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2.盟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2.盟友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後面幾個宮女頓時上前服侍她穿衣,柳凈皺皺眉,「柳美人?」

    「就是宗門那邊的一個親戚,小時候您見過的,不過是這些年柳美人父親被外放,所以才斷了往來。」綠胭上前親自給她穿衣。

    被她這麼一說,柳凈還真想起來了,入宮前她娘還讓她和這個遠方表妹互相照顧。

    「那明日我過去找她。」她說著便揮退宮女替她梳發的動作,「傳膳吧。」

    「是!」

    待宮女們都退下后,綠胭便悄悄挨在她耳邊輕聲道:「今日皇上翻了雪婕妤的牌子。」

    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柳凈顯得並不在意。

    系統:「宿主,你能不能有點激情!都進宮了還這麼被動,主動出擊啊!」

    柳凈:「……你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做以靜制動?」

    系統:「我不知道什麼是以靜制動,只知道今天皇帝沒有翻你的牌子!明明那天他對你挺感興趣,這下慘了,他肯定把你忘的一乾二淨了!」

    柳凈覺得,如果她真要靠系統去完成任務,她可能會活不過兩天!

    長樂宮。

    清香飄蕩的寢殿內,皇后懶懶靠在軟榻上,不知看到什麼,忽然把手裡的冊子扔到一邊,「皇上今夜翻了柳貴人的牌子?」

    話落,後面的梔雲立馬上前一步恭聲道:「回娘娘,皇上今日翻的是雪婕妤牌子。」

    皇后狹長的鳳眸微微一挑,似乎顯得有些訝異。

    「還不是淑華殿那位,竟然把流雲閣那位的牌子給撤了,哪知道皇上記了起來,聽說很生氣,不過最後也不知怎麼竟然翻了雪婕妤的牌子。」梔雲一臉看好戲的模樣。

    聽到她的話,皇后也只是端起面前的茶悠悠抿了一口,「你以為我們的皇上真的只是生氣柳貴人的牌子被人搞鬼?」

    「娘娘的意思是……」

    「皇上只是不喜歡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手腳而已,若皇上今夜真翻了那位的牌子,那至雪婕妤背後的太后顏面於何地?」皇宮放下茶盞,嘴角勾出一抹諷笑。

    ……

    沒有侍寢過的宮妃是不能去給皇后請安的,所以柳凈又躲了個懶覺,次日起來時就聽到宮中上上下下的人都在議論一件事。

    雪婕妤侍寢了,還晉陞為嬪了!

    「主子,今日奴婢想去花房給您挑盆時興的花,誰知道那個花房的奴才最後竟只給了我盆快凋落的月季!」綠胭不滿的替她梳著髮鬢。

    看著銅鏡里的自己,柳凈也忍不住眉梢微動,「花扔了嗎?」

    綠胭一愣,「還沒有。」

    「那就把它擺在最顯眼的地方,畢竟是花房給的。」她說著便起身往外屋走。

    按理說,她剛進宮,還看不出有沒有前途,宮裡的人必定不會這麼勢力,能這麼做,肯定是上面有人打招呼了。

    算了,那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剛到外廳,紫葵就快步走了進來,「主子,柳美人求見。」

    看著這一桌飯菜,柳凈還是沒有出去,而是讓人進來。

    不多時,只見一個梳著飛天鬢穿著藍色宮裝的女子走了進來,她面容不算精緻,只能算小家碧玉,但笑起來嘴角卻有兩個梨窩。

    「表姐!」

    柳凈渾身一顫,就看到一個笑容淺淺的女子坐在了她對面,臉上全是熱情的笑意,「表姐,你怎麼還沒有用早膳啊?」

    彷彿聽到屋內有人低笑出聲,柳凈眼角一瞥,紫葵立馬帶著所有人下去,只留綠胭一個人在裡面伺候。

    「昨日整理東西累了,便睡晚了些,你要不要一起用膳?」她說著還準備也給她盛碗粥。

    「不不不,我已經用過了。」柳媛說著還眨著眼,偷偷摸摸從袖中拿出一個藥包給她,「表姐,這是我娘找大夫求的葯,只要你侍了寢,很快就能懷孕了!」

    「咳咳咳……」柳凈嘴裡一口粥差點沒噴出來。

    「表姐,你可別不相信,我嫂子嫁入我們府兩年都沒有懷孕,一吃這葯立馬就懷上了,我看過不了幾日皇上就會召幸你,你先備著,只要懷上龍裔,你這地位啊才算穩固!」柳媛一本正經的說著。

    柳凈拿出絲帕擦了擦嘴角,還是笑著接了過來,「你別總說我,你自己也是一樣。」

    「我可不一樣,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我娘都說了,讓我靠表姐就好了。」柳媛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柳凈:「……」要不要這麼直接!

