那麼多,早知道當初就不誇下海口了。

    「主子不好了!」

    這時紫葵突然大驚失色的跑了進來,連口氣都來不及喘,就指著外面道:「貴……貴妃娘娘……出事了……」

    柳凈靠在軟榻上眉梢一挑,「怎麼?難道又要冤枉是我謀害了她?」

    「不是!」紫葵喘息粗氣,急的小臉都是煞白一片,「是貴妃娘娘這幾日身體不適,請太醫后才發現是被人下了慢性絕育散,調查后說是柳美人下的手,現在人已經被拿走了!」

    柳凈垂下頭,低聲道:「就像娘娘所言,嬪妾只是一介嬪妃,又哪來的能力去干擾皇上行事?」

    「放肆!」淑妃突然一掌拍在桌上,聲厲色茬的看著她道:「巧舌如簧,你就是這樣魅惑皇上的嗎?」

    眨眨眼,柳凈突然抬起頭,「嬪妾不過入宮幾日,娘娘是從何看到嬪妾魅惑皇上的?」

    嘶……

    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在這宮裡,還從未有人敢這樣與淑妃說過話,更何況還是一個小小貴人?

    大家只聽說這柳貴人張揚跋扈,前幾日還差點教訓了藍才人,如今一看,果然是個蠢貨。

    淑妃手心一緊,就這麼緊緊盯著柳凈,眼中不禁閃過一絲蔑視,似乎覺得自己與這種蠢貨計較真是不值當。

    「哎呦,都是自家姐妹,怎麼搞的這麼難看。」前面坐著的德妃忍不住淡淡一笑,「淑妃妹妹你也是,柳貴人不懂規矩也就罷了,你也算老人了,怎麼也跟著在皇後娘娘面前大吵大鬧,這讓新來的妹妹的怎麼看呀?」

    話落,眾人都眼觀鼻鼻觀心的不說話,似乎沒想到德妃會出來幫這柳貴人說話。

    「行了行了,柳貴人不懂規矩是該教訓,淑妃你也少說兩句。」皇后這時候也出來說話打和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