    笑了笑,她沒有說話,繼續吃起東西來。

    吃了早膳,柳媛就拉著她去御花園逛逛,她本來非常不想去,耐不住系統那「偶遇皇上」的轟炸,她還是咬牙切齒被迫出了流雲閣。

    今日艷陽高照,淡淡的清風拂過蔥蔥綠葉,御花園裡的花朵早已開始爭奇鬥豔,柳媛還在那嘰嘰喳喳的說著這宮裡的情況,看樣子還打聽了不少事。

    系統:「宿主,你不要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你得時刻保持優雅端莊的氣質!」

    柳凈突然沉下臉,緊緊拽住了手中的錦帕。

    「表……表姐,我……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呀?」柳媛以為她生氣了,嚇得一臉無辜的站在那。

    後者擺擺手,深吸一口氣,「沒事,只是走累了,我們去那邊涼亭坐坐吧。」

    特么的她都要被這個系統吵死了!

    眨眨眼,柳媛立馬跟著她往涼亭那邊走,不過還沒走到地方,就看到另一邊小路上也走來一群人。

    「呦,這不是柳才人和柳貴人嘛,我都差點忘了,同樣姓柳,怎麼差別這麼大呀?」

    只一眼,柳凈就認出了前面領頭的那個妃嬪,聽說是什麼太史之女,這次也封了個才人,當初在儲秀宮就對駱寧冷嘲熱諷,柳凈知道她就是看不慣自己而已,沒想到現在的段數還這麼低!

    「藍姐姐,你這可就不知道了,這一個柳是在京城,另一個可是在某個小縣城,隔那麼遠,能一樣嗎?」後面一個美人也捂嘴低笑了起來。

    話落,柳媛頓時大眼一瞪,上前怒目而視,「我爹娘雖只是在縣城為官,但也是正宗世家出生,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可以比的!」

    許是被激怒了,柳媛有些口不擇言,領頭的女子忽然眸光一閃,上前就是一個巴掌甩了過去,「啪!」

    不顧柳媛一副震驚捂臉的模樣,女子而是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柳凈,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嫉恨,「世家出生又如何,難道進宮前嬤嬤沒有教導你,是如何對高位嬪妃說話的嗎?」

    話落,女子後面的人都頓時低笑了起來,看柳媛的眼神就跟看笑話一樣。

    「你……」

    柳凈一把拉住她胳膊,似笑非笑的上前一步,「藍才人說的極是,柳美人年少不懂規矩,既是如此,難不成你家嬤嬤也沒有告訴你,看到高位妃嬪需要見禮的嗎?」

    話落,她還淡淡掃了後面一群妃嬪一眼。

    後者們頓時低下頭,似乎在猶豫要不要給她見禮?

    「都是一同入宮的姐妹,妹妹本以為姐姐不喜這些俗禮,如今看來,卻是我多想了?」藍才人嘴角一勾,忽然屈身給她彎了一腰。

    知道她是在諷刺自己譜大,不過柳凈一點也不在意,而是上前輕輕勾起她下巴,聲音微冷,「柳美人不懂規矩,你教訓了她一頓,那藍才人不懂規矩,我是不想也該教導教導妹妹一下?」

    後者臉色微變,四目相對,看著這張精緻俏麗的臉蛋,她頓時眸光一閃,語氣里頓時充滿了嘲諷,「柳姐姐真是好大架子,這都還沒侍寢呢就在這對人吆三喝四,不過可惜了,皇上啊,就是看不慣某些狐媚子!」

    話落,整個涼亭周圍的氣氛都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主子!」

    柳凈微微偏頭,只看到紫葵腳步匆匆的找了過來。

    「奴婢可算找著您了!」紫葵看了眼這微妙的氣氛,屈身給其他妃嬪行了一個禮后,才對著她恭聲道:「剛剛敬事房來人了,說是皇上今晚翻了您的牌子,如今讓您先回去好生準備著呢!」

    她這話一語雙關,至少柳凈是聽明白了,於是便悄悄拉了下蕭靳的衣袖,「皇上……這一切都是嬪妾自願的,不關貴妃娘娘的事。」

    說完,淑妃也見縫插針道:「有什麼樣的奴才就有什麼樣的主子,也不知姝妹妹是如何得罪了貴妃姐姐,竟然要下這樣的死手,還真把姝妹妹打成了這樣,哎呦,以後臣妾看到貴妃娘娘都得繞道走了,別改日就輪到臣妾被打了。」

    「淑妃!」皇后不悅的瞪了她眼。

    後者眼中閃過一絲諷刺,到底是沒有再說什麼。

    握住柳凈的手,蕭靳掃了不動聲色的文貴妃一眼,然後又把目光投向皇后,「這避暑山莊的奴才規矩不嚴,今日之事就是個例子,你回去記得好生清理,朕不想再看到此類事情發生。」

    皇后垂下眼眸,恭聲道:「臣妾回去必定肅清山莊不正之風!」



    上一頁    下一頁